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71 戰神地縛靈

椅子 | 2022-01-19 12:00:17 | 巴幣 2 | 人氣 5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1 雙胞胎

71 戰神地縛靈

歐文對尚恩低聲說:「加百列與中陸王都答過了,剛才忘了,只有特殊能力者能作答,不能讓一般士兵上,除了你我,就剩拉瓦家了,但他們找聖泉的原因與我們一樣,怎麼辦?」

「還是由我來答吧!」亞力士知道兩人的顧忌,「畢竟拉瓦家是最近才加入國軍的,而你們從小就待在國軍,要是被人知道你們奪聖泉的意圖,彼得侯爵長期以來的復國計畫便會毀於一旦。就說我們是為了復興建國才加入國軍‧‧‧這也是事實。」

尚恩:「你知道你這麼說的後果嗎?喬瑟夫公爵不會放過你們一家,你不記得他怎麼對付背叛者嗎?他會將你們一家都殺了!就算你們逃回保護區,他也會派軍隊搜索整片山區,喬瑟夫公爵不容許任何背叛者。」

亞力士:「既然你知道,那就更應該由我來答。你與彼得侯爵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位子取得喬瑟夫公爵的信任,將會是最有機會接觸聖泉者,說不定喬瑟夫公爵還會將聖泉交由你們拉維尼家保管,距離將巴爾人驅趕出境替伊利亞人建國指日可待,怎可毀於一旦?」亞力士的聲音低沉動聽,與低沉的嗓音截然不同的是高亢的情緒,他訴說著夢想的語調慷慨激昂,「我父親的夢想是將巴爾人趕出境內,建立一個屬於我們伊利亞人的國家。我認為父親的想法是對的,我會為了這個夢想挺身而出,我的母親莫名其妙死在通往這個夢的路上,我不會讓她白白犧牲,現在這不僅是我父親的夢想,也是我的,是我們拉瓦家共同的夢想。不只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所有伊利亞人!現在就讓我去回答,我不知道他會拿我怎麼樣,但我知道至少有伊利亞人能繼續往聖泉靠近。」

艾倫一直站在旁邊聽,忽然從人群中竄出,他的飛毛腿好快,一眨眼,已衝至地縛靈面前,「下一個由我來回答。」

眾人皆是一驚。

亞力士驚:「艾倫?」趕緊越過人群上前。

地縛靈:「小孩子?這倒有趣,從來沒有小孩子能夠找到我這裡來,你是第一個,值得讚許。」

亞力士這時已搶到艾倫身旁,擋在他身前,對地縛靈說:「等等!這是我弟弟,他年紀還太小,由我來答吧!」

「我在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了?」地縛靈臉一沉,他雖然一動也不動,亞力士卻漸漸浮起,飄至地縛靈面前,地縛靈盯著亞力士一會兒,才說:「什麼啊?原來你已染上黑之森的詛咒了?為什麼?又是憑你這好管閒事的性格才惹上麻煩的嗎?勸你明白自己的弱小,少管閒事,這樣或許能稍微延長你那孱弱的性命。」說完亞力士從空中摔回地面。

地縛靈問艾倫:「你有什麼能力?男孩?」

艾倫:「我是飛毛腿。」

地縛靈:「飛毛腿?那是什麼?」

艾倫:「我跑得很快。」

「跑很快?」地縛靈笑出聲:「這算什麼能力?」

艾倫從懷中摸出笛子,「我還有這個,這樣算具有神奇的力量吧?」

地縛靈讓笛子飄至眼前,讓他能將笛子看得更清楚,看一眼笛子,便說:「好。你害怕嗎?男孩?」話剛說完,笛子飛回艾倫手中。

艾倫害怕不已,雖然嘴上不想承認,但知道地縛靈能辨出自己所言是否屬實,便照實回答:「是。」將笛子收回懷中。

地縛靈笑:「誠實的孩子。」據說年幼的人類之子總有顆純淨之心,他們的心不像成人汙濁‧‧‧

比莉的聲音響在耳畔:「我不要你去碰尋常男子,我不要你毀了平凡人類男子的純粹。」

或許這孩子能替我破解詛咒‧‧‧

想到這裡,地縛靈迫不及待開口:「喜歡你的女子,她想用聖泉完成什麼心願?」

艾倫:「這世上喜歡我的女子,是我的母親與姐姐,」想起莫名其妙死去的母親,艾倫握緊拳頭,「她們想用聖泉完成我父親的遺願。」

亞力士擔心:希望他不會繼續追問父親的遺願是什麼‧‧‧

地縛靈見艾倫雖然怕的全身發顫,但回答問題時卻能表現的真誠堅毅,便繼續問:「你最愛的是什麼?」

艾倫:「我的家人。」艾倫這句話其實還包括族人,但他知道這時候若將「族人」說出口,一定會激起伊利亞人與巴爾人的矛盾,是以只說家人,反正族人在他心中與家人的意義相同,這樣說也是誠實作答。

地縛靈微笑,艾倫連續兩題回答正確,眼看就快要成功了,果然還是要讓小孩子來作答才有用,孩子未經世俗汙染的心才是最純粹無瑕的,但能找到他這裡並具有神奇力量的小孩子,除了艾倫之後還有嗎?要是他下一題無法答對呢?還要等多久?比起艾倫,地縛靈更緊張,「你‧‧‧你要拿聖泉做什麼?」問完後地縛靈緊盯著艾倫。

艾倫仍是直視地縛靈,心平氣和的回答:「我要用聖泉完成我父親的遺願。」

地縛靈盯著艾倫一動也不動,艾倫也是,連眼睛都沒眨一下,全場屏氣凝神等待地縛靈的答覆。

接著,地縛靈忽然衝向天際,繞著空中的蛹飛來竄去,放聲大笑:「結束了!」

眾人一聽,都知道艾倫回答成功,均是一片歡欣鼓舞。

地縛靈湊至艾倫面前,欣喜若狂,「好了!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心上那份精神,是否能替我破解詛咒‧‧‧」說完張開雙手,只見地縛靈白煙的雙手蔓延至艾倫胸口,「啊!」艾倫慘叫一聲,忽然兩眼一翻,口吐白沫。

「艾倫!」亞力士喊,正要衝上前,法蘭克一把將他攔住,「別動!地縛靈正在動高深的法術,你輕舉妄動會害到艾倫。」

亞力士一聽不錯,只好停下腳步,緊盯著艾倫。

地縛靈從艾倫胸口挖出一團刺眼的白光,比世上任何寶石都耀眼奪目,比朝陽的光束震懾人心。

地縛靈興奮的高舉那團白光,放聲長嘯:「我自由了!」仰頭望向天空,只聽得他的叫聲在四下迴盪,他的叫聲慷慨激昂,震耳欲聾,所有人都能感到他聲音中的狂喜,那份等待長久終於得以掙脫束縛的心境。

天空倏地一片漆黑,風聲呼嘯,浪擊打崖壁的聲音彷彿整片海都在咆哮。眾人以為是天氣驟變,但改變的似乎只有視覺與聽覺,他們感受不到寒風的刺骨,不僅感受不到寒冷,甚至連風都感受不到。這樣強勁的風,卻吹不起一根髮絲。眾人身處一片驚濤駭浪,周身卻「風平浪靜」,一點清涼都未能拂上臉龐。

眼前漆黑漸漸有微光滲出,這樣的夜晚,連月光都成了奢求。眼睛漸漸適應昏暗後,眾人得以辨清,他們仍在勾魂灣,只是與剛才的勾魂灣不同,這裡沒有佈滿天際的網與蛹,看起來簡直就像尋常海灣。

但地縛靈的出現,又不得不提醒這裡的確是勾魂灣。

此時的他不是一團白煙,仍保有人形,他的眉眼更加鋒利,臉龐的輪廓更硬朗,地縛靈一身攻擊性十足的樣子一覽無遺。

月黑風高的夜晚,地縛靈一個人坐在這裡。強風將他的髮絲吹亂,只露出半張強硬的側臉。他的眼神幽深,不知道是在沉思,還是在等待什麼人。他的樣子不像在眺望,更像在守望。

只見地縛靈嘴唇輕動,他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卻又不受風浪聲影響,一字不漏流入眾人耳中。

「你可終於來了,」地縛靈頭也不回的說:「算算我在這裡替你守幾天了?」

「謝了。」一人從黑暗中走來,他一出現,眾人大驚失色。

只見加百列走至地縛靈身旁,和他一起望向海岸,那裡有一艘船,那船不大,正隨著浪的拍打搖晃。這加百列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比他們熟知的加百列年輕,除此之外,無一不像,包括那雙湛藍寬闊的海洋之眼。

加百列望著船:「這幾天沒什麼事吧?」

原來地縛靈剛才在守望這艘船。

地縛靈:「有我看著,能出什麼事?」看了眼天色,「今晚走?你還真會挑日子,選一個這麼陰沉的夜晚,只差沒打雷了。」

加百列:「偷偷摸摸,這天再適合不過。」

地縛靈:「一切按照計畫進行?」

加百列:「按照計畫。王已經被我殺了,比莉以為艾比蓋不見了,我會將她和艾德藏在一個海島上,之後比莉會以為我也死了。你們將她送上刑場後,我會讓福爾摩沙人帶著龍過去,記住,火刑得用龍焰,得是龍焰才能成功。」

眾人聞之色變,看來這是地縛靈的回憶,這是加百列刺殺王之後,與其他巫師聯合起來背叛卡瑪女巫那時。想必此時的加百列萬萬沒想到,自己千叮萬囑的龍焰最終仍是沒能將卡瑪女巫燒死。

浴火重生的她更加強大,她從地獄門前經過,卻沒進去,挾帶著仇恨回來。

地縛靈:「福爾摩沙人?你確定他們治的了你的龍?」

加百列從懷中摸出一條項鍊,這項鍊正發著光,在黑暗裡尤為耀眼,「我的龍除了聽我的話,還會聽持有項鍊者的話,我將項鍊給福爾摩沙人,他們就能操控我的龍。」

地縛靈:「你還真是計畫的滴水不漏啊。」

加百列:「不到最後一刻,一切都還說不準。你們有自信能抓住她嗎?」

地縛靈:「一對一沒人是她的對手,但一起上就不一樣了。到時候我們會全部一起上抓住她。」

加百列:「要是你們沒辦法抓住她,計畫的一切就全泡湯了。」

地縛靈:「我知道。」忽然想起,「對了,你真的會將聖泉交給長老們?」

加百列接下來說的話都被風浪聲淹沒,他一開口,風就將他嘴裡的文字捎走,只見他說完,轉頭縱身躍入海中。

無數疑點還來不及釐清,天就亮了,月黑風高換成了一望無際的蔚藍,天與海似乎連在一起,遠方的雲是整片布幕除了藍色之外的色塊。

倏忽的明亮眾人一時難以適應,不禁都瞇起眼,接下來入耳的聲音更是讓眾人瞳孔一縮。

「你讓我很意外,地縛靈。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找加百列麻煩嗎?你總看他這孱弱的人類不順眼。怎麼忽然改觀了?還替他當起看門狗了?」

明明是那麼甜美的聲音,眾人卻在聽見聲音那一刻不約而同打了個寒顫。

卡瑪女巫來了。

接下來她和地縛靈說的話眾人聽不見,但看他們的樣子,多半是卡瑪女巫回來尋仇,要地縛靈在這裡守著聖泉鑰匙,卡瑪女巫接下來的話證實了眾人猜想。

只聽她沉聲說:「你替加百列將那對海盜兄妹藏起來,一路護送他們直到後來加百列帶著他們離開,甘冒大險幫著當時被視為天下之惡的加百列,地縛靈,你這忠誠的精神真是難能可貴。不過,」冷笑一聲,「你與其將這忠誠的精神用在與你交情不深的人類之子身上,卻也捨不得分一點給和你一路修練至今的昔日同窗,你背叛我的同時這忠誠的精神也死了嗎?你喜歡替人看守東西,那你就永遠留守在這裡吧。」

卡瑪女巫說完,地縛靈的身體消失了,他的靈魂脫離他的軀殼,變成縷縷白煙,縛在大地上,再也離不開這片土地。

地縛靈好歹也是頂尖的巫師,忽然遭此變故,臨危不亂,他沒有像平常那樣暴怒,反而異常冷靜,集中精神匯聚法力,很快就將自己變成白煙的靈魂凝聚成形。

地縛靈冷聲:「妳這麼做是幹嘛?妳說現在對我做的事和妳對萊納斯一樣。妳把他怎麼了?」

卡瑪女巫:「我詛咒他,就和現在對你一樣。如我先前所言,我將聖泉交給你看守,你求之不得吧?畢竟你們都想要那東西,為了那東西不惜背叛先前同窗。地縛靈,哪怕你有一點良知,你當初就該跟我說艾比蓋與加百列的事,而不是幫著他們瞞我,我就一定會察覺出事有蹊翹,不會這麼輕易被你們送上火刑場。三年前你願意替他人留守在此,現在要你在這裡替昔日同窗看守點東西,也不為過吧?不用找什麼聖泉了,你在這裡尋覓你欠我的忠誠,什麼時候找到,詛咒什麼時候解除。」卡瑪女巫說完,在空中漸漸消失。

地縛靈見狀,急叫:「等等!比莉!」正要跟著騰空,身體卻不受控制,彷彿渾身被千萬條鐵鍊拴住,他的腳彷彿在腳下這塊土地上紮根,他離不開這塊區域,他成了這裡的地縛靈。

眾人能看見地縛靈咬牙切齒瞪著卡瑪女巫,顯然他正對著她破口大罵,但眾人聽不見地縛靈的咒罵,卡瑪女巫包裹在風裡的聲音卻清晰入耳。

「一切都是因果輪迴啊。」她話裡透著寒意,毫無笑意。

地縛靈數次嘗試離開,卻始終無能為力,卡瑪女巫的詛咒太強,他無法破解。雖然他們是同窗,但只是一起修行而已,卡瑪女巫的能力比其他人高出太多,巫師的詛咒只要怨念越深,法力就會越高強,更不用說卡瑪女巫這天下第一的巫師正值怨氣深重所下的詛咒,除了施咒者,再無人能破解。

地縛靈就這樣,孤獨守在勾魂灣二十四年。

每當有人來,地縛靈都會因為急著破解詛咒,而不小心將前來的人類弄死。「尋覓忠誠」?地縛靈根本不知道卡瑪女巫要他怎麼做?他不知道她想要什麼,他從來都不知道。

由於來勾魂灣的人都有去無回,人們開始謠傳,勾魂灣上寄宿著鬼魂,不甘自己孤零零的鎮守港灣,會攔下來人,讓來人留在勾魂灣永遠陪伴鬼魂,鬼魂離不開勾魂灣,來人亦然。從此再也沒有人敢靠近勾魂灣,勾魂灣久而久之成了人人口中的鬼灣。

地縛靈弄巧成拙,他越是急著離開,他的傳聞將他在這塊土地上繫的越緊。

勾魂灣有時好幾年內都乏人問津,等到終於有人不知是陰錯陽差來到這裡,還是不怕死前來,卻往往無法替地縛靈破解詛咒。「忠誠」離他們好遙遠,地縛靈不認為這些人能帶他離開這裡。

法蘭克說得沒錯,地縛靈提出的問題不是卡瑪女巫要求的,除了要他尋找忠誠的精神這句話,她一點線索也沒留下,地縛靈殺了不少人,但精神會隨著人死去,死人幫不了他,久了他不敢再殺人,而是藉由問答,找出他認為可能具有忠誠精神的人,這些問答題目是地縛靈隨著遇上的人們不斷更改的結果。

但不知是地縛靈對忠誠精神審核太寬鬆,還是卡瑪女巫的標準太嚴苛,地縛靈認為忠誠的男子皆未能成功替他破解詛咒。地縛靈這樣一等一的巫師卻得求助於弱小的人類,本已頗不情願,而這些人類又來的這麼久這麼少,就算偶爾出現,卻幫不上忙,盛怒之下,地縛靈便將這一個個於他無用的人類封印在蛹裡,懸掛於天上,權當收藏品,陪伴自己。

當然,也曾經有少數幾個人類的回答被地縛靈認定為忠誠,卻在地縛靈迫不及待將他們縛在心臟上的精神取出後死亡。當時地縛靈發現詛咒非但沒解除,人類還死於自己手上,對天怒吼:「比莉!妳竟然騙我?」但除了自己淒厲的慘叫聲在空氣中迴盪不已,以及陣陣風聲從耳邊呼嘯,再也沒有其他聲音,地縛靈認為自己被卡瑪女巫欺騙,得永遠待在這裡,而自己的靈魂已被卡瑪女巫抽出縛在大地上,他就算想自殺也辦不到。

正當地縛靈心灰意冷,打算就此長眠時,卻在夢裡聽見卡瑪女巫的聲音:「你在這裡尋覓你欠我的忠誠,什麼時候找到,詛咒什麼時候解除。但前提是,他們必須具備特殊能力或是擁有神奇的力量,我不要你去碰尋常男子,聽好了,我不要你毀了平凡人類男子的純粹。」

再次夢醒,地縛靈便知道,尋常人類男子無法替自己破解詛咒。他本以為這不是件多重要的事,久而久之,隨著接觸的人類增加,他逐漸明白這條件對自己有多不利。有特殊能力者多半不能符合地縛靈期待的「忠誠」,他們往往巧舌如簧、投機取巧,而這些地縛靈能輕而易舉的識破;而老實回答的往往是誤打誤撞闖入的尋常人類,無法替自己破解詛咒。為了省事,之後地縛靈會先分辨對方是否為尋常人類,再看有沒有問答的必要。日子一久,聖泉的傳說雖然隨著人們口耳相傳廣為人知,但大部份人害怕「找聖泉者,會在途中喪失最重要的東西」以及勾魂灣的鬼魂,因此就算傳說勾魂灣有聖泉的線索,也沒人敢踏入。地縛靈沒能遇上多少人類,他大部份時間總是一個人迎著海風,伴著海浪聲孤寂的度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