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8—失去騎士的她與騎士候補的女孩

龘玥 | 2021-10-23 11:00:02 | 巴幣 46 | 人氣 67


  「為什麼每次開學日那天總是在下雨啊?」

  霜櫻皺著眉頭,不滿的朝窗外望去,外頭此刻正落下一條條細線般的雨水,她不得不聽著唏哩嘩啦的雨聲,也不得不處理被淋得渾身濕的自己。

  「真是的,要是早點起床就好了。」

  都怪她放長假的日子過得太頹廢,結果到了開學日,她沒能調整自己的生理時鐘,甚至也忘記要設鬧鐘提醒,下場就是太晚起床必須趕時間前往學校。想著自己直接搭計程車趕去學校應該就來得及,霜櫻卻沒料到會叫不到計程車,只能撐著傘步行前往。

  說來可笑,出門時看雨勢還小,霜櫻便從傘筒取了把僅能容納一人的小傘,但是當她快步走了約五分鐘後,雨勢轉大,天空像是有人不小心打翻水桶一樣,雨水幾乎是用潑的,區區小傘根本無法阻擋那樣的雨勢。

  於是,霜櫻就頂著濕漉漉的頭髮來上學了。

  「小池今天應該也是晚點才來吧?」

  霜櫻瞥了一眼屬於池賢浩的座位,此時座位仍是無人狀態,這讓她鬆了一口氣,至少她還有半小時的時間能夠面對一團糟的自己。

  畢竟,今天可是她要向池賢浩道歉的日子呢。

  這之前霜櫻不止一次向池賢浩傳送道歉訊息,明明清楚對方已經將她的帳號封鎖,但是她仍然盼望著對方稍微氣消之後會自行解封,可正如葉傲寒所說,池賢浩完全沒有要理會她的意思,她的訊息依舊連已讀也沒有。

  沒有勇氣打電話的霜櫻只能選擇這種池賢浩肯定會現身的日子,準備給他來個誠懇又不容忽視的道歉。

  還有……關於那天的吻。

  一想起來,霜櫻的臉頰又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她猛拍自己的臉頰,慌亂地自言自語:「這件事的回覆我根本沒有準備好,我到底該怎麼回應他才好,不過人家也說要放棄我了,是認真的嗎?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啦!」

  「林語涵,妳不要亂甩水啦。我看妳還是先去保健室借吹風機吧?」被水滴波及到的同學無奈地制止霜櫻。

  「啊,對不起!」霜櫻嚇了一跳,趕緊鞠躬道歉。「抱歉,造成妳的麻煩了,我這就去保健室!」

  被道歉的同學目送她離開之後,面對她剛剛鞠躬時二度灑在自己桌上的水,一臉複雜。

  「誠意是很夠啦,可是……唉,算自己倒楣吧!」

  霜櫻一路留下水痕,彷彿剛上岸的兩棲類動物似的,那狼狽的模樣也成了不少人的焦點,他們一邊對她指指點點,一邊訕笑了起來。

  「也太糟了吧,淋成這樣。真不愧是『淋雨』涵!」

  「反正等等池賢浩來不就會幫她了嗎?他們倆就跟情侶一樣,不過林語涵憑什麼啊?論臉蛋還是我比較美啊!」

  「少臭美了妳。我看他挑林語涵是為了錢吧,看來池賢浩的標準是看錢的多寡呢。」

  「哼,就她那點臭錢!」

  「人家是附近大地主的女兒耶,跟著她當然就不愁吃穿啦!」

  「欸,不過上個禮拜聽說有人看見林語涵她家大門開著,然後裡頭傳來很大的爭吵聲,之後就看見池賢浩一身傷還臭著臉走出來耶……他是不是被甩了啊?」

  「欸~好可憐喔,不如趁他情傷需要人安慰的時候去釣釣他?」

  「他那臭脾氣,妳怕是會被打吧。池賢浩那個人也只是空有顏值,實際上他還是個到處愛惹事的不良少年。」

  霜櫻借到吹風機還碰到葉傲寒,向他借到了乾淨的制服穿,也換下了濕制服。愉快地踏上歸途的她卻剛好聽見了這一小段話。

  聽不下去的她直接把濕衣服裹起來當球丟,還狐假虎威地高喊:「欸,臭女人,妳最好給我閉上妳的嘴喔!」

  「啊~好噁心!瘋婆子,妳在做什麼啦!」被丟中的女學生氣得跳腳,下一秒狠狠地一腳踢開她的制服。

  霜櫻心疼了一下自己的制服,然後化憤怒為砲火,直直瞄準對面幾個女學生,開砲攻擊:「妳們才是!最好給我向池賢浩道歉喔!不良少年又怎麼了,礙到妳了是不是?他也沒有在惹事了啊!妳這張嘴難道只會道聽塗說嗎?而且他才不是空有顏值,還很善良,是個為人著想的大暖男!」

  「啊?唉呦~妳真的喜歡池賢浩喔?」女學生們紛紛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後,掩嘴笑了起來。

  「我才……」猶豫了一下,霜櫻改口:「干妳們什麼事!」

  霜櫻是很氣沒錯,這幾天也沒有好好抒發情緒。但真正能讓她這麼囂張的原因,正是現在穿在她身上的制服。

  霜櫻氣勢十足地逼近那幾個女生,目的是為了讓她們看清胸前上縫著的名牌。

  葉傲寒。

  這所國中的校霸,在校園裡無人不知曉的存在,就連老師也要敬他三分。

  但是霜櫻這樣的舉動卻沒有成功達到目的,對方沒有注意到她身上的名牌,反倒認為是挑釁。

  「林語涵,妳什麼意思?」

  其中一個女生出手推開了霜櫻,另一個則是一臉吃驚地注視著霜櫻,沒想到平常行事低調的對方居然會主動出聲引戰。

  霜櫻正在氣頭上,最近無論是哪件事都讓她心煩意亂,但她還是要為了池賢浩的名譽而戰!

  她踉蹌了幾步後站穩腳步,確認自己沒問題,被打也還有手上這支吹風機可擋之後繼續開砲。

  「不長眼睛的傢伙……就算自認為長得漂亮,沒長眼睛還是沒用啦!」

  不只對面的人在傻眼,就連旁觀的人也驚訝連連。林語涵這個暑假是吃到炸藥了嗎?

  但是這不代表她的戰力有所提升,依舊武力值幾近零。

  因霜櫻的話而大發雷霆的女學生們上前逼近她,第一個一把扯過她一頭秀麗長髮,朝著對方的耳朵大聲喊:「林、語、涵,妳再給我說一遍!我看妳膽子最近變得很大喔!不要以為我會放過妳喔。」

  另外的兩個女同學則是分別在左右兩邊負責架住她,讓霜櫻掙扎不成,只能忍受著炸彈般的音量在耳畔炸開,腦袋因此嗡嗡作響,手也不自覺鬆開了一直握著的吹風機。

  這所國中是個霸凌氾濫的學校,在這裡,一切的地位全由暴力決定。霜櫻再清楚不過了,但是她仍然堅定地向林慶提出要繼續留在這裡的要求。

  只因為她對這裡的人們有了感情。

  她才更不容許其他人汙衊她所愛的人們。

  「妳才是!再給我講池賢浩的壞話就給我試試看!」

  霜櫻大喊的同時還奮力地蹬地一躍,藉著左右兩人牢牢固定她的力量,讓她雙腳騰空後能夠不向後倒地朝揪著她頭髮的女學生出腳攻擊,狠狠地擊中腹部,踹飛對方。

  「嗚哇、好痛!」比起月事還更加疼痛十倍的痛楚讓被踹中的女學生眼淚忍不住飆了出來,摀著肚子胡亂翻滾著。其他女學生趕緊放開霜櫻去察看對方的傷勢。

  沒有人來關心霜櫻,她自己心裡也很清楚,這種情況下誰也不會來,唯一會來的那個人已經不再出現在她的面前了。

  無論再怎麼盼望著,也不會有人再擋在她身前,帥氣地保護她。

  她的騎士,已經沒有了。現在,她振作起來得靠自己才行,畢竟她現在是個該懂得自行解決問題的國二生了啊。

  霜櫻拍了拍身上的制服,因為屬於葉傲寒,原本燙得平整乾淨、布料亮白的像是新品般的制服,現在卻讓人給抓的皺巴巴的,還沾染了些許髒汙。霜櫻苦惱著該怎麼洗淨它才不會被葉傲寒怪罪,一邊去撿拾地板上孤拎拎地被忽視的自己的濕制服,順便給它甩了甩水。

  安撫哭泣的朋友,越想越不甘心的女學生瞥見了同樣躺在地板上的暗紫色吹風機,她趁著霜櫻彎腰背對著她們的時機將它快速撿了起來,掄起手中的武器朝著霜櫻的後腦勺準備重擊。

  女學生眼神一凜。勢必要讓她嚐嚐看朋友所受到的傷害!

  「住手。」

  「嗯?」霜櫻抬起了頭,轉身向後看去。視線中央整個被不明物體擋住了,霜櫻眨了眨眼,細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自己借來的那隻吹風機的吹風口正距離自己不到三公分。

  差點就要被這個堅硬的物體打中,後怕的霜櫻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她移開了自己的頭,看見是不屬於這整個事件的另外一人抓住了動手的女學生的手臂,拯救了自己。

  但是那個身影越看越熟悉。

  「妳還好嗎?」一個與霜櫻年齡相仿的少女關心道。在十幾歲少女中略顯低沉的嗓音彷彿綠葉婆娑般悅耳,尤其是話語中那不標準的口音更顯特殊。

  霜櫻沒有答話,僅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看。

  一頭群青色的長髮,綁著側馬尾,上面還有一縷髮絲沒有拉下來,形成圈狀,上頭有著十分可愛的黃色塑膠球髮圈。

  那樣特殊的外表語口音讓霜櫻印象深刻,她在腦海中搜索了許久後,終於恍然大悟,指著對方驚訝地說:「妳、妳是那天在海邊幫我的人!」

  藍髮少女淡淡地笑了,顯然是早已認出了她。「好巧,妳居然是這間中學的學生。」

  霜櫻呆呆地將視線移下,看著她的服裝。「妳也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這麼說來妳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正確來說,是今天剛轉來的轉學生。」藍髮少女糾正她,接著親暱地牽住她白嫩的手掌,帶著她頭也不回的走,有些強硬地將她帶離現場。「走吧,帶我去介紹環境順便聊聊吧。我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

  「咦咦?」

  就這樣,霜櫻半推半就地陪著藍髮少女度過了國中二年級的首日。

  然而,就算到了放學時間,她也沒見到池賢浩的身影。




  當晚,因為身體與心裡都不舒服而開學日就請假不去的池賢浩坐在客房的床上,看著牆上的液晶電視,被綜藝節目的三流笑話逗得哈哈大笑。

  結果房門突然被人打開,池賢浩扭頭一看,發現是葉傲寒走了進來後便不在意地繼續看電視。

  「看個電視吵死了。」

  「哦。」池賢浩不在乎他的罵聲,拿著遙控器轉到別台繼續看。

  葉傲寒看不下去,直接搶走他的遙控器把電視關掉。「喂喂,你用這樣子的態度對待屋主好嗎?小心我去叫你爸來接你,把你趕出去哦。」

  「屋主才不是你好嗎?明明是校長才對。真好啊,我也想要校長當爸爸。你原來每天在學校過得這麼爽是因為有你爸給你靠,難怪你都不跟我們講。」

  出院之後,池賢浩仍然不想回去家裡,因此暫時住在葉傲寒家裡,而池尚宇接獲葉傲寒通知後非常放心地將兒子交給他,讓兒子消氣之後再回來,爸爸會跪下來給他道歉。雖然這點讓池賢浩更不願意回去就是了。

  不過最讓池賢浩捨不得回去的關鍵點就是葉傲寒家處處有驚喜。

  首先是葉傲寒的父親,池賢浩真是作夢都沒想到葉傲寒那派人馬能每天在學校遊手好閒地晃來晃去,還不被師長處分,原因就是因為校霸的父親是校長!

  再來,雖然葉傲寒家不比霜櫻家豪華,但家族產業卻更富有。葉傲寒的父系家族為葉氏集團的人,而此集團是由葉傲寒的曾祖父創立,高層皆為葉家親戚,是五十年來開設最多連鎖產業的集團公司,其大大小小的子公司加起來有上千家之多。

  然而葉傲寒其父不願意在家族企業工作,反而投入教育界,努力打拼,最後升上校長的職位,雖是光鮮亮麗的職位,但其薪資反而讓他們家成為家族裡最窮的一家,常被親戚私下揶揄著,不過葉傲寒與父親都不在意,除了母親常常抱怨家族聚會時周遭人私底下的氛圍讓她感到相當不悅。

  當然了,池賢浩對此感興趣之外,更對他借住的地方更感興趣,不過因為校長的威嚴和葉傲寒的潔癖作祟之下,他只能使用以及探索到的空間僅有客房與客廳而已。

  其中最令他留戀忘返的部分就是客房裡的浴室,有三人寬的按摩浴缸,浴缸裡還能夠打光,七彩的燈光照射下,泡在浴缸裡的水中彷彿像是身處異世界傳送門中。而泡澡之餘,對面牆上還有一台電視及高級音響可供使用。

  這樣的浴室,誰還想要從舒適的浴缸裡起來啊。

  此刻的池賢浩便想要驅逐葉傲寒,到浴室裡好好地泡個澡。不過清楚對方最近愛好的葉傲寒可不會讓他這麼輕易就進去泡澡。

  「煩捏,不要再羨慕了啦,這種待遇你幻想一輩子也不會有的。對了,阿池,我給一個看一個很有趣的影片。欸欸,湊近一點啦。」成功吸引對方的注意力後。葉傲寒播放起手機裡的影片。

  那部影片便是紀錄了霜櫻大戰女學生們的一小段過程。

  池賢浩看得是心驚膽跳,生怕下一秒那些女學生就會對霜櫻不利。

  「欸,你都不幫忙只會在遠處偷拍!」

  葉傲寒笑說:「我當然有想要出面幫一下啊,但是後來有人幫忙了就沒有我的事啦!我可是好好在當你的第二雙眼。」

  「什麼第二雙眼?你把我當盲人是不是?」池賢浩氣急敗壞地說。這傢伙為什麼總要在嘴上占他便宜?

  池賢浩焦急地觀看到後半段,尤其是見到女學生拿吹風機要襲擊霜櫻時,他的心都快懸在天花板上了。幸好,在看到那名陌生的藍髮少女救了霜櫻之後,池賢浩總算是放下心來,並決定明天要去找那幾個囂張的女生算帳!

  「不過葉傲寒,那個藍頭髮的是誰啊?」

  「孽緣。」

  影片的最後,藍髮少女拉著霜櫻走過拍攝中的葉傲寒身邊時說了句:「看來你還是這麼充滿惡趣味。」

  這讓葉傲寒很不高興。對方根本是把他當始作俑者吧?

  雖然第一時間沒有選擇救援而是選擇在旁錄影觀看的他的確沒資格嗆回去就是了。

  「哦。」對比葉傲寒不爽到極點的態度,池賢浩倒是很感謝那名少女的見義勇為。

  突然,池賢浩似是注意到了什麼。他將影片回放並定睛一看,發現霜櫻身上的制服明顯尺寸稍大,與平常穿得十分合身的尺寸不合。

  池賢浩視線偏移看向身旁的人,眼睛半瞇,說:「你借她制服的?」

  要找出出借人其實不難猜想,畢竟霜櫻在學校沒什麼朋友,會好心借她制服的人也不多,而且霜櫻有些怕生,不會向主動向不熟的旁人請求。於是,想當然爾,唯有身為朋友的葉傲寒會願意出借了。

  接收到池賢浩的殺人視線,讓葉傲寒冷汗直冒。雖然感覺到被殺手盯上的危險,但葉傲寒仍勇敢坦承。

  「好吧,我承認是我。」

  反正池賢浩真要動手扁自己的話,那他之後可就沒地方借住了。

  「謝了。」

  「你要動手的話就……嗯?」葉傲寒驚訝地看著身旁的人,懷疑他是不是外星人假扮的。

  而池賢浩老實道謝之後便二度回放影片,繼續把焦點都放在影片上,似乎要把它深深地印在腦子裡。

  當聽到霜櫻為他反駁,池賢浩的心底高興極了,甜蜜得彷彿嘴裡含了幾百顆軟糖似的。也無法忍受自己再繼續逃避面對被甩結局而找理由躲她,他這樣實在太窩囊了。

  只不過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葉傲寒之後,得到了對方略顯不贊同的回應。

  「是啊,不過可別這麼輕易地去找她和好,難保下一次你又被她搞得渾身是傷。這次要是不給她一點教訓的話,她是不會珍惜你的。聽我的,你明天去學校就……」

  池賢浩聽完,面露難色,勉強地點了點頭。



大家好,我是龘玥!

他們倆湊在一起,這是要搞事的節奏啊!


然後因為從這章開始要進入校園的劇情,所以請了星空大大來繪製美美的新封面,是白月與霜櫻~

請星空畫是因為白月這個角色是她當初(好幾年前)所設計的,我絕對不會比她更會畫這個角色

另一個原因是我炸忙,要寫正文還要負責偶爾畫一下根劇情有關的內頁插圖,因為自己來比較知道自己想要呈現甚麼,這部分就沒請星空幫忙了,不然我這麼懶,當然是能不做就不做哈哈哈(得意個屁

創作回應

休眠中的路人/二病醬
星空大大,聽妳這樣稱呼她,總有些違和感......
2021-10-30 14:01:09
龘玥
我也覺得,所以第二次提就沒加了www
2021-10-30 15:41: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