小說

遊戲王Anime外傳 第二十七章 夜景公園的騷動

丹雀 | 2022-02-22 21:23:02 | 巴幣 18 | 人氣 69





  自從來到西部地區之後,龍華已經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在附近進行巡視與蒐集狩獵者相關的情報。

  雖然在飲食與居住的部分有人提供支援,但是為什麼偏偏是一名女教師負責,而且晚餐的食物幾乎是夜市的小吃居多。

  「我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北部學院……」龍華無奈的踏在寬闊的白色石階上,眺望著前方那巨大的圓形廣場。

  「大哥哥獨自一人在這裡做什麼呀?這裡可是情侶間的約會勝地唷!」

  龍華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這才發現一名綁著紫色髮帶的黑髮女孩,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身旁。

  「這裡是夜景公園,誰說只有情侶才能來。反倒是妳,現在的時間已經趨近傍晚,還是趕快回去,別讓家人擔心了。」

  「家人?」聽到這句話的黑髮女孩突然莞爾一笑,接著將一件憑空出現的深紫色斗篷披到了自己的身上。

  「妳……」驚覺異樣的龍華,立刻與對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並且將手中的決鬥盤舉了起來。

  「不愧是大哥哥,不管在何時都能保持著決鬥者該有的姿態。」女孩一臉開心的說:「那麼事不宜遲,我們就開始進行決鬥吧!」

  女孩話一說完,立刻將手中的魔法卡「場地傳送」亮了出來,然後說:「我將牌堆的場地卡『鬼計屋』加入手中後發動!」

  「鬼計屋」在場上的時候,雙方裏側守備表示的怪獸不會成為對方怪獸的攻擊對象,若對方只有裏側守備表示的怪獸時,玩家可以讓怪獸直接攻擊對方;另外,只要這張牌在場上,雙方受到的效果傷害與「鬼計」以外的怪獸給予的戰鬥傷害全部減半。

  「我放置一體怪獸,蓋放2張牌,結束這回合。」

  「那麼該我了,抽牌!」龍華看了眼手中的牌後,笑著說道:「雖然是第一次使用這副牌,但是對付你們應該是綽綽有餘。」

  「我召喚『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 (ATK/1800)』接著發動魔法卡『拘束解除』,從牌堆特殊召喚『聖劍卸甲基亞弗里德 (ATK/26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鬼計驚嚇』,將我方任意數量的裏側守備表示的『鬼計』怪獸變成表側守備,然後依照該數量將對方表側表示的怪獸變成裏側守備。」

  「果然是這種保守打法嗎?」龍華順手將一張牌蓋放於場上後,繼續說道:「我將場上的裝備卡『稀有黃金盔甲』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鳳凰神騎基亞弗里德 (ATK/3000)』。」

  「戰鬥階段,當『鳳凰神騎 基亞弗里德』進行攻擊時的傷害步驟,可以把場上除此卡以外的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作為提高500分攻擊力的裝備卡使用。」

  此時龍華所選擇的當然是經過「鬼計驚嚇」變成表側守備的「鬼計木乃伊」,不過因為攻擊目標消失,所以龍華無法再讓「鳳凰神騎基亞弗里德」繼續對玩家發動攻擊。

  「我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1‖龍華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1
  當雙方有怪獸效果發動時,「鳳凰神騎 基亞弗里德」能夠將自己場上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使其效果無效並破壞。

  面對這棘手的怪獸效果,綁著紫色髮帶的黑髮女孩在進入抽牌階段時,緩緩地閉上雙眼,然後抽取了一張牌。

  「發動魔法卡『落雷』,將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破壞送入墓地。」

  「果然沒錯,你們狩獵者和我們一樣都是能力者。」龍華見對方明顯愣住後,繼續說道:「從一開始我與持有『影依』的狩獵者一戰時,我以為你們只是持有禁卡『落雷』和『自創卡』的黑暗決鬥者而已。」

  「但是經過數次與你們的決鬥後,我發現你們在特殊的情況下,抽出那些牌的機率特別高,我猜那就是你們所擁有的共通能力吧?」

  「……真是敏銳的觀察力呢。」黑髮女孩見龍華場上的怪獸確實被破壞後,便將手中怪獸卡裏側表示放置於決鬥盤上。

  「輪到我了,抽牌。」

  雖然還沒有把話問完,不過從剛才的對話來看,對方完全和之前有問必答的狩獵者不同,也許真的是問到了關鍵的話題。

  「我從手中召喚『真紅眼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 (ATK/1800)』,接著發動場上的陷阱卡『鎖鏈爆彈』,這張卡發動後作為提高500分攻擊力的裝備卡使用。」

  「我再發動『真紅眼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的怪獸效果,將自身的裝備卡破壞,然後選擇對方場上的一張魔法或陷阱卡破壞。這時作為裝備卡的『鎖鏈爆彈』被效果破壞送入墓地時,可以選擇場上一張牌破壞。」

  「不會吧!」女孩見自己場上裏側守備的怪獸和蓋放於場上的陷阱卡,一瞬間就被對方給破壞掉,頓時手足無措。

  「戰鬥階段,我用『真紅眼鐵騎士 基亞弗里德 (ATK/18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7100分/手牌0蓋牌0‖龍華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場上只剩下一開始檢索的場地卡「鬼計屋」,而手中沒有任何卡片的黑髮女孩,只能再次把一切賭在抽牌上。

  「要再一次使用能力嗎?」龍華突然開口說道。

  只是對方笑著搖頭說:「我們才不像你們這些奇葩的能力者,對我們狩獵者來說,實際擁有能力的只有幹部階級。」

  女孩話一說完,便將抽出來的卡片再次裏側表示放置於決鬥盤上,然後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召喚骰子』,支付1000分生命值作為代價投擲一枚骰子,依照其結果而獲得不同的怪獸召喚方式。」

  如果結果是1、2則能召喚一體怪獸,若為3、4則能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怪獸,至於5、6則是……

  「骰子出現的結果是6,所以我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一體5星以上的怪獸,而我要特殊召喚的怪獸是『天融星 魁奇 (DEF/2100)』。當這張牌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支付500分的生命值發動,將場上與手牌中的怪獸作為素材進行融合召喚『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 (ATK/2700)』。」

  「戰鬥階段,我用『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攻擊對方場上的裏側守備怪獸。」

  「發動『鬼計雪女』的怪獸效果,戰鬥破壞這張牌的怪獸變更成裏側守備表示,且該怪獸存在場上為限,不能改變表示形式。」

  「沒用的,連鎖發動『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的怪獸效果,一回一次,以此卡為對象的卡片效果無效化,之後可以選擇場上一張牌破壞。」

  「什麼!」黑髮女孩望著唯一存在於場上的「鬼計屋」也被破壞送入了墓地。

  「還沒完,『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只用場上的怪獸作為融合素材時,同一次戰戰鬥階段可以攻擊2次,再次對玩家進行直接攻擊!」
  狩獵者 生命值4400分/手牌0蓋牌0‖龍華 生命值6500分/手牌0蓋牌0
  回合再度輪到那名綁著紫色髮帶的黑髮女孩,只見她不疾不徐的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沒想到對方任何動作都沒有就輪到自己的回合,就算只是做作樣子,一般也會把魔法或陷阱卡蓋放於場上。

  莫非那張牌是手上才能發動的卡片?

  畢竟他曾經與天使團的社長米俐決鬥過,當時對方也是在空場的情況下,僅因手中的一張牌,差點扭轉了劣勢。

  不過就算如此,我還是會選擇繼續攻擊對方。

  「戰鬥階段,我用『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 (ATK/27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本以為對方會發動手中的卡片,但是從攻擊宣言、傷害步驟到對方的生命值降低後,眼前的黑髮女孩絲毫沒有要發動卡片的意思。

  「上回合已經提過『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一回合可以戰鬥2次,所以再一次攻擊對方玩家!」

  這一次的攻擊若不抵擋下來,那麼龍華便獲得了決鬥勝利。

  在這樣的情況下,那名女孩忽然露出了笑容,緩緩地開口說:「我果然還是贏不了大哥哥……」

  聽到這話的龍華,瞬間瞪大了雙眼,本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是在「鋼鐵之魔導騎士 基爾提亞 弗里德」猛烈的劍擊下,對方那嬌小的身體也在此刻被黑暗所侵蝕而消失殆盡。

  狩獵者 生命值0分/手牌1蓋牌0‖龍華 生命值6500分/手牌1蓋牌0
  在最後一刻龍華因為對方的話,貌似想起了以前的回憶。只是這場決鬥已經結束而她也不在了。

  「為什麼……

  陷入回憶的龍華,絲毫沒有注意到灰白色的濃霧緩緩地壟罩著夜景公園,一直到朦朧的黑影出現在他的面前不遠處。

  龍華意識到不對勁,趕緊舉起手中的決鬥盤後,那道黑影突然開口說道:「好了,來決鬥吧!」



創作回應

傑克.艾容德
喵喵喵?龍華難道被針對了?
2022-02-22 22:07:11
丹雀
這就讓我們看下去~
2022-02-22 23:00:09
RockUser
以為打完了? 其實是一場夢?
2022-02-23 02:06:31
丹雀
決鬥結束了,但不是一場夢。龍華是被狩獵者的最後一句話,點醒了以前的回憶。
2022-02-23 19:26:28
夜梓的臨殃
天啊怎麼有一種女孩已經死掉的感覺qwqq
感覺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QQ
2022-03-03 10:44:40
丹雀
這推測很不錯,不過這裡龍華的回憶,主要是異世界發生的事。 (我應該沒破梗 0.0
2022-03-03 20:00:1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