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76 病毒

椅子 | 2022-01-26 12:00:12 | 巴幣 2 | 人氣 46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8 襲城

76 病毒

軍隊繼續前進,但因為剛才目睹這驚悚怪誕的一幕,軍中人心惶惶,沒人敢說上一句話,軍隊一片死寂。

強納森不斷思量剛才那女子的話:

「那東西和狼據堡可不能相提並論。那東西之所以危險是因為找尋的過程,但狼據堡不一樣,一踏入就足以致命,那裡現在已淪陷。」

「也不用「踏入」,光是靠近就足以致命。不僅狼據堡,現在整個北境都已淪陷,大人們早已一腳踏入地獄還不自知,這可不是一枚兩枚銀幣就能解決的。」

「用不著這麼防備,敵人雖然不可見,卻是無所不在,想防也防不了。」

強納森尋思:她這些話是什麼意思?聽起來‧‧‧狼據堡很危險,要是聖泉鑰匙不在那裡,我們便不用過去‧‧‧但她說整個北境都已淪陷,我們已一腳踏入地獄還不自知‧‧‧

「大人在想剛才那女子的話嗎?」彼得問。

強納森:「那女子所言,彷彿是說我們已踏入險境,縱使想回頭也來不及了‧‧‧剛才那女子和那些乞丐的樣子‧‧‧」低聲說:「你真的認為那只是乞丐之間,因為缺乏衛生和營養,互相傳染的疾病嗎?」

彼得看了一下左右,才小聲說:「不見得‧‧‧有可能是這樣,但也有可能是北境特有的疾病‧‧‧我想,先暗中觀察剛才與那女子近距離接觸的士兵,看他身體有沒有出現異狀再做打算。剛才我會說只是乞丐之間的疾病感染,只是為了穩定軍心,不要為了不確定的事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強納森點頭,仍是憂心忡忡。

彼得:「大人不必多慮,就算那真的是北境特有的疾病,也有可能對我們這些外來者無效‧‧‧我們身上或許會因為來自不同環境而有不同抗體,遂能免疫。」

強納森:「你說的很有道理,彼得,你很有概念,真讓人驚豔。」

彼得:「大人過獎了。只不過以前在星落城,有些被派至保護區的巴爾人,會因為不適應山林環境,身體出現不適。同樣的,受政府徵召來自保護區的伊利亞人,來到星落城後有些也會出現身體不適的症狀。雖然人的身體不見得能適應環境改變,但這裡人無法抵擋,未必代表我們不行。」

強納森:「但願如此。」

軍隊走著走著,漸漸出現人煙,眾人抵達城鎮。雖是城鎮,走在路上的人卻寥寥無幾,且路邊處處可見乞丐,就像剛才在雪地裡那樣,都是一副飢寒交迫,又累又餓,不知是死是活的模樣。人們對於異地軍隊經過,視若無睹,整個城鎮一片死氣沉沉,彷彿鬼城。

「北境隸屬格蘭利威家,想不到,」強納森驚:「在他們的統治下,竟是這般民不聊生。」

格蘭利威家沒落了?至今南北兩大家,布魯竟與這等家族齊名?二世想將手伸向北境,他可知道北境現在竟是這等光景?

愛德華‧二世一直想侵略北境,這也是為什麼強納森會自告奮勇選擇北邊隊。但看北境這副鬼樣子,愛德華‧二世應該還沒到,而今日自己既見了這樣的景象,之後愛德華‧二世也沒有來的必要。

彼得:「不過好險已達城鎮,我看距狼據堡也不遠了,就算仍有距離,城鎮人多,總能打聽些消息。」

軍隊四下打聽狼據堡的位置,果然,城堡就在城鎮不遠處,打聽到消息自然是好,但不少人見軍隊要去狼據堡,不是驚訝就是不敢置信,神色間盡是古怪。

這時一直位居軍隊後方的辛西亞忽然摔下馬來。軍隊以為是遭到攻擊,全神戒備,抽劍聲此起彼落。置身白茫茫的雪景,只聞風聲。

「她快渴死了,你們怎麼不給她水喝?」

眾人聞聲猛然回頭,見辛西亞身旁蹲著一個小女孩。

女孩約莫八、九歲,渾身髒兮兮,衣衫襤褸,一雙漆黑大眼深邃靈動,一頭黑色短髮因為主人的無心打理奔放的亂翹,髒亂的模樣卻不掩她的機靈,她看起來很聰明。

眾人面面相覷。

「我們旅行了很久,」彼得收劍入鞘,上前問女孩:「水不夠喝了,妳有水嗎?」

女孩點頭,指向前方:「我家裡有。」

彼得命人將辛西亞背上,與強納森和幾個士兵前往女孩家,軍隊留下。

女孩家很破舊,看來是貧戶,但屋內正燒著柴火很溫暖,眾人一入內身上的積雪都化了不少。

女孩領著眾人將辛西亞放在一張破舊的床上,替她倒了杯水。辛西亞不願讓眾人看見面罩下滿是刀疤的臉孔,轉過身緩緩喝水。

彼得問女孩:「妳叫什麼名字?」

女孩:「卡蜜拉。」

強納森四下環顧房子,「家裡的大人呢?卡蜜拉?」

卡蜜拉:「父親和山姆去森林砍柴了。」

強納森:「山姆?」

卡蜜拉:「我哥哥。」

彼得微笑:「在這裡生活確實很需要柴火,對嗎?」

卡蜜拉點頭。

彼得:「告訴我,卡蜜拉。你們的城鎮發生什麼事了?妳不會告訴我,你們這裡一直都是這樣吧?」

卡蜜拉:「你是指這裡的嚴寒嗎?還是倒在路上的人?」

彼得微笑,「你們這裡一直都是這麼天寒地凍,我們早已耳聞。我是指倒在路上的人,他們是怎麼回事?早在我們抵達城鎮之前,就已經在荒郊野外見過同樣的情景,還以為城鎮不同,看來不然。你們這裡不是一直都這樣的吧?發生什麼事了?」

卡蜜拉忽問:「你們是來找寶藏的嗎?」

彼得一愣,「什麼?」

卡蜜拉:「傳說北境藏著古老的寶藏,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為了奪取寶藏踏上我們這裡。你們這麼一大批外地人,也是為此而來嗎?」

彼得與強納森均想:那寶藏應該就是指聖泉的鑰匙。

彼得:「是啊,有人成功找到寶藏嗎?」

「不可能的。」卡蜜拉搖頭,「任何人都接近不了。」

強納森:「為什麼接近不了?寶藏四周有什麼厲害的東西在鎮守嗎?」代表聖泉的鑰匙還在,沒被人拿走。

卡蜜拉:「很厲害,靠近者皆死。就算不靠近那裡‧‧‧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也很難活下去‧‧‧」

強納森:「什麼意思?」

卡蜜拉:「寶藏四周圍繞著神奇的魔法在鎮守寶藏,那魔法會散播病毒,靠近的人都會染上病毒而死。起初只有在靠近寶藏一帶是這樣,之後有些抵抗力較強、較晚發作病毒者,他們經過寶藏一帶,回家後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病毒遂越傳越遠、越傳越廣。本來只有靠近寶藏一帶才會染上病毒,但隨著越來越多人前往尋找寶藏,病毒傳得整個北境到處都是了,現在所有踏上北境者都會染上病毒,剛才倒在路上的那些人,都是病毒發作者,他們倒在雪地裡,不久後就會死了。」

眾人聽了,不禁大驚。

強納森與彼得想起當時女子所言:

「也不用「踏入」,光是靠近就足以致命。不僅狼據堡,現在整個北境都已淪陷,大人們早已一腳踏入地獄還不自知,這可不是一枚兩枚銀幣就能解決的。」

「用不著這麼防備,敵人雖然不可見,卻是無所不在,想防也防不了。」

原來那女子當時是這個意思?不用踏入是因為我們已經在這片被病毒肆虐的北境?

「醫生呢?政府呢?」彼得急問:「沒人試圖出面解決這一切嗎?」偌大的北境還有沒有人管了?

卡蜜拉:「他們都在上城。」

彼得:「上城?那是哪裡?為什麼他們都待在那裡?」

卡蜜拉:「那裡是有錢人住的地方。我們這裡分為上城與下城,上城是給有錢人住的,下城則是給我們這些窮人居住。父親說醫生、資源都留在上城,和皇室一起。」

彼得:「皇室?」

強納森冷聲:「格蘭利威家。」

彼得:「他們有對抗病毒的解藥嗎?」

卡蜜拉:「傳說病毒沒有解藥,因為它是為了守衛寶藏而生。要是有人能成功將寶藏取走,病毒會自動消散,就像魔法一樣。」

要不是親眼所見以及知道其中一把聖泉鑰匙在這裡,從卡蜜拉這樣的小女孩口中說出這樣的話,簡直像在聽什麼古老傳說故事。

強納森:「這種情況多久了?我的意思是,病毒肆虐多久了?北境不會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吧?」

「從我出生到現在北境都是這樣,我問過山姆,山姆說他出生時也是,」卡蜜拉回想,「父親說自從卡瑪女巫將寶藏埋在北境開始,病毒就是從那時候肆虐,至今已經二十四年了。」

二十四年?也就是卡瑪女巫復活後至今?這就是北境之所以沉寂的原因?他們不是在北境蟄伏,而是幾乎快被深埋北境。

「二十四年‧‧‧」彼得沉吟,「看來這病毒肆虐說快不快,說慢不慢。真要說快,二十四年過去,北境卻仍有人跡‧‧‧要說慢,也不會整個北方大地都淪陷‧‧‧」

卡蜜拉:「病毒的感染力緩慢而持久,是隨著前往尋寶的人增加,逐漸擴散感染範圍的。父親說從病毒開始至今,北境已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你們既已踏入北境,都染上病毒了,只看你們染上的病毒會不會發作‧‧‧但這病毒對牲畜無害,我們的狼群依舊猛健,你們不用擔心你們的馬匹。」

強納森想起剛才雪地裡那群人,「病毒發作會有什麼徵兆?」

卡蜜拉:「臉上、身上會開始腐爛,長滿爛瘡,背上會長出一顆顆小小的疙瘩,精神會被魔法吸走,整個人變得有氣無力。」

想起那些人背上的狼像,強納森又問:「你們這裡的人都會在背上紋狼的頭像?」

「你們看見了?」卡蜜拉點頭,「我們是北方狼的後裔,背上的紋像提醒著我們,我們身上流著狼的血液,不要畏懼寒冷,這裡是我們的歸屬。」

北境人已狼族自居,眾所皆知。

強納森憶起女子的歌詞:

人人都想踏上北境
不管你生來如何
背上那匹狼就證明你是自己的王」

強納森又問了一次,「所有人的背上都有狼像嗎?」

卡蜜拉點頭,「只要是這裡的人都有,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來自哪裡。」


「你們是什麼人?」

眾人聞聲回頭,一名中年男子身旁跟著一個青年,兩人皆背著柴火。

卡蜜拉:「他們是從外地來的,父親。」指著躺在床上的辛西亞,「她快渴死了,來借點水喝。」說完走至父親身旁。

「這麼多人,水都喝光了?」父親不相信,「就算真的喝光了,只有她一人有事?」

男子猜的沒錯,軍隊當然還有水,但假借這理由,能更快進到當地人家裡,弄清楚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且對象還是卡蜜拉這種小孩子,更容易問出更多線索。

「彼得‧拉維尼,」彼得上前與男子握手,「這位是強納森‧布魯大人。我們軍中有人體力不支倒地,所幸得卡蜜拉相救,萬分感激。」

男子只是尋常貧戶,並未聽過布魯。

男子上下打量彼得與強納森,又問了一次,「你們是從外地來的?」

彼得點頭,「是。」

「父親,」一旁的青年說:「從外地來的多半是為了‧‧‧」青年是卡蜜拉的哥哥山姆。

男子:「我知道。」對彼得與強納森說:「你們是為了寶藏來的吧?」

彼得:「是,不過聽說寶藏附近都是病毒,這病毒甚至已擴散至整個北境?」

「即使是這樣,你們仍要前往?」男子訝異,「你們現在已染上病毒,靠近那裡會加速病毒發作,無一倖免。」

彼得:「我們想試一試,畢竟我們是外來者,或許對這病毒免疫‧‧‧」

男子冷笑,「你們以為那真的是病毒?」

強納森:「什麼意思?」

男子:「那不是病毒,是卡瑪女巫的詛咒,用來守護寶藏的。不管對象從哪裡來、是不是外地人,都會中卡瑪女巫的詛咒,感染病毒,這是無差別攻擊,沒有人能對此免疫。當你們一腳踏上北境時,已一腳踏入卡瑪女巫的詛咒。」

強納森:「既然是詛咒,總有方法破解吧?那附近有什麼東西在鎮守嗎?將它解決,詛咒就能破解?」那附近應該有巫師鎮守,也就是卡瑪女巫的昔日同窗,當地人不知道對此知道多少?

「沒有東西在鎮守寶藏,鎮守寶藏的就是這病毒。」男子斬釘截鐵,「靠近寶藏周圍身上的病毒就會發作,是以從來沒人能活著撐到找到寶藏。但傳說,取得寶藏的那一刻,詛咒就會解除,病毒隨之消失,所有被感染者都能痊癒。怎麼樣?要賭一把嗎?外地人?是要為了那不知是否真實存在的寶藏喪命,還是趁此刻病毒還沒發作打退堂鼓?看離開這被詛咒之地後身上的詛咒會不會消除?」

「你覺得呢?彼得?」強納森沉吟,「如今只剩我們倆,若我們回去,換洛基來呢?他有復原能力,或許這病毒對他無效?」

彼得:「但那是詛咒,是魔法,不是真的病毒,大人。我想就算洛基來了,也無法對抗‧‧‧還是請加百列來?他是卡瑪女巫的學徒,一定會魔法,或許他能對付這病毒‧‧‧」

男子:「你們打算回去討救兵再來?但願老天你們能撐至那時候‧‧‧」

強納森盯著男子,忽問:「為什麼你的病毒沒發作?」走近男子身前,「你的兒子、女兒,為什麼別人的病毒都會發作,就你們一家沒事?」

男子:「我不敢說我們沒事,畢竟症狀因人而異,或許我們只是較晚發作,畢竟身處北境,病毒發作是早晚的事。」

「為什麼你們較晚發作?」強納森追問,不讓男子輕描淡寫帶過,「你們做了什麼和別人不一樣?」

「火。」男子從地上的竹簍裡拾起木柴,這是他剛才砍回來的,「我們常圍在火堆前取暖,才得以活到現在。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但這病毒似乎不耐高溫,偏偏這裡又是終年嚴寒的北境‧‧‧在火爐前我們就會覺得身體很舒服,你們若要前往,不妨時時刻刻將火把帶在身上。」

強納森:「你們經常上山,熟悉山林吧?」

男子:「當然。」

強納森:「很好。你叫什麼名字?」

男子:「威爾。這是我兒子,山姆。」

強納森:「幸會。聽好了,威爾,山姆。我想與你們做個交易,我希望你們能帶我們去山林取得找寶藏所需的木材,盡可能越多越好。」

山姆:「我以為你們要回去找救兵再來‧‧‧」

強納森:「我也想,但沒時間了,山姆。折返需要時間,且我們各有各的任務,不見得能那麼快找到彼此,如你們所說,我們現在皆已被感染,能活到什麼時候都不知道,沒有時間回去了。我們得即刻啟程,靠自己的力量得到寶藏。我剛才說了,這是個交易,你們帶路,協助我們蒐集木材,我們將會給予豐厚的酬勞‧‧‧」說著從懷中掏出一袋錢,「這裡全是銀幣,因為我出門在外,長途跋涉,身上沒帶多少錢,要是嫌不夠,你們之後能來布魯家跟我要。」

威爾與山姆只是普通的貧民,哪裡知道「布魯」,剎時間看到銀幣,皆眼睛一亮,不敢相信眼前景象。

威爾:「你們若是能成功取走寶藏,破解詛咒,我們就謝天謝地了,這錢‧‧‧我們是不敢要的‧‧‧畢竟多少錢能報答救命之恩?」

強納森想起雪地女子曾唱道:「多少銀幣,才能挽回一條生命?」

強納森將那袋錢塞在威爾手裡,「拿去吧!就當給孩子們買些食物吃。」

威爾嘆:「現在這裡跟鬼城一樣,有錢,也不見得買的到東西‧‧‧」

彼得:「你就收下吧,鬼城的事,我們會解決。」

威爾與山姆心懷感激的收下錢,「還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們。不要接近病毒發作者,那樣會加速你們身上的病毒發作。你們現在都身染病毒,但這裡離寶藏之地還有段距離,越接近寶藏病毒才會越嚴重,要是你們能一路避開病毒發作者,或許至寶藏的路上都不會發作,但要是在這之間你們接觸病毒發作者,一切都會加速,可能還沒踏上寶藏之地,就被發作的病毒腐蝕身亡。」

眾人聽了,不約而同打了個冷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