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八章〈起始與終結的序言〉(3)

森重光 | 2022-02-03 13:21:34 | 巴幣 12 | 人氣 66





  冷風襲人,蒼茫黑夜充斥並支配於此,黑暗彷彿成為一種恩惠,讓形同傀儡的殺人部隊變得益加強大與殘暴。

  賽亞舞動長劍,一個橫掃將上前的騎士打飛後大喝道:「快走!」

  飽受驚嚇的莉蒂雅在被提醒後回過神來,趁隙逃出逐漸收攏的包圍網。確認無人追擊逃亡的少女,賽亞總算能全神貫注在面前敵人身上,不假思索揮動猶如身體延伸的長劍,輕而易舉斬斷其中一人左手臂。

  這無疑是毀滅性重創,痛覺足以令人立刻失去戰鬥能力,但眼前的騎士恍若毫無痛覺,繼續驅策肉身向前進攻。從斷掉、血肉模糊的肌肉橫切面中,賽亞看見不住蠕動的漆黑管線以及不祥黑煙。如同被一道雷電穿過全身,少年意識抽離映照出複數敵人的視野,按住門把,開啟通往記憶迴廊的門扉。

  溫提斯老師講述過、親身經歷過,餘悸猶存的過去。心中浮現野獸形體的怪物輪廓。賽亞迴避撲面而來的攻擊後稍稍拉開距離,惡狠狠地吐露與記憶相符的名字:「……寄生藤。」

  當時僥倖從狼口脫險,他很明瞭這魔物的威脅。不知疲倦也沒有痛覺,更沒有恐懼,儼然成為死後亡靈,拖著腐化之軀麻木地希求製造更多屍體。

  簡單梳理現狀後,賽亞展現出不容動搖的戰意:「我本來多少有些擔心,又一次於殺戮中迷失自己。」

  是誰殺死這些騎士?又是誰植入寄生藤讓屍體繼續行動?有許多疑問需要釐清,但眼下要做的事情並沒有改變,那就是將眼前礙事的傢伙通通打倒。

  「黯滅之火,寄於吾刃。」自劍尖起竄出超脫常理範疇的黑色火焰瞬間縈繞劍身,令殺傷力進一步提升。魔王之力粗暴地湧入體內,而他這次忍受住了,並沒有失控。

  不是被力量洪流左右,而是要控制它。不是令復仇業火連自己與敵人一併吞噬,而是運用這股力量守護珍惜之物。

  「謝謝你們自己變成了怪物,殺死你們,我可是一點歉意也沒有。」

  話音一落,右腳鐵靴踏向地面造成龜裂,化為漆黑勁矛射出,一個呼吸間將距離削減為零。亡靈跟不上這動作,直接被攔腰斬成兩半。

  下一位死靈立刻填補剛空出的位置,刃面毀損的染血大斧重若崩山由上直劈而下。賽亞發出紫黑色魔力光的左手搶先迎上,劈砍動作沒能完成致使威力減半,斧刃被五指按住,接著在魔力催動下崩壞粉碎。長劍緊隨其後,直接將其身首分家。

  燒灼的切面冒出刺鼻黑煙,寄生藤的自癒能力被熊熊烈火壓制,效果極大限度地遭到弱化。賽亞記取過去經驗,一開始便用已知最有效率的方式戰鬥。

  亡靈前仆後繼,剛解決兩人,數量不減反增逼近到二位數。既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數量,也無法抽身趕赴營地確認狀況,賽亞看似面沉如水,心中卻不免煩躁不安。

  先前惡鬥所累積的傷害還沒有復原,然而眼下已經不容節制和保留,勢必得掃除眼前礙事的敵人,且必須越快越好。

  劍刃一閃而逝削下死靈兵整片肩膀,感應到後側動向,賽亞以肘擊瓦解來自背後的襲擊,緊接著回身斬落來犯之人的頭顱。盡可能省去無謂動作和力道,進行極有效率的殺戮工作。魔界寄生藤畏火的弱點完全暴露,所有死灰復燃的可能一律扼殺於搖籃。一個接著一個,復甦的亡靈再次回歸塵土。

  不過優勢沒能持續下去,隨著時間推進,體力巨量消耗終究還是暴露於外在行動上。明明清楚看見砸來斧槍的動向,賽亞的身體卻沒能做出反應,就這樣被削過側腰。龐大衝擊襲向全身,身形不由得一滯。

  無法順利避開攻擊的次數開始增加,發黑的髒血像是直接潑在身上,全身找不到一處沒有染上死亡的惡臭。鎧甲上呈現數不清的龜裂,象徵生命與力量的黑霧從破損處外洩出來。

  ──好像很辛苦?要幫忙嗎?

  伊凡諾頓的聲音在賽亞心中響起,嘲笑著對方綁手綁腳的行逕。

  ──只要你重新歸順,我可以既往不咎給你更多力量,一眨眼就能將他們通通殺光……

  誘人邀約就擺在眼前,只要接受,自己就不用受這麼多苦了。如果能獲得比現在更高一層次的力量,如果如果……

  「不。」面對這份看似善意的惡意,賽亞這次成功抵受住誘惑拒絕了。

  「我不會成為你的,伊凡諾頓。只要還有人願意正眼看待我,我就永遠不會成為魔王。」

  魔王聽過之後似是在咀嚼話中內容,先是沉默一瞬才開口。

  ──這還真是……有意思

  「……你想說什麼?」賽亞隱約聽出話中有話,追問下去,但伊凡諾頓沒有再開口,聲音就這麼徹底消失。雖然感到在意,但現在實在無暇顧及,長期纏鬥之下,他開始讓所有動作回歸最純粹的意識反射,這樣可以暫時不去意識到體力枯竭,忽略身上不住積累的損壞。

  失去光澤的劍刃軌跡呼嘯而過,狠狠砍向死靈兵脖子。現場吹起腥風血雨,賽亞身處暴風眼,化為狂風賜予敵人無一例外的二次死亡。

  可能只有五分鐘也可能更久,恍惚下,賽亞總算注意到周圍已經沒有需要打倒的敵人。死亡特有的寂靜降臨,慘白月光照映在屍橫遍野的地表。最後,那裡堆砌出由超過四十名屍體構成的小山丘。

  「已經……結束了嗎?」賽亞目光渙散地四處游移,滿身血汙的他將重量倚靠在刺入屍骸中的劍上、半跪在屍堆中心,成為在場唯一生靈。

  在重複多次的屠殺中,他成功維持住自我,沒有向心中寄宿的邪惡屈服。

  想要回到營地確認其他人安危,但殘敗的身體早已不聽使喚。在身體恢復足夠行動力前,都只能在此眼睜睜看著時間流逝。

  就在這時,從樹叢間傳來輕巧而規律的腳步聲,一股低沉的讚美一併傳來:「真是出色,比我預期還要好。我本來只想派二十個死靈來試探,一不留神就把預留的通通用上了。」

  努力不讓自己就此失去意識,賽亞茫然的目光艱難地移向聲音所在。

  踏著優雅步伐走出來的,是一位穿著大祭司裝扮的存在。

  形體即便藏匿在長袍底下依然能隱隱看出其削瘦身形,全身裝扮表現出一種極為強烈的矛盾反差,從頭自腳,左半邊是全黑而右半邊是純白,頭上戴著端莊的大高帽,臉上覆蓋著同樣二分的詭異假面,左邊是猙獰的魔鬼,右邊是慈祥悲憫的聖母,似笑非笑,又或這些情感不過徒具形式依附在表面。

  他無視賽亞的心情走到彼此距離約莫三米處後駐足攤開兩臂,略帶沉醉的自面具後發出邪魅之音:「我就觀看,看哪,有一批灰綠色的馬,騎在馬上的名為死亡。在他身後尾隨的,是地獄……」

  彷彿心臟被攫住,無法明白的弔詭、不祥的禱文。無法理解。人智無法觸及。唯一清楚明白的,就是眼前存在絕非善類。

  明明沒有見過,卻有種熟悉的厭惡感在敲擊靈魂深處。是魔王的記憶和自己混淆了嗎?賽亞並不曉得,只是下意識地唸出對方真名:「……薩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