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八章〈起始與終結的序言〉(4)

森重光 | 2022-02-04 20:05:54 | 巴幣 2 | 人氣 53




  被喚為薩列的存在頭輕輕一偏,骨瘦如柴的左手收回心口,上身前傾的祂做出鞠躬動作後發出雌雄難辨的嗓音:「好久不見,又或者該說初次見面,魔王。」

  不屬於自己的殘缺記憶大量湧入,讓賽亞頭痛欲裂,忍不住一手扶額。

  「……為什麼?」

  「你的問題是指什麼?」

  「為什麼身為白天使的你會出現在這裡?」

  呈現混沌樣貌的面具,那眼角向上勾出弧線的細眼此刻流露出狡黠光芒。

  薩列,至少在三百多年前伊凡諾頓就已經見過祂。賽亞不解,本應遠在極北哈洛帕山上的天使,何以現身在這天各一方的最南之地?

  左半邊魔鬼勾起如鐮刀般鋒利的嘴角:「是死亡指引我前來,你沒聞到嗎?這撲鼻的芳香。」

  「不要顧左右而言他!」眼前似乎在譏笑的天使讓賽亞深惡痛絕,不由得放大音量吼道。這裡除了揮之不去的血腥味與遍地屍骸外什麼也沒有,周遭已無他物,徒留盡是衰敗。

  右側女人神情誠懇至極,絲毫不介意賽亞粗魯的語氣,心平氣和地做出回應:「我沒有說謊。還記得嗎?我司掌的權能就是死亡。」

  賽亞難以捉摸這位天使,感覺窺探到立於人之上的凶虐。

  「我是虔誠的信徒,前來見證生命的結束,觀看死亡的昇華,欣賞萬物的興衰與終結。想奉獻更多的生命取悅它,有什麼不對?」

  薩列是象徵死亡與殺戮的天使,是被賜予最高位階的四大使徒其中一位,本應不干涉外界事務的天使在這時間點出現,絕非偶然能一語帶過。優斯格村不存在於外界的認知,是當年賢者優格斯選定的最後場所,隱秘性歷經三百多年時光早已充分證明,沒理由會被兩方勢力「同時」盯上。

  也就是說……

  「……是你們嗎?」賽亞吐露經過壓抑的聲音,猛然抬起的目光蘊含嗔怒烈火,顫抖的身軀試圖強行站起,然而力不從心。

  薩列輕晃祂的腦袋,身上祭司大袍隨之晃動。祂欣然接受質疑的視線,像在催促對方說下去。

  「一切都是你們……是你們白天使蓄意謀劃出來的嗎!」

  面對強烈的指責,薩列動也不動,用一種耐人尋味的眼神注視著憤怒的賽亞,平靜到近乎冷酷地回應:「嗯……到底是不是呢?」

  「去死!」

  賽亞殺心霎時暴漲,手中長劍在轉瞬間抽離地面,狠狠射向玩弄命運的元兇,而面對瞬間發難的超近距離突刺,薩列根本沒有做出對應。

  不是因為反應不及,而是沒有必要。

  先是一道若有似無的裂痕,接著以此為起點向外大範圍龜裂粉碎,擊出的長劍在觸及天使之前便詭異地步向自我毀滅一途,中途分解成無數鐵屑迸散在空氣中。衝擊般景象收入眼簾,自穿上鎧甲獲得黑暗力量以來,這是賽亞第一次失手,雙眼染上驚愕的色彩。

  攻擊被引入茫然的虛空,耗盡餘力的賽亞倒在屍推上,忿恨地瞪視分毫未損的天使。薩列若無其事般微微偏頭,語氣中帶著不知有意無意的疑惑:「我不明白你憤怒的理由,有什麼地方惹你不快嗎?」

  「是你們把我們行蹤暴露給王國的那些貴族嗎!回答我的問題!」賽亞放聲大吼,恨不得衝上前與之拚個你死我活。

  對此,薩列直言不諱地承認了:「沒錯,是我們把遺產的消息賣給你們國度的掌權者,怎麼了嗎?」

  一陣冷顫。這回答實在過於坦白,賽亞當場說不出話。彷彿這問題根本沒有必要深究,反倒是追問的人在無理取鬧。

  「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過上好一陣子,賽亞才取回說話能力,渾身顫抖著問道。

  「為了推動這個停滯的世界。」他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做出回答,顯見這是他心中確切的答案和正道。薩列抬起右手大動作地向外伸展開來,手掌翻向上方:「而要達成這個目的,需要有一股足以撼動世界的推力。」

  「難道……」

  「誰都無所謂,有人繼承魔王就可以。既然你們只想把它當骨董收藏,那麼讓想利用它的人得到不是更好?」

  無論是身為優斯格村的大家,還是利慾薰心的腐敗貴族,所有人不過是第三方勢力手中的棋子而已。

  「容我獻上遲來的祝福,恭喜你復活,魔王。果然這個無趣的世界不能沒有你。」薩列將右手彎曲收在胸前做出鞠躬的動作。感謝眼前的凡人,正因為他自甘墮落成為器皿,才換就世界嶄新的可能。

  賽亞澀然開口:「就因為這種意義不明的理由……」

  「這就是最重要的。」薩列投以冷漠而堅定的視線,重新拉回站姿。真實目的雪藏於更深處,只知道魔王的復活對他們來說是必要的。就算想弄清楚,對方也不可能毫無保留盡數回答。

  全村兩百餘人有過半死於非命,不是因為他們做錯什麼,僅僅是因為這些目空一切的天使一時興起。因為他們說,想要魔王重現於世。

  「你……你知道因為這樣,究竟死多少人嗎!」

  「魔王的繼承者,你搞錯宣洩憤怒的對象了。」

  「……什麼?」

  薩列自顧自得出匪夷所思的結論。賽亞忍不住愣愣地發出困惑的呢喃。

  「狂風驟雨、火山噴發、大地震顫……不論奪走多少性命,都不會有人企圖向天災復仇,因為那不是可以憎恨的對象。只要轉換思考,將遭遇到的所有不幸當作是為了這世界必要的犧牲,心情是不是就會輕鬆許多呢?」

  薩列誠懇地侃侃而談,賽亞一個字也聽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

  「偉大的神會感謝他們的,我可以保證。」薩列肯定地頷首,彷彿一聲感謝就能把所有傷亡一筆勾銷。

  從他談吐裡聽不出絲毫愧疚,他根本不介意死傷多寡。忽然間,賽亞似乎稍微理解對方那過於殘酷的思考方式,人將牲畜作為食糧,但會為牠們流淚嗎?不會吧,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因為他們並不是同一族。

  「你們……才不是神。」賽亞艱難地想要反駁擺在眼前的歪理。

  「不,我們是。你們不也這麼稱呼我們嗎?神族。當年大戰過後,你們已經承認我們在你們之上了,不是嗎?」

  這確實是無法反駁的事實。三百年前那場大戰,夏卡多王為促使白天使提前參戰,允諾向其稱臣納貢,並以神族尊之。人族確實在過去承認對方的高貴性,將其奉若神明,甚至有相關信仰。在最初一百年期限過後,後人依然抱持敬重之心,沒有遺忘過去恩澤。

  即便如此,賽亞依然不會承認眼前的傢伙是神。

  「其實,和你見面打聲招呼之外,我還有一個任務需要處理。」薩列話題一轉,意味深長地看著趴伏在地的魔王後繼者:「那就是抹殺掉讓魔王再被封印回去的所有可能性。」

  就算巴不得站起來把對方千刀萬剮,體力也已透支無法驅策身體行動。賽亞從剛才就已經不斷對心中的伊凡諾頓喊話,索求更多力量突破僵局,可伊凡諾頓再無回應。他不明白,魔王為什麼在這時候變得如此老實,安分到毛骨悚然。

  為讓一言不發的賽亞參與話題,心懷不軌的天使繼續補充:「我雖然說把死靈兵都用在你身上,可你還記得嗎?我說的是預留的部分。」

  「……什麼意思?」隱約有不好預感的賽亞忍不住回話。

  自詡為神的存在滿意地點頭,令左側魔鬼暴虐的笑容益發扭曲:「這附近追殺你們的士兵我全都收為己用了,總數輕易超過一百人。在已知這件事的前提下,容我問你一個數學問題。你猜:剩下的死靈兵現在去哪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