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9—那個人反常的態度

龘玥 | 2021-10-30 11:00:03 | 巴幣 140 | 人氣 65


  開學第二天,無論是因放假造成與其他同學的距離感,抑或是新朋友的加入,這些狀況都讓霜櫻至今仍然無法習慣,不過她很努力地忽略心理上的不適感,盡力做好自己的事,以及讓學習狀況盡早步入正軌。

  而她的新朋友白月在昨日與她在校園參觀時交流了不少,雖然說不上談得甚歡,但也能夠說是相處的相當愉快。讓她訝異的是,白月居然剛好是轉到他們班,彷彿兩人成為朋友是命中注定的。

  白月相當嗜睡,昨田霜櫻每一節課都看著趴在隔壁桌上的白月那無邪平穩的睡顏,也不知道該不該叫醒她,但是一聽到鐘聲,她又會像被電到般瞬間睜眼,拉著霜櫻繼續帶領著自己走到校園各處。然而今天因為差不多對環境有了初步認識,白月就連下課也幾乎都在睡,而醒來的時間都和霜櫻待在一起。

  霜櫻發現,白月的個性文靜內斂,表情平淡無波,眼神倒是厭世得不得了,乍看之下她還以為自己認識了池賢浩性轉版。而女孩不是很喜歡透露私事,就連被問到轉學原因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父親因工作需要而帶著她搬到附近,也因此,白月整個人充滿著神秘感。

  雖然認識才沒幾天,且還沒摸透這個人的底細,但是霜櫻對她充滿著安心感,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原因為何。硬要說的話,應該是因為她的眼神與她初次認識池賢浩時,對方那厭煩著一切的眼神很相像吧?

  既想推開一切,又禁不起孤獨的折磨,想尋求溫暖的感覺。

  霜櫻回頭看了一眼池賢浩的座位。這次座椅上已經掛著書包,桌上也擺放了零散的文具,只是,唯有主人仍不見蹤影。霜櫻知道今天他有來上學,卻連他進來放書包的身影都沒看見,上課時也沒見他回來。

  「這是最糟糕的下場呀。他是真的連看到我都嫌煩了……」

  看來,她還是自己主動出擊好了。霜櫻熱血地拍桌站起,從抽屜摸出了淺藍色的道歉信。那是她準備已久,捨棄了十幾分草稿後所寫出的最終成品,上頭噴灑了她最愛的玫瑰香水,試圖讓道歉信看起來更有誠意一些。

  而且她有自信,池賢浩在看了她這充滿愛與希望的肺腑之言之後,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會選擇原諒她。

  霜櫻移開椅子,踏著雀躍的腳步準備要走出教室外,但在中途就被人給喊住。

  「語涵。」

  原本在熟睡中的白月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了,正睜著稍稍迷茫的湛藍色眼眸不解地望著她,「妳要去哪裡?」

  「我去找我朋友。白月如果有事需要幫忙的話,就問一下旁邊的同學,大家都很和善的。」比起那些霸凌、欺負她的學生,他們班上這些打從一開始就選擇漠視不管的學生的確是「和善」了許多。霜櫻想。

  「不用我陪?」白月說著的同時就要站起來。

  秉持著道歉就要親自來的原則。霜櫻不希望過程中有旁人干涉,連忙揮了揮手婉拒。「因為我是要去道歉的,我想自己一人去比較好,不好意思呢。」

  點了點頭以示理解,白月便不執意陪同,於是她叮嚀幾句:「那小心一點,注意安全。要是太久沒回來我會去找妳,別怕。」

  「嗯!謝謝妳,白月!」

  霜櫻很感動,原來白月一直跟在她身邊是為了保護她啊。也是,畢竟對方轉學第一天就看見自己被欺負,會誤會自己平常都過著被霸凌的生活……雖然之前的確是這樣過日子的。

  可是如今的霜櫻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反抗無用,只能被迫忍受的弱小少女了。相反的,她和葉傲寒的小弟們關係變得挺不錯的,有許多人為了能夠入得了老大的眼,常常想辦法接近她,希望能藉此攀關係,但絕大多數想要接近霜櫻的人都會被池賢浩給擋下來。只是如今的情況可能又會變動了。

  霜櫻笑著向白月揮了揮手後轉身邁步,結果低著頭還沒走幾步路時就和人撞個正著,臉有一瞬間和對方寬厚的胸膛來個親密接觸。霜櫻紅著臉尷尬地退開,抬頭想與對方道歉時,她看清了對方的臉。

  池賢浩蹙著眉頭,一臉不悅。

  「小、小池……」

  池賢浩沒有理會她,以適中的力度將後者推開後,他便直接邁開長腿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拿出了一本葉傲寒借他的少年漫畫開始翻看。

  「小池……」霜櫻鼓起勇氣走到他身旁,將信封遞給他,「那個……我想為那天的事情道歉,口頭道歉之外,我還有寫了道歉信,這是我想了很久的……」

  池賢浩卻是頭也不抬,開口趕人,就像是一秒也不想要霜櫻待在他身旁,「妳能不能不要在我旁邊自顧自的講話?老實說很吵,能請妳離開嗎?」

  這個樣子的他彷彿回到了最初時期的模樣,冷酷無情,厭惡別人擅自靠近自己。但不同的是,他的氣壓並沒有當初那樣強烈地讓人不敢接近,罵人的措辭也沒有之前凶狠。很奇怪,就好像是在刻意營造討人厭的態度。

  雖說霜櫻平常神經大條,但自從池賢浩那天把話都說開的後,她開始有意觀察有關他的一切,仔細琢磨對方到底對自己抱持著是什麼樣的心意,儘管她認為自己無法給對方同等的回報。

  「……」

  雖然知道對方受到自己那麼大的傷害,心情不好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霜櫻的眼眶還是忍不住湧出些許淚水在其中打轉。她尊重池賢浩的想法,於是先退了一步,「對不起,打擾你讀書了。我、我晚點再找你。」

  池賢浩沒有再多做回應,繼續默默地看漫畫,但他心裡也不怎麼好受,以至於漫畫的搞笑內容雖然戳中了笑點,他卻根本笑不出來;霜櫻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位置坐下,重新將信封放入抽屜,也開始從書包拿出小說讀了起來,只是從那顛倒著的封面來看,她同樣心不在焉。

  白月看著這樣的兩人,覺得池賢浩相當麻煩又令人厭惡,不明白霜櫻為何會想跟那種人重修舊好,明明遠離他對自己——無論哪一方面——會更好。不得不說,白月對池賢浩的第一觀感極差。






  而就是這樣在白月眼裡視為識人不清的霜櫻,於中午時端著飯盒和道歉信默默跟在池賢浩身後,想要找機會道歉。結果她跟了一路,池賢浩都故意裝沒看見,就這樣直到兩人抵達葉傲寒的所在之處——位於校舍後的廢棄倉庫,那是作為不良少年集會的據點。

  畢竟是老面孔,倉庫外面周遭的不良少年抬頭看了一下就快速放行了,一路上大家都像平常一樣很熱絡地吃飯聊天,但是這次沒有人像往常一樣向兩人打招呼。霜櫻猜想,大家應該都是察覺到他們倆之間冰到極點的氛圍吧?

  繼續跟著池賢浩深入來到入口,看著他轉開了門後逕直走入,沒有帶上門,就像是知曉霜櫻的存在而為了她而留。霜櫻有些猶疑,但只是一陣子,隨後她便懷著忐忑的心情走了進去。

  葉傲寒正坐在他的沙發寶座上,彷彿少年帝王般動作優雅、態度莊嚴地吃著進貢的午餐,而光頭就站在他身旁隨時服侍著。池賢浩則是坐在葉傲寒左側的木椅上,視線直直地盯著門口,正好與入內的霜櫻四目相交。

  「妳跟過來到底要做什麼?」池賢浩的語氣中帶有敵意,讓霜櫻瑟瑟發抖了幾下。

  「嘛,小涵也是我朋友哇,應該是要來找我的對吧?」葉傲寒抬起頭,對著她笑了,給她一個台階下。

  霜櫻感激地看向他。這樣池賢浩就沒有理由趕她走了。

  「沒錯!我來找小寒吃便當!」霜櫻像是在展示戰利品一樣,高高端起手中的餐盒,神情莫名得意。「不過我也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小池說!」

  霜櫻不容許池賢浩再次打斷她,於是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前將信封塞進他手裡然後鞠躬道歉,以最不容忽視的音量大聲喊:「小池對不起!」

  不知道是不是霜櫻那獵豹般的速度,還是那幾乎要貫穿耳膜的音量,池賢浩整個被嚇傻,愣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我很抱歉,害你受傷,甚至對你態度很差,還懷疑你。明明待在我身邊最久的朋友就是你了,我卻在遭受打擊的時候,動搖對你的信任。我是個失格的朋友,但是我會改過。」霜櫻紅著臉,說:「你能不能再和我……成為朋友?」

  「噗……咳、咳咳!」葉傲寒咳了幾聲,他吃飯吃到一半就快被池賢浩呆住的傻樣逗笑,結果聽到霜櫻明明都知道池賢浩心意還說要和他當回朋友,再也忍耐不住噴笑出聲,結果被吃進一半的白飯給嗆到。

  「老大,快喝水!」光頭連忙倒水給他,並且幫他拍背順氣。

  池賢浩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將聚焦在霜櫻靦腆的神情的視線移開,將手中的信封遞還給她,然後冷冷地說了句:「我不要妳的道歉信。事實上,妳再也不要和我有瓜葛比較好,因為我要接手葉傲寒的位子,成為學校新的校霸。」

  「咦?」霜櫻一臉震驚,「和我再一次成為朋友的話,會阻撓到你嗎?」

  不是吧?一般人不是都會聯想到自己可能會因此受到牽連嗎?葉傲寒好不容易平緩的氣又差點要亂起來。

  而面對意外的回應,池賢浩再度愣了幾秒,不知道該作何回應。半晌,他才輕輕說了句:「妳不知道妳和校霸有所牽連的話,很容易受到威脅?」

  霜櫻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嗯嗯我知道,但是沒關係,我現在的處境就已經很危險了。你要是擔心這點的話,我會努力變強,還會保護你!」

  霜櫻態度堅持地補充:「反正我就是想要待在你身邊!」

  「不是,妳真的懂……」葉傲寒忍不住要插話,但中途又被池賢浩給打斷。

  「哈?變強?保護我?」池賢浩嗤之以鼻。「……妳到現在還是不懂嗎?我不需要,我也不想和妳再有聯繫。快走吧,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再也不想看到妳。」

  「但是,小池……」

  「喂喂,阿池,她是來找我吃飯的耶~」葉傲寒出面緩頰。

  「她如果不走,那就我走。」池賢浩作勢要站起身。

  霜櫻趕緊妥協:「我走、我走!但是,我還會來找你的!」

  留下這一句話後,霜櫻向葉傲寒與光頭揮了揮手道別,但是她依舊沒有收回池賢浩捏在手中的信。她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出倉庫,一步、兩步、三步……然後加快速度,最後是跑著出去的。

  她快步穿梭於外面的不良少年之間,連飯盒裡的菜灑出來都不管,只是埋頭奔跑,一心只想離開有人的地方。但是無論跑到哪裡都有人,於是跑累了,她乾脆放聲大哭。

  她其實很想要有個人陪伴在她身旁,她的世界可以只要有那個人存在就好。而她一直以為那個人會是她最愛的赤羽業。

  但一路走來,她開始逐漸動搖。那是真的是愛嗎?還是只剩下了留戀?夜裡的她總是在苦惱著,然後又因為腦筋打結而放棄思考。

  當夏晨向她告白時,她腦中閃過的人不僅有赤羽業,還出現了池賢浩的身影。他的出現彷彿理所當然似地,意外的是,霜櫻除了驚訝之外並沒有排斥。

  而那一天,池賢浩吻了她時,她實在是太過震驚了。她害怕兩人的關係會因此而動搖,也害怕要是有一天業回來找她怎麼辦,更害怕未知的未來。於是她選擇推開對方;選擇逃避池賢浩的感情;選擇對他露出一知半解的表情。

  但是換她被推開時,她才感受到自己的卑鄙和自私,對池賢浩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霜櫻淚流滿面。

  她好喜歡池賢浩。

  這是真心話,也是最後的結論了。
  

大家好,我是龘玥!

喔喔喔我家傻霜櫻終於開竅啦!也太久了吧......(作者自己吐槽

小池難得對她那麼派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