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2021年終紀事

迫水未來 | 2021-12-31 19:59:48 | 巴幣 116 | 人氣 271

時間又來到了12月31日。
雖然今年實在沒有什麼「啊,一年又要結束了」的實感,但每年慣例的年終紀事的文章還是得進行。不然,再那麼懶散下去的話,真的要在無止盡的煩悶之中腐爛了。雖說或許早就開始腐化了吧。

總之,今年的年終紀事也和我往年的一樣,以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為主的個人碎念。沒什麼營養可言只是發洩。繼續去不了2020年4月就入學的大學院,繼續第二年的進退不得半停滯狀態,而且「被困在這個令人窒息島國」的煩悶感只要越來越嚴重。對於周遭的很多事物越來越容易不耐煩與發怒,但同時又總是提不起勁。今年不論是我正職的學術方面的成績還是興趣方面文章的產量都呈現低迷狀態,雖然我首篇雜誌論文終於被印出來了(是投在我這個領域的專門雜誌上的,不是憲法學的人大概只會覺得無趣,所以這裡就不多提了),但其實那也是去年就完成的成果。在巴哈小屋方面,今年實在沒有能夠拿得出和去年我自認最好的「【心得】在憲法紀念日「邂逅」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那篇相比的東西。

雖然今年充滿許多令人鬱悶之事,但再那麼散發令人煩鬱的空氣可不行。至少在進入和政治話題有關的碎念抱怨之前,得先提一些讓人可以稍微覺得有趣的一點事情。
雖然說今年總體而言不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一年,但在這一年,更準確地說在這幾個月,仍然有輝響於心的相遇。只是我個人有個長久以來,而且最近幾年越發嚴重的通病。那就是,越是衷心喜歡、越接近真愛的作品反而捨不得結束。而且正因為無比重視,所以越想要全力寫一篇好心得或好分析等值得當作永久保存版的文章。結果反而就是遲遲無法動筆。《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星亂》是如此,《破曉傳奇》也是如此。

不過,年終紀事就是可以隨便輕鬆聊聊的場合,而且也不適合劇透,所以今天就趁此機會來非常簡略地說說我和《破曉傳奇》、和希儂等人相遇的事情吧。當然,在不劇透這個大前提下能說的很有限。可是另一方面,雖然我覺得如果是真正好的故事,即使知道劇情發展也不妨礙其跟隨著故事進展的「體驗」所帶來的心靈觸動(如果知道劇情發展再讀就沒有意思的故事,那也沒有置身於其中體驗的價值了),不過不可否認有時候在沒有劇透的情況下踏向「未知」的旅程的過程更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對吧。




この旅は、きっとあなたを解き放つ。這趟旅程,一定會將你解放。這是《破曉傳奇》的標語之一,和「心の黎明を告げるRPG」(告予心中之黎明的RPG)一樣,都體現了《破曉傳奇》的作品本身。至少,和我親身體驗的《破曉傳奇》之旅一樣。雖然我目前主線還沒全部完成,但我可以斷言,《破曉傳奇》是我私心評比今年最好與個人最喜歡的故事(好險《星亂》算去年的,不然會陷入抉擇困難。然後《貝に続く場所にて》我只看了十頁左右就後來事情忙放置了,所以不列入計算,不然應該也是超有力候補)。

一開始是被《破曉傳奇》的人設和美術吸引,之後配上絢香所演唱主題曲的廣告更是擄獲我心。但是我在這之前不要說沒碰過傳奇系列了,也沒有真正好好玩過JRPG,因此頗猶豫到底要不要預購。雖然試玩版的感覺頗不錯,但畢竟試玩版只能稍微體會下氣氛,不知道故事的內容與敘事到底如何。最後還是決定先入手一般版,而且我還算錯日期晚一天沒拿到預約限定特典。但結果呢,雖說沒打算全補DLC(站國風和泳衣組合不太合我胃口),但現在已經補了好幾個DLC,而且還透過代購從日本網拍買了附美術集的豪華版(純收集,我是用Xbox的)和希儂全身掛軸。然後最近還在考慮要不要用冬特或農曆新年特賣三平台制霸。




原本我只是打算快速玩玩看主線為主的。誰知道一玩下去就一發不可收拾,等我發覺時早已深深著迷,想要深深品味《破曉傳奇》的每個細節。遊玩時間一不小心就已經到86小時(而且顯然還會繼續下去!),截圖一不小心就破了1400張。

不論是故事本身的內容或是敘事的方式,《破曉傳奇》都做得非常好,無比迷人。人物刻劃也很深刻,敵役的描寫有立體感,即使是配角的故事也很有趣。更別提六位主角了。每一位都印象鮮明,每一位背後的故事都很吸引人,令人無法不愛上希儂、奧爾芬、琳薇爾、杜歐哈林、奇沙蘭和洛。即使是個人相較之下最沒興趣的洛的故事與描寫方式都讓我覺得很深刻。

《破曉傳奇》對於「支配」與「共存」的探討也很深入。原本我以為會是王道的「打倒殖民者雷納!」的故事,但實際對於「支配」的檢討之深讓我印象深刻。比如說在故事前期就有出現一位反抗組織首領對奧爾芬說:「你可別成為我的『奴隸』了!」,進到這段劇情時我當下就發覺《破曉傳奇》對於「支配」的討論絕無流於簡單無趣的「打倒殖民者→皆大歡喜!」。之後的故事也不斷從各方面挑戰「支配」這個主題。至於另一個關鍵字「共存」,《破曉傳奇》也直面其困難的一面,但同時又寄託對於未來的希望於心中。故事中有很多主角們相互討論的對白與其顯現出的精神我都好喜歡好喜歡,不過這篇必須貫徹不劇透原則,所以就此打住吧。總之,《破曉傳奇》真的是「私たちの心に黎明の鬨を告げる」。與希儂等人踏上的雙世界之旅,是一趟讓讀者也在體現中得到解放與心中黎明的旅程。




上文提到《破曉傳奇》六位主角我都很喜歡,但最喜歡的當然還是希儂了。從《破曉傳奇》發售前那威風凜凜又讓人聯想到美麗冰山人物美術設計就讓人我非常在意了,實際體會《破曉傳奇》後更是無比醉心。不論是女王般的氣場還是那恰到好處的毒舌我都很喜歡。果敢戰鬥的凜然之姿也是迷人至極。正是因為長久以來孤身一人,所以在信念上找到自己的生存意義的姿態,令我心向。嘛,總之希儂的各種側面當讓我沉醉其中就是了。除了對於希儂的角色刻畫很棒之外,下地紫野的聲演也是功不可沒。希儂的倔強、希儂的孤獨,以及在冰山之下的溫柔之心以及對於自身信念的理念。宛如殉道者般想要貫徹自身理念的同時,心中又不禁渴求於和同伴之間的聯繫。這樣的希儂,就我個人而言,實在無法不予之共鳴與投入情感。而且就算單純把希儂的故事抽出來,本身也是一趟告予心中黎明的解放之旅。

對了,我戰鬥主要控制角色也是選希儂。累積術技種類之後希儂不論是近.中.遠各種距離都可以勝任愉快,而且還有追蹤機能的術技和治癒術,真是六人組中最適合指揮官的位置(?)。而且,就是要操作自己最喜歡的角色才能玩得更愉快呀!


當故事中發生某個轉折而讓我焦躁不已時,也意識到自己有多喜歡《破曉傳奇》和希儂了。
各種野營對話和休息時的各種活動與表情也是我很喜歡的本作魅力之一!
喜歡的故事片段當然很多。希儂和琳薇爾在船上的對話是我特別喜歡的片語之一。
那個在預告中也有出現的「希儂對夥伴的告白」當然也是精選名場面之一!
最近特別喜歡的希儂造型:藍色草帽+DLC學生服A+DLC的試作護砲伊吉斯


不管是杜歐哈林、奧爾芬、琳薇爾都有很多話可以談,但是《破曉傳奇》的話還是先告一段落吧,不然可是沒完沒了。除了《破曉傳奇》之外,我最近所接觸的特別值得一提的作品還有《緋紅結繫》、《閃光的哈薩威》、《沙丘》(再重申,《星亂》算去年的,所以不列)。《緋紅結繫》雖然在各方面都比《破曉傳奇》差了一截,但仍然是很有意思的好作品,只是《破曉傳奇》太優秀了。

《閃光的哈薩威》是讓我看了好幾次還跟巴哈買了BD的作品,十分值得一看。雖然說「閃光的暈船仔」和大叔上校之間搶奪琦琦的無聊男人賀爾蒙散發比賽實在讓人不得不好好批評一下(故事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一方面被描寫成被兩個男人搶喪失乏主體性一方面又有點所謂「勾引男人的壞女人」暗示這點實在無法輕易忽視),但其他部分確實頗優秀。這部電影(小說我沒讀過,不確定是否也是如此)總讓我覺得是在回應那個60、70年代的新左翼運動。一方面心中很清楚「革命」不可或缺,但一方面又苦惱於「革命」是否真的是正義。作中以被捲入戰鬥的一般人視野切入馬夫蒂和聯邦軍戰鬥那段實在值得大書特書。為了明天的生計而耗盡心力的計程車大叔對於哈薩威所說的「馬夫蒂就是太有學問了。與其擔心那麼久以後的事情,我還不如擔憂下個月的生活費」也讓我印象深刻。多數人們困於明天的生活而對於「改革」報以冷漠甚至嘲笑的那個片段,很難不是說是在意識到曾經席捲全國的日本新左翼運動而寫出來的。

至於《沙丘》,讀完小說版第一集我有寫一篇小心得,雖然後來想想這篇還是有些不足以及必須改寫之處。電影版我也有去看,也是這兩年第一次去電影院。雖然我在觀影的時候一直分心比較原作和改編之間的對應,但觀看這部電影本身仍然是一次美妙的體驗。而且或許是電影版是在小說續集已經寫出來的前提下完成之故,電影版顯然更明確「反英雄」的主題。在讀原作第一集時我實在無法確定到底作者法蘭克.赫伯特到底在執筆第一集當下真的就為未來的反英雄主題鋪路?還是其實當時沒有想那麼遠,就是把保羅的故事塑造成血統主義的貴種英雄譚?




在進入令人煩厭的政治話題碎念之前,先想分享一本今年看的書籍,增田肇教授的《人びとのなかの冷戦世界(人們之中的冷戰世界)》(岩波書店,2021年)。雖然說是學術專業書籍,但內容並不難懂,至少不是專門領域的我(雖然說並非毫無關連啦,畢竟我的主題是立憲和平主義憲法學,對於戰爭狀態之下的社會當然多少有些了解)也可以讀懂裡面的內容。而且重點是,我覺得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研究。不僅止於對於「冷戰」這段歷史「事實」(本書所要挑戰的之一,就是「『冷戰』真的是毫無疑問的『事實』嗎?還是其實是由人們心中的想像所建構的世界?」)有所顛覆性的認識,而且對於如今這個所謂「民主vs.極權」(當然,這本身是一個讓人停止思考和排除國內異議份子的意識形態)的時代也有所重要性。

簡單說,增田指出「冷戰」其實是被當時的人們所建構出來的一種社會裝置。透過這個社會裝置,渴望回到過往美好時代(即使這個「過往美好時代」本身是一種虛構)的人們與國家把意圖挑戰現有秩序或這個「過往美好時代」的人人通通打成共產份子/反革命份子(視其為所謂「民主國家」或「共產國家」而定)加以鎮壓。比如說,二戰結束不久美國曾發生要求提升女性地位(戰爭結束後原本在戰時就職的女性很多被趕走,社會與國家要求他們回歸家庭)、改善勞動條件等的社會運動,當時「過往美好時代」派的人們就被這些訴求貼上「非美」、「左翼」等標籤--即使,他們的活動和共產黨根本沒什麼關係,而虛無飄渺的「美國式的生活與價值觀」就如同今天的「台灣價值」一樣,根本是隨那群發明這個詞彙的權力者自己的方便隨意解釋。

冷戰時代不分東西,很多以冷戰之名推行的國策活動或是打壓異議份子,其實仔細看就會發現和美蘇對立之類的國際情勢根本沒什麼關係,反而往往是非常國內的事情。這些國內事情透過冷戰敘事引進和政協大戰劃上等號的美蘇對立以把自己強化成不可質疑的絕對正義。比如說,海峽兩岸的政府在當時就很愛喊出各種「為了反共/為了打倒美帝」,所以要「做好公共衛生/好好辦教育/好好納稅/發展產業」等各種行為。單純從文法上的構成來看,前者是目的,後者是手段。但增田指出,其實前者才是手段,後者才是國家真正想推行的事情。簡單說,不論是北京的中國共產黨政府還是台北的國民黨政府,都透過冷戰敘事來推行近代國家化。

一樣再寫會太多(再寫下去不如直接用符合學術需求的方式寫一大篇),所以就此打住。這本書應該是(還)沒有中文版,但有英文版:Cold War Crucible: The KoreanCon flictand the Postwar Worl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5)。只是本書日文版不是單純的翻譯,而是更接近以上述英文版為基底重寫的研究書。所以日文版才是(至少現階段的)完整版。雖然叫人讀外文的研究書是有點不太親民,但這本書真的很有參考價值,有興趣和語言能力的人,我個人很推薦一讀。


雖然已經決定要克制今天不要談銀河英雄傳說的話題了,但我還是要貼莫名適合當下心情的DNT楊文里搭車圖!《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終於要在明年登場了,實在無比期待!又要破費收BD了......。


最後,還是不免想談談不論是寫的人還是讀的人都會很煩厭的政治碎念話題。先從公投開始吧。我個人的投票是重啟核四案不同意,反萊豬案、三接遷移案、公投法改正案同意。我在反萊豬案、三接遷移案投同意票最主要的理由是想要給台灣無止盡的開發主義踩煞車。原本兩大右翼政黨支配的台灣就沒什麼人擋的了財團的掠奪了,近年在「抗中保台」的氣氛下,不把台灣島上的一切人事物吃乾抹盡不會盡興的本仙島資本主義更是越發猖狂。「半導體學院」這種國家毫不掩飾視大學只為台積電職訓所即為一例,各地科學園區圈地運動加速也是一例。國家和社會多數派都把台積電讚美為「護國神山」就是一個警訊(而且諷刺的是,以「護國神山」這種充滿日本右翼臭味的詞美化台積電國家資本主義,在外國人眼中搞不好會以為是一種黑色幽默)。總之,得有人對他們說「該適可而止了!」。我也很清楚這兩案就算通過也擋不了新自由主義的時代潮流(國內各種資源與台灣人的生命被資本家和權力者們所榨乾。在以美國為首的經濟圈中,台灣一方面處於被剝削的位置,一方面剝削處於經濟圈更邊緣地位的國家),但至少能夠表達「No」。

但結果呢?如果只是同意票未達25%就算了,但竟然是不同意大於同意。當然整體投票率不到50%,嚴格而言很難以這次公投當材料說「國民的總意」肯定毫無節制的資本主義擴張(資本不增殖就會死),但利用的人可不管投票率,在未來的歷史只會(被)記得「同意大於不同意」。事實上,才剛投完公投執政黨就要搞中央政府總預算逕付二讀和強推地制法修正案的誇張行徑不是嗎?說到總預算逕付二讀就滿肚子氣。國民黨杯葛怎麼和民進黨逕付二讀相提並論?杯葛的不審,預算案不會自己成立,但逕付二讀的不審可是讓預算案等於是直接成立耶!再說,就算國民黨胡搞瞎搞,就表示民進黨有權利也亂搞嗎?國會議員負責任的對象是國民吧?怎麼民進黨的立委每個人都好像在做「行政院老師交付的家庭作業」般戰戰兢兢?!固然國家總預算最好不要拖太晚一直不審,但比這個更重要的前提是,不是立法院要限期完成行政院交付的作業,而是立法院沒同意行政院的花錢計畫行政院就只能等!三權分立的重點不僅止於「立法權與行政權的平等」,而是「立法權控制行政權」!  ※請參考拙作:「民主之父」與「總統直選」

而且,這次公投前的民調除了核四案之外原本都是明顯不同意大於同意,但最後卻翻盤。恐怕對黨和對國家而言,這只是證明了這次狂打的「抗中保台」麥卡錫主義牌、政府大撒幣宣傳、就算說謊也不在乎的做事方針的「有效性」。未來黨和國家恐怕會更喜歡使用這些嘴巴上說守護民主其實自己才是在破壞民主的手段。

所謂的大新竹也是。我是新竹市人,而且是從小就住在所謂的「舊城區」那邊的人(我必須強調,我們不會用「舊城區」這個詞稱呼自己。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國內交換到清大人社院的時候)。原本大新竹就是一場鬧劇。當初林智堅提出大新竹合併案的時點是傳出他在桃園市長內部民調已經出局之後的事情,雖然一開始他沒說要選,但不到一個星期就沉不住氣在周玉蔻的節目上說明自己就是想選大新竹市長

新竹市和新竹縣要不要合併的話題確實一直都存在,不過也就是「存在」而已。至少在我的記憶中,並沒有成為一個被夠多數人認真討論、真的打算要實行的計畫。民進黨很愛說「當地人多數民意支持竹竹合併」,但那個依據始終都只有山水民調最近做的那一個民調,而山水民調和黨的關係嘛,Google一下就知道了。大新竹合併案一開始只是無能到除了新竹市長都不會當的林智堅走投無路提出的愚蠢提案,誰知道竟然會得到黨中央的支持。我真懷疑林智堅是不是握有柯總召的把柄,還是黨真的是只有公開說出來的不管如何全黨對外都會挺到底。

林智堅是在太陽花學運之後的縣市長選舉中選到的,他真的運氣很好。那個時間點民進黨不管派誰都會贏,而且他的對手又是天怒人怨許明財(國民黨)。林智堅是選前100天才正式說要選,因為民進黨不挺參選的前市長蔡仁堅。當初三方對戰很多人都以為許明財可以躺著選,結果許還真的躺到什麼都沒有。由此可見許明財有多惹人怨。不然新竹市長其實是很好當的,不用做什麼事這樣市民滿意度很高。然後第二次選的時候國民黨又派許明財出來「助選」,結果可想而知。

就我個人觀察而言,林智堅的政治實力被嚴重高估。他很喜歡做文青市集之類的花樣,但更為實質的內容呢?空虛。他很喜歡大興土木(他和建商的關係,請自行Google),各種工程造成的不便利大概是他的施政讓我最「有感」的事了。總圖書館被拆掉後不知何年何月才蓋的回去,真的很有感。站前廣場施工多次後都大同小異,施工期間還讓行人與車爭道(那條路交通繁忙,行人走馬路其實很危險),也很有感。還有,實在不得不抱怨這兩年下水道施工各種噪音振動環境汙染令人生活品質大幅下降,而且施工品質還很低劣。更別提因為市府無能協調工程進度,導致同一條路至少要重複挖起來填回去至少三次!

林智堅或許從頭到尾也就只想著園區票和外地觀光客的好評而已。我們「舊城區」(再強調一次,我們不會這樣叫自記)在他眼中只是文青遊樂場而已,大概不是實際有人居住的地方吧。整個大新竹的「理由」也是「半導體國家戰略」。林智堅自己也是香山人,他卻只會重複「新竹=竹科」那種令人作噁的論調。我們新竹人活在竹科的陰影和外部成本之下那麼久還不夠,看來林智堅還要加劇這個壟罩新竹人的暗雲。幫竹科掠奪人民土地,把所有人都拿去做竹科的活祭品。不論是新竹市還是新竹縣或是苗栗縣,都是要為了科學園區、國家競爭力而存在嗎?而不是為了當地住民而存在?

再說,科學園區是中央直屬特區,是科技部的領地,就算升格成直轄市,市政府還是鞭長莫及。真的要「提升竹科競爭力」,還不如把科學園區的範圍擴張比較快。而且苗栗縣內也有竹科的園區。「一日生活區」也是謬論,竹南和新竹市不是一日生活圈嗎?而且,以「竹科」和「一日生活圈」為理由,是不是代表要把尖石鄉等不是「竹科」也不是「一日生活圈」的地方分割出去?

要做的是全面檢討我國的統籌分配款和各種地方自治體資源的分配,而不是放任各縣市各憑本事升級成直轄市,如此只是加劇縣市不平等。而且憑林智堅和國家那副「新竹=竹科」的樣子,合併後他們真的會重視那些「不是竹科」的地方嗎?升格合併後的台南市已經是一個「縣市合併只會加劇城鄉差距」的實例了。

最後的最後我還要再講一個跟「日台友好」唱反調的政治碎念。最近安倍晉三等好幾個日本右翼政治家很喜歡說什麼「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云云的發言,很多台灣人聽得心花怒放,可惜其中恐怕有太多人台灣人的一廂情願。首先,這些發言恐怕主要是說給他們國內人聽的。日本也有很吃「抗中保日」那套的選民,對中國拿出軍事對抗的強硬態度,可以爭取他們的支持,還可以合理化自民黨不斷在做的軍事擴張行為。但大概很多台灣人覺得這些話主要是說給台灣人聽的,是「日台友好」的證明云云。甚至前陣子的民調還有過半受訪者認為日本會出兵協防台灣!

說道「日本協防台灣」,各位會想到什麼,自衛隊直接派出護衛艦和戰鬥機與解放軍交戰嗎?很可惜(?)的是,至少就現狀而言這是做不到的事情。安倍政權雖然在2015年壞憲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並在2016年以強行採決通過新安保法制,但現在(依據安倍的解釋改憲),日本能行使的集體自衛權是「有限的」。具體而言,不能直接參加戰鬥,而只能在現在沒有戰鬥行為發生的地方(※)為同盟軍補給油料彈藥等後方支援行為(=後勤)。所以,不要以為安倍等人嘴巴暗示的「協防」是派出自衛隊武力巡航。而且而且,日本會為了國家利益而採取國際行動,但他們不會為了「自由民主」之類的意識形態而行動。現在的自民黨就算再怎麼充斥笨蛋,日本政府應該也不會蠢到會真的想要和鄰近的軍事大國發生直接武裝衝突。
※如果繼承小泉政權對於「戰鬥地域」和「非戰鬥地域」的鬼扯解釋方式,大概會生出「自衛隊所在的地方就是現在沒有戰鬥行為發生的地方」的謬論。

即使「日本協防台灣」可能性低到不行,但顯然不少台灣人一廂情願地相信。結果呢?有外國軍「壯膽」,自然就更強化自己的心理軍事建設。「解放軍只是紙老虎,不足為懼!」。這種使台灣人產生自大狂妄的「日本協防台灣」論在我看來宛如銀英傳中的「阿爾提米斯的項鍊」(アルテミスの首飾り)。盲信「阿爾提米斯的項鍊」帶來安全,以為敵人和戰爭真的根本不足為懼,而大力支持自國政府的軍事冒險主義,放棄甚至還打壓以非軍事手段努力謀求和平的方式。軍事冒險主義的結果是什麼?兩邊的國民都覺得「敵軍不足為懼!」而成為自國政府軍事挑釁手段的後盾的後果是什麼?不真正意識到戰爭,恐怕很多人都只會沉迷於這種安全幻想之中。而且「阿爾提米斯的項鍊」還是軍事衛星(雖然這種軍事硬體思維仍然噁心),「日本協防台灣」論只是基於錯誤認識的誤想,比「阿爾提米斯的項鍊」還空虛。




行文至此,今年已經只剩四小時了。去年的這個時候我曾以為今年應該去得了在新宿區的大學,不過最終還是沒辦法。明年應該可以吧。應該吧?但不論我個人明年如何,對於這個國家我還是難以抱持什麼希望。不,這個國家會怎樣都怎麼好。世界會如何,才更加重要吧。至於明年寫不寫得出《破曉傳奇》心得和《星亂》心得呢?唉,我不敢說。或許可以先寫個人也頗喜歡但沒到本命等級的《緋紅結繫》吧,但也得有想到有意思的切入點子才行。

最後我要以《破曉傳奇》中我個人頗喜歡的希儂和奧爾芬的睡前聊天片段截圖做結,以上!





                                 

2021年12月31日  23時16分 更新

日本那邊已經是2022年了,分享幾張官方推特新年賀圖,提前一小時敬祝大家新年快樂!





創作回應

迫水未來
https://i.imgur.com/ZeqwrtR.jpg
《破曉傳奇》目前進度
2021-12-31 22:27:0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