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七章〈選擇的代價〉(7)

森重光 | 2022-01-26 19:23:09 | 巴幣 12 | 人氣 63




  發現自己掉淚的少女連忙把眼淚擦掉,努力擠出笑容來:「等我一下,我這就過去你身邊。」

  她──莉蒂雅笑著這麼說。即使心中充滿悲傷,即使少年如今判若兩人,她還是盡可能打起精神,盡可能地露出讓人放心的笑容。

  「不要過去,莉蒂雅!」

  「快回來!會受傷的!」

  眾人的呼喚並沒有讓少女止步,她直勾勾看著魔王,一步步拉近彼此距離。

  「……不准過來。」當兩人距離只剩下十步,魔王手搭上劍柄,劍鋒遙指不遠處的少女後發出冰冷的話語命令,讓少女腳步一時間為之凍結。

  不留情面的拒絕讓少女心如刀割,但她只佇立片刻,又嘗試性踏出一步。莉蒂雅用泫然欲泣的聲音說道:「沒事的,我沒有要和你打的意思。」

  為表明自己沒有敵意,忙不迭將兩手向左右一攤。

  「這裡,已經沒有敵人了……停手吧,好嗎?」莉蒂雅並沒有過於躁進一下拉近,在距離八步的位置又一次停下,發出哀求。

  「不可能。」魔王斬釘截鐵回應,將傾訴的懇求視若無睹。劍鋒發出的逼人寒氣使莉蒂雅喉嚨發顫,可皓齒輕咬下唇的她還是沒有就此退後。

  莉蒂雅目光再次低垂,閉起眼睛。接著,她毅然決然地又踏出一步。腳剛踩上濕軟土壤的剎那,魔王不留情面地長劍一甩。

  一陣逼人的風壓掠過,她忍不住閉緊眼睛用兩手交叉護在身前,緊接著猶如重物砸來的鈍擊讓腳脫離了地面。

  「莉蒂雅!」

  整個人向後摔飛兩米,不用看也能知道自己被扁平面的劍脊打中,兩手開始浮現的長條狀瘀青就是證據。用來抵禦的兩手傳來陣陣發麻與疼痛,視野晃動產生眩目與反胃,莉蒂雅承受身體的不適,努力調勻呼吸後慢慢爬起身來。

  「沒事……不要緊。」

  賽亞的父親鮑伯按著脫臼的肩膀一度想再上前,也被莉蒂雅還有旁人所勸止。她抑制悲傷的情緒,再一次喊話:「賽亞,不要這樣。一切都結束了,好嗎?」

  魔王不為所動。

  「大家不是要害你。那身鎧甲,它──」

  「我的答案還是一樣,不會改變。」魔王不讓莉蒂雅把話說完,強硬地打斷:「結束?這不過是血戰之先。我沒允許它結束。」

  是什麼樣的執念能使人陷入瘋狂?她不懂,也不想弄懂。她現在想弄清的,不過是對方的真心。重新站起的莉蒂雅還是不做任何對抗意圖,就這麼走近。

  魔王的雙眸冷酷地瞇起,纏著漆黑氣流的劍再一次揮出,等莉蒂雅試圖做出反應時已然不及,再一次被打倒在地。

  「莉蒂雅!」

  「不要再走過去了,會死的!」

  「……我還可以。」

  莉蒂雅隱約聽到眾人焦急呼喊自己的聲音,如果可以順從乏力的身體就這樣放棄就輕鬆多了,但那無異於放棄賽亞,將其就此放逐到孤獨之路。

  「賽亞……」

  「……」少女呼喊著近在眼前的名字,回答她的只有無情加諸在身上的痛楚。

  身體變得傷痕累累,本就魔力透支的身體還能站著就已經是奇蹟,莉蒂雅依然一次又一次跌倒後起身重複想要去接近。

  「沒事的……我還可以。」

  完全不是沒事。三次,四次……旁人的呼喚,看不下去的村民再次鼓起勇氣上前,同樣遭受相同的下場被打退。

  無法起身的亞里德張口欲言,不想看到妹妹繼續受傷下去。

  「……沒事的。」

  周遭的聲音漸漸進不去她耳裡,視野狹窄起來,眼中只剩彼此。

  每次重新站穩步伐耗費的時間越來越多,氣息越來越虛弱,莉蒂雅的眼睛好幾次忍不住要闔上,身體發出休息的哀求。無視這些警訊,她不斷重複無謀的舉措。

  「你到底夠了沒有?」

  當第六次重新站到相同的位置,始終貫徹執行冰冷動作的魔王第一次主動開口,語氣中帶著不耐與不解。他不懂,為什麼眼前柔弱的少女能夠一次又一次站起,看過來的眼神中沒有一絲埋怨,只有數不盡的悲傷。

  「只要……只要你願意聽我說。」

  「退下。」

  「才不。」

  支配黑暗的君王沒有立時回話,而是用那雙囚禁靈魂的赭紅色雙眼凝視一再向前的她。所有人都已屈膝下跪,唯獨她……為什麼眼眸中仍能散發出希望的光采?

  ──你還顧忌什麼?念舊心軟可不是美德。

  魔王聽到黑暗中發出的聲音,譏笑自己意志不堅。

  或許真是如此。自嘲心存的可笑迷惘,重新取回冷酷如鐵的意志,他先看向泛著冰冷金屬光澤的劍刃,接著重新將目光放回少女身上。

  已經沒有繼續對話的必要,下一擊就刺穿這女人的心臟。

  正面承受這份殺意,少女努力站穩腳跟,不讓自己因為膽怯而後退。自己已經交出了答案,剩下的,就是印證對與錯。

  「……我相信你,賽亞。」

  微笑,越過那條被命令不許跨過的界線。幾乎同一時間,魔王持劍的手又一次動了起來。

  ──這是最後的課題,讓我對你刮目相看。

  沒看到也是當然的,因為實際上並不存在。魔王的全身正由無數細絲牽引、操弄。以為是憑藉自己的意志在決定,實際上根本沒有選擇,只有被決定的過程。

  魔王不需要所謂的心。賽亞‧希卡夫如果能因為這女人的死而徹底壞掉,那就太棒了。

  旁人發出勸阻的呼喊被兩人所無視。深淵之中,伊凡諾頓笑著牽動名為惡意的絲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