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74 破蛹

椅子 | 2022-01-24 12:00:05 | 巴幣 4 | 人氣 43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1 雙胞胎

74 破蛹

邦妮邊跑邊想,眼前出現三個人,像是三個漁夫,有著相似的容貌,看來是三兄弟。三兄弟看見邦妮都很吃驚,沒想到會在勾魂灣遇見人,還是個女巨人,她的衣著打扮不是一般人,氣宇非凡,難道寄宿勾魂灣的不是鬼魂,是英靈?

看著像大哥的人率先問:「妳是誰?」

邦妮不答,心想:他們看起來像是普通的漁夫‧‧‧怎麼辦?要如何幫助他們逃離這裡?

二哥懷疑:「她該不會聽不懂我們的語言?」

三弟:「妳聽過聖泉嗎?據說這裡是取得聖泉的必經之地,若想得到聖泉,需要先來這裡一趟,是真的嗎?」

他們不是單純路過,是為了聖泉而來,這就更難打發了,邦妮擔心。

三弟見邦妮聽他提到聖泉時臉色微變,「她聽得懂我們說話。」

三兄弟見邦妮身材魁梧,高舉長槍,又一身軍裝,都不敢輕舉妄動,大哥又問:「妳是專門守在這裡的?」

「沒錯。」邦妮點頭,「不過為了你們好,還是趁早離開吧!別想通過這裡。」

二哥:「為什麼?」

地縛靈正在一旁看著吧,邦妮擔憂,「別再問了,只要知道我這麼說是為了你們好。」

「我們憑什麼相信妳?」三弟懷疑,「憑什麼相信妳是守在這聖泉必經之地,而不是想找聖泉甚至私吞的人?妳會這麼說是希望少一些人跟著找聖泉吧?」

邦妮見三兄弟不相信,只好說:「聽好了,前方有─」她想說地縛靈,卻發不出聲音。

三兄弟豎起耳朵,「妳說什麼?前方有什麼?」

邦妮驚,又試一遍,「前方有─」仍是在要提到地縛靈時,聲音就會消失。

「妳要說就說,」大哥不耐煩,「別這麼吞吞吐吐,要說不說的!」

邦妮心驚:這也是地縛靈搞得鬼?為了不讓我透露他的事,只要一提到他的名字我就發不出聲音‧‧‧

邦妮不死心,仍是說:「若你們通過,前方會有─等著你們。」她本想說考驗,也是說到一半,聲音又消失了。

二哥懷疑:「她是不是有什麼語言障礙?為什麼說話總是斷斷續續?」

邦妮不理,仍是繼續說:「也就是你們會─」她本想說,也就是你們會被問三道題目。

邦妮試圖將地縛靈的把戲說給眼前三人聽,卻總是在說到關鍵時聲音消失,無論她換了多少措辭仍是一樣。但邦妮仍不死心,吃力的用著斷斷續續的說話聲說話,不只她說話吃力,三兄弟同樣聽得吃力。

邦妮:「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懂嗎?這樣你們才能活命!」她想告訴三人別再往前走,回頭離開,卻又發不出聲音。

「什麼是最好的方法?」二哥追問,「要怎樣做我們才能活命?」

邦妮伸出手指,比了「往回走」的手勢,卻瞬間被煙霧縛住手,一用力,將邦妮的手勒出鮮血,邦妮「哇!」叫了出來。

地縛靈沒有出現,他的聲音在邦妮耳畔響起,「少管閒事,人類之子。別跟他們說些多餘的話,直接跟他們比劃!妳敢再說些有的沒的,下次勒的就不是妳的手臂,而是妳的嘴!」說完鬆開煙霧。

「幹嘛要比劃?」邦妮不甘心的回嘴,「直接問他們有沒有神奇的力量不就好了?」

地縛靈:「我想看人類比武,別忘了,他還在蛹裡沉睡。」

邦妮知道地縛靈在說克萊德,嘆了口氣,心想:這三人看起來只是一般的漁夫‧‧‧只要我能戰勝他們,就能將他們趕跑,免於地縛靈傷害他們,要是再不動手,地縛靈會殺了他們。

三人見了眼前景象俱驚。

三弟:「看到了嗎?她的手臂怎麼忽然噴血?看那痕跡‧‧‧好像是被線勒出來的‧‧‧」

二哥:「且她從剛才就在跟空氣對話‧‧‧說真的,這人精神沒問題吧?」

邦妮揮舞長槍,朗聲說:「請各位與我比劃吧!勝的了我的人就能通過,如何?」

大哥聽了迫不及待,「正有此意!」說完拿著刀就往邦妮衝去。

邦妮盯著他的動作,心想:果然如我所料,他是尋常人類,全身都是破綻‧‧‧

邦妮舉槍一招就將大哥絆倒,將槍頭對準他的臉,大哥頓時一動也不敢動。

邦妮:「看見了吧?他們是尋常人類,是不是能將他們放了?」

聽不見地縛靈的回應。

三人均想:她在跟誰說話?

邦妮見地縛靈不答,將槍收回,「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對三人說:「快走!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大哥爬起,三弟卻忽然說:「規則只說勝的了妳的人就能通過,是吧?沒說只能一個一個與妳比劃吧?」

邦妮:「你們要一起上也可以‧‧‧」

不等邦妮說完,二哥與三弟已各自拿著武器朝邦妮砍去,在地上的大哥也已重新爬起,加入戰局。二哥與三弟以為剛才是大哥自己不小心才會被絆倒,認為邦妮的勝利只是僥倖,看不出邦妮一身上乘槍法,還以為這次三個一起上會有勝算,但雙方功夫差太多,即使三兄弟合作,仍是三兩下就被邦妮解決,邦妮並未傷害三兄弟,只是用槍身輕敲三兄弟,三兄弟倒在地上。

邦妮勸:「放棄吧!回家吧!你們要聖泉做什麼?」

三兄弟:「聖泉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有了它我們從此以後就不愁吃穿啦!」

「竟然是這種原因?」邦妮嘆:「勸你們,找聖泉的路上會遇到許多凶險,且除了你們,還有許多人要找聖泉,而這些人與你們不同,他們有些具備神奇力量,有些有錢有權‧‧‧總之,像你們這樣的凡人欲參與奪聖泉,實在是不自量力。為了你們好,還是快退出戰局‧‧‧且你們沒聽說,找聖泉者會在過程中,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事物嗎?因為這個傳言,使許多人對聖泉怯步‧‧‧即使這樣,你們仍要前往?」

大哥冷笑:「對於本來就一無所有者,談什麼害怕失去?我們真正害怕失去的,即是追尋夢想的自由。如妳所說,其他尋找聖泉者,不是具備神奇力量就是有錢有權,我們雖然一無所有,但尋找聖泉沒有規定門檻吧?不用出示財力證明或是出身高貴吧?任何人都能各憑本事競爭吧?我們在現實世界裡已一貧如洗,但至少在尋夢的戰局裡,我們能持有門票,並不比任何人差。雖然看起來不自量力,我也知道我們的贏面小,但要是我們連尋夢的權利都沒有,那才真的是一無所有!」

邦妮聽了,著實敬佩。

忽然大哥的腳被煙霧纏住,將他整個人拖至空中。

二哥與三弟齊聲驚呼:「大哥!」

大哥被拖至空中,全身被白煙緊緊縛住,那白煙纏的很緊,像一條條白線,大哥身上被縛住的肉一塊塊浮起,臉色發青,神情痛苦。

邦妮急喊:「住手!地縛靈‧‧‧」話還沒說完,空中的大哥已被碎屍萬段,血肉四濺。

二哥與三弟哭喊:「大哥!」

二哥急著起身四下張望,「這附近‧‧‧有惡靈!在哪裡?惡靈!出來!」邊說邊揮刀。

「別輕舉妄動,」邦妮著急,「他不是一般的對手‧‧‧」話還沒說完,白煙拂過,二哥的人頭落地。

三弟哭喊:「二哥!」

邦妮舉槍擋在三弟身前,對著高空喝:「住手!地縛靈!他只是尋常人類!」

地縛靈此刻終於在空中現身,三弟看了嚇得目瞪口呆。

「你這是做什麼?」邦妮喝問:「如你所見,他們只是尋常人類,把他們趕離就是,你為什麼要痛下殺手?」

地縛靈:「沒錯,他們只是尋常人類,剛才妳也聽見了,他們只是尋常人類卻還妄想尋找聖泉?我只是提早將他們從白日夢中解救出來而已!要是不這麼做,他們會一輩子深陷聖泉的夢裡,那跟死了有什麼兩樣?」

「一派胡言!」邦妮怒,「這也無法合理化你濫殺無辜的行為!同理,你一直被縛在這塊土地上,那你跟死了有什麼兩樣?」

地縛靈:「所以我希望有人替我結束這無謂的生命‧‧‧」他的聲音低且沉重,彷彿在聽者的耳朵上掛上枷鎖。

地縛靈繼續說:「「生命」?我真的能稱之為「生命」嗎?連自己的靈魂都不能隨心所欲的離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若可以,我還真希望有人能一刀斬斷我這縛著大地的靈魂,就像剛才我斬斷那人類的人頭那樣,從此乾淨俐落‧‧‧」

「殺再多人也不會改變你的情況,」邦妮的聲音軟了些,指著三弟,「他是無辜的,放了他吧!我相信一定會找到能替你破解詛咒之人。」

地縛靈不答,卻也不再展開攻擊。

邦妮放下槍,將三弟扶起,「快逃吧!別再來這裡了!」

三弟不答,忽然提起邦妮放在地上的槍,往自己腹部刺去。

邦妮驚叫:「你幹什麼?!」

三弟吐著血,倒在地上,緩聲說:「我在世上只有這兩個哥哥‧‧‧他們死於非命‧‧‧我一個人獨活還有什麼意思‧‧‧聖泉是我們一生的夢想‧‧‧今日卻被宣判不可能實現‧‧‧我也知道這不可能實現‧‧‧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們的生命雖然容易奪去‧‧‧但有一樣是任何力量都奪不去的‧‧‧那就是‧‧‧做夢的自由‧‧‧任何人都無法奪走我們做夢的權利‧‧‧今天‧‧‧我們三兄弟就在這裡長眠了‧‧‧」三弟說完就斷氣了。

地縛靈淡聲說:「他的死可不能算在我頭上。」

邦妮:「我能將他們葬在這裡嗎?」

地縛靈:「請便。我恨極這塊土地,遲早會離開這裡。」

邦妮將三兄弟的屍身埋葬好,簡單立了木頭當墓碑,邦妮盯著他們的墓發愣,良久才說:「接下來,我會好好與來者比劃,替你找出具有神奇力量者,盼能早日破解詛咒。但要是我發現他們是尋常人類,希望你能就此放過,別再殺人了。我知道你一個巫師不會聽從人類的話,但算我求你了。」邦妮盯著地縛靈,渴求的目光充滿哀戚,讓人心痛。

這時又有人聲傳來,正是加百列一行人。

地縛靈心想:最近怎麼這麼多人?可別錯過良機‧‧‧「有人來了,去看看。」說完消失不見。

邦妮提起槍,往人聲走去。


看到這裡,眾人才如夢初醒,回到現世。看來剛才那一切都是地縛靈的記憶,只見本來掛滿天上的蛹散落一地,蛹裡的人紛紛甦醒,破蛹而出,蛹在人們出來後便消失,許多不知被困了多久的人只覺得恍如隔世。

「克萊德!」邦妮喊,克萊德也從蛹裡出來。

邦妮將他全身上下打量一番,「身體沒事吧?沒受傷吧?」

克萊德盯著她不語,滿臉笑意。

邦妮:「你睡傻了啊?我問你話呢!身體覺得怎麼樣?」

克萊德笑:「從來沒有這麼好過。」

邦妮鬆了口氣,笑說:「那就好,你在裡面睡飽了,是嗎?」

克萊德搖頭,「沒睡。我在裡面全程清醒呢!」

「是嗎?」邦妮看著其他從蛹裡出來的人,「看來蛹裡的法術不僅能讓人不會變老,也不會餓、想睡。」

克萊德:「就是這樣才好。我在蛹裡仍是能聽見你們說話,當妳說到「這時候還顧的了丹尼爾嗎?克萊德都不知是死是活了!」」,輕輕握住邦妮雙手,「直到那一刻,我才真的相信,自己在妳心中更勝丹尼爾一籌。」克萊德深情款款的注視著邦妮。

「這有什麼?」邦妮臉紅,「你與丹尼爾對我的意義本來就不一樣‧‧‧」

克萊德輕撫邦妮頭髮,「謝謝妳,無論我遇上什麼凶險,仍是不離不棄的守在我身旁,希望妳知道,我對妳也是一樣的。我也想對妳說,無論妳今後變得如何,我看妳的眼神永遠不會變。在我心中,妳永遠和我第一次見到時那樣勇敢美麗。」說完將邦妮擁入懷中。

邦妮低聲說:「看來你在蛹裡真的沒睡啊,什麼話都聽的那麼仔細‧‧‧」

克萊德:「妳說這些話我怎麼可以睡?老實說,我還挺喜歡待在蛹裡的,因為能聽見許多不易聽見的話。 」

「你要聽平時我就能說給你聽,別再被關進蛹裡了,」邦妮起身,揉了揉克萊德耳朵,心有餘悸,「把我嚇死‧‧‧」瞥眼看見加百列一行人,「他們都來了,走吧!跟著去找聖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