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六四回) 可可的興趣/音弱的惡劣料理

波喵 | 2021-11-23 12:43:55 | 巴幣 0 | 人氣 65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阿,真煩惱,不想看到貓仔阿。

複雜的心情一直困擾著我,我想要知道貓仔到底是怎麼想的,也許我可以逼問她出口,這樣我們可能能回到原來的樣子,也有可能變成更壞的樣子,假如是這樣,不如維持這樣好了,對人際關系經驗不足的我,最多只能這樣了。

一回到家,只見可可坐在沙發上正在仔細擦拭著一把製作非常精緻的匕首。

專心的程度甚至沒有發現我已經回來了。

我偷偷的坐在她旁邊,看著她用酒精慢慢用棉花在刀身上用沾的方式慢慢清理上面的灰塵,之後把匕首舉的高高的,在電燈下,匕首閃閃發亮著。

匕首的刀身非常的漂亮,光滑劍身的反射了在一旁的我的臉,這時她才注意到了我。

「你回來了阿,響。」

我托著下巴,我指著匕首說:「好漂亮的小刀歐,可可很會保養這種東西嗎?」

可可抬起頭來神氣地說:「厲害吧,我其實也很愛收藏武器歐,理所當然也要學會如何保養武器阿,怎麼樣,閃閃發光的很漂亮吧。」

當可可展示著武器時,忽然一隻黑色的昆蟲飛到了刀子上面,可可瞪大了眼睛,腦袋像是當機了一樣,全身像是凍結那樣暫停不動。

見此我迅速的拿起腳上的拖鞋起來,等那隻黑色的昆蟲飛到地上,我一拖鞋拍下去給了它一個輕鬆了斷的方式。

這才讓當機的可可回過神。

我笑著說:「沒想到可可的家打掃這麼乾淨,還是會出現呢,哈哈。」正當我要將拖鞋從地板拿起來,可可連忙阻止我說:「別,先讓我迴避一下,我不想看到被壓扁的"那個",麻煩幫我把它給處理掉!」

說著就逃進了其他房間去,我只好幫忙打掃了一下。

打掃後,我敲響了可可的房門。

「那個,我弄好了。」

只見可可一打開門,臉上卻笑著。

我疑問的歪了一下頭問:「怎麼了,為什麼笑這麼開心?」

可可回答說:「還記得第一次遇到你那時候,那時你跟小貓貓一起被史萊姆追著打,現在的你打得過了嗎?」

史萊姆這種弱小東西算什麼,我可是擊敗了超大隻的豬人王阿,雖然靠著的是散月的力量。

可可忽然向我伸出了手,她把手掌攤開,我看了一下她的手掌心,上面空無一物,我不瞭解她的意思,我只好把手握拳後放在她手掌上,我說:「汪汪?」

她笑了出來,她說:「笨蛋,把散月給我啦,我幫你保養一下,謝謝你幫忙我處理了大BOSS,雖然響連史萊姆都打不過,但是打得過大BOSS呢。」

沒有理會她的嘲諷,我安靜地把散月交出去,可可接過手就將散月拔出了鞘。

「果然是一把好刀,看我的厲害吧,在我保養這段期間,你就去休息一下吧,保養完我就會去做料理的,想吃什麼嗎?」

我捲起袖子後說:「今天我來吧,其實我也會料理歐,雖然沒有妳那麼厲害。」

得到她同意後,我走去廚房準備大展身手,在進去廚房的轉角處,我一個不注意撞倒了在裏頭的貓仔。

貓仔撞到我翻了一圈後跌坐在地上。

「好痛痛......」她摸著屁股說著。

我準備伸出手要拉她,但在遲疑了一下我還是把手縮回來。

接著頭也不回地走去廚房。

不是我很討人厭,故意這樣欺負她,而是我不知道拉起來後,該說什麼。

難道我要裝作沒事情的說"哈哈,對不起"然後就跟她和好了嗎?

心果然好痛,就跟背叛音弱那時候一樣,不過這次是貓仔的錯,在她道歉之前,我絕對不會主動跟她說話的。

晚飯過後,回到自己房間,散月也現了身。

被保養過後的她,身上變得非常的乾淨整潔,皮膚也變得雪白起來,精神也好了很多。

我看著快要發光的散月(本體)說:「真厲害,能保養成這樣,散月妳呢,高興嗎?」

散月露出一百五十分的微笑說:「摁!非常高興,謝謝主人!」

我搖了搖手說:「不,要謝謝就去謝謝可可吧,畢竟我什麼都沒做。」

......

第二天,今天可可跟貓仔出門,留下我一人看家,中午,無聊的我在院子幫忙可可拔草還有修剪樹枝。

「呦齁,響。」

我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從花叢中探出頭來,只見音弱正在我的面前跟我小小的揮了揮手。

我說:「怎麼了,這個時間來找我。」

音弱說:「只是想來見見喜歡的人啊,不可以嗎?」

她居然又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樣的話,反而是我這邊紅了臉起來。

音弱接著問:「在做什麼阿?」

我把手中的鐮刀舉起來說:「在幫忙修剪,雖然一開始做有點醜醜的,但是做習慣了就覺得很好玩很有意思呢,妳看,現在我剪得不錯吧,平平的,正正方方的也有歐,要看嗎?」

似乎音弱不在乎我的除草修剪心得,無視了我的話後,她拿起背後的背包放到自己面前,拉開拉鍊後拿出一個粉紅色布包裝的正方形盒子。

「先不說那些,來吃午餐吧,這次考試得到妹妹的認可才敢拿出來的,因為這個妹妹吃過沒有拉肚子歐。」

欸,原來沒拉肚子就算合格了嗎?

接著我們兩人坐下來,音弱翻開了便當盒,一瞬間就傳來了奇怪的味道。

難道這是潘多拉的盒子嗎?我害怕的吞了口水。

音弱還以為我已經很期待了,她微笑地說:「別著急,我準備了很多,你慢慢吃吧。」

將已經打開的便當放到我手上,從底部還傳來了溫度,看樣子這是音弱剛剛做出來的吧,雖然感受不到食慾,不過卻感受到滿滿的愛情呢。

觀察菜色,外表看起來很正常,但是氣味卻非常奇怪,不是臭,也不是香,只是這些菜色不應該有的氣味而已。

筷子輕輕地夾起放在便當角落的魚肉塊,因為那看起來最正常,放進嘴裡之後,只是碰到舌頭一下,我就差點嘔出來,我雙手摀住嘴,忍著就把東西吞到肚子裡面。

音弱問:「如何,能成為很棒的妻子嗎?」

我含著淚水呻吟著:「好可怕。」

音弱似乎沒聽清楚又或著是選擇性失聰,她再問了一次:「好吃嗎?」

我像是被逼迫著那般點頭說:「豪粗歐......」

看來魚肉的調味已經完全失敗,噁心的腥臭味可能是還因為魚肉本身沒處理好沾著魚的內臟吧,這種臭味光放進嘴前都是一種折磨。

這時候,在我脖子上的散月(本體),忽然劇烈的動起來,最後又停了下來,然後就聽到散月的悲鳴。

「主人......好痛苦,我能感受主人的感官,所以我也跟著......好噁心阿.....」

聽散月如此的痛苦,我只好把便當給關上,問音弱說:「音弱,妳有嚐過自己的料理?」

音弱說:「沒有,因為我想要響第一個嚐到。」

把飯盒蓋上,我拍了音弱的肩膀說:「把鹽還有糖、醬油還有醋先分清楚,飯煮的時候放水就可以了,不用加料去煮,請用清水就好了。」

實話或許很傷人,但是這也是為了音弱的廚藝能夠進步,也是為了不讓我跟散月受苦。

默默的我開始尊敬起日向了,能夠忍受這種撒旦級別的料理,這也是日向的料理水準這麼高的原因吧。

之後,音弱不停跟我道歉,因為她自己嘗了自己料理之後,她喝了不知道多少的水才停止想嘔吐的慾望。

「音弱,不用氣餒,誰第一次料理都會這樣的。」我安慰音弱這樣說。

音弱扭扭捏捏的,她紅著臉向我傾訴事實:「其實,我已經在料理這一塊地方練習了快五年了,被說成第一次料理我還是很難過的,嗚嗚嗚嗚。」

音弱把她那潘朵拉的盒子(便當)收回背包,接著拿出另外綠色布包著的便當,一打開,沒有什麼奇怪的味道。

「妹妹說,最好還是把她做的便當帶上,應該會用到的,所以我就帶來了,要嘗嘗?」

說實在現在我的嘴裡還是很噁心的味道,根本沒有想要吃東西的慾望,但是難得都做了,我還是吃一下吧。

「我開動了。」

動起筷子,隨便把料理放進嘴裡後,我哭了出來。

沒有好吃到哭出來,但是這種普通的食物的味道,在我現在眼裡看來,已經是五星級的級別了。

便當裡面的菜都有看的出來很用心,用心的程度就好像是媽媽在幫女兒準備的午餐便當一樣。

在一旁能夠跟我共享感官的散月,跟我同樣的表情在感動著。

吃完午餐後,我先洗了個澡之後,在客廳接待音弱。

這樣的冬天,讓人會非常想要靠在暖爐旁邊,音弱並不懂我的心情,看著我在暖爐前面這麼享受,完全無法理解。

冷血動物雖然壽命長,吃飯量也少,但是相較的就少了許多能夠體驗的東西,溫暖阿、寒冷阿,之類的。

音弱坐在我身旁,學我的樣子伸出雙手讓暖爐烤暖自己的手。

忽然,音弱握住我的手,她抬起頭來說:「怎麼樣,很暖活吧?」

音弱的手很細緻,也很軟,從這軟軟的皮膚傳來的熱度,似乎比暖爐還要熱上許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