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RPG公會】【六座協議專案】【二一遊戲】隻蟲

剎翎 | 2024-02-29 23:09:32 | 巴幣 20 | 人氣 103

角色名稱:璐音姬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372


  時間:早上
  地點:二一遊戲中------森林

  璐音姬是遊戲廢人。

  起碼他的父親與管家、還有與他相處一段時間的人都會這麼評價她。

  但沒有關係,因為這孩子還只是處於愛玩的年齡而已。等到她參與的事件夠多、見識夠廣時。就可以成為一個獨當一面好蟲蟲‧‧‧‧‧‧吧。

  二一遊戲。

  一款渴求重現方舟技術來當作新時代遊戲基礎來設計的遊戲。可惜,或許是因為開發商能力不足。又或是這種技術出了什麼紕漏。導致這款遊戲成為了一款會『捕食』死亡玩家靈魂的死亡遊戲。

  為此。六座向各地的冒險者發出懸賞。要求進入遊戲並通關。

  而狐狸狗,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愛玩遊戲的她女兒來破關。

  今天,已經是璐音姬進入遊戲後,練等的第二天。

  璐音姬則是十分乖巧的拿著系統分發給她的武器開始練等。

  這名蟲族少女並不是第一次接觸這種網遊,而她,也不是第一次吃過類似的虧。

  畢竟身為蟲族之女。她已經將依賴自己與生俱來的怪力與巨量魔力做為其戰鬥的基礎風格。但是,這是遊戲,進入遊戲,每個人的素質都是平等的。

  當她第一次玩類似遊戲時,還因此發了脾氣好幾天不玩遊戲。最後還是他爸爸安慰她、陪他玩遊戲才使少女消氣。

  而在這款遊戲,少女分配到的武器是盾劍。

  不是如同他父親那樣的太刀。但也不是他完全不擅長的遊俠或法師。倒是一個不算太衰的開始。

  只記得她到來的第一天,還是有很多人在森林的重生點搶著怪物。甚至已經有一批一批的組隊冒險者分工合作的開始練等。

  只是,總是身為獨行玩家的少女,還是喜歡一個人練等。於是她的練等速度,似乎總是慢了別人一大截。

  也因此,少女只能用極高的遊戲時長來彌補獨行玩家的經驗差距。

  例如此刻:少女正在舉著盾抵擋三隻野狼的攻擊。

  向這種數目,都是少女利用過往的遊戲經驗推測出來的最好拉怪上限。超過了,就有可能陰溝裡翻船。但少了,反而沒有效率。

  而這段時間,少女也因此能藉此磨練一些,日常生活根本沒機會鍛鍊到的技術。

  少女在做的,就是抓準時間舉盾。對她來說,只有抓到完美時間,野狼攻擊的衝擊力就會完全的反彈回到自己身上。

  這種遊戲玩法她在某個二字。以高難度著稱的遊戲上。她學習了很久才學會了抓取時間反擊。

  「嗚~~~~~~」其中一隻野狼嚎叫著朝著少女沖了過來,而其他的野狼也緊跟在後面湧了上來。

  少女調整站位的方向,這樣只有一隻野狼能攻擊到,少女抓準時間舉盾。野狼直接撞到了那以少女的身形而言相對寬大的盾牌。少女則見機向其刺了一劍補上一些傷害。但少女並不是全點攻擊的類型。所以這樣一來一往之下。也才反擊了三分之一的血量而已。

  她繼續調整站位,讓第二次野狼也跟著攻擊而來。這一次,她則是以相對緩慢的速度朝旁邊移了一會。讓野狼咬空。並趁機補上一擊基礎的側砍。

  這邊又有一個奇妙的系統,便是所謂的體幹值。當體幹值超過最大時,那怕防禦住了。也會因為體幹值破表而進入了僵直的狀態而損失慘重。

  其實按照她對防禦的熟練程度。並不會有體幹值過高的風險。只是她曾經遇過旁邊突然有新的怪物衝過來,因此體幹值超過界線而吃了一堆傷害的情形。

  說時遲那時快,又是第三隻野狼衝了上來。而第一隻野狼也趁機而動。這下是兩方的攻擊同時而上。

  少女沉住氣。

  「呼。」技能組的發表是同時間只能一次發動一個。於是‧‧‧‧‧他決定發動盾牌的技能『擊暈』。決定讓盾牌直接撞在其在一隻狼的臉上。另一方面,則是用劍抵擋衝上來的野狼。

  「嗚嗚嗚。」少女發出低吟。力量不足的他,必須拿著劍扛著野狼的撲咬。那銳利的牙齒咬在劍上。此刻的一狼一女就像是在拔河一樣爭鋒相對。

  「哼!」少女一個用力。把狼推了出去。然後持著盾牌朝著一旁翻滾了一圈。因為第二隻狼從一旁襲來,讓他放棄了與野狼拔河的打算。

  一輪交鋒,算是有驚無險。這樣的交戰過程似乎已經成了少女的本能之一。再一次的攻擊。這一次少女則不是使用盾擊。而是用盾牌的盾尖敲在了野狼的頭上,把他敲出了一段距離。另一手的劍則是使用技能『雙斬』。在另一隻狼上迅速砍了兩下。

  這技能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可以無視玩家角色個體的能力值。畢竟技能效果的固定效果就是如此。那怕沒有點敏捷,但技能效果就是能讓玩家做出其指定的動作。

  而後,他再次向一旁閃身,而這一次,卻是一個紅色的身影閃過。原來是野狼的技能『撕咬』。這樣的技能可以讓玩家持續的流血一段時間。

  躲過了那道紅色身影,卻被另外一隻速度飛快的野狼抓了一下,少女的手臂瞬間留下了三條血痕。而他随即一劍反擊,但這一下攻擊卻被這隻狼躲了過去,連皮毛都沒擦傷。

  畢竟少女的個體素質不是以速度與命中見長。對於定位擅長正面扛下攻擊的盾劍使用者來說,這一下一下的攻擊在他們眼中似乎太慢了些。

  『嗖』的一下。前幾次攻擊是因為攻擊被擋下了而被反擊,但只要自己的攻擊沒被擋下。反而少女是跟不上這幾隻狼的速度。甚至。還可以趁少女落空時,其他狼還能趁機咬上一口。

  「‧‧‧‧‧‧。」少女嘟起嘴。雖然這樣的情景很常見,但他嘟起的嘴代表他還是對這種情形很不開心。

  可惜的是,那怕他不開心,現實的情況並不會因此而好轉,她雖然成功命中了對方幾次,卻都沒有達成致命的一擊。而這幾隻狼似乎還有些狡猾。之前還遇過狼只剩下一絲血。卻直接因為怯意而逃掉。導致璐音姬做了白工,空掉了血條,卻沒有賺到經驗值。

  現在三隻狼因為都受到傷害,比起一開始毫無章法的進攻,現在倒是井然有序的連續攻擊,一咬一撲一閃。一連串的爪擊,甚至還會製造出佯攻。讓速度相對緩慢的少女根本躲避不過,抓的少女只能舉盾苦苦支撐。然後等待技能轉好冷卻,在那之前只能抓住空隙,補上一些微弱的傷害。

  「唔唔‧‧‧‧‧‧!」少女就像是被這種情形給惹怒了。於是少女直接放下了盾牌。決定以單手劍跟這三隻狼比拚起攻擊能力。

  與之相對的。通常舉盾會導致玩家角色的速度降低。但會使防禦大幅上升,現在不再拿盾後,少女的速度比起之前,雖然仍然比不上主點速度的玩家,但卻能跟上野狼的速度了。

  一旦放下盾牌,走位與閃躲就變成了十分重要的要素。

  於是少女單手持劍,一手放在腰後。反而像是個拿著細劍的鬥劍者一樣。

  這一次,面對三狼的輪番上陣。少女輕巧的閃身、轉身。兩劍精準刺中了野狼的腹部與眼睛。再次轉移目標。又是一劍刺出。這一次則是刺中了野狼的心臟。一個翻身。劍劃開了野狼的喉嚨。

  眨眼之間,已經是一死兩重傷的練功進度。

  『難道獨行玩家的練等方式果然是主點攻擊嗎‧‧‧‧‧‧。』璐音姬在心中想著。

  此刻,兩隻野狼又算是起了想逃跑的心思。但少女不會讓她們跑走。

  於是她一個箭步上前。短暫的跳躍突進,基礎技能『突刺』拉進了少女與兩狼的距離。在一次的橫劈。又是兩隻野狼的經驗入袋。

  戰鬥完,少女在原地搜刮動物的皮毛與道具。稍微休息一會。他還要努力練等呢!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