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9 勾魂灣

椅子 | 2022-01-17 12:00:11 | 巴幣 4 | 人氣 5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1 雙胞胎

69 勾魂灣  

卡瑪女巫的加百列‧葛蘭與中陸王李奧‧里昂率領國軍與海盜之子席妮隸屬東邊隊,往東邊沿海一帶前進。

「你還真敢就這樣將中陸王夫人丟下,自己繼續找聖泉,」歐文問李奧,成為盟軍後,彼此不分高低,皆以姓名直呼,加上彼得不在,歐文對李奧說話更是隨意,「你不擔心她遇上什麼危險嗎?」

李奧:「她待在星落城安全的很,有什麼好擔心?她要是跟著我出來找聖泉才是真的危險。」

「你也看見了,」歐文嘴裡叼著根草,「卡瑪女巫能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們身旁,還能把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變成那副模樣!你不怕她半夜出現在中陸王夫人的枕邊嗎?黃金勇者現在這副模樣又不能保護她。我光用想的就覺得毛骨悚然,你難道一點也不擔心?說真的,她真的是你夫人?」

「如你所說,」李奧不耐煩,「卡瑪女巫能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們身旁,且當時她只是稍微靠近迦爾幾秒,就讓他變成那副模樣,足以證明我們完全不是她的對手,就算我在,又有什麼用?且她和艾琳娜無冤無仇,不會去傷害她這麼一個小女孩的。」

「難道她跟黃金勇者有冤有仇?是因為這樣才讓他身型縮小的?」歐文不以為然,「拜託!卡瑪女巫傷人還需要理由?我要是你,一定寸步不離我妻子,好好保護她不受卡瑪女巫傷害。」

「我相信,大情聖,不過容我提醒,」李奧冷笑,「卡瑪女巫真要傷你,你躲得過?縱使你能將他人的攻擊反彈回去,未必奈何的了卡瑪女巫。別忘了,你的反彈能力連迦爾的黃金神槍都沒轍。」

歐文正要再說,尚恩拍馬上前將他拉住,低聲說:「好了,你幹嘛一直挑釁中陸王?」

歐文:「我沒有挑釁他,我只是覺得奇怪。現在泰勒和中陸王夫人一樣待在星落城裡,我快擔心死了!擔心卡瑪女巫會不會回去、會不會找到藏在密室裡的泰勒、會不會傷害她,但中陸王似乎毫不在意,不覺得奇怪嗎?」

尚恩:「別想太多,中陸王就是擔心她的安危,才要夫人別跟著出來找聖泉。」

「別傻了!」歐文不信,「既然是這樣,一開始就不該帶上他夫人出來找聖泉。找聖泉的路上多危險中陸王會不知道?過程中他隨時可能失去他夫人!」

尚恩:「你到底想說什麼,歐文。」

歐文:「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看一眼李奧,「中陸王不是真心喜歡他夫人。」

「哪可能‧‧‧」尚恩半信半疑,「他們是夫妻,且看起來很恩愛。」

「表面功夫誰都會做,」歐文雙手交叉枕於腦後,「但有沒有付出真心,卻能看出來,我敢這麼說是因為我觀察良久‧‧‧」

尚恩不敢置信,「你整天沒事做盯著人家夫妻看?」

歐文:「他們可不是一般的夫妻,他們是隊友。不只他們,其他人我也都有在暗中觀察。畢竟當時那個叫法蘭克的巫師也說了,我們之中有叛徒,還是小心為妙。」

尚恩點頭,暗自尋思:也不知道那個巫師說的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喔。」法蘭克忽然浮在尚恩面前,尚恩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險些摔下馬來。

「沒事吧?尚恩?」歐文扶了尚恩一把,問法蘭克:「你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還有,你剛才說什麼是真的?」

「我之前說過的話,」法蘭克在空中踩著風,「我從他身上聞到懷疑的味道,他不相信我之前說你們之中有叛徒,我告訴他我說的是真的。」

隊伍後方的艾倫心想:懷疑的味道?懷疑有味道?

「你也有懷疑的味道,」法蘭克對艾倫說:「怎麼?你也不相信我說的?」

艾倫見法蘭克正盯著自己,忙說:「不,我沒有。」

法蘭克點頭,「這次換成恐懼的味道,雖然怪,但總比懷疑的味道好聞。」

「法蘭克?怎麼又出現了?終於要幫我們了?」藏在斗篷下的加百列問。

既然巫師是比莉的昔日同窗,極有可能認得加百列,為了避免麻煩,加百列全身藏在斗篷下。

法蘭克:「我不認為我能幫得上忙。聖泉鑰匙皆由我的同窗鎮守,我不想與他們為敵,也不認為自己是他們的對手。」

歐文:「就算不想與他們為敵,提供情報總可以吧?前方是什麼樣的人在鎮守?他的能力是什麼?弱點呢?」

「知道這些又能怎樣?」法蘭克看著歐文,「他和你們是不同境界的人,他若想,瞬間就能將你們全部解決,這你們不會不知道吧?」說完環顧眾人。

「就算是這樣,你連一點線索都不能透露嗎?法蘭克?」艾葛莎拍馬上前,「至少讓我們知道接下來可能會遇到什麼攻擊,能事先準備。你不是要助加百列找聖泉嗎?你到底是哪邊的?你還想不想喝到紅茶?」她剛歷經喪母之痛,心情與口氣都不好。

提及紅茶,法蘭克彷彿被掐住軟勒,全招了:「前方的傢伙是地縛靈,是我們當中擁有最高強戰鬥能力者,脾氣火爆,個性不好。」彷彿是覺得透露的不夠多,法蘭克想了想,又說:「你們聽過「人間鳳凰,巫界戰神」吧?」

「戰神?」安德莉亞靈機一動,「是那個戰神地縛靈?」

法蘭克:「沒錯,就是那個戰神地縛靈。「人間鳳凰」說的是威廉親王,鳳凰浴火重生,當時人們這麼稱呼他。首位在奪冠會奪冠卻沒選擇金冠的人,他的好戰由此可見,他是武痴人盡皆知,得到鐵冠的他獲得神兵器,銀鍊聖手從此問世。「巫界戰神」就是地縛靈,你們人間最好鬥的是威廉親王,我們巫界的便是地縛靈,人們才會將這兩人並稱。」

艾薇兒:「真要打起來,誰的贏面大?」

法蘭克:「一個是巫師,一個是人類,威廉親王縱使擁有神兵器,終究是人類,何況神兵器還是巫師贈予人類的。地縛靈若是不用法力,兩人應該不相上下。」

尚恩心想:當時持有神兵器的威廉親王天下第一,與他齊名的巫師,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

法蘭克似乎感知到尚恩所想,回答:「他能虛化,讓人攻擊不到他,但他要攻擊人時就會實體化,讓攻擊實實在在的打在敵人身上,所以說,要確實擊中他速度得夠快,但這點往往是與他對決中最困難的一點。」

「也就是說,」艾葛莎擊一下拳頭,「要對付接下來的巫師著重在能打夠快,我們這裡這麼多人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過!」

「妳會不會太樂觀?」尚恩冷聲說:「妳知道妳口中的傢伙是巫師嗎?他是當今最強的卡瑪女巫的同窗,與他硬碰硬非但凶多吉少,甚至可能毫無勝算。」

「照你這麼說,」艾葛莎語氣挑釁,「不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尚恩:「遇到實力過於懸殊的敵人,不能硬碰,只能智取。」

「對方是巫師,」艾葛莎乾笑,「你自認為能比巫師聰明?拉維尼伯爵?」

尚恩:「我們人數眾多,集思廣益。」

艾葛莎冷笑:「也不知道樂觀的是誰。」

逐漸往沿海一帶靠近,海風陣陣拂面而來,海洋的熟悉感讓席妮有種歸家的錯覺。海盜一族不常登陸,經常騷擾沿海一帶,但也不是什麼地方都敢涉足。縱使跑遍濱海一帶,仍有未敢進犯之地,比如勾魂灣。 「駛向勾魂灣等同駛向冥界」,相傳勾魂灣上寄宿著鬼魂,不甘自己孤零零的鎮守港灣,會攔下來人,與之問答,來人要是沒能成功答對問題,就得留在勾魂灣永遠陪伴鬼魂,鬼魂離不開勾魂灣,來人亦然。據說從來沒有人能成功答對鬼魂的問題,沒有人敢靠近勾魂灣,勾魂灣久而久之成了人人口中的鬼灣。

席妮自小熟知勾魂灣的傳說,對此深信不疑,因為這是艾德唯一相信的傳說。艾德在海上聽到什麼傳說從不輕易相信,非得親身試驗,席妮追隨父親的勇猛果敢,卻也謹記父親的告誡,父親對任何傳說都抱持疑問,任何事對他來說都值得一試,唯獨勾魂灣的傳說父親深信不疑,自小就告誡她不能靠近勾魂灣。

鬼魂寄宿勾魂灣,東邊沿海有巫師鎮守聖泉鑰匙?怎麼會這麼巧?看來勾魂灣的鬼魂多半就是鎮守聖泉鑰匙的巫師了,席妮心想。

席妮問法蘭克:「鎮守鑰匙的巫師必須寸步不離鎮守地嗎?我的意思是,他們一步也不能離開這裡,一步也不能離開鑰匙?」

法蘭克:「不,據我所知,只有地縛靈得寸步不離,其他兩個巫師可以移動,但只有一個稱得上是自由的,另一個必須待在北境‧‧‧」法蘭克若有所思,「寸步不離‧‧‧地縛靈成了名副其實的地縛靈‧‧‧」法蘭克說著忽然停在半空中,似乎有些驚訝,但下一瞬卻又恢復既往的冷靜,只聽他喃喃說道:「數量又比上次多了嗎‧‧‧」

眾人順著法蘭克的目光望去,只見天上掛著一個個像蠶絲裹成的繭蛹,成千上萬,將眼前的天空佈置的密不透風,蛹頗大,讓人猜不透裡面是什麼生物。除了蛹,空中千絲萬縷的白煙像極了天羅地網,眾人彷彿落入蛛網的蝴蝶,在意識到之前,已落入敵人的狩獵範圍。

不用問也知道,他們已來到勾魂灣。

李奧問法蘭克:「這是地縛靈的魔法?」

「這有什麼難?」法蘭克伸手變出個與空中一樣的蛹,「你們能分辨得出來,我手中這東西與天上的玩意兒有什麼不同嗎?重要的是他想要你們怎麼做‧‧‧我說,妳要偷聽到什麼時候?是地縛靈要妳在這裡偷聽的?」

「他沒要我偷聽,只不過給了我任務。」草叢中走出一個人影,眾人見到她不禁都一愣。

「邦妮‧派克?」李奧說。

眼前人正是丹尼爾的家臣邦妮‧派克。上次布魯家軍隊進攻星落城,為了躲避強納森‧布魯,她與克萊德‧巴羅當著眾人的面逃走,沒想到會在這裡出現。

李奧:「妳在這裡幹嘛?任務?什麼任務?」

邦妮左顧右盼,不答反問:「黃金勇者呢?他沒來?」

李奧:「沒有。」

邦妮聽了,似乎很高興,臉上藏不住喜悅,又看了看隊伍,「丹尼爾呢?他有跟來嗎?」

李奧搖頭:「他在星落城時就失蹤了,強納森一直在找他。」

邦妮心想:中陸王還不知道‧‧‧看來丹尼爾還躲在星落城裡,雖然這不像他的個性‧‧‧剛才我也看過軍隊了,要是丹尼爾混在裡面,我一眼就能認出他,現在他是真的不在這裡,暫且可以放心。

李奧:「問完了?能換我發問了?妳在這裡做什麼?克萊德‧巴羅沒跟妳在一起?剛才說的任務是什麼?」

「請各位與我比劃吧!」邦妮揮舞手中長槍,「勝的了我的人就能通過,如何?」

眾人一聽,均是一驚。

歐文率先問:「等等!我記得沒錯的話,妳是布魯家的人吧?什麼時後變成巫師的人了?」

邦妮:「我是布魯家的人沒錯,不過,此刻,戰勝我的人才能通過‧‧‧」

話還說完,席妮已從人群中竄出,持彎刀攻向邦妮。邦妮似乎一直處在警戒狀態,對於席妮飛快的突襲早已做好準備。只見邦妮揮舞手中長槍,席妮嬌小輕盈的身型在邦妮的槍上躍上躍下,兩人瞬間打成一團。席妮頸上的項鍊卻忽然發光,席妮與邦妮皆是一愣。

席妮心驚:項鍊亮了?不過我剛才沒有生命危險啊?難道是洛基?他遇到危險了?

邦妮心想:她的項鍊亮了?我記得丹尼爾曾說過,她的項鍊唯有她遇到生命危險時才會發光,但剛才我沒讓她陷入生命危險啊?難不成是地縛靈搞的鬼?

席妮的項鍊之所以會發光,是因為此時洛基正遭遇羅汗攻擊,雖然洛基很快就將自己身上的傷口修復好,但那一閃即逝的綠光卻未能躲過眾人眼睛。

就只這一瞬間分神,邦妮已憑著壓倒性的力道與身型優勢將席妮擒住。她提著席妮的後領,用槍抵住她喉嚨,「女孩,妳還是一如往常的好戰衝動。」左顧右盼,「不同的是,妳身旁那個大塊頭男孩沒跟來嗎?他要是在,不會讓我這樣抓著妳吧!」

席妮不理,發現項鍊的光熄了,代表洛基已脫離險境,頓時放下心來。

邦妮:「剛才規則我還沒說完,雖說戰勝我的人才能通過,但對象僅限男子。」說完放開席妮。

「啊?僅限男子?」艾葛莎語氣挑釁,「怎麼?妳不認為女子能打贏妳?」

邦妮:「哪可能?我自己就是女子,我從不覺得女子會比男子遜色。這不是我立下的規則,你們有什麼意見,和地縛靈說吧!他的規定是,唯有男子需戰勝我才能通過,女子的話,」說完將身子往旁一讓,「可以直接通過!」

「女子可以直接通過?」艾葛莎眼睛一亮,「真的?這什麼怪規定?」

邦妮聳肩:「是地縛靈定的,還是那句話,有什麼意見和他說。在場想通過的女子,可以先通過了。男子的話,」一揮手中長槍,「先過我這關!」

法蘭克心想:這是地縛靈的新把戲?那傢伙向來好鬥,會提出這種比武要求倒不意外,比較意外的是,他竟然命令這個人類?這人類是有什麼把柄在地縛靈手上嗎?

艾葛莎對尚恩幸災樂禍的說:「女子可以直接通過,再會啦!」回頭卻看見身處隊伍中的亞力士與艾倫,轉頭對邦妮說:「我們是一個隊伍,不能棄隊友不顧。要走,就要所有人一起走。」

尚恩冷笑:「說的倒好聽。」

邦妮:「隨便你們。好了,接下來,誰要第一個上?」

加百列從隊伍中走出來:「我來吧!」

說完眾人退開,讓兩人正面交鋒。

邦妮手中長槍看來又重又大把,她卻揮舞自在,彷彿她手中的不是沉重的武器,而是她手臂的一部份。加百列從腰間抽出長刀,舉刀擋駕。邦妮有身高與力道優勢,加百列則是速度極快、招式俐落,兩人刀槍相擊,不斷擦出火光與兵刃相交的鏗鏘聲。雖然邦妮槍法極高,但加百列近身功夫又快又狠,讓人難以招架,眼看邦妮就快抵擋不住,她卻彷彿被什麼東西擊中,忽然身子一震,接著全身冒煙,倏忽之間,持槍猛攻,加百列嚇了一跳,仍是舉刀迎擊,只覺得她不僅力道忽然增強了好幾倍,連速度都變快許多,彷彿眼前換了個人,她如何在一瞬間增強這麼多力量?

邦妮一槍刺在加百列右肩下,加百列「哇」吐出一大口鮮血,傷口處血如泉湧。邦妮見狀,非但沒停手,舉槍朝加百列身上猛刺,眼見又要在他身上刺出個洞。

法蘭克忽然一揮法仗,狂風朝邦妮席捲而來,硬生生將她的攻擊擋下,法蘭克順勢將加百列與邦妮分開。接著法蘭克手一揮,從四面八方飛來許多草葉,全部聚集在他眼前。法蘭克將草葉一把抓住,交給加百列,「這些是治療槍刃刀傷的草藥,你拿去敷在傷口上,很靈驗。」一旁的醫護兵上前接過藥草,手忙腳亂的替加百列包紮傷口。

法蘭克回頭對著邦妮說:「說好的遊戲規則是戰勝這人類就能通過吧?你為什麼還要從中作梗?地縛靈?」

眾人聞言俱驚。

加百列吃痛的問:「‧‧‧你說什麼‧‧‧法蘭克‧‧‧」

法蘭克指著邦妮:「眼前這人類之子已被地縛靈附身,她使的不是人類之力,剛才對你的攻擊也是。」

「是你啊?法蘭克?好不容易讓我遇上稍微有趣的人,別出來攪局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