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王傳》第六章〈悲劇的誕生〉(11)

森重光 | 2022-01-17 17:15:43 | 巴幣 14 | 人氣 56





  暗地裡計算彼此間的距離,緊盯對方每一個動作。安多哈爾在魔王持劍右手甫抬起的瞬間同時發難!揉合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與關節,以伏地的姿勢下立時出招,出其不意發出生平以來最快、最猛烈的刺擊直指魔王洞開的胸膛。

  搶得先手又是在如此近距離之下,安多哈爾有信心絕對是自己更快。

  稍縱即逝的劍光重新隱沒於黑暗,大量鮮血隨後噴濺而出,發出液體灑落地面的聲音。

  噗哧。

  魔王的身影有一半倏然消失在視線裡,確切來說並非消失了,而是安多哈爾看不見位於右側的世界。

  「咦?」本來臉上掛著的笑容逐漸僵硬凝固。

  思緒跟不上節奏,率先湧現的反倒是強烈的昏眩。不明所以的他嘗試釐清現狀,卻在轉動眼睛時感受到強烈的噁心與違和感。

  銳利無比的劍尖確實命中,但不是安多哈爾預料中的魔王胸膛,而是他自己的右眼窩。無限接近於完美的刺擊停留在漆黑的甲冑外層,凝聚為點的破壞力以此為中心造成部分龜裂,但也就僅止於此。

  魔王的劍摧毀了安多哈爾‧查爾羅的右眼,奪走他一半的光明。抽回的尖端刺著那血肉模糊的球體,連同神經和血管連根拔除。

  發顫的左手在慘白的臉上摸索,一股腥羶而溫熱的液體正不停冒出,從那個已然空無一物的窟窿。安多哈爾啞然看著手心上滿是噁心滑膩、讓人怵目驚心的液體,那是自己的血與組織液。

  刺劍隨手棄置在地,安多哈爾勉強站穩腳步朝前方看去,得手的魔王與黑夜融為一體,即使戴著面甲也藏匿不住底下的邪惡笑容。

  「對,就是這個。滿腹疑問、什麼都不明白的愚昧表情。」魔王戲謔地開口。發出的聲音不只賽亞‧希卡夫一人的音色,還參雜一股無比陰寒的低沉聲調,兩股聲音重疊在一起,形成毛骨悚然的氛圍。

  「明明更快出招的你為什麼會失敗,想知道原因嗎?」

  刻意拋出問題刺激發麻的腦袋,強迫進行思考。就算思考的盡頭只會是更多的絕望,仍會忍不住渴求解答,猶如飲鴆止渴。

  持劍的右手輕巧地一甩,將上頭的血汙甩落,劍尖斜指地面。

  「這就是原因。」

  語畢,明明持劍的手臂沒有任何施力與動作的跡象,本應離地尚有幾尺距離的劍鋒已然刺入地面。

  魔王手裡的劍變長了。肉眼幾乎難以捕捉,在屏息注視下也僅看見一抹晃過的劍影,延伸就已經完成。力道之強,沒有施力都能讓劍刺入地表一尺有餘。

  這就是後發先至的真相。所謂的安全距離、先發制人在這能力面前都失去意義,正因為是單純的延伸不做取巧,所以沒有任何徵兆。顛覆常識,直接干涉現有法則讓鋼鐵材質產生異變,維持同等硬度利度的情況下向前延伸同時增強殺傷力。

  「真是……讓人失望。」劍發出森然的寒光,悽絕一閃。

  鳴動聲。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距離魔王尚有約莫八米距離,一顆仍戴著頭盔的頭顱就這麼飛起,隨後摔落在雨水沾濕的泥濘地面。

  一股冷顫無一例外在每個人身上流竄。

  他已經使用過一次這個能力,很可能還是刻意為之的。

  為什麼沒能注意並戒備這點?悔恨在安多哈爾心中激盪,敲擊那發冷的心臟。自認是驚心動魄的完美反擊,魔王輕而易舉便將其化為烏有,順帶奪走一隻眼睛與積累的自信心。

  「來啊,繼續接著打!你不是很厲害嗎,聖輝騎士閣下?」魔王的聲音抑制不住惡毒的歡愉,他大肆嘲弄本不可一世的對手,就像他先前對自己做的那樣。

  安多哈爾不自主地向後退,配合對方的腳步,魔王亦步亦趨,不急不徐尾隨其後。

  大腦一片混亂,就算他想出一百種方法,也會被一百零一種絕望否定,僅存半邊的世界,映照出不可逆的終局。

  是因恐懼所產生的幻覺,又或是被寫下的既定命運,他不知道。



………………………………………………………………




  明明一切都順利在進展,充滿希望的未來近在眼前,卻有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在賽亞‧希卡夫心中揮之不去。

  在企圖弄瞎那聖輝騎士的眼睛時,對方倏然挺身發出極其凌厲的反擊。

  自己會先被命中。精確判讀出一秒後的悲慘結果,然後……意識沒來由地陷入空白。時間很短暫,最多不超過五秒鐘,但這五秒的空白,卻讓本該發生的局面徹底顛覆與改寫。

  在一招間的勝負裡輕鬆得手,聖輝騎士則為此付出一隻眼作為代價。賽亞對這過於理想的結果不免心生困惑,這段空白的時間發生了什麼,也是他事後才回想起來。

  讓手中兵刃瞬間延展、伸縮進而殺敵的能力,是擁有的異能。雖然都會消耗魔力,但異能不同於魔法,不需要詠唱咒語禱文,僅需要意念催動並在心中唸出它的名稱即可。異能是獨一無二的,世上再不會出現第二個相同的異能。

  這正是魔王伊凡諾頓贈送的其中一份禮物,其名為夏拉斯之矛。

  不像是親身經歷,而是在讀取過往的信息。不單是這樣,賽亞感覺自己的情緒異常高亢,好的壞的都是……易喜易怒,難以靜下心好好思考,一直被強烈的情感驅使著行動。

  真是自己在行動嗎?這疑問很快就被加諸的勝利喜悅給沖淡,埋沒到意識深處。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