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關於「全美議會交流理事會」(ALEC)

迫水未來 | 2021-09-16 11:57:17 | 巴幣 102 | 人氣 126

駐美代表蕭美琴日前到「全美議會交流理事會」(ALEC)演講一事這幾天在台灣被大肆報導。內容不外乎是「宣揚台灣的自由民主價值!」、「講得流利內容又深得人心」之類的讚美之詞。然而各家媒體以及對於蕭美琴演講而欣喜若狂的愛國人士們似乎對於ALEC是什麼樣的組織不太在乎。事實上敝人孤陋寡聞,在這這次的新聞熱潮之前也不清楚ALEC是什麼。只是一查之後,發現這還真是一個「饒富趣味」的組織。以下是個人稍稍調查之後所知道的一些ALEC相關情報。

ALEC是一個在1973年成立的保守派政治團體,收受來自企業界的大量資金,主要由醉心於富人減稅、限制政府規模、市場經濟以及所謂的「個人自由」的保守派、右翼政治人物以及財團、商界人士組成,在美國各州推行各種有利於企業以及「美國傳統價值」的立法,而且頗有實績。ALEC創始之初背後的大金主是科氏集團的科克兄弟,科氏集團致力於在賺大錢的同時努力汙染環境。科氏集團的人曾經當過ALEC的議長,制定了ALEC的路線。

如前所言,遊說團體ALEC在美國各州長年推動立法遊說活動,捍衛企業與「美國價值」。具體的一些「豐功偉業」,如下。

.在各州推動投票權人ID法,這些法律旨在妨礙少數族裔進行投票。
.美國不少州都有堡壘原則法或是Stand Your Ground Law的相關立法,但是過去這些法律通常會課與行為人(=開槍的人)在採取武力之前應該盡可能避免紛爭之義務。可是2000年以後許多州的堡壘原則法或Stand Your Ground Law都廢除了避免紛爭義務,「合法」擊斃「侵入者」的範圍擴張,亦有些州尚免除「防衛者」的民事責任。這些擴張擁槍人士開槍權(!)的立法也和ALEC有密切關係。這些立法、法案又被反對者以殺人執照法(License to Kill)稱呼之。
.推動「家畜與生態恐怖分子法」。依據該法案,拍攝家畜所有者或相關設施虐待動物之人可能被登記為恐怖分子。
.在各州推動教育民營化法案。
.在各州推動增加一般人使用司法資源障礙之法案。
.在各州推動有利於企業之立法,如即使勞動者在工作場域受傷或死亡雇主也不需負勞災責任之法案。
.消除各種環境保護法規限制。如推動限制地方政府管理土地使用權限的法案,目的是為了減少對於企業而言的環境保護障礙。另外也支持Keystone XL計畫(後來川普任內核可,但拜登上台後停止)。
.推動監獄民營化。美國的監獄民營化風潮始於雷根時代,結果民營化監獄越蓋越多,被關進監獄裡的人也越來越多,民營化監獄蓋好就滿,又要蓋新監獄。然而,Angela Davis教授指出美國的大量收監其實根本和犯罪率沒關係,真正的原因是「監獄產業複合體」的需求。監獄在美國是一門好生意,除了蓋監獄本身有利可圖外,被關在監獄裡的犯人也被作為廉價勞動力(而且他們還沒有工會呢)被使用。

以上只是我這兩天簡單搜尋一下所得知的相關資訊(當然像是監獄產業複合體等背景知識是以前累積的),相信ALEC應該還推動了更多「有趣」的立法。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也曾在紐約時報上寫過關於ALEC的文章「Lobbyists, Guns and Money」,而且這篇也有中文翻譯如下,雖然我只找到簡體中文的。

所以蕭美琴在ALEC演說大受歡迎值得高興的點是?代表台灣和ALEC共享相同的「民主價值」,也就是富人與財團利益優先、國家與公共服務被財團私有化、種族主義、新自由主義之下的自己責任論和叢林法則嗎?

是說蕭美琴去ALEC演講然後「大受歡迎」這點好像也沒什麼好意外的。我國政客(外交部大概也一樣)不分藍綠的優良傳統就是喜歡和「民主同盟」國家的右翼分子眉來眼去。然後國民,該說是不知道還是不在乎那些「友台人士」一個比一個還右呢?比如說之前「東奧正名」背後的「日本友人」推手可是水島總、永山英樹那些用「右翼色彩十分濃厚」來描述還顯得太過客氣的人呢。近來岸信介、安倍晉三、麻生太郎、菅義偉等努力朝極右邁進(又或已經堪稱極右了)的右翼政治家也在島內被視為「友台民主同盟」而大受歡迎。但是這些人在日本國內所做的事情明明就是站在民主主義的對立面的。喔對了,謝長廷也常常以駐日大使之姿宣傳自己和李登輝之友會等日本極右團體的「深厚友情」呢。算了,反正我國也一向很挺史瓦帝尼國王這個非洲最後的絕對專制君主,之前史瓦帝尼鎮壓民主運動時也和「民主同盟好友」們堅定地和專制王權站在一起,和繼續煽動中共老早就放棄的輸出革命路線的反共論調(史瓦帝尼暴動疑共黨勢力滲入 美歐與我出招「控制情勢」 -- 上報 / 調查)。是,中國大概也希望史瓦帝尼可以棄台和中國建交,但那和過去共產黨人提倡的世界革命完全是兩回事。說史瓦帝尼民主運動是第四國際的「陰謀」搞不好還比較有說服力一點。是,倘若史瓦帝尼建立民主政大概很有可能會和台灣斷交,但是這是台灣自食惡果,我們的政府嘴巴上說擁護自由民主,但卻花了多少納稅錢給在這個非洲最貧窮國家享有豪華生活的專制君主花用?要如何期待革命成功的民主政府會對於前獨裁君主的好朋友有何好臉色?

雖然相對於日本政治,我對於美國政治十分陌生,但至少我還大概知道「傳統基金會」是什麼樣的組織。不論是陳水扁、馬英九還是蔡英文都很愛的「傳統基金會」是美國最大的保守派智庫。還有至之前席捲全台的川粉風暴,不是很多政治人物和媒體都毫不掩飾自己是川普鐵粉嗎?(國民黨挺拜登根本只是藍綠對抗下「不能和對手支持同一個人」的產物,他們明明也和川粉的思想很切合,不然為何之前會有韓粉?)固然我國和外國的保守派政治團體、右翼團體「友宜深厚」有其歷史因素,也就是冷戰時代蔣政權之下的西太平洋與自由國家的第一線。那些和軍工複合體交好、以反共主義之名打壓進步主義與異議份子,擁護財團利益的保守政治人物們,當然會喜歡反共寶島了。只是民主化之後這個外交路線也沒有什麼根本改變。即使蔡英文上台後疾呼「轉型正義」斥責過往戒嚴時代的反人權反民主,但在外交上仍然繼續維持戒嚴時代的路線。不過話說回來,在「抗中保台」成為「台灣價值」的核心成分後蔡政權似乎也不怎麼在意「轉型正義」了,只剩促轉會那些人還真的當一回事。畢竟,戒嚴時代的諸多元素,諸如駐台美軍所代表的「反共台美情誼」、反共主義意識形態、以國家安全為名的思想取締、過往的軍國主義體制等等都是對於「抗中保台」而言不可多得的素材。

總之,至少我國的外交方針很一致。就是努力和各國極右派搭上線,抱他們的大腿,努力和他們結成命運共同體。如果國內真的在沒有足夠多的人重視這個外交交友問題,在國際上出現「台灣=極右派好碰友」的形象大概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相關連接-


2021.09.22. 追加內容

前幾天蔡英文和高市早苗舉行線上會談,也是這一系列專門和「外國極右政治人物/團體友好」的最新發展之一吧。
高市早苗是在競選自民黨總裁(雖然說自民黨在下次國會選舉應該會掉席次,但一般認為繼續執政的可能性仍然很大,所以下屆總裁極有可能是下屆總理大臣)的人物,在這個時間點蔡英文和高市進行視訊對談,而且雙方都還大肆宣傳,不免會讓人認為蔡英文,甚至整個台灣政府在自民黨總裁選中挺高市。畢竟蔡確實在四位候選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野田聖子)中只跟高市在選舉前夕對談。雖然國內媒體似乎正面看待此事,但這個行為的魯莽程度還是讓我知道當下有些驚訝。

這件事有兩個層次的問題。

首先,雖然說安倍晉三力挺高市早苗,高市在網路上人氣似乎並不低,但這恐怕無法和現實中的贏面直接劃上等號。一般認為最有可能成為下屆總裁的還是河野太郎。比如說9月18日每日新聞所公布的「你希望誰成為自民黨總裁」的民調,河野有43%,而高市雖然排第二名,但只得到15%的支持。如果將母體限定為只計算自民黨支持者,雖然高市的支持率上升到25%,可是河野可是來到50%。如果蔡政權是要押寶提前貼下任總理的話,押高市恐怕是誤判了。是誤以為安倍的支持就是保證以及網路上的民意可以直接轉換為現實中的選票嗎?如果犯了這種錯誤,恐怕對日外交團隊若非不過謹慎,就是極右化傾向嚴重,而挑上高市了吧。

這就是第二個層次的問題。為什麼高市早苗在網路上人氣似乎頗高,這是因為其得到網路右翼的喜好。就算在右翼林立的自民黨之中,高市的右翼色彩也顯得突出(相較之下河野簡直顯得「溫和」,這世道真可怕),而且他還頗有「奇想」之才。比如說前幾天他就呼籲應該開發用於直接攻擊敵國基地的電磁波武器的,而且最好是衛星兵器。現實中最接近高市提案的應該要屬會用到核子彈頭的EMP攻擊,而且把核彈頭部屬在衛星上是嚴重違反宇宙條約的行為。另一個近日的「奇想」,則是說要開發小型核融合反應爐。當然核融合爐實驗一直有在進行,但高市的話恐怕比較像是要國家開發米諾夫斯基核融合爐......也有人認為高市大概原本應該是想講「小型核融合彈」。有人認為高市早苗之所以對於網路右翼那麼有魅力,正是因為其巧妙地融合了右翼思想與科幻想像力。順帶一提,除高市的極右傾向除了顯現在軍事擴張/安全保障(國防軍化、盡速配備長程對陸飛彈等攻擊性武器以保有敵基地攻擊能力etc.)和歷史問題(否認村山談話與河野談話,否認戰時的韓國徵用工問題、拒絕把二戰時的日德兩國視為侵略國家認為只是合理行使「戰爭權」etc.)之外,在性別問題上也很保守。不只反對女性天皇和同性婚姻,甚至連選擇性夫婦別姓制都反對。我實在不知道向國內與國際塑造「性別友善」的蔡政權要如何解釋自己和高市在性別議題上(至少表面上的)的「沒有共享價值」?

總之,高市早苗贏面不大,要抱大腿看來是抱錯人(而且幹麼急著在選舉前夕抱大腿?)。還是說即使贏面不大,蔡政權也真心挺極右翼色彩鮮明的高市早苗?總之,真的絲毫不怕外國人與國際上把台灣和極右派劃上等號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