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PG四期創作】【第二十幕——「戰爭章.之六」】畫風複雜的戰鬥

剎翎 | 2021-08-06 06:53:53 | 巴幣 42 | 人氣 74

角色名稱:狐狸狗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085


  時間:白天
  地點:馬特魯關口

  是日,是聯邦義勇軍與各國援軍集合進攻馬特魯關口的日子。

  為什麼?因為他們要來收回落隊的傢伙。另外,也是為了尋找前往決戰之地時的中繼站。

  在斬首隊準備從首都薩爾巴德脫離時,斬首隊的帶隊人------『銀星之劍』文森‧瓦倫西亞為了掩護要撤離的義勇軍,決定孤身斷後,以一己之力對付來襲的沙兵。

  數日後,我方才探查到了可能是文森將軍的反應,而地點便在這馬特魯關口。

  此時,砲火轟天,讓人的耳膜彷彿快要炸裂。
  此刻,槍林彈雨,四周都是魔法與軍火飛舞的軌跡,讓人眼花撩亂。
  戰吼聲、哀號聲、發號施令的聲響、魔法元素躁動的聲音。更別說飛彈、雷射發射的爆炸聲。
  
  銀髮殺手狐狸狗也接到了搜尋文森將軍的命令,但顯然他的搜查方向並不是主要的地點。

  為何?因為就他所知,他這一個方向的隊伍中,並沒有大將級的人物壓陣。代表他們的路線上,不太有可能會出現要尋找的目標。

  相反的,更大的可能是為了抵擋從四面八方湧上來的沙兵,讓搜救方向的隊伍在撤離時不會陷入被包圍的險境之中。

  「閃開!」聽到身後的聲音後,白髮殺手不做多想,下意識地壓低了身體。一聲巨大的槍響從身後發出,大口徑的子彈轟在了眼前的沙兵身上。

  如果是最一開始的沙兵,這樣口徑的子彈又加上是近距離命中。足以一發打穿一整排不在話下。可惜,在不斷的適應進化後,能打穿一隻已經是合格了。

  更多的時候,就只有打穿沙兵的護盾而已。真正致命性的傷害還需要由其他人補上。

  這個沙兵原本厚重的裝甲,此刻胸口處已經多了一個凹洞。凹洞的四周也因為強大的衝擊力而粉碎。

  但,狐狸狗並沒有馬上補刀。而是到了隊伍的另一個方向去。

  此時,一柄巨斧的斧刃從視線角落中竄出,橫掃在沙兵的頸部才解決了這個凹洞的傢伙。

  三十秒後見吧。

  這是狐狸狗從聽取資料與自我推斷中所得出的時間,當然,這只是他推測的浮動值,並非是完全準確。

  而他要下手的目標。則是另一個沙兵。此刻的他雙手持長槍與一名義勇軍纏上。左腳被法師被冰凍住了。牧師則在替與其僵持的戰士獻上祝福。

  狐狸狗並沒有選擇配備流逝,而是選擇了配有散彈槍的組合刃------殘灰。

  劍鞘上的槍口指向了被冰凍住的左腳,右手一掏便是兩顆散彈在手,裝填、扣下板機一氣呵成。

  迸的一聲,沙兵的左腳已經不在原處,再次回歸塵土。突然失去半邊立足點的沙兵自然無法維持平衡。重心歪斜,隨即被強化過後的戰士架開長槍,一劍穿心。

  狐狸狗根本沒時間看沙兵的死狀,從左邊襲來的光束與子彈讓他必須留神防守。

  兩個牧師隨即挺身上前,架起了魔法護盾。一名科學家急急忙忙的將特殊火藥的子彈交給了狐狸狗。

  同時在兩名牧師身旁放下了一個小儀器。

  『魔力增幅裝置』

  在這裝置的加強下,兩名牧師所構成的法力屏障足足比剛才強化了兩倍有餘。已經足夠擋下這一波攻擊。

  障壁之後,三名弓箭手備陣以待,架起了長弓,屏住呼吸等待著障壁撤掉後的一瞬間。屏障消失,弓箭飛射而出,卻是三種不同屬性的飛矢飛向了不同的目標。在目標周圍引起了爆炸。

  雷、火、冰一應俱全。因為在三名弓箭手身旁也有幾名擅長不同元素的法師在隊伍中央,應對著各個方向的沙兵。

  火球、雷矢、冰箭。他們的法力當然並非無窮無盡,但一旁也有幾名正在加緊時間調息的法師們,準備下一波的進攻。藥劑師與治療人員穿梭在隊伍之中,將應急調配出來的魔力藥水、生命藥水分發給需要的人。

  「小心!」一道聲音從狐狸狗耳邊響起,一名全身穿著厚重盔甲的騎士衝進了他的視線之中。不過在那之前,更為巨大的盾牌擋在他的面前。

  鏗鏗兩聲,是兩發朝著狐狸狗發射的子彈被擋下,兩人之間還來不及有交談,狐狸狗壓低身子從盾牌下衝出,再次扣下板機,正準備舉起大劍劈下的沙兵被近距離轟退了兩步。然而這還沒完,從後方又飛出了鎖鍊綁住了沙兵的手與腿一拉。

  原本要被擊退的沙兵又再次向前一倒,倒向了狐狸狗與持盾的騎士。

  狐狸狗再次閃開並前往下個地方,而這往前傾倒的沙兵,迎接他的則是騎士的戰槌近距離互動。

  轉身一看,是戰鬥機器人的配備。其他戰鬥機器人則正在用他們手上的光束槍對付著其他的沙兵。看著這行動方針都被設定的完美的人工智慧。狐狸狗一瞬起了想檢查的想法,但可惜戰鬥險峻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從貝沃克承載者中掏出了數枚酸液瓶。朝著沙兵聚集的空中丟去。掌心大小的綠色瓶子在空中飛舞著。接著像是有人認出一樣,子彈打中了在沙兵上空盤旋的酸液瓶。瓶子應聲破碎,酸液則倒在下方倒楣的沙兵上。

  此時後方的法師像是看到了大好機會一樣,兩三顆火球飛出,擊中了這些身上帶有酸液的沙兵,又是一連串精采的藝術表演。

  畢竟藝術就是爆炸。

  戰局瞬息萬變,他根本不知道隊伍有沒有在前進,或是有沒有搜查到文森將軍,但應該是沒有,畢竟如果搜查到的話,現在他們這隊伍的四周起碼應該有一堆火焰,或是前方遠處會不斷傳來爆炸的聲音。

  而在組成人員都各司其職的情形下,他也可以不耗費魔力、純以科學武裝與肉體技術來應對這場戰鬥。

  畢竟現在要他使用魔力就像是點蠟燭一樣,蠟燭總會燒完,那就應該要省著點燒。

  只不過他突然會覺得他有點像某款遊戲中的角色一樣,一個一直叼著菸、手上拿著巨大散彈槍的傢伙。

  有玩過那款遊戲的人都叫他葛大砲或葛叔叔。

  說時遲那時快。

  一顆砲彈飛來,狐狸狗下意識舉劍阻擋。

  然而,砲彈不是子彈,砲彈是會爆炸的。

  飛射而出的砲彈,在狐狸狗抵擋下應聲爆炸。將狐狸狗炸飛了數公尺有餘。最後還是在法師的護盾與戰士的攔截下才被抓住。

  這直面且近距離的爆炸,近乎要把狐狸狗炸的失去意識。此時的他滿臉血汙,上半身多是燒焦的破洞或是傷口,臉部更是無一處完好。

  如果這傷口不會恢復的話,狐狸狗這一生怕是已經毀容了。

  但儘管傷勢如此嚴重,狐狸狗卻還是在痛苦中保持著意識。

  他只說了兩句。緩緩起身

  「給我打止痛劑就好‧‧‧‧‧‧」

  「在戰鬥結束前,我不需要療傷。」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好吃雪花肉
「給我打止痛劑就好‧‧‧‧‧‧」

「在站哨結束前,我不需要療傷。」
2021-08-06 11:45:23
剎翎
憤怒博美.jpg
2021-08-06 12:58:39
小洛
又不拔刀!又不拔刀!又不拔刀!可以被炸飛沒死也沒殘廢,身體很強韌了W
2021-08-07 11:02:14
剎翎
現在轉職當葛雷夫、犽宿不是版本答案
2021-08-09 18:41: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