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外傳 第二十九章 各自的敵人

丹雀 | 2022-03-10 21:43:59 | 巴幣 2024 | 人氣 99





  黑色短髮的少年與豔紅色長髮的少女,雖然距離非常的遙遠,卻在此刻「相遇」了。

  見面後,那名穿著粉紅色學院服的少女,突然對著少年問道:「話說你早就知道我在網路上的『身分』了?」

  我愣了一下,想說對方會說些什麼。

  原來是這件事。

  「當然……」我無奈地回道:「每次一上線或是提到學院的狀況,蓓雅那傢伙三不五時一定會提及妳,經過一段時間的比對,不發現才奇怪吧?」

  「原來如此,不過沒想到你也認識蓓雅!」

  「咦?那傢伙沒把原因告訴妳嗎?」

  這是怎麼回事?

  蓓雅那傢伙每天都在說對方的事情,卻沒把最重要的事情和對方說明。

  正當我要開口時,遠處忽然傳來了清脆的腳步聲。

  「刻意將你們聚集在這裡,可不是讓你們打情罵俏。」

  「「是誰?」」

  我們同時望向遠處發出聲音的地方,結果卻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

  「「為什麼?」」

  「為什麼妳會出現在這裡?傳說中的占卜師!」

  在我眼前的是一名戴著典型黑色巫師帽且穿著黑色緊身衣的女子,她是當時在北部學院的社團風波下,突然現身的狩獵者。

  「「我會在這裡的理由,你們早已知道原因,何必多問呢?」」

  站在她身旁,穿著黑色西裝外套與白色襯衫的男子,異口同聲的回應著我們。

  「丹楓!」我望向身旁的少女,此時丹楓也回望著我。

  看來這一場決鬥是無法避免的。

  我們同時舉起手中的決鬥盤,打算抽取5張牌,並喊聲「決鬥」時,對方立刻打斷了我們。

  「別這麼心急,雖然你我是第一次相見,但我可不像其他的狩獵者,那麼容易就被擊敗。」穿著黑色西裝外套的男子笑著說道。

  看來對方並沒有打算以雙打的方式進行決鬥,不過既然如此,又為什麼刻意把我們聚集在一起?

  「好了,就讓我瞧瞧你的實力吧!」對方的話一完,立刻將一張魔法卡放到決鬥盤的額外插槽。

  「我發動場地卡『迴轉操車』,一回一次,我方場上有10星的地屬性怪獸召喚、特殊召喚的場合,從牌堆將一體攻擊力1800分以上的4星的地屬性怪獸當作10星怪獸特殊召喚。此效果發動後,該回合無法給予對方戰鬥傷害。」

  「我將手中的10星怪獸『深夜急行騎士 (ATK/3000)』以不解放的方式召喚到場上,此時該怪獸的原攻擊力變成0分。接著發動場地卡的效果,從牌堆將4星的『無賴特急打擊列車 (ATK/1800)』特殊召喚到場上,並發動該怪獸的效果,給予對方500分的效果傷害,但是此回合我方不能進入戰鬥階段。」

  第一回合本來就不能進入戰鬥階段,所以這效果的副作用等同不存在。

  「我再將場上兩體10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10『超重型砲塔列車古斯塔夫超大砲 (ATK/3000)』,然後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給予對方2000分的效果傷害。」

  「我蓋放2張牌,回合結束時,發動墓地『無賴特急打擊列車』的怪獸效果,從牌堆將10星、地屬性、機械族的『彈丸特急 子彈快車 (ATK/DEF 3000/0)』加入手中。」

  不錯,首回合就先給予2500分的傷害。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我看了眼手中的牌後,立刻說道:「我也要先發動場地卡『龍之溪谷』,將手中的協調怪獸『龍盟 方陣龍 (ATK/DEF 500/1100)』送入墓地,從牌堆將3星協調怪獸『龍盟重槍龍 (ATK/DEF 1400/1000)』加入手中。」

  「接著從手中召喚『龍盟 司令鳥 (ATK/1500)』並發動效果,將墓地的2星的『龍盟 方陣龍』作為裝備卡給此卡裝備,然後發動『龍盟 方陣龍』的效果,這張卡作為裝備卡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將場上的2星協調怪獸與4星的『龍盟 司令鳥』進行調星同步召喚6星『龍盟騎士 御風之槍 (ATK/1900)』。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墓地一體等級3以下的『龍盟』之名的龍族怪獸作為這張卡的裝備卡使用。」

  「連鎖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掃射特攻』,將我方場上一體機械族超量怪獸的任意疊加素材移除,依照移除的數量,將場上的卡片破壞。」

  對方場上只有一體「超重型砲塔列車古斯塔夫超大砲」再加上第一回合時已經發動一次效果,所以只剩下一個疊加素材可以使用,至於對方所要破壞的對象,當然是能夠再次進行同步召喚的「龍盟騎士御風之槍」。

  「刻意打斷我的節奏嗎?」

  我笑了一聲,然後再次從手中將一張牌放到了決鬥盤上,說道:「場上存在『龍之溪谷』的場合,我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龍盟 副將鳥 (ATK/1800)』,接著再把該怪獸送入墓地,從手牌特殊召喚6星『龍盟兵器 銀槲之劍 (ATK/2100)』,當這張牌從手中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再把墓地一體『龍盟』之名的怪獸當作裝備卡使用。」

  「好了,我再次將場上的協調怪獸『龍盟 方陣龍』與6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8星『龍盟騎士 雙重之槍 (ATK/2000)』。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墓地任意數量的『龍盟』龍族怪獸當作裝備卡給此卡使用。」

  一次再一次,就算一開始的同步召喚被打斷,「龍盟」依舊能夠再次展開,而且不停地進行同步召喚,直到王牌怪獸10星「龍盟騎士 灼熱毒槍 (ATK/3300)」出場為止。

  「戰鬥階段,我用『龍盟騎士 灼熱毒槍 (ATK/3300)』攻擊『超重型砲塔列車古斯塔夫超大砲 (ATK/3000)』,之後發動怪獸效果,這張牌戰鬥破壞的怪獸可以選擇將它除外。」

  「我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7700分 手牌2 蓋牌1 ‖ 龍華 生命值5500分 手牌1 蓋牌1
  對方抽取一張牌後,望著我場上的王牌怪獸說道:「原來如此,如果我發動怪獸效果,那麼『龍盟騎士 灼熱毒槍』不但能讓效果無效,還能把該怪獸除外,就算我破壞它,它第三個效果還能把我方場上的魔法和陷阱卡全部破壞。」

  沒有錯,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就不能輕易出手了。

  「發動魔法卡『落雷』,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

  「什麼!」

  沒想到對方二話不說,馬上使用玉石俱焚的方式,把我場上的怪獸破壞後,對方場上的「迴轉操車」、永續陷阱卡「掃射特攻」,以及一張蓋放的卡片,立刻遭受「龍盟騎士灼熱毒槍」的反擊而被破壞送入墓地。

  「我蓋放在場上的魔法卡『臨時行車時間表』被送去墓地的場合,可以將墓地一體10星的機械族怪獸加入手中。」對方將剛加入手中的牌,放到了決鬥盤上說道:「『深夜急行騎士 (ATK/3000)』以不解放的方式召喚到場上,此時該怪獸的原攻擊力變成0分,接著我方場上只有地屬性、機械族的怪獸,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彈丸特急子彈快車 (ATK/3000)』。

  「接著將場上兩體10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10『超重型砲塔列車古斯塔夫超大砲 (ATK/3000)』,然後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給予對方2000分的效果傷害。」

  這瞬間我總共受到了4500分的效果傷害,而對方還沒有發動任何攻擊。

  「我再次將場上的『超重型砲塔列車古斯塔夫超大砲』進行再疊放超量召喚階級11『超弩級砲塔列車無敵戀人 (ATK/4000)』,然後移除一個疊加素材,該卡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提高2000分。」

  「好了,生命值只剩下3500分的你,能承受接下來的攻擊嗎?」對方笑著說道:「戰鬥階段,『超弩級砲塔列車無敵戀人 (ATK/6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舉著巨大砲塔的終極列車,將目標瞄準了眼前的我並打算發動強而有力的炮擊時,一道異次元的裂縫突然出現且擋住了終極列車的目標,下一秒,那台超弩級砲塔列車就這樣被吸入了異次元的裂縫中,完全來不及發動攻擊。

  「真是可惜呀,如果你剛才召喚的是不受卡片影響的『No.81 超弩級砲塔列車 優越朵拉砲』,那麼我可能就不發動這張牌了。」我將陷阱卡「次元幽閉」送入墓地後,便聽到對方回道。

  「確實如此,不過比起防禦,如果剛才那張牌只是一張假蓋牌,那麼剛才那一擊便分出了勝負。」對方說完後,將手中唯一的牌蓋放於場上,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這時「彈丸特急 子彈快車」的效果發動,對方再次將「深夜急行騎士」加入了手中。

  「輪到我了,抽牌!我將墓地的『龍盟 司令鳥』和『龍盟兵器 銀槲之劍』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10星怪獸『龍盟兵器 神怒寶劍 (ATK/2900)』。」

  「連鎖發動蓋放的反制陷阱卡『死神之警告 (自創卡)』,支付2000分生命值,對方怪獸的特殊召喚無效並破壞。」

  「還沒完,我發動『龍之溪谷』的效果,捨棄手中的一張牌作為代價,從牌堆將3星協調怪獸『龍盟草鐵籠 (ATK600)』加入手中並召喚於場上,此時這張牌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墓地的4星怪獸『龍盟 副將鳥 (DEF/1200)』特殊召喚到場上。」

  「接著將場上的3星協調怪獸與『龍盟 副將鳥』進行調星同步召喚7星『龍盟騎士 青刃之槍 (ATK/2600)』,這張牌同步召喚成功後,可以將墓地一體『龍盟』之名的協調怪獸當作裝備卡使用。戰鬥階段,用該怪獸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3100分 手牌1 蓋牌0 ‖ 龍華 生命值3500分 手牌0 蓋牌0
  經過一連串的攻防戰後,雙方的手牌已經消耗的差不多,而現在龍華的場上還有一體6星的同步怪獸,以及能檢索一次牌組的場地卡「龍之溪谷」。

  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依舊面不改色的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然後開口說道:「真是想不到,竟然能逼迫我到這種地步。」

  「我從手中發動怪獸效果,將墓地的4星『無賴特急打擊列車』與10星的『彈丸特急 子彈快車』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10星『機甲部隊 壞滅軍力 (ATK/4600)』。」

  「連鎖發動『龍盟騎士 青刃之槍』的怪獸效果,將自身的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將對方墓地兩體10階的『超重型砲塔列車古斯塔夫超大砲』除外。」

  「無謂的舉動,戰鬥階段,『機甲部隊 壞滅軍力 (ATK/4600)』攻擊『龍盟騎士青刃之槍 (ATK/2600)』,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

  真沒想到,對方能夠在這種場合召喚出攻擊力超過4000分的怪獸。

  這就是「幹部」的實力嗎?

  「我發動速攻魔法卡『疾風之龍盟』,僅對方有怪獸的場合才能發動,從牌堆將『龍盟』之名的協調與鳥獸族怪獸各一體效果無效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將2星協調怪獸『龍盟 創始龍』與4星『龍盟 士兵鳥』進行調星同步召喚6星『龍盟騎士 御風之槍 (ATK/1900)』;接著發動該怪獸的效果將墓地的2星協調怪獸『龍盟方陣龍』作為裝備卡並特殊召喚到場上,再次進行同步召喚8星『水晶翼同步龍 (ATK/3000)』。」

  「戰鬥階段,『水晶翼同步龍 (ATK/3000)』攻擊5星以上的怪獸時,其攻擊力上升對方怪獸的攻擊力數值。」

  雖然「機甲部隊 壞滅軍力」的效果是對方在戰鬥階段發動怪獸效果時,將自己的生命值減半而使該效果無效化,之後再讓對方的生命值減半,但是對方的「水晶翼同步龍」另一個效果是當這張牌以外的怪獸發動效果時無效並破壞,而且還能上升該怪獸的原攻擊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而不發動效果所受到的傷害還比較小。

  「我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100分 手牌1 蓋牌0 ‖ 龍華 生命值1500分 手牌0 蓋牌 0
  「厲害、真是厲害,不僅解決了我的王牌怪獸,現在還封鎖了我的怪獸效果。」對方佩服的說道。

  「那麼我將『深夜急行騎士 (ATK/3000)』以不解放的方式召喚到場上,此時該怪獸的原攻擊力變成0分,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什麼!將攻擊力0的怪獸表側表示採取攻擊狀態?」

  「怎麼?換你囉!」

  「輪、輪到我了,抽牌!」

  他會這麼做的原因,很明顯是打算誘導我發動攻擊。

  不過,我是不會退縮的!

  「戰鬥階段,我用『水晶翼同步龍 (ATK/3000)』攻擊『深夜急行騎士 (ATK/0)』。」

  「真是可惜,我還以為你還會多召喚一體怪獸呢!」對方笑著將蓋放的卡亮了出來。

  「發動陷阱卡『E.M.R』,將我方場上一體機械族怪獸解放,以解放怪獸的原攻擊力每有1000分就能將場上一張牌破壞。由於『深夜急行騎士』的原攻擊力為3000分,所以可以破壞場上三張牌。

  因此除了「水晶翼同步龍」被破壞之外,連場地魔法卡「龍之溪谷」也被破壞送入了墓地。

  「主階二,發動魔法卡『龍盟灼輝』,將墓地的『龍盟兵器 神怒寶劍 (ATK/2900)』加入手中,接著將墓地的『龍盟士兵鳥』與『龍盟騎士青刃之槍』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100分 手牌0 蓋牌0 ‖ 龍華 生命值1500分 手牌0 蓋牌0
  「想不到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將王牌怪獸召喚到場上,只不過……」

  「只不過?」

  此時對方笑著舉起泛著漆黑無比光芒的決鬥盤,開口說道:「時機點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對方從牌組將一張卡片抽了出來,並且將那張速攻魔法卡「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 (自創卡)」亮了出來。

  「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雙方玩家的生命值可以選擇恢復到4000分,接著將所有的卡片移除,以另一副牌組繼續進行決鬥。

  「好了,如果是用你們還不擅長的『動漫牌』進行雙人決鬥,那麼結果又會如何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