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有關於蔡英文的讚美蔣經國發言之思考:「反共」與「威權」真的可以切割嗎?

迫水未來 | 2022-01-25 19:09:55 | 巴幣 322 | 人氣 280

前幾天總統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園區」與「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儀式的典禮並發表讚揚蔣經國政權的反共主義要素而各種討論四起一事,想必大家多少有些耳聞。當然面對這個重要的事情,個人也發表了一些淺見。不過主要都是在推特上的推文。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原本發在推特上的個人看法稍加整理收集一下,以文章的方式呈現。

首先當然必須得從演講文本身開始。關於這場演講的全文,可以在總統府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看到。在此擷取國營媒體中央社的報導中所整理的演說重點。以下紅字強調是我所標示。

(蔡英文)說,透過這些不同面向的歷史事件正可以讓國人更深入認識、評價蔣經國的歷史定位。如今台灣人民看待政治領袖方式已經和過去完全不同,台灣也從威權走向民主,台灣社會對蔣經國的歷史定位有許多討論,她認為,每一位總統的歷史定位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

「民主不是被施予的恩惠」,蔡總統說,期待來到這裡的人經由對過去歷史回顧、檢驗,更能體會台灣可以成為華人社會自由開放的典範,更能感謝一代又一代的人為追求國家經濟發展、獨立、尊嚴與民主、自由所做的犧牲與努力。

總統表示,蔣經國主政所面臨的兩岸外交挑戰依然是面對當前變局的重要參考,當時面對兩岸軍事對抗的緊張情勢以及中共當局對台灣的政治圖謀,他(蔣經國)曾經說:「我們中華民國到今天所以能夠生存、有前途、有希望、有信心,主要是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世界上是堅決反共,不與任何共黨妥協的精神堡壘」

蔡總統指出,今天兩岸關係時空環境雖然已經有很大轉變,但面對當前北京對台灣一波又一波的軍事、政治施壓,蔣經國堅定保台的立場毫無疑問也是當前台灣人民最大的共識,更是共同的課題



蔡英文如此正面評價蔣經國的發言當然引起軒然大波以及各種熱烈討論。蔡英文的狂熱支持者們說這是在襲奪國民黨的神主牌,是傑出的一手,看到台下的國民黨人被蔡用蔣經國好爽云云。這些狂熱支持者大概不管蔡英文做什麼反應永遠都是「這又是喵英大統領傑出的一手!」,或許哪天蔡英文「襲奪」毛澤東思想和習近平思想時,他們也會說這是「傑出的一手」吧。只是話說回來,如果某個政治人物對選民、公民、人民所說的話一切都是「話術」,一切都是為了爭奪權力或是鞏固已經取得的權力的「傑出的一手」,那這個政治人物到底有什麼好支持的?「蔡英文總統在下好大的一盤棋!重點是相不相信喵英大統領」,如果這個政治人物所說的一切都可能只是為了吸票的話術,那為什麼如此相信他?如果蔡英文真的是在下好大的一盤棋,那這盤棋的終局到底是什麼?所謂「本土政權」的永續執政嗎?「自己的權力直到永遠」當然對於國家權力者和他的黨羽有莫大意義與利益,但對公民對人民來說,到有什麼意義?而且到底為什麼自己被仰慕的政治人物當成棋子他們還可以那麼高興?

這種「蔡英文總統永遠是對的!總統不管做什麼都有背後深遠的正當理由,我永遠相信他!」的狂熱支持者的勢力蔓延,對於我國民主的健全發展來說當然是一大問題。不過對於這群樂於當棋子的人,從某方面而言既無評論的價值也無評論的意義。畢竟他們的重點永遠不在於基於何種主義主張因而認為特定個案該如何評價,而只是基於「蔡英文」的意向如何而決定對於個案的評價方式。

至於那些藍營那些「我們的神主牌被蔡英文搶走了,怎麼辦!」的焦慮人士我也沒有什麼想要評論的意思。我才不在乎國民黨這個政黨組織要怎麼繼續走下去、要怎麼在台灣現今的政治情況下繼續生存等等國民黨人自己才會焦急的組織生存問題。國民黨最好趕快解散好(雖然取代的民眾黨也只不過是另一個選舉技術比國民黨高明多的右翼政黨。當然民進黨自己本身也是善於擦脂抹粉的右翼政黨,台灣大概會繼續右翼兩大政黨制下去),不然只要國民黨繼續存在一天,民進黨就可以繼續「不然你要投國民黨嗎?」有恃無恐繼續亂搞。

然後,有些人是因為台獨立場而認為讚美蔣經國問題大大。但我其實不是很關心到底要不要把國家的名字正式改叫(之所以用「改名」而「建國」,是因為未來的台灣共和國和現在的這個國家本質上顯然具同一性,如果把視點設定在台灣島之外就會顯得很清楚)「台灣」之類的問題。不是說自己決定權不重要,只是比起「國家叫什麼」,「國家和人民之間的關係」才是我這個憲法學徒更加重視的問題。再說,某些「台派」的心中大概是認為只要能夠完成台獨,再來一個像是蔣經國之類的獨裁者也無所謂。搞不好他們其實更加歡迎由一個迫害人民的獨裁者來完成新台灣人國民統合和把「非台人士」全面殲滅的重責大任。君不見他們很愛「如果中共打來,我第一個先把黨內統派和左膠吊路燈」之類的話嗎?順帶一提,我第一次聽到「吊路燈」這個詞是從中國人留學生上聽來的,我嚴重懷疑「吊路燈」是不是某些憂國人士最討厭的中國用語。

言歸正傳,有些蔡英文死忠支持者的論法還是比較聰明一點。而不是只有「國民黨舔共被打臉,哈哈好爽」這種脊隨反應層次的論述可言。有論者認為,蔡英文只是強調蔣經國政權的「反共」這一點而已,並沒有肯定蔣經國政權時代所發生的其他事情。反之,蔡英文說總統的歷史評價應由人民決定,這才是真正的民主,云云。

這個說法或許乍看有些道理,但其實有很明顯的問題。有兩個層次的問題。

首先,是關於「總統的歷史評價應由人民決定」這一點。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理事長陳嘉銘說蔡英文此舉根本是逃避總統該負的責任。我認為陳嘉銘說的沒錯,不過我比較沒那麼嚴格,我大概會說蔡英文的總統歷史評價人民決定論也不是那麼不能接受(不過當然有問題,諸如「人民所說真的是人民的自由意思嗎?」「人民決定是否會有淪為多數暴力之可能?」等等)。但問題在於,蔡英文雖然嘴巴上說「總統的歷史評價應由人民決定」,但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蔡英文真的覺得總統的歷史評價應由人民決定,那為何還要特別讚揚蔣經國的反共主義,而且還特別強調「蔣經國的反共保台立場也是今天台灣人民的共識」?

蔡英文根本就不是真的認為「總統的歷史評價應由人民決定」。如果是,他就不會幫「人民」預設「蔣經國的反共保台,讚!」這個答案了。所以蔡英文才沒有「總統評價交給人民決定」,而只是躲在「人民」的後頭,或說,自己戴上「人民」的面具,而做出讚揚蔣經國體制的「蔣經國的反共保台,讚!」的歷史評價。

第二個層次,「反共」真的有辦法和「威權體制」切割嗎?答案當然是否,至少在蔣經國體制這個個案中是如此。蔣介石、蔣經國的軍國黨國體制的「正當性」,就是建立在以「冷戰敘事」為前提的「反共主義」以及基於這個「反共主義」的半永久化戰爭狀態之下。因為與「邪惡共匪」的戰爭還沒結束,所以國家領導人必須強而有力,總統無限連任才是對的。因為現在處於戰爭狀態,「邪惡共匪」和其他壞人想要破壞我們「自由中國」和所有「民主國家同盟」的人民的自由與幸福(對,這種「我國是民主國家對抗共產極權的最後壁壘」、「民主大同盟」的話術早在冷戰時期就用到爛了),那些批評政府的人一定是共匪的間諜,不懷好心,要抓起來。因為「邪惡共匪」是萬惡壞人,所以「何不槍決之!」當然也是正義的。

蔣經國軍國黨國體制的正當性基礎就是反共主義。要把反共主義和蔣經國政權的威權統治以及威權統治中的總總人權迫害與反民主行為切割,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今天蔡英文正面完全肯定蔣經國反共主義=支撐起整個國民黨威權體制的正當性基礎具有正當性了,那還需要談什麼轉型正義呢?黨國線人也當然是反共護台小尖兵,讚美表揚都來不及了不是嗎?

不過話說回來,蔡英文本來就對轉型正義沒什麼興趣。蔡英文政權第一屆的時候還多少做點樣子,至少在把國民黨黨產收歸國有上表現濃厚興趣與積極性。但是國民黨的財產沒收差不多,以及2018年地方大選大敗而完全改採「抗中保台」路線後,整個蔡英文政權大概就只剩促轉會那些人在狗吠火車(我個人對於促轉會的某些行為帶有懷疑態度,但至少促轉會或是和促轉會合作的人之中還是有真正想積極推動轉型正義的人)了。這當然是很「合理」的事情,台灣歷史上最能作為替「抗中保台」宣傳的好素材?當然是兩蔣時代囉!擁有龐大的軍隊與人人一心為國的高漲愛國情緒,整個國家的所有人都被「國家安全」這個「公共利益」所壓制的軍國主義體制,而且敵人還剛好是同一個萬惡中國。兩蔣政權當然台灣歷史上最接近那些「辣台派」、「台派」等愛國人士所夢想的「高度國防國家」的時代了!

再加上蔡英文在去年國慶揭示了「中華民國台灣」,全面啟動「中華民國台灣國族主義」這種強行融合了原理上應該互相矛盾的中華民國國族主義與台灣國族主義的國家認同國民統合(確實這個融合型比起台玩國族主義或中華國族主義可以包含到更多的人,但同時,這套「中華民國台灣國族主義」的支持者對於不接受其內在矛盾的人,不論是死忠中華民國派還是法理台獨派都將其踢出「好台灣人」的範圍外。當然根本上反對國族主義的人一開始就是中共同路人了),今天正面肯定蔣經國也不是什麼好奇怪的事了。在以「反中國」為前提的「中華民國台灣」這個敘事下,推出肯認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蔡英文這樣道統一脈相傳的結論,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而且蔣經國本來就是人氣不低的總統,再加上反共主義那麼香,什麼轉型正義什麼威權體制破壞人權的當然在排序上就不會排到多前面去。

接下來內容是用以回應某位顏姓御用文人的FB推文。該顏姓御用文人認為,把蔣經國和希特勒相比並不恰當,拿「都處在冷戰最前線,國家內外都有共產威脅」的李光耀和朴正熙來比擬蔣經國比較正確。顏說,「(不)像希特勒統治那樣,加害者受害者可以一刀切,分得清清楚楚,可能是冷戰期間許多威權統治者,如蔣經國朴正熙李光耀等,都無法類比的」。言下之意,顏似乎是認為不能只說蔣經國的「壞」的那一面,必須採所謂「功過並陳」或是「尚未有定論」論。而言,顏還說「反對蔡英文致辭的人,理由都是轉型正義」。好像有關於蔣經國的問題,只是一個純粹的歷史學上的問題。

御用文人今天也在努力爭奪國家權力者賞賜的桂冠。當然,顏御用文人這番護蔣論(即是顏文末強調自己不是要護蔣,但文章內容本身卻很難說是如此)今天努力護航蔣經國其實不是真的要護航蔣經國,而是要護航今天掌權的蔡英文。

顏御用文人說應該拿冷戰時代面臨國內國外共產勢力威脅的朴正熙和李光耀來對比蔣經國,而非不管怎樣都只能罵的希特勒。顏來試圖以此合理化蔡英文讚美蔣經國體制反共主義要素的發言,也就是:「怎麼可以只看負面,應該要功過並陳」。可是,朴正熙和李光耀的國家體制就是因為沒有因戰爭或革命而被徹底打敗,所以現在才有本錢在那邊「功過並陳」。別忘了納粹黨也曾經「建設德國而受人民歡迎」,德國的高速公路也是在納粹黨掌權的時代完成。而且,希特勒又何嘗不是「國家內外都有共產威脅」?別忘了日德義當初組成軸心國當初用的理由就是「防共」。不管是日本和德國的權力者的「防共」當然都不只是防範來自於國外的蘇聯和共產國際而已,國內的共產黨更是--或說,才是--他們真正在「防」的對象。只要稍微Google一下「國會縱火案」和「治安維持法」就可以知道了。用「反共」、「防共」為名對外擴張軍備與發動戰爭,對內彈壓人民自由的老招,早在冷戰之前就流行於資產階級國家了。當然也不是說他們的「反共」、「防共」只是純粹的口號,他們可是真心要打壓共產黨和社會主義人士,因為掌握這些國家權力的人首先要守護的就是國內資本家的利益。

再說,蔣經國的問題可不只是單純的「轉型正義歷史問題」而已。不是說歷史問題不重要,而是蔡英文讚美蔣經國的發言,本來就不是只有轉型正義的歷史問題而已。處於「現在」的國家權力者肯定「過去」的國家權力者,本來就帶有「現代」的意義。這當然不僅是也不會是單純的歷史學的研究題目,而是藉由評價過往的歷史,來用於合理化、正當化或是批評某個「現下」的特定事情。這種事情歷史上的國家權力者們早已重複過無數次。總之,至少對我而言,就蔡英文的發言這件事而言,更重要的是,蔡想藉由歷史上的反共來強化今天和未來的以反共為名的國家體制與國民統合這個現實問題。把蔡英文對於蔣經國的評價僅稱之為涉及「轉型正義歷史問題」的問題,是在刻意淡化這個「對於過去的評價」對於「現下的現實」所產生的影響與的意義。

接下來的內容則是針對台灣史學者周婉窈教授的「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此時的反共是真命題,請不要混淆」一文的回應。

周婉窈認為,兩蔣政權的「『反攻大陸』或許一開始有其『真意』」,但是「KMT/ROC黨國一直喊反攻大陸,這是要維護它在台灣繼續專制獨裁統治的正當性,並用來洗腦學生、鎮壓反對力量」。因此,「蔣經國的『反共』要放在這個脈絡來理解,不能和今天我們真正面臨中國的武力侵略,必須反共,混淆在一起」。簡言之,蔣經國政權的「反共」是「假反共」,因為蔣政權其實只是以「反共」為大義,以此來合理化、正當化自己的獨裁統治。但是今天的台灣是實際上受到中國武力侵略威脅,所以蔡英文政權的「反共」是「真反共」。(當然周教授的發言不是只有說這點,但我主要認為這點有問題。該文其他部分頗有參考價值,只是這段免不了用「真的反共與假的反共」的方式來正當化今天台灣的反共主義。畢竟蔣也說反共,如果兩者不差別化,就會變成「兩者都對」或「兩者多錯」的情況,但周的意圖顯然是批蔣但贊同今天的反共主義)

「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很大程度上是有道理的。近現代史學者益田肇在《人びとのなかの冷戦世界》中就指出,包含中華民國/台灣在內的諸多「自由世界」國家在冷戰時期的反共體制或是反共運動的實際所為,其實比起「為了要完成在國際上戰勝共產勢力此一目的,而在國內推行諸多國家政策」,更接近「以反共為手段,以反共這個不可質疑的『大義』輾壓反對者以及推行自己想推動的近代國家化與國民統合」。在反共運動中被打壓的對象常常和共產黨根本沒什麼關係,而只是因為他們試圖挑戰既有的社會秩序或是對於既有社會秩序而言是無法統合進來的異類,因而保守派或甚是社會多數討厭的對象。為了要合理化對於這些「討人厭的人」,當時的保守派或是握有權力的人利用了國際上的冷戰敘事,把這些「討人厭的人」貼上「共產黨」、「非美」之類的標籤,讓對於這些「異類」的殲滅戰更加不容質疑。而冷戰敘事也不只用於壓制反對者,冷戰時代的國家權力也利用冷戰敘事來推行國家政策。比如說,冷戰時代的台灣常見政府推出「為了反共復國,我們要好好辦教育/做好清潔衛生/好好報稅etc.」的標語格式。表面上,「反共復國」是目的,「好好辦教育/做好清潔衛生/好好報稅etc.」是手段。但是益田指出,其實「好好辦教育/做好清潔衛生/好好報稅etc.」才是國家真正想推動的事情,「反共復國」其實才只是為了後者服務的手段。類似的事情也在共產中國發生過,只是他們的口號不是「反共復國」而是「打倒反革命份子/打倒帝國主義」而已。在這個意義下,我們確實可以說「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

但問題在於,如果「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那「此時的反共」當然更是「假議題」了。蔡英文用何嘗不是如同過往的冷戰時代西方國家威權政府般想利用冷戰敘事來合理化自己的支配與國家政策?蔡英文又何嘗不是試圖利用反共主義壓抑一切對於蔡政權提出疑問的人?

不久之前才剛結束的「四個不同意」工頭政治宣傳戰不就是證明民進黨與其支持者也在利用冷戰敘事和反共語言來強推自己政策與鞏固自己支配的一個鮮明例子嗎?四個公投案中只有反萊豬案和國際關係比較有關連性,其他三個都可以歸類為與國際關係或是他國關聯性低的國內議題。而且,反萊豬案公投直接涉及的也是台美關係,而不是和中國之間的關係。可是,在政府、民進黨與其支持者鋪天蓋地的宣傳戰之下,四個公投的每一個都變成了「抗中台灣保衛戰公投」,只要不是投「四個不同意」,就等於是票投中國共產黨,就等於是成為「在地協力者」幫助中共「亂台」。黨與其黨羽的「抗中保台」,何嘗又不是「DPP黨國一直喊抗中保台,這是要維護它在台灣繼續民選獨裁統治的正當性,並用來洗腦人民、鎮壓反對力量」呢?當然,蔡英文為打造「反共高度國防國家」的統治技術與手段當然是比蔣政權時代要來的高明多了。但即使統治手法更加巧妙、粉飾其真正意圖的意識形態更加讓人難以識破、向國際與國內宣傳「自由中國」的伎倆更加高超,都無法改變其「反共高度國防國家」的本質。

而且,兩蔣政權可是曾經和共產中國直接發生過武力衝突的,相較之下,蔡英文政權之下的國軍可(還)沒有直接和人民解放軍交火過。固然今日兩岸之間的軍事緊張很糟糕,但兩蔣時代兩岸之間的對立與不相往來可更勝今日(當然兩蔣時代兩岸並非真的不相往來,只是權力者之間可以往來,但人民必須彼此仇恨堅決反共)。再者,(雖然我不認為結合國族主義並以共產黨官僚機構高度統制整個國家的史達林主義式共產國家是「真正的共產主義」,其實這種史達林主義國家和施行高度國家資本主義的後進資本主義國家反而比較相似)毛澤東時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比習近平治理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更加接近「共產主義」。習近平現在在公開談話都比起「階級」更喜歡談「國族」了(請參閱轉角國際的文章「習近平在說啥?(下):共產主義迷宮的「階級與國族」 | 政經角力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到底哪裡是共產主義啊?整個中國大概除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那個自欺欺人的名字以外,都和共產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了。總之,兩蔣時代的兩岸軍事對抗比現在更加嚴重,其國家政權的敵人也比現在的國家政權的敵人更加接近共產主義。如果「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那「此時的反共」當然也不會是「真命題」了。當然,不是要說「真反共才好,假反共不好」或是「假反共比較好,真反共在幹什麼」之類的,而是不管真反共假反共,都不是好東西。

總之,反共主義處於蔣經國政權威權體制中的核心,是支撐起整個軍國黨國體系的正當性基礎。「反共」和「獨裁者的血腥鎮壓」是不可切割的,而且「反共」本身就是一個有問題的東西。當今很多人好像把「反共」視為「絲毫不用懷疑的絕對正義」般的,但只要稍微讀一下社會主義與社會主義被鎮壓的歷史,就知道絕對不是如此。而且,比起外在的「外敵」威脅,「為了對抗外敵而強化國內統制」的「本國」政權本身,才是毀滅一個國家的人權保障的真正殺手。《銀河英雄傳說》中說得好:「一般皆言自古以來許多國家都亡於外敵。但是,這裡要注意的是,有更多的國家是因為對於侵略的反擊、財富分配不均、權力機構的腐敗、鎮壓思想與言論自由所造成的國民之不滿等內部因素而滅亡此一事實。對於社會的不公正不加以理會,只知道無益地強化軍備,並將其力量對內用於鎮壓國民對外用於侵略之時,這個國家已經正在走向滅亡」(《雌伏篇》第五章〈查問會Ⅱ〉)。

蔡英文似乎對於蔣經國的「(國家之所以能夠生存下來,)是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世界上是堅決反共、不與任何共黨妥協的精神堡壘」這種飄散麥卡錫主義與冷戰屍臭味的國策方針很中意。如果「化解台灣社會的分歧」是要全體國民團結在蔣經國幽靈和反共幽靈的正統繼承者之下的話,那這個社會還是繼續分裂比較好。


創作回應

迫水未來
誠如黃丞儀所言「蔣經國的反共是以一個中國為前提」。不過既然蔡英文都打定要無視兩種國族主義之間的原理上矛盾強推「中華民國台灣」了,他應該不會在乎蔣經國的「反共」和「一個中國」之間的一體性在理論上會對於實質兩國論產生什麼破壞吧。
2022-01-27 01:48: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