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六章〈悲劇的誕生〉(10)

森重光 | 2022-01-16 18:29:50 | 巴幣 14 | 人氣 64




  血花與哀鳴。

  又一名騎士慘遭那漆黑的災禍毒害。他邪惡地笑著,拿騎士的背上當踏墊,右手將劍深深刺進對方無法抵抗的背部,在上面鑿出可怕的血窟窿。

  「所有冠有聖輝之名的人,全都得死。」他的聲音低沉而銳利,不甚大卻足以讓所有人都聽見。伴隨詠唱的咒文完成,長劍頓時纏上熊熊烈火,無情咬噬著每一寸血肉。騎士扯開喉嚨發出淒厲至極的慘叫,聽者無不顫慄膽寒。

  惡火以緩慢的速度攀爬、蔓延,在精神層面蓄意延長騎士承受痛楚的時間,直到靈魂都被燒成灰燼,連同最後一絲神智一併拖入無邊無際的黑暗。

  賢者一族將魔王的力量封印數百年之久,一生過著掩人耳目的生活。自以為是潔身自愛的表現,卻要讓幾百人抱著這個理想一起陪葬?

  「……少開玩笑了。」魔王嗤之以鼻,語氣中盡是不屑。自己才是對的。我已從中獲得改寫悲慘現實的力量,我會把這些人渣全都殺光……殺光殺光殺光殺光殺光殺……

  放任心中奔騰的殺戮慾望,紅黑色的瘴氣圍繞在他周身,一點點修復遍體鱗傷的軀體。

  在魔法陣失去效力前,沒人能迴避逼近的死亡。騎士們頭盔下的表情不用看也曉得,定是槁木死灰的煞白。好不容易積累的實力以及榮耀,在這存在面前都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別……別過來!」完全失去尊嚴的哀號,與其不小心對視的騎士經受不住壓力,變調扭曲的求饒聲從喉頭發出。

  無視啜泣與哀求,魔王強橫地將之拉起,隨後把長劍送進騎士的胸膛。長劍毫無窒礙一次到底直透背脊。

  只要將劍抽離,對方就會在因大量失血而休克死亡,這顯然不符合魔王此刻的心境,他要讓對方更痛苦地走。於是劍沒有乾脆拔出,而是留在騎士體內緩緩往上拉……

  「住、住手啊──!」

  騎士發出不該存於世上的淒慘嚎叫,周圍的同袍還有優思格村的村民們,全身泛起顫慄的疙瘩,巴不得摀住耳朵佯裝沒有聽見,但他們辦不到,魔法陣的效果依然存在,所有人被迫體會旁人的慘死而無能為力。

  被活宰的騎士頭盔下緣冒出無數血泡與唾液,在劇痛下不停哭叫。魔王對此無動於衷,反而更激起他殘虐的心,長劍緩慢向上拉動,砍斷肌肉、脂肪、血管、骨骼、內臟,毀掉構成人體的一切。

  鮮血四處飛濺,腸子等內臟散落一地。長劍一路劃到鎖骨位置,活生生將人剖成左右兩半。騎士身體抽搐幾下後終於嚥氣,獲得他夢寐以求的寧靜。

  數分鐘的時間,對所有倒地不起的人來說變得極為漫長。眼巴巴等待的過程中,一息尚存的聖輝騎士已銳減到不足五名,再不見起初的隊伍規模。

  「先殺光你們,再把後頭追趕來的也一併殺光。殺光殺光殺光殺……」魔王喃喃自語確認接下來的行動,他甩動劍身,將沾黏的脂肪與血水揮落。

  下一個。再下一個。再來……還不夠……

  周圍響起空洞的呢喃還有啜泣,一直以來站在欺凌弱者立場的聖輝騎士,從沒料過自己會有淪為弱者的這天。

  唯獨一人沒有。

  安多哈爾‧查爾羅。




…………………………………………




  冷然地看著現場發生的一切可怕行徑,安多哈爾迅速反省自己的失態與輕敵,重新審視起現況。

  不會有下次了。

  雖是第一次見識,但依然能看出這魔法不具有直接殺傷力。奪走對象行動力的廣域束縛魔法……差不多是這麼回事吧。效果確實拔群,即使過上好一段時間,身體依舊處於難以行動的狀態。

  如此強大的魔法自然不可能輕易發動,想必耗費不少魔力。這小鬼為了發動這自恃足以奠定勝利的一著,強行在攻勢中施法,現在狀況絕對好不到哪去,再怎麼用狂態去掩飾都沒有用。

  那狐假虎威的小鬼沒選擇直接殺傷效果的魔法,而是用魔法困住人後再一一報復砍殺,簡直愚不可及。

  安多哈爾瞇起眼睛,不動聲色地檢視自己身體的狀況。無力感仍侵蝕著身體,但是魔力並未受到封印與干擾,仍能有限度地運用魔法,這將是對方最大的誤判。

  不同於光鮮的外表,安多哈爾盔甲下的肌膚滿是針孔所留下的瘡疤。自懂事以來,每天接受著毒物與詛咒的注射,藉此非人的磨練強化對毒與魔法的抗性,他不負眾望從兄弟姊妹中脫穎而出,成為唯一活到最後的傑出繼承人。或許是因為這慘無人道的成長背景,安多哈爾在人格塑造上變得極為殘虐。

  手指微微舒張,可以感受身為十二天騎的血統在體內流竄。當年十二天騎能打倒魔王,自己同樣可以。

  暗中運用魔法逐步削減魔法陣對自己的影響,先是手指,漸漸地全身都差不多恢復應有的靈敏。安多哈爾微調身姿打算以靜制動,讓自己隨時可以反撲,在魔王化身輕率靠近時突起發難,讓他避無可避。

  就等對方靠近了,在這之前得好好忍住……忍住放聲大笑的衝動。

  我會讓你明白,即使你真成為魔王也好,我照樣殺給你看。



…………………………………………



  察覺到異樣的視線,魔王停下動作回望過去,面甲下的雙眼暴露凶光,血紅色的仇恨在其中流汨。

  「是你……」

  絕對不會遺忘的可恨臉龐,就是他。對視的瞬間,魔王理解到若不將此人千刀萬剮,這場復仇就說不上圓滿。

  「都是因為你……混帳……」口中發出的沙啞低吼相比於人,更貼近發怒的野獸。滿腔恨意不住奔騰亂竄,唯有殺戮能緩解這份躁動。

  殺光這些該死的聖輝騎士,一切就會回歸正軌。幾步的距離很快便走完,魔王睥睨著安多哈爾,目光冰冷銳利的像是匕首,想看看那人死前會擺出什麼表情。

  安多哈爾‧查爾羅藍黑色的瞳孔映著魔王的身影,眼神猶如深不見底的深淵。詭譎的從容,嘴邊還隱隱帶著冷若冰霜的微笑。這份從容,只會激怒本就在憤怒驅使下的魔王。

  我這就把你這囂張的眼睛毀了!魔王暴戾地遞出長劍,打算用劍尖戳瞎對方惹人生厭的雙目,他要好好折磨一番再將其送入地獄!

  就在動手那刻,看似坐以待斃的安多哈爾搶先有了動作。本來靜如同一攤死水,此刻忽地暴發出驚人的殺意,匯聚、濃縮成為一點。

  魔王瞳孔收縮,因為他看見了光。

  劍光,如流星殞落即逝。大量鮮血噴濺,在破空聲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