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六章〈悲劇的誕生〉(12)

森重光 | 2022-01-18 19:38:57 | 巴幣 10 | 人氣 48




  安多哈爾被搗毀的右眼本該不見任何色彩,極端尖銳、直搗核心的痛楚卻讓他彷彿能看見燒灼炙熱的強烈白光,那片白光無盡延伸,卻什麼也沒有。

  再刺入哪怕一片指甲的深度,或許人已立斃當場,之所以用假設,是因為沒有發生──生命被刻意為之的延續下來。倒退著想要遠離眼前的夢魘,當彼此間距離剩下約莫九米,魔王持劍的手又一次抬起。

  安多哈爾有如驚弓之鳥,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做出反應,可惜失血過多的他動作實在慢得可笑。

  狂風灌入耳朵,身體因為巨大衝擊飛到兩米之外,安多哈爾神情狼狽地打算撐起身體,左手卻沒有任何力量,失去平衡的他猝不及防摔回地面。扭動發硬的頸項,只見左肩以下被整個削去,再往下已空無一物。

  直到意識到失去左手的那刻起,鮮血這才從斷面噴濺而出。

  安多哈爾依循生存本能地用右手試圖按壓左肩斷口止血,大量溫熱的血液捨棄主人,自指縫間一一溜走。

  「別想拿摔倒當藉口,給我起來,起來!」目露兇光的魔王並沒有趁隙給予致命一擊,而是大吼著命令對方繼續抵抗與掙扎。受根深蒂固的恐懼所支配,安多哈爾慌亂間真的顫抖地慢慢站了起來。

  魔王喜不自勝,開口道:「這才對嘛。想逃嗎?我數到三,在這之前我都不會出手,夠大方吧?」

  沒等說完,安多哈爾頭也不回轉身便逃。從他背過身那一刻起,在這裡的就不再是驍勇善戰的聖輝騎士,只是落荒而逃的待宰羔羊。

  「一……二……」魔王並不急著馬上追擊,故意讓對方多跑一段路。先給予希望,再無情地打落深淵。

  「三!」

  長劍劃出淒厲的破空聲,輕易地切開血肉與筋骨。安多哈爾眼中的世界歪斜,右腳膝蓋以下被無情分離,淒涼地滾落到林道的低矮處。

  「啊……啊……」喉嚨深處發出不成聲調的恐懼嘶啞,安多哈爾腦內一片空白,本有輕微潔癖的他不顧滿身的鮮血與汙水,兀自用僅存的一手一腳在地面醜陋地攀爬。

  「逮住你囉。」魔王笑吟吟地一腳踩住安多哈爾的背進行壓制,另一腳將那用來挪動身體的右手牢牢釘死。

  「不、不……住手──!」

  討饒的呼喊並沒有傳達給面前殘酷的劊子手。這次輪到右手,被劇痛和恐懼侵蝕身心,安多哈爾兩眼上翻因失血過多而陷入昏迷。

  「昏過去就太便宜你了。」魔王狠踹昏死的騎士胸口,直接踢斷幾根肋骨,使其身軀翻轉過來仰天朝上。
  「嘔……」好不容易墜落到深淵底部,卻又回歸地獄一樣的現實。腸胃一陣翻湧,抑制不住的不適感讓安多哈爾咳出帶著血塊的嘔吐物,眼神迷離,一張一闔的嘴虛弱地喘息。

  魔王的動作沒有善罷甘休,他這次看向仍頑強連結在軀幹上的左腳。

  「不……求求你……不要……」意識到接下來的展開,安多哈爾連連搖頭,涕泗縱橫地發出懇求。

  魔王歪著頭,本來準備揮砍下去的長劍就這樣打住。

  安多哈爾如今已不具備正常的思考力,一看到魔王停下動作,他便樂觀地以為對方願意饒自己一命,本來咬緊的牙關終於放鬆開來,僵硬的面容微微一鬆,浮現一張難看的傻笑。

  魔王血紅的眼睛好似涵蓋整個世界的黑暗,他刻意拉長語調,落下宣判:「不──要──」

  笑容就此凝結。在這劍揮落以後,形體再無四肢連接,躺平的草地很快就被染成紅黑色,散發厚重的血腥味。

  體溫飛快流失,渾身發冷而顫抖,死亡就在咫尺之遙。

  「咳咳!咳……哈……」

  將死之際,安多哈爾‧查爾羅在咳出一大口的鮮血後,竟輕聲地笑了。聲音中已不見恐懼,甚至隱約帶有對輕蔑的嘲笑。

  「……笑什麼?混帳,你難道搞不清楚自己的處境嗎?」這超然、看開一切的態度讓魔王很不滿,彷彿被澆上一盆冷水般掃興。

  血沫隨著嘴巴的開闔自邊緣溢出,安多哈爾仍然持續斷斷續續地開口:「哈……我笑……你……跟我是一樣的。」

  漆黑的邪惡身影啞然失笑:「垂死之際終於瘋了嗎?」

  沒有理會對方一笑置之的奚落,安多哈爾緊接著發話:「你在這場屠殺中……很快樂……對吧?」

  魔王沒有立刻反唇相譏,沉默半晌才艱辛地回道:「……你胡說。」

  「感覺……感覺怎麼樣?很棒,對吧?我懂……」

  「閉嘴……」

  即便被鎧甲包覆也無從遮掩那股動搖,安多哈爾猶如龜裂的笑容持續加深,邊吐血邊笑:「咳……嘻……無法否認嗎……」

  明明處在勝者的立場俯瞰底下慘敗的弱者,此刻卻宛如對調一般,對於咄咄逼人的質問毫無辦法。

  「打著復仇的名分……咳咳……冠冕堂皇地滿足……滿足自己殺人慾望……所以說啊……我們……是一樣的……」

  「不對!我……我不是……」

  「少自欺欺人……還以為自己……是英雄?在保護那些人?」

  意識被拖往黑暗,安多哈爾失焦的雙眸望著那失去自我都渾然不知的可悲怪物,在最後歪斜著嘴角,用盡殘存的氣力吐出話語。

  這是他死亡的勝利。

  「咳咳……祝賀你成功復活,魔王伊凡諾頓。」

  「住口!」明顯失去從容的咆哮,就像要用聲音蓋過對方的言語一樣。

  「那不是我的名字!」

  暴躁的刺擊,直接將劍捅進對方惱人的面容,竭力阻止對方再多說哪怕一字一句。

  「我不是魔王!」

  剁碎。粉碎。碾碎。盡全力去否定他的狂言妄語。無處宣洩的情緒,激動的放聲咆哮,再無人對此表示回應,但賽亞‧希卡夫還是聲嘶力竭地吼著。

  他感到害怕。彷彿不這麼做,自身就要消失了。

  「我不是伊凡諾頓!」

  他擔心對方說的是真的。

  我的名字是賽亞,我是賽亞‧希卡夫。我是為了大家……為了大家才……

  我的名字是賽亞,我是賽亞‧希卡夫。我是為了大家……

  我的名字是賽亞,我是賽亞‧希卡夫……

  我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

  ……

  ──你,是魔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