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PG四期創作】【第二十四幕——「瘟疫章.之二」】眼中的瘋狂

剎翎 | 2021-10-13 04:23:18 | 巴幣 46 | 人氣 92

角色名稱:狐狸狗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191


  時間:晚上
  地點:輾土城

  世界的一切,都在欺騙著自己。

  更確切的說,是星之彩讓他的世界都變成了謊言。

  甚至讓他自身也成為了謊言的一部份。

  他在黑暗中,卻看見了一切。

  明明應該要目不能視的,眼前卻是一片璀璨的星河。
  明明應該要沉默寂靜的,耳邊卻傳來祥和的歌曲。
  明明應該要穩定心思的,腦中卻充斥著未知的恐懼。

  從星之彩開始在他體內埋下病根的那一刻起,他已不在是他自己。

  最早的發作點就來自於調查任務的當下。

  狂亂使他的精神錯亂、甚至欺騙了他的身軀與本能。

  讓他在危急的當下,做出了看起來像是白癡的舉動。原本的狐狸狗,再聽到擾神魔音的情況下,應該能更理智的做出判斷才對。

  他卻做出了自震耳膜的舉動,明知道,這樣的舉動對自身會造成損傷、但他對自身身體的判斷卻出錯了,他已經沒有足夠的資本來承受這樣的傷害。

  他對於逃離死亡的本能並沒有警示他不能做出這樣極有風險的舉動。

  死亡之後。復活之後。不是新生,而是折磨的開始。

  眼前的世界,變的恍如地獄一般。

  他的理智告訴他,在他醒來後,第一眼應該是看到天上的木製天花板、或是在房間的一角中看著自己房間的擺設。

  絕對不會是現在這種,一切都彷彿是由爛肉所構成的景象。

  他摸了摸自身的臉龐、還揉了揉眼睛,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一切並沒有改變。身上的裝扮很正常,自己也沒長出什麼怪怪的東西。

  拿出房卡確認、卻發現原本的房卡已經變成一張毫無色彩的黑卡,黑卡的中央是一顆巨大、佈滿血絲的眼球正恍如嘲笑一般看著自己。

  他嘗試著用往常的方式來使用房卡,喊了一聲SKILL,原本白皙的界面與質點者的頭像都變了個樣。

  全黑的界面、四周是一堆看不懂的奇異文字。質點者的頭像都變成了黑色只留下他們的特徵。例如尤克的黑色帽子、文森的紅髮、亞提的尾巴、芭絲特的貓耳、翡翠的綠髮。

  如果只有這樣也就算了,這些頭像偶爾還會轉變成各種質點者的死狀來嘲弄著使用者。當然,狂亂的惡意不只如此,他甚至有時能夠看見全部的界面消失,只顯示出希利卡上吊的樣子。

  「‧‧‧‧‧‧應該沒壞吧,應該吧。是真的壞了,還是那場幻覺,仍舊折磨著我。」狐狸狗抱持著一絲微弱的希望、用房卡打了電話給一名時常在工作時期見到面的義勇軍。

  房卡發出了嘟嘟聲不久後,是接通的聲音:「喂‧‧‧‧‧‧?」狐狸狗率先發出了問句。

  「真稀奇阿,你居然會打電話來。」他聽見了回覆。但回覆的聲音、卻不是那人原本的聲音。是一種恍如低聲的吼叫一般。

  聽起來就像是異族的語言、他卻聽得懂意思。

  「不,沒事,稍微確認一些事情罷了。」狐狸狗扶著額頭,有些痛苦的說著。

  「嘿嘿嘿,地獄的景象如何啊?」他卻聽到了這樣的回應。

  「什麼?你知道我發生了什麼?」狐狸狗質問著,希望能知道自身的情況。

  「啥?你在說什麼。我剛剛沒說話阿。」同樣的聲音,卻完全表現出一種疑惑的語氣。

  「你剛剛沒說話?那‧‧‧‧‧‧。」狐狸狗低頭沉思著,他的頭又更痛了。

  「你的情況怪怪的誒,人在哪裡,要不要去看軍醫或幫你找幾個治療專業的冒險者阿。」正當狐狸狗要回應時,卻又聽到了對方傳來的一句話:「然後見證你的死亡!」

  「不了!最近‧‧‧‧‧‧都別來找我。」狐狸狗大概已經可以推測出了,這是幻聽。除了會聽到對方根本沒說出來的話以外,還有可能將對方原本的句子改成語意相反的句子。

  十分簡單、而且十分有效。而且只需要改動接收人的五感就好。

  言語、眼前所見、甚至連想法都能被惡意所汙染之時,那距離瘋狂,也就不遠了。他甚至無法知道剛剛的對話是否是成立的。

  在對方來看,是不是一個瘋子與自己進行著完全對不上的對話呢?還是自己其實連電話都沒打出去?直到現在,自己都還在幻覺之中。

  真正的自己,是不是已經拿起了劍,在外頭屠殺同胞了呢?

  他不知道,他無法知道。

  一切的一切就像層層的惡夢一般,永遠沒有終點、永遠到達不了盡頭。
  
  轉頭一看,他卻看見了星星。

  星星在對他招手、星星在指引著他。

  「毀了一切吧。」
  「將他們也帶入你的世界吧。」
  「他們都想殺了你,你已經不是他們的同伴了。」
  「那個光之種,才會是毀滅世界的原因阿。」
  「你不是冀望成為英雄嗎?如果你殺了他,世界就將永遠記住你了。」
  「此世一切都是謊言與罪惡,只有你,只有你能導正這一切!」

  不對,這不是真的。
  狐狸狗不斷告訴著自己,這是他們所給予的幻覺。
  但這樣的言語卻如同附骨之軀一般,纏繞在他的心間,久久無法散去。

  「協助我們吧,你是先知阿。」
  「你可是第一個傾聽到福音的人,這是神的旨意阿!」
  「如果你不做,就真的來不及了!」

  腦海中滿是這些誘導的言論,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敲打著狐狸狗的心臟。
  但他不能屈服、他不能接受。
  
  他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到窗戶旁、推開窗戶。
  卻只感受的到強烈的嘔心感。

  為什麼?

  因為當他往低處看去時,路上,只有一堆肉塊。

  以肉塊來形容或許太過籠統。更確切的說,是一堆會行走的、發出腐臭味的肉塊。
  是怪物已經在輾土城肆虐了嗎?

  不對,不是這樣吧。

  這些肉塊就這麼在路上行走著。彷彿他們就是這個世界原本的住民一樣。大小的肉塊在街上互相互動著。

  有些肉塊相互依偎,彷彿關係親密一樣。有些肉塊在路上正清理著‧‧‧‧‧‧人類?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真的是怪物已經侵蝕了輾土城嗎?瘟疫之災已經大獲全勝了?冒險者同夥們全都無一倖免?

  狐狸狗只覺得腦子要炸了。太多的言語、太多的畫面,他已經不知道要選擇相信什麼了。

  如果剛剛的電話可以出現“不存在的句子”或是“替換句子”。那麼現在的場景,是不是也被替換過了?

  就這麼在真實與虛幻的界線中生存嗎。

  他關上了窗,走近了原本應該是置放著自己裝備的箱子。箱子是木製的與鐵製的都有,但此刻看起來,卻是肉做的。上面還佈滿了黏液。

  他打開箱子,第一眼卻是看到了屍體。
  那是被肢解的義勇軍同伴。
  血水從箱子中溢出,使原本就已經充滿惡臭的房間更增添了屍臭味。

  狐狸狗閉起了眼睛,再次察看。
  卻只剩下了一隻手臂在裡頭。

  「‧‧‧‧‧‧。」他拿起了手臂在手中把玩著。觸感很奇特。

  如果沒錯,原本箱子裡頭擺放的應該是流逝,現在在他眼中卻只是一隻屍體的斷臂。
  他將斷臂綁在了腰旁。卻佇立在門後不敢開門。

  自己真的拿起流逝了嗎?還是自己其實什麼都沒拿。
  如果是真正的斷臂怎麼辦?

  他不知道。

  開門後,或許會看到其他冒險者吧。不對,應該講其他肉塊。

  接下來,是要與肉塊一同生活的旅程了。

  他不知道他可以撐多久。

  但他,會努力在癲狂中保持理智的。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好吃雪花肉
斷臂的主人將手臂換成了忍義手,看來你知道那是誰的手了,狐狸狗
2021-10-13 08:43:29
剎翎
@千
2021-10-13 17:47:13
鯊鯊~
喜歡那個交錯感w
2021-10-13 15:15:59
剎翎
分不清哪個才真的[e1]
2021-10-13 17:48:35
小洛
已經 不行的狐狸狗 靠站哨脫離狂亂吧!
2021-10-31 17:50:54
剎翎
拿槍博美.JPG
2021-11-01 03:09: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