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2021年5月3日 第74年的憲法紀念日

迫水未來 | 2021-05-03 17:49:12 | 巴幣 102 | 人氣 224

1947年5月3日,日本國憲法施行。
以和平主義、基本人權尊重、國民主權為三大原則的日本國憲法,是日本第一部實質立憲主義憲法典,同時,其領先世界的非軍事和平主義,在世界史、立憲主義史上也具有極為重要的地位。

今年的5月3日是第74年的憲法紀念日。
面對目前COVID-19的危機之中,在2021年的今天再一次重申日本國憲法、立憲主義、個人的尊嚴的價值應該是一件重要而且有急迫性的事情。

事實上,以自民黨為代表的改憲勢力又藉機再次重申「面對疫情需要緊急事態條項!」的訴求,從311開始他們就對於這種「惨事便乗型」(搭慘事便車型)的改憲案樂此不疲,而且,這種「惨事便乗型」或許對不少人來說有相當的說服力。

另一方面,每日新聞最新的民調又顯示另一個警訊,今年的調查顯示出有51%的受訪者贊成自衛隊加憲案。或有這個結果,當然恐怕和多數人並不清楚自衛隊加憲案到底對於現在的憲法有什麼影響這點有所關聯。自民黨宣稱自衛隊加憲案不會改變現狀,只是把現狀記錄得更清楚而已。然而,這個說法基於肯認自衛力論此一前提,但是自衛力論本身就是政府為了創設自衛隊故意扭曲製作出來的錯誤憲法解釋。在違憲的自衛隊長年存在之下,我們難以期待沒有接觸過憲法學專業知識的多數人能夠知道自衛力論的問題在哪裡。

不論是面對「惨事便乗型」改憲案和自衛隊加憲論改憲案,向更多人說明日本國憲法為什麼沒有國家緊急權條項和日本國憲法非軍事和平主義的真意,都是非常重要且有急迫性的事情。對於我們外國人也一樣。不只是在看日本問題時最好要有相關聯的知識而已(尤其台灣的「知日派」話語權幾乎都被與自民黨甚至更右翼的保守勢力友好的勢力壟斷),日本的憲法問題--比如說以上的國家緊急權和自衛權的問題--也是帶有普遍意義的問題。只要我們想要繼續堅持立憲主義作為政治共同體該有的核心思想(當然,我知道如今的局勢是嘴巴上說民主實際上反民主的「具有台灣特色的防衛性民主」),就不能避開這些問題。

當然作為憲法學徒,尤其是本島國極少數做日本法、日本憲法學的研究者,我應該是有責任進行法普才是......。就我個人私人意義上而言,5月3日也是極具特殊意義的日子。我現在在做的事情的契機當然就是日本國憲法。如果當初日本國憲法沒有非軍事和平主義條項的話,或許我就不會做憲法學,又或許做了憲法學也不會去日本。然後,就不會遇到現在遇到的人們,包含總之輝響於新的我那重要的友人。不管怎樣5月3日應該都要新生產出一些東西才對。

雖然身為這個島國上極少數學習日本戰後憲法學的憲法學徒,似乎多少都該盡點法普的責任。但是今天要線上參加全國憲法研究會憲法紀念日演講等活動,再加上最近也一樣在進行研究活動,請容我今年(再度!)偷懶,只貼一些過去的文章和幾張最近空閒時玩的《質量效應:仙女座》充數!真是抱歉!

嗯?和《質量效應:仙女座》有什麼關係?沒什麼關係,只是最近截了一大堆遊戲截圖(果然只要是喜歡的通通會被我玩成照相遊戲......)而已。不管別人怎麼說,I'm Pathfinder Ryder, and this is my favorite game on Xbox.以上!


【相關文章】


雖然主要是《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心得,但既然是有「民主主義的教科書」之美稱的銀英傳,當然一定得提及立憲主義、民主主義的話題。



介紹哲學家柄谷行人教授《憲法的潛意識》第一章和第二章內容的論文。碩一的時候原本為了某研討會寫的,當然現在看起來多少有些不成熟。不過《憲法的潛意識》這本書到現在還是沒有中文,就內容介紹來說我想這一篇還是多少有參考價值的。今天全國憲的演講中柄谷先生也是談《憲法的潛意識》,這本書涉及精神分析以及柄谷的交換模式論,就初讀者而言或許並不好讀。希望對於有興趣的人拙稿能多少派上一點用場。



這四篇是比較專門一些的憲法學相關文章。雖然沒有到真正的學術論文等級,但是尤其是第四篇充滿我碎碎唸的風格,讀起來可能不是那麼好讀......。但是應該是我目前巴哈小屋中對於自衛隊加憲案和緊急事態條項改憲案介紹最清楚的了。



回到台灣。這兩年多虧了芒果乾與疫情,我國正全力朝「高度防疫國防國家」邁進。縱使有些人把「台灣模式」的防疫和「具有台灣特色的防衛性民主」(此語由敝人模仿某國用來自誇的說法所創)視為民主國家的典範,但恐怕他們所理解的民主主義和字典上的民主主義大不相同。要說我們處在台灣的立憲民主主義的危機時刻一點都不誇張。不過大概不是還在十字路口的等級,而是正在全力在通向憲政毀滅的道路上疾走吧。



以下《質量效應:仙女座》截圖隨便貼時間!


仰ぐは同じき 理想の光 輝き響く Pathfinder Sara Ryder















最後還是不太重要又沒不是說很有關聯的事情。最近又想起之前就有的一個念頭,《超人力霸王TIGA》和《超人力霸王DYNA》整體上的風格差異的問題。《超人力霸王TIGA》和《超人力霸王DYNA》的世界觀是始於一個已經達成廢除各國軍隊和地球防衛軍的時代,身為超常現象調查隊的GUTS一開始也只有自衛用的輕武裝,根本沒有足以稱之為能夠和怪獸相對抗的戰力。GUTS WING原本並不是戰鬥機。TPC的武裝部隊也只有警務局,雖然警務局的參謀一天到晚在喊再軍備再軍備。隨著怪獸災害和異星人入侵的事件日益增加,GUTS和TPC也逐步強化了自己的武裝。可是,GUTS的隊員在此同時又對於自己以及TPC整體的武裝路線不斷抱持疑問,「難道這不是再軍事化、走回頭路嗎?」。

結果到了DYNA的時代,雖然還是叫警務局,但根本上似乎和地球防衛軍無異了。連TPC的制服都變得更像軍隊了。至於GUTS嘛,從知性科學家的入間隊長到武鬥派又愛罵人笨蛋的響隊長之間的差異就夠象徵性了。而且節目本身(在此指整體立場,多數超人力霸王系列一向都是由多位劇本家分集執筆,而且有些作品在各集作風上常常不會刻意統一,每集風格不同很正常)對於TPC和GUTS→S-GUTS的質變好像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喔(我對DYNA沒那麼熟,但基本上印象就是這樣)。第33集「和平之星」時,面對記者「比起科學家集團的GUTS,S-GUTS的戰鬥集團色彩也太濃厚了吧!」的提問,響隊長的回答:「我們的目的並非戰鬥,只是人類在邁向進步挑戰未知時,總是會有難以避免的戰鬥」。好像日本政府在說話喔。總之,配上DYNA時代TPC不斷向新邊界擴張的宇宙開發狀況,響隊長的話聽起來還真是毛骨悚然。


最後附上個人最愛(文字意義上,不是釋義學意義上)的日本國憲法條文之一代替結論。


-日本國憲法第97條-

この憲法が日本国民に保障する基本的人権は、人類の多年にわたる自由獲得の努力の成果であつて、これらの権利は、過去幾多の試錬に堪へ、現在及び将来の国民に対し、侵すことのできない永久の権利として信託されたものである。

這部憲法對於日本國民所保障之基本人權,是人類歷經多年獲得自由之努力之成果,這些權利於過去幾經試煉,作為不可侵犯之永久權利被信託於現在及將來之國民。








創作回應

迫水未來
就我個人而言5月3日也是極具特殊意義的日子。我現在在做的事情的契機當然就是日本國憲法。如果當初日本國憲法沒有非軍事和平主義條項的話,或許我就不會做憲法學,又或許做了憲法學也不會去日本。然後,就不會遇到現在遇到的人們,包含總之輝響於新的我那重要的友人。
2021-05-03 17:52: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