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遊戲王Anime 第七十七章 五重的魔術師

丹雀 | 2022-02-19 20:53:51 | 巴幣 1022 | 人氣 140





  將姚姐遞給我的鏡子還回去後,我緩緩地走向決鬥舞台。

  第一場敗給南區的北區隊伍,這一次由名為郏衽的穩重少年出賽,而不是由領隊親自出馬。

  「不派出領隊實力的人對抗那超乎常人實力的對手,如果不是放棄了這一次的爭霸戰,那就代表那名少年其實是隱藏的王牌。」夏瑋雄打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後,低聲地說:「看來是後者。」

  「有實力的人不一定會是稱職的領導者,再加上這一場決鬥只要對方輸了,我們就贏得了最終勝利,當然會將王牌派上場。」姚姐也盯著那名少年,然後補充說明眼前的情況。

  「決鬥!」

  我們各自從牌堆抽取5張牌後,由於上一場是由我們取得勝利,所以這一場的先攻權將由對方選擇。

  「從情報上來看,妳的牌幾乎是反轉被動的效果居多,所以我選擇先攻。」少年說完後,立刻將手中的一張牌放到了決鬥盤上。

  「我召喚『星茲 鐵罐人 (ATK/0)』,蓋放兩張牌,結束這回合。」此時少年再度開口說道:「回合結束時發動該怪獸的效果,支付500分的生命值,從牌堆選擇三種不同的『星茲』卡片給對方隨機選擇,選擇的卡片加入手中,其餘的送入墓地。」

  「又要隨機選擇卡片了嗎?」丹楓苦笑的看著對方蓋放於決鬥盤上的三張牌,然後隨機點擊了自己手中決鬥盤上對應位置的按鈕。

  少年將中間的卡片加入手中並把其餘的牌送入墓地後,便來到丹楓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咦?」

  台下的選手與觀眾們見丹楓抽完牌後就沒有其他的動作,便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

  「怎麼回事?莫非是手牌事故?」率先提出疑點的夏瑋雄,因為自己的系列牌「光道」在以往常常發生這種事,所以很快推出這樣的答案。

  「有可能,但是『靈使』系列發生手牌事故的機率並不高,然而見丹楓一臉慌張的樣子,可能更為嚴重。」姚姐這一說,所有人立刻抬頭望向場上的紅髮少女,而她正如姚姐所說的手足無措的四處張望著台下的觀眾。

  「『動漫牌』?」苗姊說出了唯一的可能性,丹楓曾與他們分享在第四站的決鬥過程,當時使用的幾乎是「動漫牌」。

  「應該沒這麼簡單,就算是動漫牌那也是自己的牌,所以她目前使用的是別人的動漫牌。」最後開口的霍衽仔細分析所有人的話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那、輪到我了。」終於回過神的丹楓,從手中將一張牌放入了決鬥盤上,然後用著顫抖地聲音說:「我發動魔法卡『融合』,將手中的『時間魔術師』與『黑魔導師古蘭』作為素材融合召喚『時間魔導士 (ATK/2000)』。」

  「時間魔導士?」

  這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不只夏瑋雄等人感到訝異,其他學區的選手也一陣譁然,連身為主持人的費斯特也苦笑了起來。

  唯一不受影響的只有站在決鬥舞台上的那名少年,因為他就是專門被訓練成不管遇到什麼樣的狀況,都必須處變不驚的加以應對,可說是為了與丹楓決鬥而準備的秘密武器。

  「我發動『星茲 鐵罐人』的怪獸效果,將此卡從場上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8星怪獸『星茲 黑暗驅逐艦 (ATK/3000)』。這張牌不會成為對方的效果對象,而且召喚、特殊召喚成功後,可以破壞場上一體怪獸。」

  對方所選擇的怪獸,當然就是丹楓場上那引發熱烈討論的融合怪獸「時間魔導士」。

  「連鎖發動手中的速攻魔法卡『禁忌的聖衣』,將『時間魔導士』的攻擊力下降600分,此回合不會成為效果對象及效果破壞。」

  擋下對方的效果破壞後,丹楓立刻發動了「時間魔導士」的怪獸效果,一枚明亮的硬幣在兩名決鬥者的正中央翻轉著。

  「表面!」丹楓大聲的喊了一聲,那枚一直在空中翻轉的硬幣,瞬間落到了舞台上。

  當硬幣上刻有「時間魔術師」圖樣的結果呈現在眾人面前時,遠處的一群人開心到痛哭流涕了起來。

  「嗚嗚……我們的丹楓終於突破自己了……」一名瞇著雙眼的少年倚靠在一旁的黑髮少女的肩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真、真是想不到,我還以為年瓏在說謊騙我們,沒想到是真的……」左手握著女友的方証岳,不敢置信的用著強而有力的右手捏著自己的臉頰,好確認眼前的景象不是夢境。

  「『時間魔導士』的效果發動,因為『禁忌的聖衣』的效果自身不會被破壞,所以只破壞『星茲 黑暗驅逐艦』並給予對方1500分的傷害。」

  「我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郏衽 生命值6000分 手牌2 蓋牌2 ‖ 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 蓋牌1
  「竟然在這場重要的決鬥,使用那種賭運氣的牌,看來妳是沒有把『學院爭霸戰』看在眼裡。」郏衽抽取一張牌後,頗為生氣的說道。

  才沒這種事,不過我總不好說是自己使用錯牌組的關係……

  見對方絲毫沒有要回答的意思,郏衽更加憤怒的說:「既然如此,那我就提早結束這場滑稽的決鬥。」

  「我發動魔法卡『場地傳送』,從牌堆將場地卡『星茲 翡翠之都』加入手中後發動!」郏衽將加入手中的牌,放入決鬥盤額外的插槽後,繼續說道:「發動『星茲翡翠之都』的效果,將除外區的『星茲鐵罐人』加入手中,然後失去該怪獸原等級乘上100分的生命值。」

  「星茲 鐵罐人」的等級只有1星,所以郏衽也只有失去100分的生命值而已。

  「我召喚『星茲 鐵罐人 (ATK/0)』並發動效果,將該怪獸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9星怪獸『星茲 黑暗星食者 (ATK/3000)』。」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警告』,支付2000分生命值,怪獸的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無效並破壞。」

  「沒用的,我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之後對方可以抽取一張牌。」

  「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緊急瞬移』,從牌堆特殊召喚等級2的『星茲 膽小獅子(DEF/500)』,然後發動蓋放的陷阱卡『弩弓部隊』,將場上的『星茲 膽小獅子』破壞後,將對方場上的『時間魔導士』破壞送入墓地。」

  「這樣一來,妳的場上就空無一物了。戰鬥階段,『星茲 黑暗星食者 (ATK/3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沒有任何手牌的郏衽,在攻擊完對方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迅速地看了眼手中的牌後,堅定地說道:「我發動魔法卡『融合回收』,將魔法卡『融合』和曾作為融合素材的『時間魔術師』加入手中,然後再次進行融合召喚第二張『時間魔導士 (ATK/2000)』,再次發動怪獸效果!」

  「又要使用那種賭運氣的效果嗎?不要以為連續兩次都能夠猜對。」郏衽緊盯著舞台上那枚翻轉的硬幣。

  「表面!」丹楓再次大聲的喊了一聲,而這響亮的一聲撼動了所有正在觀戰的群眾。

  「什麼!」郏衽瞪大雙眼地望著刻有「時間魔術師」圖樣的結果再次呈現於舞台上,這瞬間他場上的「星茲 黑暗星食者」與丹楓的「時間魔導士」全被破壞,並且郏衽必須受到兩體怪獸原攻擊力加總後一半的數值傷害。

  「此時發動『星茲 黑暗星食者』的怪獸效果,這張牌被戰鬥或效果破壞送入墓地時,將墓地的這張牌除外,從牌堆將2星的『星茲 稻草人 (ATK/DEF 500/1800)』加入手中。」郏衽將檢索的怪獸卡加入手中後,笑著說:「好了,下回合就讓我OTK (One Turn Kill 一回殺) 吧!」

  「不,已經沒有下一回合了。」

  「什……」

  只見丹楓將手中最後的魔法卡亮了出來,然後說道:「發動魔法卡『圓融魔術』,將墓地的『時間魔術師』、兩體融合怪獸『時間魔導士』和光與闇的『白魔導師比可兒』、『黑魔導師古蘭』共5體魔法使族怪獸除外,融合召喚12星『五重的魔術師 (ATK/4500)』。」

  「果然……這張牌是妳最強的王牌!」受過多次訓練的郏衽,在受到最後的直接攻擊時,大聲的喊道。
郏衽 生命值0分 手牌1蓋牌0 ‖ 丹楓 生命值3000分 手牌0 蓋牌0
  「這樣就結束了……」丹楓輕呼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的差點倒在舞台上。

  畢竟要她用這副需要運氣的牌組,還是太過於勉強了,能夠連續兩次都是「表面」,也許已經把這一生的運氣都用光了。

  一想到這裡,她忍不住笑了起來,等等絕對要把這副牌還給年瓏才行。

  丹楓將牌收好並將卡盒掛在腰際間後,才發現舞台的四周沒有任何的觀眾,而且原本站在對面的郏衽也不知消失於何處。

  「這是怎麼一回事?」

  故作鎮定的丹楓,左顧右盼的確認周圍的景象。

  此時灰白色的濃霧緩緩地壟罩著高美野生動物保護區,但是這並不是正常的自然現象,彷彿就像是……

  「這樣一來,就沒有任何人可以打擾我們了。」一道朦朧的黑影站在舞台的另一端說道:「好了,來決鬥吧!」



創作回應

傑克.艾容德
丹楓,危
2022-02-19 23:38:42
丹雀
緊張的決鬥要開始了!
2022-02-20 11:42:33
RockUser
要來了嗎? 黑暗遊戲!
話說這次過年玩牌也成功召喚出一次五重魔術師,湊滿五種類清場真棒~
2022-02-20 02:28:12
丹雀
依照目前的集數,確實要來囉~
召喚出「五重魔術師」清場的感覺真的很棒,「五帝龍」只有不受到戰鬥破壞,反而可惜了一些。
2022-02-20 11:44:19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2-02-21 15:05:28
丹雀
謝謝您!我會努力寫出好文章!
2022-02-21 19:28:30
夜梓的臨殃
恭喜大大再一次上精選!
丹楓這下是不是真的要更加小心好幾倍QAQQ
現在也好替她擔心啊啊啊
2022-03-03 10:22:03
丹雀
謝謝,能上精選我也很驚訝xd
是的呢,畢竟對方大有來頭~ (?
2022-03-03 19:57: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