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八章〈起始與終結的序言〉(2)

森重光 | 2022-01-31 14:52:41 | 巴幣 0 | 人氣 70






  「原來你在這裡。」

  「莉蒂雅……」

  夜已深,靜謐降臨這空幽場所,任何風吹草動都尤為明顯。不用回頭也能辨認的熟悉聲音,賽亞低聲唸出對方名字。發出的聲音是如此飄渺無力,和對方疲累卻努力不表現出來的堅強大相逕庭。

  「在營地裡面沒看到你,所以我就出來找了。」少女身影來到眼前,露出擔心的表情問:「還好嗎?」

  離開樹幹的賽亞小幅拉開彼此間距離後,才用沙啞聲音應道:「……我沒事。」

  「你騙人,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

  賽亞下意識低下視線背過身子,迴避與莉蒂雅四目交接。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無心交談:「回去吧,天亮以後還得繼續趕路不是?盡早休息。」

  「那你呢?」

  「拜這身鎧甲所賜,我既不會感到飢餓也不會有睡意,正好可以替村裡大家守夜。我不屬於那裡。」

  「賽亞……」

  「我殺了尤莉迪絲。」賽亞親口說出自己犯下的重罪,聽到死去好友名字的莉蒂雅身子為之僵硬。

  「即使受到伊凡諾頓蠱惑,但動手的確實是我。」他刻意不去看莉蒂雅,自顧自接著說下去:「親手殺害同胞的人渣沒資格被大家所接納。拜託了,就讓我一個人待在這吧。」

  「為什麼……要這樣說自己?」

  莉蒂雅憑藉與少年相識超過十年的相處,明白自己現在絕不能夠放賽亞一個人待著。

  「賽亞,我──」

  「夠了,讓我一個人靜靜。」

  不容分說打斷話語,賽亞堅持不打算回到人群。這是比剛才更強烈的拒絕意志。

  「吶,賽亞。你真的──真的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離開這裡嗎?」莉蒂雅發出詢問。

  被鎧甲囚禁的少年不再開口,甚至進一步拉開彼此間距離,想藉此做出區隔與界線。

  「那麼,我也在這裡陪你。」

  賽亞詫異地回過頭,莉蒂雅簡單整理地面後就這麼靠著樹幹坐下,甚至還取出毛毯披在腿上,表明不願就此離開。

  「為什麼……」

  莉蒂雅頭一偏,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因為你現在,露出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啊。」

  不自覺地觸摸臉頰,透過手甲傳來只有堅硬冰冷的感觸。不可能有任何脆弱面被顯露出來。

  「……你怎麼可能看得到我的表情。」

  「還需要看才知道?也太小瞧我了。」

  被黑暗吞沒的少年硬是擠出一句呢喃,欲拯救他的少女毫不猶豫如此回答。倘若自己的陪伴能讓少年痛苦減輕一點,那就好。莉蒂雅兩手抱著膝蓋,疲倦但堅定的雙眸凝視著想放棄自己的少年。

  「為什麼……」眼見無法讓莉蒂雅回心轉意,本想沉默到底的賽亞認輸般轉過身,正面看向對方後開口。

  為什麼,還能對自己這麼溫柔?

  「……是啊,為什麼呢?」帶著倦意,流洩出似是自言自語的輕聲呢喃。理由或許一點也不重要,也可能根本無法用言語形容。

  「吶……你不會就此消失不見吧?」

  「……」

  「賽亞?」

  好不容易說出口的,也僅是不置可否:「……誰知道呢?」

  兩天後成功卸下鎧甲,屆時希卡夫一家三口將與眾人走截然不同的道路,他們會擔任村子與外界聯繫的協力者,在王國生活並收集情報。形式上近似於放逐,但雙親完全沒有責怪賽亞,父親也不過是用拳頭捶上自己胸口幾拳就當完事,這反讓他更加難受。

  兩人不再開口,這份沉默並不讓人討厭,無論莉蒂雅提出什麼問題,事到如今賽亞都無法給出回答或承諾。所以,都不要開口就好。

  賽亞瞥向樹下的少女,只見那金色長髮隨著主人打盹的頭微微上下起伏。在有限時間裡匆匆收拾好行囊離開家園,於雨夜中長途跋涉,中途又遭遇王國墮落貴族們派遣的爪牙襲擊……真是太過漫長的一夜,會睡著也是情理之中。

  猶豫片刻,他還是走上前,彎下身去將滑落的毛毯重新拉高蓋好。

  沐浴在月光下那如瀑布般落下的長髮,還有長長的睫毛。賽亞忍不住多看,卻發現莉蒂雅眼角殘留未乾的淚痕。

  「嗚……父親……」悲傷夢囈從輕啟的唇齒間發出,賽亞身體變得僵硬起來。

  亞多雷前村長為延緩騎士的追擊,與十幾位大人肩負起殿後的使命,如今生死未卜。就算故作堅強,在心情一沉澱下來,便又淚如泉湧了。

  機會很渺茫,很可能殿後的人們都已經遇害,但村長的身分若被聖輝騎士認下,或許會為了挖取更多秘密而留下活口……

  「……這是最後一次。」請容許我最後一次與魔王合為一體──我需要力量。

  在這之前,得和亞里德哥還有爸媽解釋。薄暗之中,賽亞安靜聆聽莉蒂雅和緩的呼吸聲,知道她確實睡著後,悄然動身準備回到營地做出折返營救的告知。

  然而他沒能走遠,面甲後目光瞬間變得冰冷,環顧四面八方,右手順勢將劍自腰間抽出。不是臨時奪來的劍,而是亞多雷前村長贈與的那一把,兩者意義截然不同。

  「……搞什麼?」森林中,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進入賽亞視線裡面,在看清來者樣貌後,一抹詭異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身礙眼的白銀裝甲與徽紋無疑是聖輝騎士,姑且不論為何這麼快就追趕至此,他們的模樣明顯充斥著異常。

  彷彿歷經過一場慘烈惡鬥,沒有一人武裝稱得上完善,俱呈現程度不一的殘缺,滿是血汙的盔甲玷汙最後一抹端莊。最弔詭的是感受不到他們的視線,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猶如徒具空殼的行屍走肉,光視線所及就有六人之多。他們不自然地抓著飽嘗鮮血的殺人兵器,表現出的意思極為露骨。

  「……醒醒,莉蒂雅。快起來。」他一面戒備四周,一面喚醒睡著的莉蒂雅。

  少女睡眼惺忪地揉起眼睛,等視線變得清晰看見周遭景象後,身體緊貼著樹幹連忙站起,一臉驚魂未定。

  「賽亞,這、這到底……」

  「不知道。你立刻回去把大家叫醒。」不帶任何廢話,將該做的事情明確告知給驚慌失措的少女。賽亞抬起長劍,迎向步步進逼的騎士。

  單是這點數量的敵人,他有十足信心可以戰勝,但心中不斷擴大的不安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

  騎士們毫無先兆便展開攻擊,兵器劃破得來不易的寧靜,冰冷而沉重,只剩下執行工作的服從。

  這漫漫長夜,尚未被允許結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