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PG四期創作】【第十八幕——「戰爭章.之五」】孤兒院還是孤兒怨(三)

剎翎 | 2021-08-11 03:03:07 | 巴幣 0 | 人氣 43

角色名稱:狐狸狗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534


  時間:晚上
  地點:尼維斯教會、孤兒院

  狐狸狗趕緊向後一跳來閃避這一劍,但顯然對方一擊不中卻是伺機而動。門一開,黑色的身影像狐狸狗衝來,銀白色的劍鋒在黑夜下閃耀著光芒。

  狐狸狗側身一閃,打算抓住對方的手臂、同時右腳往對方下腹踢去。

  對方在手腕被抓住後,則是在半空中迴旋甩掉了狐狸狗的抓擊,左腳一抬,以左膝來迎擊狐狸狗的踢擊。

  這一踢將雙方拉開了些小距離,對方借力使力,踩在了門所依靠的柱子上,反彈再次往狐狸狗進攻。銀色劍鋒由上至下斬擊。

  狐狸狗不敢大意,用高週波小刀抵擋來襲的斬擊,強大的衝擊力讓他退了數步,此時對方步步緊逼,落地後劍鋒如蛇、以刁鑽詭異的角度從四面八方直刺而來。

  狐狸狗只能一步退、步步退,畢竟刀刃一寸長一寸強,自身只有小刀的情形下,只能選擇性迎接對方的攻擊,他是無法每一劍都接下的。

  此時顯然已經快被逼退回到中央的大門,對方顯然很熟悉這裡的地形,偶爾不時還會往左右的牆上踢牆而起,藉由反彈來增加衝擊力。

  又是一劍朝狐狸狗刺來,但卻在途中時,對方手勢一轉一撩,劍鋒如靈蛇般遠離了原本劍尖的落點,朝狐狸狗的手臂上刺去。

  「!?」

  這一下可遠遠超出了狐狸狗對於對方實力的評估,能做出這樣技巧的劍者,在拉之眼教團中的地位絕對不會只是一般教眾,這種對象會在這邊斷後留守?還是守護著還沒法帶走的資料?

  防不可防、退無可退,這一銳利的劍貫穿了狐狸狗持刀的手腕。對方見已經命中,更不打算拔出,腳下往狐狸狗靠近,打算以手腕為起點,將狐狸狗的整隻手臂給一分為二!

  『嘖!』

  狐狸狗自然不會讓他如意,長痛不如短痛,狐狸狗下定決定,便是手臂向下一出力達到讓對方劍鋒離開手臂。沒有東西堵住劍傷的傷口,只一眨眼,傷口處便已是血流如注。

  面對靠近的刺客,腳尖出力,腰腿發勁一轉,以側身面對著刺客。

  不動用魔力,純以肉身力量衝擊的鐵山靠!

  顯然對方雖然劍術精湛、對大丹,或著說對東方的武學伎倆並不熟捻。在完全沒做防備的情況下,強烈的衝擊力道從對方的肩部到肘部發出,如同一根鐵棍直接砸在了胸腹部上。讓他不禁吐出了血。

  對方退了幾步,雖然看不到樣貌,但面罩旁卻已經有血絲滲出。

  這下好了,雙方一來一往又回到了原點,只不過狐狸狗這裡受的是外傷、對方受的是內傷。

  自己大概接下來到回去前是廢了一隻手、對方則是難以如剛才那樣跳上跳下,畢竟胸腹部的重擊足以讓他難以提氣。

  「如何?還要打嗎?還是你要退,讓我帶些資料回去交差?因為我是不會退的。懂?」

  狐狸狗對付應該不會跟他交流的敵人,語氣顯然囂張了些,因為對方不會回嘴嘛!

  對方如狐狸狗所料,當然不會講話,但他卻以行動做出了回應。黑色的魔力纏繞上了劍刃,再次朝著狐狸狗攻擊。

  『嘖。』

  一聲嘖舌在狐狸狗心中響起,儘管對方無法讓身體靈敏的行動,使劍的技巧卻不會因此消失。手腕、手臂、手掌的調整與操縱,讓此時已經成為黑色的劍刃仍十分難纏。

  而且狐狸狗大概推測得出來,那魔力絕非是良善與和平之物。如果被砍中的話,那可能真的只能乖乖撤退了。

  黑色的劍刃從腰邊刺去,扭身一閃,劍刃卻又斜向上使出逆袈裟斬。同時,狐狸狗利用無傷的手一個彈指、氣勁彈在了對方的手臂之上。兩人身子都向後一撤,又是下一輪的交手。

  看著對方擺出的架式、擊劍士?不對,用他比較喜歡的說法叫作西洋劍。這種只以半身面對對手、同時攻擊姿態以刺擊佔多數的樣子,與他記憶中的西洋劍是如此的相似。

  又是幾輪迅猛的刺擊、明明與之前的樣子並無區別,狐狸狗的內心卻響起了警報。

  那是求生的第六感的在警告他、必須早點解決這邊!

  然而求生的警訊剛響起,對方卻已然採取行動!劍上原本纏繞的黑色魔力、竟離開了劍體額外長出了黑刃!

  原本看起來只像是一條黑蛇的長劍。此時就像是有數十條黑蛇同時向狐狸狗圍攻而來!

  而且這些黑蛇攻擊的軌跡,看起來卻是如此的眼熟。

  『我知道了!這是將剛剛的攻擊全部重複一次的招式!』

  這代表著,他必須同時間閃過剛剛所有對方的攻擊。

  面對如此絕境,狐狸狗要做的是------叫出機龍!

  隨叫隨現地機龍出現在狐狸狗身後。

  沒錯,身後。

  因為狐狸狗打算利用偽命替身的方式來轉移傷害。

  數十條黑蛇咬在了狐狸狗近乎沒有抵擋與躲避的身軀下。暴衝的魔力應該從各處竄入狐狸狗體內肆虐、瞬間產生的傷口就足以讓狐狸狗陷入失血過多的昏迷當中。

  但------那些事情都沒有發生。相對的,他身後的機龍身上各處卻產生了陣陣的破洞與漏電。甚至還發生了爆炸。吹起了走道的窗簾、吹破了窗戶、也把走道內擺放的物品給吹了個亂。

  機龍雖然傷痕累累,卻依舊佇立在狐狸狗的後頭。

  眼看著這足以令人致死的傷口卻沒在眼前這傢伙身上發生。甚至用了類似邪法的東西轉移到了那突然出現的機械上。對方顯然有些呆愣。

  狐狸狗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又是腰腳一個發勁,再次對對方近身。但顯然這次對方並沒有反應過來。但當他要反應過來時,機會卻已經不在。

  因為狐狸狗的短距離衝拳、已經灌在了對方的腹部上。

  『還沒完!』

  一個迅速的壓低身體,一前一托一挺。竟是要將對方抬起。接著以那殘存的手臂抓住對方的大腿,舉起對方的身體至肩上。

  便是蠻橫的一摔!

  頭部背部同時落地的痛覺,讓對方眼前一暗像是要昏迷過去。但可能是從小就遭受到嚴苛的訓練吧。由於是面罩下,所以狐狸狗看不清,但應該是做了咬舌頭的動作來讓自己保持清醒吧。

  即使被摔到地上了,對方的眼睛仍惡狠狠地盯著狐狸狗,像是要記住狐狸狗的臉一般。

  狐狸狗不是眼殘,它自然看得懂對方眼神的憤怒之意。但成王敗寇已分勝負。對方的長劍已經被打飛。若是要反擊,自己的拳腳則會先一步擊重對方。局勢已經是將軍了。

  在像是看清楚了狐狸狗的臉之後。他嘴上唸唸有詞的不知道在唸些什麼,卻讓狐狸狗下意識地感到不安。

  『遠離,必須要遠離這個傢伙!』

  正當狐狸狗與機龍剛要離地上的傢伙遠點時,黑色的光芒卻籠罩著他。接著,化作了黑色的光球、而且還有逐漸增大的可能性!

  「退!」

  狐狸狗與機龍就是心有靈犀般的,一個直接沖破牆壁、一個則是翻出窗外。朝著庭院的草原靠近。

  一人一龍剛後腳離開室內的一剎那。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徹了夜空。這爆炸的聲音幾乎要嚇醒了四周的居民,只怕又是沙兵入侵。

  爆炸帶來的黑煙與燃燒將整個右半邊的走廊道路燒毀。也幾乎找不到了可以行走的道路。

  「媽的!有病是不是啊!」

  狐狸狗只能咒罵著。他讓代替他承受傷害的機龍先去四周尋找義勇軍或是銀星人士來處理這邊的火災。自己則是要進院長室碰碰運氣才行。

  燃燒的走道讓狐狸狗難以行走。拿出恆溫結晶來習慣燃燒的走廊,走進院長室。雖然火勢還在蔓延、但還燒不到院長室。畢竟在這短時間內盡量拿資料才行。

  狐狸狗只能靠運氣的翻找著可能是紀錄歷屆收養孤兒的資料。如果救援來不及的話,他甚至拔掉可能是院長使用的設備。取出其中的硬碟與記憶體。

  當火勢要蔓延進校長室時,卻聽到了人員的呼喊聲。原來,是機龍帶著離這最近的銀星人員來了。而且運氣不錯的是,他是水魔法的使用者。

  當火勢被撲滅之後,狐狸狗鬆了一口氣。

  起碼運氣不好的自己不用一直靠運氣了。看著手上那數本資料,我方能不能找到些蛛絲馬跡,可真要靠你們了。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