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PG四期創作】【第二十一幕——「戰爭章.完」】戰爭後的人們。

剎翎 | 2021-08-24 23:38:16 | 巴幣 6 | 人氣 53

角色名稱:狐狸狗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474


  時間:晚上
  地點:凱格納斯圖書館

  死了,大家都死了。

  戰爭之災消亡了。
  那些他們所珍愛的人們,卻也不會回來了。
  在空中飛舞的砂礫,是死者曾存在的證明。

  看那高空瀰漫的紅色潮汐。是死者生命的晚霞。

  阿,神啊。

  你為何如此殘酷,你創造了世界,卻也要毀滅世界。  你讓我們聽見了英雄凱旋的高歌。

  卻也讓我們聽見死者無聲的輓歌。

  ‧‧‧‧‧‧‧。

  這是狐狸狗在回到城裡後,街上的吟遊詩人們所唱出的句子。

  沒有什麼高深的文學涵養,只有簡單卻讓人哀愁的和弦。
  沒有什麼職業等級的歌唱技巧,卻撥動著那些殘留下來的人們的心弦。

  是阿,是阿。

  在落地後,來自各國記者與民眾的歡呼聲不絕於耳。來自喪失至親的民眾的怒罵聲與哀號聲也應如是。

  白日的狂歡與勝利的吆喝停止後,在這個漆黑的夜晚,空氣餘留的悲傷更讓人哀愁。

  他不想待在世界樹裡,尤其是在聽完可能沒多久後就要前往西方的消息。

  走在夜幕降臨的街道上,並排的路燈給與街上的人們一絲心中的慰藉。

  一趟回去凱格納斯圖書館的道路,以往就算進入深夜,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與笑聲仍能告訴大家,這是一座人聲鼎沸、生氣蓬勃的大城。也是銀星國度的自由首都。

  但是現在,冷清的人數卻在宣告著有多少人消逝在僅僅是四災開頭的戰爭之災中。

  互相珍視的人與人們,在街道的長椅上緊靠著彼此,享受著當下對方的溫暖。臉上的表情有幸福、也有劫後餘生的僥倖。

  好害怕、好害怕。

  害怕現在感受的溫暖只是假象、好害怕下一秒珍愛的人,肉體化作天空中的砂礫、靈魂化作天空中瀰漫的紅霧。

  一個轉身而過,避開了從後頭急忙奔跑而過的城衛隊。如果他不轉身、或許他會被撞上吧。

  看樣子應該是緊急事故、才讓城衛隊連觀察會不會撞到人的餘韻都沒有。

  夜晚是孕育罪惡的溫床、是掩埋罪孽的布匹。尤其在這災後重建的時刻更是如此。狐狸狗簡單觀測,一條街道的房屋中,有許多間的窗戶都已經被打破、可能是竊賊們趁著主人逃難時或是沙化後進去裡面搜刮財物。

  更難堪的呢?自然是殺人滅口。

  狐狸狗救不了所有人。除非親眼看到、一時興起。否則這種事情都是莫管他人瓦上霜。就交給城衛隊處理吧。

  推開已經關門的凱格納斯圖書館。

  明明只是幾個月,卻好像好幾年沒回來了。這是一場不太刺激、卻也不太安全的旅程。

  回想過來的確是如此、正式面對戰爭之災的開始就是城裡被沙兵入侵的那一天起,選擇前往教團的根據地調查埃及神的過往、面對著重新現世的次神阿努比斯。

  但更多的時候,他都是在後面負責救助傷患、負責傷患運輸的部分。

  更別提連出勤都不用的時候,被找去安保的次數有多少了。

  就連決戰於首都的那一天也是。他並不是在最前線面對神官、索貝克或是芭斯特的義勇軍之一。而是不斷的在沙兵群中穿梭著。將所有重傷受傷的義勇軍移到後方防線、讓牧師、藥師們幫他們治療。

  的確、現在想想也滿符合配角的。沒有他、或許更多人會死於這場戰爭,但他不會是主導整個戰場走向的人。

  解開了黑色的軍裝、拉鬆了領帶、從冰箱中拿出了數個月不見的珍藏啤酒、打開後喝下。

  月光透過窗口灑入屋內,據說城裡的人們有好長一段時間連月光也無法看見,只能在永夜中醒來又睡去、偶爾的亮光是人工製造的燈光、又或是牧師詠唱的聖光。

  突然看向桌上‧‧‧‧‧‧有兩三封信件被放置於桌面。

  當初自己在決戰前、給了自己腦海中還有印象的傢伙都寫了一封信。雖然大多數時候連名字都忘了,或是只記得姓名、卻忘了長相。

  但無論如何,起碼自己腦海中都還能找到一些當初跟這些人們時而交鋒、時而合作的回憶。現在收到幾封回信似乎也是挺正常的。

  但,自己沒署名阿。可能是自己被猜出來了。被猜出來那就算了。

  想想會知道自己現在住哪的人們,如果他們是存活後給自己寄信的就好。如果是寫出後在決戰那幾天沙化、那也太悲慘了。

  在生命的賽道上,距離生存的終點只剩咫尺之遙,卻只能在終點前目送著其他人存活下去。

  有些感傷。

  或許還不用害怕四災之後的世界可真的是無根浮萍、沒有認識的人。

  隨手掏起一封來看,上面的署名是自己在弗摩爾救下的少女的姓名。看起來那個老頭魔法師可能還活著?
 
  阿‧‧‧‧‧‧自己在決戰前好像也有寫了一封信給他們、關懷一下這個擁有法術天賦的女孩。

  不知道記憶中兩年前那金髮嬌小的身影、現在又成長了多少呢?又學會了多少魔法呢?

  話說當初他可是有學習傳送術的可能性呢。這個女孩不會笨到想要賭傳送傳過來吧!希望不要真的那麼傻。

  晚點把信看一看吧。

  點起了一根菸、然後,摘下了左手的手套。

  指尖的斑白仍是如此顯眼‧‧‧‧‧‧。在月光的照耀下更顯蒼白。

  不對,每一場戰鬥、儘管努力不動用到魔力、但僅僅只是維持現在的身體素質或是偶爾遇到激烈戰鬥。都還是會消耗些許魔力。因此,現在的斑白已經擴散到整個手掌的手指了。

  「如果整個手掌都是的話,又會如何呢‧‧‧‧‧‧。」把左手握了又張、張了又握。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接著,房門突然被打開,從門外進入的是那總是不付房租的房客,白髮精靈凱蘭。

  「我原本還想著怎麼你會不在世界樹裡呢,怎麼突然跑回來了。」白髮精靈手上拿著一罐茶,在房間的一側坐了下來。

  「反正是假日,給自己放個假,順便讓自己沉思一下接下來要幹嘛。」又喝了一口啤酒後,斑白的手從口袋中掏出一根菸,點了起來。

  「要幹嘛?昨天開會不是說了嗎?接下來可能很快就要出發了。出發去西方。」白髮精靈有些疑惑。

  「為了救命。救我的命。」狐狸狗只是說的輕巧,彷彿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你?你,怎麼了?需要什麼幫忙嗎?或是帶你去紅雀神殿一趟?還是需要什麼元素之力嗎?要不要什麼神的庇護?」凱蘭聽到狐狸狗自身遇到的困難,倒也是熱心熱情的給予了幾個方法。

  「不用了,反正這件事情我自己會這幾天做決定,正好你進來了順便跟你說一下而已,所以到時候如果我來不及回來,那就由你一個人去西方囉。我自己乖乖在城裡留守。」狐狸狗繼續說著,抽著菸。

  「為什麼你已經預設好我要出遠門了?」凱蘭的疑問。

  「阿,因為總感覺我們兩個人,每次都必須要有一個出城隨軍才行。」狐狸狗的回答。

  「誒?我怎麼沒有這種感覺?先別提那個,為什麼要出遠門治療、城主可是生命神紅雀誒。你還是簽約過的義勇軍,找他治療最有效吧!」凱蘭繼續給予建議。

  「恩,反正就是直覺,當然你不去也沒關係啦,畢竟你習慣閒雲野鶴的‧‧‧‧‧‧。這是更加特殊一點的問題、我得回到那個地方去求助才行,畢竟現在沒有傳送門、也無法隔空談話。」

  「那個地方‧‧‧‧‧‧是指當初你那個在北方的蟲族傳承基地?」

  「對,畢竟當初我是從那裏繼承蟲族力量與血脈的地點、或許這塊大陸上或是其他大陸上有同樣的蟲族基地、但我不清楚、所以我還是只能去一趟。」

  「真的不去不行、不找找看城裡的醫生與其他神廟?」

  「不去,反正我大概機率就會離開城裡幾天。」

  「好吧,不過你還是盡量早點回來吧,我的確真的不想隨軍去遠征,而且我還在找機會回去看看以前認識的人們呢!如果要隨軍、這些機會跟閒暇時間可通通沒有了!」

  「我知道、我知道。」狐狸狗又抽了一口菸:「那麼就助我早點回來吧。順便帶著健康的身體回來。」

  「放心吧。」凱蘭一個開朗且親切的微笑笑著:「一定沒問題的。」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