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72 餘暉山脈(14)

小光光 | 2022-02-01 17:30:03 | 巴幣 0 | 人氣 42


      「現在是怎樣!」

         姆婭不假思索的朝文茵動手,曉月剛想上前阻止,可洛索擋在了身前。

        「滾開!不是納許而是你來攪局,玩哪一齣的!」

        「這是為你好,所以我必須攔下你」

        「要是想死想瘋了,我樂意之至!」

         剛想拿出匕首來,可洛索的攻勢就已經兵臨城下。

        無奈之下曉月只能空手應戰,而面對這巨大的優勢,可洛索立刻得意忘形。

        忘記本質是什麼的他對曉月展開了攻擊,而不是糾纏。抓準機會,曉月開始展現不亞于武器的強大破壞力。

        一下、兩下的,可洛索就開始感覺的手臂麻木。

        「讓開還是去死?」

        面對曉月的最後通牒,他仍舊是笑著提起大劍。

        「是嗎...永別了」

        剎那的瞬間,曉月站在他的面前擺足架勢準備一拳打亂心臟規律。

        而這麼情況自然而然是不會成立了,露莉已經為可洛索站出來平衡戰局了。

        「你們是擋不住我的,沒有在魔力上取得優勢,你們就沒有絲毫機會」

        正如他所言,光是看他與可洛索的戰鬥露莉就知道了。

        自己的加入最多就是讓他掏出武器或是使用魔力,狀況仍舊不會改變。

        而在狀況即將一觸即發時,兔姬的一團紙屑打斷了他。

        「笨兔子你幹嘛?」

        「你看看文茵吧,她還是你所認識的那個她嗎?」

        曉月定睛一看,沒有絲毫區別。

        「看不出來,別浪費我時間」

        再度走向前,又一顆紙屑不偏不倚的打倒頭。

        「你現在是怎樣...?嫌工作太少嗎?」

        抓起紙屑還以顏色的同時,曉月不忘挾怨報復。

        不過在兔姬躲開後,他才明白自己誤會人了,至少第二下是旁邊的優月做的,兔姬已經用行動表示了。

        「死小孩,我不在乎你為何會跟他們產生瓜葛,不過你休想干涉你老哥!」

        「我沒要阻止你,只是你需要冷靜點而已」

        「我雖然火大但還算冷靜」

        此話最大的證據就是現場還沒血流成河。

        「那你最好注意一下,我未來的嫂子」

        接二連三的有人警告自己,曉月這才正式的恢復正常去看。

        「還是看不出所以然」

        無奈之下,曉月只能轉頭拜託納許。

        「喂!文茵現在是什麼狀況,她的顏色還是一如既往嗎?」

        「抱歉喔,我現在是她的狗,你自己想辦法」

        在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後,清脆的金屬聲立刻傳入曉月耳中。

        「喂,你們兩個,現在姆婭跟文茵是什麼情況」

        被曉月叫到,兩人都突然間的挺直了身子。

        「你幹了什麼!」

        「可洛索你少屁話,回答問題!」

        對於異樣的壓力,他起初還有所不滿,但是隨之加劇的危機感立刻讓他閉嘴回答。

        幾分鐘後,兩人結束對答,曉月立刻擺起臭臉。

        剛剛的對談中幾乎可以說是牛頭不對馬嘴,沒有任何交集。

        「我幹嘛問你這白癡,露莉你來回答!」

        接下來換個人情況就好多了,至少問題都有對症下藥。

        不過曉月關注的兩個點只有被回答的一個。

        關於兩人為什麼會打起來,是因為姆婭當初為了曉月,也就是為了擁有在自己身旁的位置。她與擁有最悠久記憶的魅魔簽訂契約,掌握足以並肩同行的力量。

        不過代價卻也使得願望成為十分扭曲的存在,要想維持力量就必須接受仇恨夜蝶詛咒將其殺死的詛咒,而一旦否定契約至今為止甚至往後都無法在獲得任何力量。

        「我們不過曾經是一年的同學,你們幹嘛做這種事情」

        雖然想要批評她們的愚昧,但一想到根本還是自己導致的,他就只能哀嘆。

        「那你們兩個呢,幹嘛阻止我?」

        「因為你剛剛已經瘋了,放你過去你肯定會把人都處理了」

        「哇!我不敢相信你會這麼說,這麼明白我的做人處事」

        調侃自己的同時,曉月也準備阻止他們兩人了。

        「雖然你們會成為我未來的敵人,但是我們的關係仍舊如此」

        即將句尾的時候,他還向納許補了一句:

        「你也一樣」

        來到兩人的中間,曉月一巴掌就把姆婭擠開由自己來面對。

        「你幹嘛....!閃開!」

        姆婭想要硬擠回去,但是礙於姿勢已經傾倒,直接被他推走。

        「那麼你是哪位呢?佔據文茵身體的人」

        「嗯...這問題真不好回答呢」

        輕盈地坐上了黑色蝴蝶,翹起腳來用手頂著下巴的她一臉困擾的盯著曉月。

        「『夜蝶詛咒』這個回答是否正確,不...正確與否不是重點,麻煩你在文茵自殺前把她還回來」

        「也不是我不想,她還是昏迷狀態,不然我也沒機會出來透氣」

        明明同樣是文茵,但是那隻抵在胸前的手卻讓她看來如此嫵媚,搞的曉月臉紅心跳。

        「還是...白馬王子的親吻能讓她甦醒呢」

        像是抓到小把柄一樣,她開始戲弄曉月。

        「我就問一句!這樣算外遇嗎?」

        「不算吧?」

        「那就來吧!」

        在嘴唇即將相互抵觸時,鹿迪大喊「算!」拉住曉月的衣服阻止了她們倆。

        而緊貼於曉月身前要索吻的她也顯得怪怪的。

        「不要亂來...!」

        「明明就很希望」

        「胡說八道」

        突然之間文茵開始自言自語,並且隨著話題深入就開始自爆。

        「幹嘛裝的很矜持,明明就是外冷內熱的悶騷女」

        「對啦!我就是覺得很丟人,我就是想在他面前裝模作樣的保持形象」

        「這不是很會說嗎,那麼你餘下的事情你就自己看著辦囉」

        在莫名的天人交戰後,文茵抬起頭來羞紅著問到:

        「曉月...你聽到了?」

        談吐的激動自然不用說,大概全場是清晰可見,但是曉月又不是壞人。

        「我當然是~聽到了,不過我可以忘記,你等我幾秒」

        他的刻意為之讓文茵只能又羞又氣的抓住他的衣領,想要說什麼卻又無從開口。

        曉月知道她想說什麼,不過現在等她自己整理好心情或許更重要。

        「既然文茵你也正常了,那麼事不宜遲!繼續前進」

        然而剛要行動,姆婭等人就靠了過來。

---分隔線---
要抓字尾時發現了系統BUG,我已經修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