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八章〈起始與終結的序言〉(6)

森重光 | 2022-02-09 17:17:57 | 巴幣 2 | 人氣 82


可以搭配這首BGM服用,風味更佳:





  沼澤湖距離營地的直線距離至多不過一百米,搖搖欲墜的賽亞還是花費比平常多好幾倍的時間才回去,然而一切都不再熟悉,一切都早已結束。

  現場已化為人間煉獄,到處都有敵我雙方的屍體,被引燃的木造建築坍方散落,每當有冷風吹拂掠過,混雜焦糊的屍臭味便擴散開來。

  混亂與殺戮、蹂躪與絕望、鮮血與烈火,癲狂的凌亂在恣意喧囂。賽亞好不容易取回說話能力,連忙扯開喉嚨呼喊:「有……有誰還在?回答我!」

  無人應答,如今化作荒蕪廢墟的營地被上百位沉默的死者填滿。戰鬥中喪生的、驚慌無助中喪命的、茫然困惑中被殺的……死亡展現諸多樣貌,從遠處俯瞰,儼然成為一幅讚頌死的藝術畫作。

  從死者分布的位置能夠大致推斷出他們最後的狀況,臨終前面對絕望的顫慄究竟是如何因應。有近二十人以面向外圍的姿勢癱軟在地,多半是採取突圍卻不幸失敗身死。若只是這樣,賽亞還能安慰自己有人逃出生天,接下來眼前所見卻讓他再也支持不下,兩腿瞬間發軟,勉強以劍作支撐才沒有倒下。

  超過半數的人集中在營地內部,青壯護著老弱概略畫出兩個圈,只要看一眼就能曉得,他們是在保護同伴的情況下迎向終點。直到最後,他們很可能都沒有投入所有人力進行突圍,因為老人與小孩走不動。

  無法割捨情誼,所有人一同葬送。

  「不……不會的……」邊發抖邊往前走,拒絕接受事實。眼前是兩具上下堆疊的屍體,中年男性趴在中年婦人身上,全身被刺得千瘡百孔,受到肉身保護的婦女身上只有一道傷痕,但脖子被狠狠劃開一樣不可能倖免於難。

  失魂落魄的聲音下意識發出,完全無法壓抑。

  那是賽亞的父母。

  不單自己雙親,遍地盡是熟悉人們慘死的身影。明明前一天還有說有笑,如今卻成了無言的屍體,或睜或閉的雙眼蒙上死灰,不再有任何反應。

  萊奇一家簇擁在一塊地倒在馬車邊,在絕對暴力面前,任何小聰明都喪失意義,最多不過多活一兩分鐘差別。

  傑米瑞沒能和自己家人在混亂中會合,分別陳屍在營地的東西兩側,臉上掛著與多數人相同的驚駭及不解。

  「為什麼……」隨著確認的死亡不斷增加,賽亞益發心寒,忍不住脫口而出毫無意義的問句。

  有什麼辦法可以規避眼前的慘況?

  ──不可能有。

  為什麼自己沒有待在他們身邊?

  ──你沒資格。

  為什麼大家都死了?

  ──因你而死。

  又是為什麼,自己還活著?

  ──你,是魔王。

  跌跌撞撞抵達人圈的最內側,形同村長左膀右臂的蓋瑞渾身多處創傷陳屍在帳外不遠處,一旁也橫躺著數具長輩和騎士的屍體,不難想像究竟經歷多少惡鬥。

  亞里德面無血色靠在遮雨棚的邊角半睜著眼,一柄長槍筆直刺穿他的胸口,將服裝染紅一片。體力耗盡後的他並沒有受到過多折磨,手邊也沒有他自衛用的武器,或許是半夢半醒間無痛喪命的──至少賽亞如此希望。

  亞多雷前村長之外,亞里德是唯一具備封印遺產知識的繼承人,他的死亡代表什麼不言而喻。賽亞無暇煩惱自己那基本確定的悲慘未來,環顧一片狼籍的營地,雖然沒到地毯式搜索那麼徹底,但到處都沒見到莉蒂雅還有卡倫,尤莉迪絲的屍體同樣不翼而飛。他們成功脫逃了嗎?是這樣吧?一定是這樣沒錯,一定……

  雖然滿懷不安,不過總比見到屍體好上許多。將罹難者驚駭圓瞠的眼睛一一闔上,這不過是自我安慰,但還是忍不住想這麼做。

  兀自茫然之際,忽然聽見極其微弱的呻吟聲。賽亞倏地扭頭看向聲音的出處,馬車底下!

  發現尚有生還者的賽亞情緒激動起來,踉蹌一下後便拖著沉重的身體直往那個位置移動。喜出望外的他焦急地按住車身探下頭,透過通紅的火光看清那人的臉龐。在近乎令人昏厥的衝擊之後,聲音無法抑制地變得哽咽:「莉蒂雅?」

  太好了。賽亞沒有除此之外的任何感想,甚至一時間動彈不得。傾倒翻覆的馬車底下,少女用異常虛弱的眼神瞟向呼喚自己的少年,在看清對方是誰以後,牽起嘴角露出勉強的微笑。

  「……是你嗎,賽亞?」

  「──」

  「太好了,你沒有事……」嘴唇微彎的少女,臉上蘊藏著安詳的脆弱。比起自己,她總是優先關心其他人。

  「先別說話,我這就把你從這──」

  先讓莉蒂雅從底下出來再說。如此判斷的賽亞欲將對方牽出馬車底,他壓低上身貼平地面,使視線與之對齊,一看清底下的模樣,高昂的情緒立時降至谷底,全身如墜冰窖。

  莉蒂雅腹部此刻被一片斷折的劍刃深深嵌入,藍白色的洋裝被染上大片血汙。不知幸或不幸,刃片堵住了傷口防止大量失血,少女因此能堅持到現在。

  「很糟糕吧?其餘部分已經去除,但刺入體內的部分實在沒辦法……」

  賽亞悶不吭聲地攢緊雙拳,手甲發出讓人不安的咯吱聲。他不禁嘲笑起自己的天真,竟有一瞬間軟弱到相信奇蹟會發生。

  從對方反應更加確信自己狀況,莉蒂雅努力保持虛弱但豁達的笑容:「吶……我是不是會死?全身……快要沒什麼感覺……」

  她看起來對於迫近的死亡並沒有過多恐懼,似乎已經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這份平靜並不正常,明明可以更加驚慌失措、更加難過害怕的。

  賽亞一句像樣的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木然地放輕動作,將莉蒂雅從車底下慢慢抱出,就這麼走到較寬廣的一小處空地,讓其躺下,枕在自己臂彎裡。

  不惜觸及禁忌獲得力量,卻連一個人都無法拯救。魔王擁有自癒能力卻不會治癒他人,除了毀滅和破壞,其他什麼也不會。

  「賽亞。」

  視線死盯著地面不敢和對方四目相接,賽亞不曉得自己還能做些什麼。打破沉默的還是莉蒂雅,只見她吃力地伸手蓋住對方擱置在一旁的手。

  「可以在這最後的時間……握住我的手嗎?」

  「……嗯。」賽亞回握那漸漸冰冷的手,面甲後發出苦澀的回應,甚至沒去反駁「最後」這一敏感說法。

  莉蒂雅痴痴地笑了:「嘿嘿……好溫暖……」

  那裡實際上只有金屬的冰冷感觸,和溫暖天差地別。謊話也好,還是失溫的她現在連金屬的溫度都覺得更高,這簡單的話還是讓賽亞為之悸動。

  「對不起喔……賽亞……」

  對於這道歉顯得錯愕的賽亞,這才把視線看向對方:「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明明……我還想和你……過上更多的日子……」

  「……」

  「一起生活一起變老……平凡又幸福……到老還是依偎在一塊,就跟……就跟現在這樣……」

  莉蒂雅仰望一片漆黑的夜空,嘴邊訴說著小小的憧憬:「或許有一天……優斯格村完成了它的使命……所謂的賢者血脈,都能放下承載多年的職責,不用擔心受怕……和普通人一樣,你說那該有多好?」

  「啊啊……」

  「那時……到那時……」她眼睛裡注視的,是那如夢似幻的想像:「我們可能還是偶爾吵吵架,但很快就會和好……隨著日子不斷累積……在你工作回來的時候,對你說聲歡迎回家……」

  「別說了。」賽亞搖著頭,透過面甲遞出的眼神痛苦萬分:「我不想去聽沒有大家……也沒有你在的未來。」

  那份未來太過美好,光是跟著想像就覺得心痛。

  「賽亞……我……」明明先前還帶著淺笑的莉蒂雅,說著說著淚水無預警地從她眼中滑落。就像是情緒找到出口開始潰堤,止不住的淚珠就這麼順著臉頰滑落到賽亞手臂上。平靜的笑容難以維持,開始啜泣。

  哭成淚人兒的她講話斷斷續續,發白的嘴唇微微顫動:「明明……明明只是小小的夢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少女所講述的未來已然遠去,成為無法觸及的泡沫幻影。

  「為什麼……就連活著都不被允許?」

  滿懷的遺憾化成淚水奪眶而出,想做的事明明還有很多很多,卻再也沒時間去完成,怎麼可能不傷心?

  「對不起……對不起,賽亞……明明答應過你……終有一日要和你成為家人……要當一個好太太……」

  賽亞搖著頭反駁,情緒不由得激烈起來:「該道歉的是我!如果我能更堅強,不被魔王左右,就不會打傷這麼多人,浪費這麼多時間,大家就不會在此被盡數殺害……都是我!」

  莉蒂雅鼓起全力抬起空著的另一隻手,輕輕觸摸那戴著頭盔的臉頰。就算無法觸碰到彼此的肌膚,她還是想這麼做:「或許你真犯了糊塗……但……別責備自己了,好嗎?」

  「莉蒂雅……」

  不知是哭累了還是情緒平復下來,莉蒂雅止住哭泣。賽亞就這樣不發一語,任憑莉蒂雅纖弱的手輕輕撫摸,直到她失去力氣軟軟垂下手為止。

  「好好照顧自己……因為我沒辦法盯著你了……」

  「……就連你都要離開我,讓我孤身一人嗎?」

  「所以我不是……道歉了嗎?」

  莉蒂雅的回應有氣無力,聲音越來越小。賽亞意識到少女生命的沙漏即將落盡,於是他不住輕晃將要入睡的少女淒然說道:「你們都不在的世界有什麼意義?遑論我還詛咒纏身,只能以魔王的身份賴活著,最終背負著罵名死去……」

  「你一定……」莉蒂亞閉上眼睛的次數和時間越來越多,竭盡僅存氣力睜開眼睛,看著傷心不已、失去方向的少年緩緩說道:「一定……能克服的,我相信你……」

  「做不到的啊!沒有你在的話,我不可能做到!」

  莉蒂雅虛弱地牽起嘴角,不負責任地要賽亞克服日後遭遇的一切困難。她調皮地耍賴,在生前做出最後的任性。

  「如果……這就是命運的話……請你……一直當個溫柔的魔王……」

  「到底在胡說些什麼……」

  「……答應我,好嗎?」

  賽亞不忍讓她失望,只能勉強點頭:「……我搞不明白。但是,我答應你。」

  聽到口頭的承諾,莉蒂雅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希望這個約定,能代替自己陪伴賽亞走下去,哪怕不被大眾期許與祝福,也依然能保有初心。

  呼吸變得更微弱了。眼見懷裡的她將要睡去且再也不會醒來,賽亞動搖的語氣近乎哀求:「不要睡著,繼續陪我說話,好嗎?」

  「我也……不想就這樣睡著再也醒不來……可是……身體它……」

  看到最重要的人難以支持,賽亞實在不想再勉強她了。勉力壓抑自己的軟弱,盡可能佯裝心平氣和說道:「沒事……我只是太害怕獨自去面對未來,才胡亂要求不可能的事情。沒事了……我會陪在你身邊,莉蒂雅。如果你真的睏得不行,沒有關係,就閉上眼睛好好休息吧……」

  少女回以稍縱即逝的微笑。

  「我說,賽亞……」

  「我聽著。沒關係,你慢慢說。」

  「你覺得……這個世界是正確的嗎?」

  賽亞沒有立刻回答,沉默片刻後輕輕捏了捏莉蒂雅的手接著開口:「無法讓大家都獲得幸福的世界錯得離譜。」

  優斯格村在一夜之間覆滅,這樣不講理的世界怎麼可能是正確的。

  「不過……正因我在這錯誤的世界才能遇見你還有大家,所以,或許這世界還是有一點可取之處吧……」

  「這樣啊……這答案,我不討厭喔……」

  莉蒂雅再次閉上眼睛,呼吸幾乎平息。賽亞明白,「最後」已然到來。有句話,如果現在不說就再無機會。

  「謝謝你和我相遇。我愛你,莉蒂雅。」

  少女已無力睜眼,只見她輕輕勾起的笑容極淡極淺:「我早就……知道了。因為……我也是……我也愛……」

  她話沒有說完呼吸就已經停止。賽亞動作緩慢而笨拙地將莉蒂雅擁抱入懷,隔著盔甲感受那剛開始逝去的體溫。

  過往相處的回憶不合時宜的閃過。一起在雙子湖畔複習老師講授的魔法、一行人在森林裡冒險,差點命都沒了、一起去旅行……一起,立下成為家人的約定。明明不想去回憶,明明不想的,巨大的悲痛在確認生命不復返後猝然襲來,眼前景象變得扭曲黑白,賽亞費盡專注力放下莉蒂雅一動不動的身體後,整個人向後跌坐在地。

  壓抑許久的悲傷彷彿潰堤洪水一般呼嘯而至,賽亞雙眼圓睜,渾身劇烈地發顫。

  天空這時發出一道又一道的雷鳴,聽來就像是哀號一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