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67 餘暉山脈(9)

小光光 | 2022-01-19 17:30:01 | 巴幣 0 | 人氣 23


        拿出刺針輕輕的往身上扎了數下,鮮血的流動開始變得緩慢,而曉月的行動也與之相同的降低速度。

        行動的異常立刻引起馬臉怪半身的注意。

        當他保持著距離,跟隨曉月的步調對其觀察之際,他開始無法注意到曉月的身影。

        不過這樣對於懸殊的差距也無法產生改變什麼。

        曉月的攻擊不奏效,而這戲法般的狀態也無法持之以恆。

        對此他能做的只有不斷攻擊。

        一次、二次,即便知道無用功,曉月也不停止攻擊。

        而在這涓流不息的攻擊中,第一次的反擊打破的糾結,創造了勝敗。

        「原來你在這裡啊!」

        抓準機會,曉月連續數根刺針刺入馬臉怪那殘缺的臉龐中。

        在接連的爆炸將那臉龐炸的體無完膚後,潛藏於虛偽後方的真實也露出了一絲的面貌。

        「原來你長這樣啊,馬臉怪」

        一塊斗大的灰綠色的披風以及比人還大的複合長弓,幾乎可以代表了馬臉怪本人。

        「別脫我台前,讓我找回鹿迪好回家休息!」

        曉月丟出刺針,打算靠著接續的無數爆炸直接敲開隔離兩人的玻璃帷幕。

        看著逐漸出現裂痕的帷幕,曉月便笑著嘲諷到:

        「看來你安全的小窩已經要支離破碎了」

        簡單的一句話,立刻感覺到一絲的寒意。

        馬臉怪沒有說話,但是藏於斗篷之下的臉龐卻透漏出了冷笑。

        在他舉起長弓,曉月收了手。

        停下那本該接續不斷的刺針,改為集中精神專注於下一秒到來的攻擊。

        隨著弓弦的緊繃,曉月的神經也隨之到底極限。

        在這逐漸變慢的時間中,除了弦聲與粗劣的呼吸聲,他已經聽不見其他的聲音。

        聽到「噹」的鬆弦聲,瞬間的他身體已經先行思考一步的動作。

        然而剎那間的靈感讓他停下了腳步,等到回過神來後,曉月的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個別擁有一隻腐敗地面的箭矢。

        「算你厲害」

        舉起手來,曉月承認自己不如馬臉怪。
        
        明明只有射出一根箭的動作,但是襲來的卻有四隻。

        實力的水平已經是顯而易見。

        而在曉月暗自感嘆的時候,面前的大門自然而然的開啟,造成困擾的怪物也逐漸消失。

        「真的是...我只是想找到鹿迪而已」

        等到文茵跟兔姬過來,三個人往門後繼續向前。

        推開門後,裡頭是一個被無數鎖鍊捆綁,垂吊於空中的透明結晶。

        「這又是什麼東西,不過是找個人而已」

        隨口的抱怨,引來了芙法的解說。

        「身為王,你沒有感覺到什麼嗎?」

        「有話快說,我沒興致完猜謎」

        「這裡是垂弓者的永眠之處」

        如果是平常,這麼特殊的名子肯定會引起曉月的興致,不過現在的他已經是精疲力竭。

        「等改天我有興致再說」

        「別那麼著急,讓我先說說垂弓者的故事」

        不理會曉月,芙法開始自顧自的說起關於垂弓者的故事。

        在大概不知道多久以前,勇者召喚儀式尋來一位從異世界來的男人。

        對於召喚成功,擁有對抗夜蝶詛咒的武器,國家上層無一不是歡天喜地。

        不過很可惜,這男人所表現出來的成績,無一不是廢物的水平。刀槍劍戟斧,沒有一樣是達到標準的水平,唯一撐的上精通的只有弓箭。

        作為勇者,男人是毫無作用。若是將其定位成『軍師』國家中有更加優秀的人選,作為士氣核心沒能表現出驍勇善戰,在前方指引眾人,也沒有勇者的價值可言。

        而國家這顯而易見的態度為他們帶來了全新的戰爭革命。

        男人對於現況提出了新觀點。

        起初勇者的概念是『唯一一位能夠為眾人提起士氣驍勇善戰之人』不過在垂弓者的提議下『少數菁英所構成的勇者團隊』也在他們日後的成功下漸漸成為了主流。

        「廢話少說,我現在對於死人的英勇典故沒有絲毫的興趣」

        抓住芙法的嘴,曉月臉色凝重的比出「噓!」的手勢。

        「我放手後,盡可能淺顯易懂的說出他跟魔神的關係」

        在看後芙法點頭後,曉月才放開塞住她嘴的手。

        而後得到的答案卻是十分常見卻也令人出乎意料的答案。

        「簡單的說,垂弓者與兩位魔神的相處純粹屬於偶然的?」

        芙法的點頭讓他有點無法接受。

        「沒有任何的,我是說一點點的互相吸引還是什麼契機嗎?」

        「沒有,就好像你找到我一樣」

        「喔...關於這點我還真的是無法反駁」

        曉月聳肩的同時繼續問到:

        「那麼這塊水晶是垂弓者的記憶囉?」

        「不清楚,裡頭是巴巴托斯、金布列還是垂弓者本人的所見的就不得而知了」

        雖然芙法是這麼說,但是實際上卻也仍有些出入,畢竟每個人會被哪個記憶所認可是無從得知的。

        「那麼下次再說了,今天的最後目標是找到鹿迪」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幹嘛拔出匕首?」

        「當然是把記憶挖一部分走了,我可沒想在挑戰一次」

        說完曉月就一刀揮下去,芙法甚至只能說聲「不行!」根本來不及阻止。

        而在刀刃接觸的瞬間,曉月的時間開始陷入緩慢甚至暫停。

        「真是瘋狂的王位候選人」

        「我就當作稱讚收下了」

        收起匕首,曉月舉起雙手轉過身去。

        「容我自己介紹一下,第14位的魔神」

        「不用不用,第二次挑戰王座的王」

        「這還真是詳盡的了解啊,那麼另外一位也是差不多的理解嗎?」

        當曉月的視線朝著旁邊瞄去,另一位魔神也走了出來。

        「我們72位魔神對王座候選人都有該有的認知」

        「聽你這麼說,那麼你們要找的人應該不會是我。面對你們的應該是另有其人才是」

        「關於這點,我跟金布列已經找到了,符合我們答案的人」

        「是嗎...那麼應該還有一人的想法才對,被稱為垂弓者獲得兩位認可的男人」

        「如果是他的話,已經不存在於此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到,曉月也是十分驚訝。

        「虧我聽說這裡是他的永眠之墓,沒想到當事人已經不復存在了」

        惋惜沒能對話的同時,曉月接著說到:

        「如果兩位看上的是鹿迪,請好好對待她,不管你們兩位是抱持什麼想法的」

        「真是氣燄猖狂啊,我們做事難不成還要經過你的同意?」

        「那到不是,只不過...不,還是沒什麼,就請你們好好對待她」

        在他回答金布列的時候,巴巴托斯隱約的看見了可以稱為災難的寶物。

        「還真是令人好奇,不成氣候的小鬼能夠對我造成––」

        在金布列還打算繼續的時候,巴巴托斯將他打斷了。

        「我明白魔神的兩位想說什麼,不過還請把鹿迪還給我,兩位就好好輔佐她」

        「我知道了,她看了太多關於垂弓者的記憶,昏厥在水晶後方你就將她帶回去,而我們也會在一旁輔佐的」

        「那麼就在此感謝巴巴托斯大人了」

        「等等你離開這裡,停下你破壞水晶的行為,那對我們兩人是一種傷害」

        「我明白了」

        下一秒,曉月回到了水晶前,順著最後的作用力,輕鬆的轉過半身收起匕首。

        不過在他悠然自在的時候,後面有人喊著「不行!」與「咿呀!」的撞上去。

        「芙法你在幹嘛?」

        「阻止你,然後什麼都別問」

        「好喔」

        在她揉著鼻子的時候,曉月走向水晶後方將昏倒在那邊的鹿迪扛上肩。

        「各位可以回家了」

        當曉月走出來,毫無美感的樣子讓兔姬忍不住的說到:

        「你為什麼是扛在肩上!這種時候應該是公主抱或是背在背後阿」

        「少屁話,我很累」

        走出水晶之間,來到外頭找了一塊空地,曉月便隨地丟上一張傳送陣與大家一同離開了。

        回到城鎮中,曉月就開始忙碌。

        有多忙呢?忙到連續52天都沒有理會別人。吃飯時間也看不見人影,甚至兔姬來要薪水他都隨手丟幾枚金幣給她。

        而他會意識到自己疏忽,是這回好不容易忙到一個段落要出門,看到鹿迪穿著單薄的蹲在門旁睡著,他才有所意識。

        「最近有點忙,還希望你能體諒我」

        將她抱到床上,輕輕撥了下她的頭髮,注視她的睡顏,曉月不禁笑了出來。

        「阿...差點忘了事情還沒做完」

        想到事情還沒結束,曉月趕緊出門。

        而到了一樓,坐在旅館餐桌前獨自琢磨著酒杯杯緣的文茵使他停下了腳步。

        「不能跟我說說你在忙什麼嗎?你這樣不理我我會害怕的」

        背對著曉月,文茵繼續為本滿的酒杯添加新的酒。

        「是因為我什麼都不說嗎...果然我還是魔女並不是文茵嗎」

        說著說著,她又一杯黃湯下肚,說話已經語無倫次了。

        「欸...我知道了」

        雖然很想抱怨點什麼,但是正所謂『事出必有因』起因是自己那麼便是要自己解決。

        「你還走的動嗎?」

        牽起她的手仍然沒有得到回應,只是看她正在因為酒精冒泡,曉月便將人背上背。

        「雖然才初出雛形,但是你們這麼焦急那就現在來看看」

        知道文茵沒在聽,他還是一邊趕路一邊說明,關於未來計畫的公司行號、銀行擴展以及維持三方穩定的人才培養。

        「雖然在現階段『人才=核心資產』的概念還沒有普及,不過就像我說的,學校會是這三環的最關鍵的部分」

        在他說著未來藍圖的時候,目的地的旅館到了。

        「睡著了嗎...虧我還想介紹這3位給你認識」

        走進旅店將文茵放到沙發上,一位年邁卻顯得妖嬈的女人便走了過來。

---分隔線---

快過年了我可能會很忙,大概吧。所以20~30號之間會更新個3~4篇,然後更新就是2月後的事情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