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PG四期創作】【第二十三幕——「瘟疫章.之一」】假警察打小孩

剎翎 | 2021-09-26 13:49:41 | 巴幣 20 | 人氣 90

角色名稱:狐狸狗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301


  時間:晚上
  地點:輾土城

  一年了,同樣是在這個罪惡與混亂並行的城市。但世界卻已經大不相同。

  當時的輾土城,律法與信仰仍戒律著大多數人的行動,但如今,這種約束力卻已經逐漸消失不見‧‧‧‧‧‧。

  因為四災、因為對死亡的恐懼、因為對生命的渴求。

  為了,活下去。

  白髮殺手如今再次重返舊地,看見了比以前更混亂的樣貌。諸多的回憶浮上心頭。

  戰爭從未改變,人們也是如此。

  在成為冒險者以前的他,以殺手的身分,出現在許多大陸上、諸多國家中,以自己最擅長的行為來為國家帶來和平。

  那就是成為一名死神,帶走他們的生命。

  如果有將軍想發動戰爭導致生靈塗炭、那就暗殺他吧。
  如果有貴族想制定法律藐視百姓的權益,那就刺殺他吧。
  如果有盜寇想燒殺擄掠來奪取民眾的生命,那就毀滅他吧。

  或許只是單純奪走一個生命的行為無法根除戰亂。但如果沒有人去做、沒有人去改變。就什麼都不會發生。

  不過現在的狐狸狗,是一名冒險者。而他的敵人也並非是暗殺就能解決的對象。

  四災、神之下持有最高權限與能力的代行者們。他們的能力只以遠超常人來形容仍是遠遠不及。而他們所帶來的影響,更不是簡單的只需奪取生命就能解決。

  起碼在戰爭之災後的此景,已經說明了一切。

  狐狸狗此刻不是以白髮軍裝的身分出沒、而是改變了樣貌。

  一頭雜亂的黑髮、沒有活力的黑眼圈雙眼、平凡且肌膚凹凸不平如月球表面的長相。配上一身輾土城的軍人裝備。

  十分有戰亂之時忙碌的國家值法單位的樣子。

  尤克的命令是以官方的名義與輾土城進行合作,救濟這些居民。所以狐狸狗才改變了樣貌偽裝成輾土城的城衛隊來值勤。

  腰間的制式軍隊長劍、手臂上綁著印有銀星圖騰的圓盾。在狹小與執法力量觸碰不到的巷弄之中巡邏。

  此地已經在幾周內出現了數起命案。在官方所派發下來的公告中,這條街已經成為了官方眼中令人頭疼的地方,甚至因此打上了標記。

  主要是因為這裡的暗巷眾多、又相互連通,很容易在襲擊完人後就帶著財物逃跑。

  如果對於非此地土生土長,不對,僅僅只是土生土長的話,仍是不足以應付這裡錯綜複雜的街道。

  還必須是長期在這裡的貧民窟生活許久、對貧民窟瞭若指掌的傢伙們才有可能在這裡獲得一線生機。

  否則,就將在某個清晨,成為一個在屋簷下的木桶中或是躺在垃圾堆旁被發現的屍體吧。

  就連現在也是如此,狐狸狗的生存本能在告訴自己,那些暗巷中,有多少不懷好意的眼光正瞧著巡邏中的自己。

  活像是個黑暗生物一樣。

  只不過黑暗生物盯上的是生命,他們盯上的是那些微薄的財物。

  狐狸狗甚至能猜到他們心中在盤算著什麼。

  “那些軍服看起來應該能換到一頓飯錢吧?或是直接自己穿上偽裝成巡邏隊去騙取財物算了。”

  “那個盾牌與長劍看起來不錯,應該又可以拿去殺些倒楣鬼搶些東西來吃了。”

  “他的身上應該有食物吧!?應該有吧!我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乾糧也行!”

  甚至,他可以感受到有些人已經踏入了黑暗生物的領域。

  那就是,吃人。有些傢伙的目光甚至是以食物的方式來看待自己的。

  “或許再往前走一段路,他們就要出手了吧。”

  狐狸狗如此想著。

  終於,再長的街道也有走完的時候。此時的狐狸狗站在了一個較為空曠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會有分岔路,然後就可以回去義勇軍宿舍了。

  但狐狸狗在等,等待著他們出手。

  ‧‧‧‧‧‧。

  終於、狐狸狗聽到了一個細小但清脆的跑步聲。這逃不過他敏銳的聽力。

  一個轉身,壓低身體,但在狐狸狗眼中出現的,卻是一個矮小的身影正拿著刀朝自己刺來。甚至讓狐狸狗必須將原本對付常人身形的防身術姿勢更加拉低一些。

  孩子。

  那是一個瘦弱的孩子。

  居然為了求生存而不惜如此嗎?還是,這是家長的指使?

  無論如何,他,不會手下留情。

  面對著那個衝刺的孩子。

  他左手一伸,壓制住了那個持刀的手,一拉,使孩子失去平衡。右手朝腹部一抬。那孩子就被抬到了半空之中,臉上夾帶著恐懼之色。

  可惜,狐狸狗不會因為是孩子而放鬆。

  左手一壓,右手一推,那孩子就被狠狠的過肩摔於身下。

  使勁一扭,孩子的左手已然骨折。哭聲響徹了整條黑暗的街道。

  對方的家長呢?還是這是孤兒的一意孤行?

  當然,在他這麼做過後,暗巷中其他幾個伺機而動的傢伙們顯然愣住了,他們沒想到城衛隊居然會對小孩出手。

  也沒想過居然會打得這麼狠,直接把小孩給弄骨折了。

  「看來你是被拋棄了阿,小朋友,你的那些叔叔阿姨們看來是要拋下你不管了。」

  狐狸狗原本以為這樣的雷霆舉動,會讓對方逃跑或出來投降。更甚著會逼他們出手,但看來,只是一個孤兒被其他幾個流浪漢遊民們騙了吧。

  不對,他們可能因此得手好幾次了,一想起之前有多少善良的人可能是因為對小孩子放下戒心而死,他就不由得感到不值得與可恨。

  這個孩子,也是同罪!

  「不要‧‧‧‧‧‧不要丟下我阿,叔叔‧‧‧‧‧‧。」孩子的哭聲與求饒不僅傳進了狐狸狗的耳中,或許也是說給暗巷中那些傢伙們吧。

  如何?要出來救嗎?還是出來投降。

  無論對方會做出什麼舉動,狐狸狗的心中都大概有個底了。

  狐狸狗左手扭著對方,用膝蓋壓著孩子的身軀,右手利用簡單的傳訊器傳訊給真正的城衛隊。

  暗巷中還聽的到一些呼吸的聲音呢,看起來就像是在下手、救人、投降中打算做出抉擇。

  狐狸狗沒有闖進暗巷中去把他們一往打盡。

  在幾秒鐘過後,倉促的腳步聲逐漸遠離了這邊。

  他們,終究是拋棄了這個被他們當作誘餌的孩子。

  「看來他們拋棄你了呢。孩子」狐狸狗沒有看著那個孩子,而是看著聲音逐漸遠去的暗巷說著

  「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都按照他們說的去做了‧‧‧‧‧‧嗚嗚嗚‧‧‧‧‧‧。」當孩子意識到了自己已經是孤身一人的時刻,原本求饒的哀求,變成了對自身命運的不幸的悲鳴。

  「這就是世界的殘酷。當你沒了利用價值時,就會被其他人無情的拋棄。在現在這個動盪的時候更是如此。」狐狸狗在原地等待著支援。他放開了孩子的手,讓他就這麼躺在地上哭泣著。

  「但你只是個孩子,你還來的及去做改變。」狐狸狗點起了菸,看著今晚依舊高掛於天空的月亮。

  「哼,講這些你大概也不懂,看起來也大概八九歲而已吧,還營養不良。」人生的道理與世界的真實,說給孩子聽能聽懂多少都是問題。

  說不定連詞語的理解都無法理解吧,狐狸狗這麼想著。

  對孩子們講大道裡無疑是對牛彈琴,他們只在乎下一頓飯在哪裡。就算是在和平的國家中,有上學的孩子們也只在乎明天要去哪裡玩、作業寫不寫的完而已。

  人生,終究是要自己去體悟的。

  狐狸狗想了想,還是打算以最直白的方式,告訴孩子他接下來的命運。

  「你接下來將會因為曾經拿這把刀刺了多少人而被處罰,好好想想自己犯了什麼錯吧。」

  「然後‧‧‧‧‧‧。」狐狸狗吐了一口菸,說著:「在監獄中吃飽一點吧。」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小洛
你已經充軍了狐狸狗,現在你是我們的上等哨兵
2021-10-31 16:19:40
剎翎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df6d787deab2f6fdb17f0434b00ae6e0/tenor.gif
2021-11-01 03:10:2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