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七十九章 各自的敵人

丹雀 | 2022-03-05 20:25:32 | 巴幣 1118 | 人氣 126





  豔紅色長髮的少女與黑色短髮的少年,雖然距離非常的遙遠,卻在此刻「相遇」了。

  「話說你早就知道我在網路上的『身分』了?」我看著對方那炯炯有神的雙眼說道。

  「當然……」只見對方無奈地說:「每次一上線或是提到學院的狀況,蓓雅那傢伙三不五時一定會提及妳,經過一段時間的比對,不發現才奇怪吧?」

  「原來如此,不過沒想到你也認識蓓雅!」我感到驚訝地喊道。

  「咦?那傢伙沒把原因告訴妳嗎?」名為龍華的少年也一臉訝異地回道。

  正當他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卻有人先打斷了他的話。

  「刻意將你們聚集在這裡,可不是讓你們打情罵俏。」

  「「是誰?」」

  我們同時望向遠處發出聲音的地方,結果卻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

  「「為什麼?」」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鄢!」

  在我眼前的是一名穿著黑色西裝外套與白色襯衫的男子,他是當初在科學博物館中,擔任「工業革命」展區的解說員。

  「「我會在這裡的理由,你們早已知道原因,何必多問呢?」」

  站在鄢旁,戴著典型黑色巫師帽且穿著黑色緊身衣的女子,異口同聲的回應著我們。

  「龍華!」我望向身旁的少年,此時龍華也回望著我。

  看來這一場決鬥是無法避免的。

  我們同時舉起手中的決鬥盤,打算抽取5張牌,並喊聲「決鬥」時,對方立刻打斷了我們。

  「別這麼心急,雖然妳當初贏過了我們其中一位『幹部』,但這一次可沒有這麼簡單了。」戴著典型黑色巫師帽的女子笑著說道。

  看來對方並沒有打算以雙打的方式進行決鬥,不過既然如此,又為什麼刻意把我們聚集在一起?

  「好了,就讓我瞧瞧妳的實力吧!」對方的話一完,立刻將一張魔法卡放到決鬥盤的額外插槽。

  「發動場地魔法卡『光之結界』,每次輪到我方準備階段時,投擲一枚硬幣,若為裏面則不適用以下效果,其一、我方『大秘儀之力』怪獸的任何召喚方式出場時都不用投擲硬幣,由玩家自行選擇;其二、我方『大秘儀之力』怪獸戰鬥破壞對方怪獸的場合,玩家的生命值回復那體被破壞怪獸的原攻擊力數值。」

  「接下來,從手中召喚『大秘儀之力VI 戀人 (ATK/1600)』,由於場地卡的效果我選擇表面的結果,所以這張卡作為『大秘儀之力』的怪獸解放時可當作兩體使用。」

  這時對方突然將手中的8星「大秘儀之力 XXI 世界」亮了出來,然後開口說道:「將手中7星以上的怪獸給對方觀看後,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天使01 (DEF/300)』,接著特殊召喚的這張牌在場上時,除了通常召喚之外,可以再從手中表側攻擊表示召喚7星以上的怪獸。」

  經由「大秘儀之力VI 戀人」的效果,對方以解放一體怪獸的情況下,召喚了最強的王牌怪獸「大秘儀之力XXI 世界 (ATK/3100)」。

  「我再發動裝備魔法卡『逆位再生 (電視牌)』,將墓地的『大秘儀之力VI 戀人 (ATK/1600)』以裏側的硬幣結果,特殊召喚到場上。」

  「回合結束時,發動『大秘儀之力 XXI 世界』的怪獸效果,將場上的『大秘儀之力VI 戀人』與『天使01』送入墓地,跳過對方的回合!」

  被跳過回合的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至於場上的「光之結界」的硬幣結果,理所當然的呈現著「表面」。

  「我發動魔法卡『聖杯A』,由於硬幣的結果是表面,所以從牌堆抽取2張牌,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我用『大秘儀之力 XXI 世界 (ATK/31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蓋放2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

  「這時發動蓋放的永續陷阱卡『死神的巡遊』,由於硬幣的結果是表面,所以這回合對方玩家不能進行召喚與反轉召喚。」

  「什麼!」我訝異的望著那張牌,沒想到除了回合被跳過之外,現在連召喚都被封鎖了。

  不過既然對手是「幹部」等級的狩獵者,這種程度也算是理所當然。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精神操作』,選擇對方場上的『大秘儀之力 XXI 世界』獲得其控制權,但是該怪獸不能攻擊也不能解放。」

  「沒用的,既不能攻擊也不能解放,再加上不能通常召喚的情況下,這張牌的作用等同無用。」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

  我永遠相信自己的牌,所以也相信一切的可能性。

  「我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使精靈術的高手』,捨棄手中一張牌作為代價,從牌堆將『憑依裝著 比達 (ATK/DEF 1850/1500)』加入手中,並把陷阱卡『憑依連攜』蓋放於場上。」

  「再次發動魔法卡『死者甦醒』,將墓地的『風靈使 薇恩 (DEF/1500)』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場上光屬性的『大秘儀之力XXI 世界』與『風靈使 薇恩』進行連結召喚Link2『照耀的光靈使 萊娜 (ATK/1850)』,再發動怪獸效果,將對方墓地的光屬性怪獸『大秘儀之力 XXI 世界 (ATK/3100)』特殊召喚到我方場上。」

  「發動蓋放的陷阱卡『激流葬』,怪獸召喚、反轉召喚或特殊召喚時,將場上的所有怪獸全部破壞。」

  「當連結怪獸『照耀的光靈使 萊娜』被對方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可以從牌堆將一體光屬性守備力1500分以下的怪獸加入手中。」

  我從牌堆將「光靈使 萊娜 (ATK/DEF 500/1500)」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我放置一體怪獸,蓋放1張牌,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 蓋牌0 ‖ 丹楓 生命值4900分 手牌2 蓋牌2
  對方抽取一張牌後,笑著說道:「真是厲害,一不小心就差點被自己的王牌怪獸給反擊了。」

  「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方才我可是親耳聽到『傳說中的占卜師』這樣的名號。」我立即否決了對方的話,畢竟我也曾與另一名「傳說級」決鬥過,所以非常清楚對方的實力。

  「好吧,我承認剛才只是想試探妳與玟霖的實力差距,這樣看來『他』確實是對的。」

  「我與玟霖?」

  難道對方也曾和玟霖決鬥過?

  「好了,由於場地卡『光之結界』的硬幣結果仍為表面,所以這回合我仍適用之前說過的效果。」

  「我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堆抽兩張牌。之後,從手中召喚『大秘儀之力 IV 皇帝 (ATK/1400)』,由於場地卡的效果我選擇表面的結果,我方場上的『大秘儀之力』怪獸攻擊力提高500分。」

  「戰鬥階段,『大秘儀之力 IV 皇帝 (ATK/1900)』攻擊對方裏側守備的怪獸。」

  場上守備表示的「光靈使 萊娜 (DEF/1500)」被戰鬥破壞送入墓地後,對方在場上蓋放了一張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我看了眼中的牌,笑著說道:「發動陷阱卡『憑依連攜』將手中的『憑依裝著 比達 (ATK/1850)』特殊召喚到場上。」

  「沒用的,妳的場上只有一體怪獸,所以沒辦法發動『憑依連攜』第二個效果,將我方場上的永續陷阱卡『死神的巡遊』破壞,而且在無法召喚的情況下,妳的怪獸攻擊力又低於我方的『大秘儀之力IV 皇帝』,所以妳是贏不了這場決鬥的。」

  「我進入戰鬥階段,『憑依裝著 比達 (ATK/1850)』攻擊對方場上的『大秘儀之力IV 皇帝 (ATK/1900)』!」

  「什麼!打算自取滅亡嗎?」

  「這可不好說,發動蓋放的陷阱卡『魔法師之圓』,魔法使族怪獸發動攻擊時才能發動,雙方從牌堆表側攻擊表示特殊召喚一體攻擊力在2000以下的魔法使族怪獸到場上。」

  由於「大秘儀之力」全是天使族怪獸,再加上為了發揮出全力,所以對方並沒有放入其他的種族怪獸。

  「我特殊召喚『妖精傳姬 白雪 (ATK/1850)』,這張牌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選擇場上一體怪獸變更成裏側守備表示,我選擇對方場上的『大秘儀之力IV 皇帝』。」

  「戰鬥繼續,由於守備表示的『大秘儀之力 IV 皇帝』其值只有1400分,而且自身效果只提升攻擊力,所以完全不是『憑依裝著 比達 (ATK/1850)』的對手;我再用『妖精傳姬白雪 (ATK/185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我在場上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6650分 手牌0 蓋牌0 ‖ 丹楓 生命值4900分 手牌1 蓋牌1
  「不愧是曾打贏杜威的決鬥者,就算『封印』了通常召喚,還能保持著一定的實力。」對方滿意的將一張魔法卡放到決鬥盤的插槽內,說道:「發動魔法卡『大秘儀解讀』,將牌堆的『大秘儀之力XXV 惡魔 (電視牌)』加入手中,接著將墓地的『大秘儀解讀』除外,從手中召喚『大秘儀之力XXV 惡魔 (ATK/2500)』。」

  「不會吧!不僅能檢索卡片,還能直接將該怪獸召喚到場上。」

  「戰鬥階段,『大秘儀之力 XXV 惡魔』發動攻擊時,可以選擇場上一體怪獸破壞。」

  「連鎖發動永續陷阱卡『憑依解放』,我方場上的『靈使』之名的怪獸不會被戰鬥破壞;『憑依裝備』之名的怪獸攻擊時,攻擊力提高800分;另外,我方場上的怪獸被對方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可以從牌堆將一體原屬性相異且守備力1500分的魔法使族,以表側攻擊表示或裏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雖然『憑依裝著 比達』不是『靈使』之名的怪獸,仍會被戰鬥破壞,但我還是選擇該怪獸破壞。」

  「再次發動永續陷阱卡『憑依解放』的效果,我方場上的怪獸被對方效果破壞時,從牌堆將闇屬性的『憑依裝著 達爾克 (ATK/1850)』特殊召喚到場上。」

  「戰鬥繼續,我再次用『大秘儀之力 XXV 惡魔』攻擊『憑依裝著達爾克 (ATK/1850)』,結束這回合。」

  果然沒錯,對方已經注意到「妖精傳姬 白雪」的怪獸效果,所以不敢隨意將它送入墓地。

  「輪到我了,抽牌!」

  「好了,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妳應該只差『地』和『水』屬性的怪獸吧?」

  「是又如何?」

  「是的話,我就先發動這張永續陷阱卡『融合禁止區域』,只要這張牌在場上,雙方玩家都不能進行融合召喚。」

  「什麼!」

  「好了,既不能通常召喚、反轉召喚,也不能融合召喚的情況下,妳要如何打贏我場上的『大秘儀之力 XXV 惡魔』呢?」

  「我確實只剩下這兩種屬性。」我笑著說道:「不過我不一定要進行融合召喚吧?」

  「莫非……」

  「我方場上存在魔法使族的怪獸時,從手中將地屬性的『惡魔吞噬者 (ATK/1500)』與水屬性的『千兆位元吉哥 (ATK/1500)』,接著將包含魔法使族在內的三體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3『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 (ATK/1850)』。」

  這張卡連結召喚成功時,依照雙方場上、墓地的魔法卡的數量,每有一張就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目前雙方的魔法卡的數量為7張。

  「我將『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身上的三個『魔力計數器』移除,從墓地特殊召喚『妖精傳姬─白雪 (DEF/1000)』,接著三度連結召喚LINK4『存取碼通訊者 (ATK/2300)』。」

  「存取碼通訊者」連結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其中一體連結素材為對象,依照該怪獸的連結標記的數量,提高1000分的攻擊力。所以它目前的攻擊力高達5300分。

  「我先發動『存取碼通訊者』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除外,選擇對方場上的『大秘儀之力 XXV 惡魔』破壞。」

  「戰鬥階段,我用『存取碼通訊者 (ATK/53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狩獵者 生命值3200分 手牌0 蓋牌0 ‖ 丹楓 生命值4900分 手牌0 蓋牌0
  「想不到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召喚出連結怪獸進行反擊,不過時機點也差不多了。」

  傳說中的占卜師笑著舉起泛著漆黑無比光芒的決鬥盤,開口說道:「我確實知道妳的實力了,不過……」

  對方從牌組將一張卡片抽了出來,並且將那張速攻魔法卡「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 (自創卡)」亮了出來。

  「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雙方玩家的生命值可以選擇恢復到4000分,接著將所有的卡片移除,以另一副牌組繼續進行決鬥。

  「如果是用你們還不擅長的『動漫牌』進行雙人決鬥,那麼結果又會如何呢!」



創作回應

傑克.艾容德
哦哦哦,難道說+-+(期待ing)
2022-03-05 23:24:08
丹雀
不好說xdd
2022-03-06 11:51:51
夜梓的臨殃
最後還是拿出動漫牌了嗎><
不過感覺得出來是故意要來壓制丹楓呢><!!!
2022-03-06 00:10:44
丹雀
是的、是的,原本的實體牌被丹楓壓制,所以用「動漫牌」來反擊xd
2022-03-06 11:52:48
傑克.艾容德
樓上+1
2022-03-06 00:17:43
丹雀
再+1 (誤
2022-03-06 11:53:21
傑克.艾容德
「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不知道是取材自那裡~
2022-03-06 00:24:57
丹雀
這張是「自創牌」不是「動漫牌」。卡片介紹請參考下面的連結~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01864

至於取材的部分,就是經典的「死亡flag」的衍生術語「結束flag」。
2022-03-06 11:59:46
夜梓的臨殃
感覺展開了一場互相壓制的決鬥www
2022-03-06 13:02:16
丹雀
是阿xd
2022-03-06 13:31: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