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小說】寶可夢地球 第三十七章<一柄全藍的油紙傘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的故事?>

星魂夜嵐(星魂雪嵐) | 2021-10-10 20:56:44 | 巴幣 2 | 人氣 182


  第三十七章<一柄全藍的油紙傘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的故事?>
 
  「咚蹦。」鐵啞鈴的聲音從季微星後方傳來。
 
  「回來啦?」季微星沒有回頭,純粹應了聲表示有聽到。
 
  「誒──真的已經有訓練家啦?」
 
  「!」季微星雙眼一閃,朝聲音方向望了過去。
 
  只見鐵啞鈴身邊是一位穿著襯衫短裙、髮長及肩的少女,少女臉上有明顯妝痕,眼影的部分略顯深邃──或許應該說是陰暗。他吊著一雙死魚眼,看起來毫無幹勁。
 
  見對方手上抱著一隻妙喵,季微星大概瞭解了現狀。
 
  「是呀,不好意思,鐵啞鈴是我的寶可夢。」季微星歉然。
 
  「果然野生的鐵啞鈴是不會在街上亂跑的嗎。」
 
  「哈哈──」季微星正準備順下去接話,卻忽然瞧見少女的舉動。
 
  少女話一說完,反手就朝鐵啞鈴拋了顆精靈球,砸在鐵啞鈴身上發出「喀」的一聲,彈了回去。
 
  季微星:「?」
 
  少女的死魚眼往右飄,「嗯?」
 
  季微星:「……」
 
  按理來說朝有主的寶可夢扔出精靈球是種極度不禮貌的白目行為,甚至可以上升到對該訓練家的挑釁,但季微星沒有很在乎,他壓根兒不在意──反正又什麼事都沒發生。
 
  就是有些頭疼,他就煩這種小屁孩。
 
  就季微星的目測,少女的身高應該落在一百四十、一百五十這個區間,令他難以分辨這個少女的年齡,憑一隻妙喵也無法界定是初始寶可夢還是家裡人的寶可夢,但這個體型、這個性格,說是他最不會應付的小女孩也沒什麼差別。
 
  真是麻煩。
 
  季微星眼神朝四周飄了飄,忽地輕微地挑了個眉。
 
  「還是謝謝你幫我把鐵啞鈴送回來,不過我有其他事情可能得先走了,不好意思。」季微星歉意地彎了彎腰,隨即他動作很快地揮了揮手,悄悄地快步走,裝做很急卻又不願意表現出來的模樣。
 
  「笑死。」少女饒有興致,「不想與人打交道?他真想騙鬼是不是?」
 
  「妙。」妙喵從少女懷中脫離,藉由超能力令自己懸浮在半空。
 
  「他果然發現了勾魂眼嗎?怎麼發現的啦?」少女吐槽。
 
  「勾。」勾魂眼從少女的影子中顯現,牠撓了撓頭。
 
  勾魂眼也不知道。
 
  少女把妙喵從半空中揪回自己懷中,用力撸了一把。
 
  「算了。」少女揚起唇角,「反正是大一生的樣子,遲早會再見面的嘛──」
 
  季微星確定了自己已經與少女拉開了距離。
 
  「你是怎麼遇到他的?」季微星莫名其妙。
 
  「咚蹦。」
 
  他自己出現在我面前。
 
  「說得好像他才是寶可夢一樣……還是明雷?」季微星嘆了口氣。
 
  「他有兩隻初始型態寶可夢,感覺不是什麼正常人,想想就很麻煩。」
 
  季微星也不想想另一位持有兩隻初始型態寶可夢的人是誰。
 
  「麻幾?」甜竹竹不知道季微星在說什麼。
 
  「有一隻勾魂眼,應該是勾魂眼。」季微星回想了下,「藏在他的影子裡,不過好像還沒有躲得很熟練,被我看到了寶石眼的反光。」季微星想起了同樣能偽裝自己的雙劍鞘,嘆了口氣,「幽靈系寶可夢真的是有點作弊啊。」
 
  「咚……」鐵啞鈴細細思索了起來。
 
  「不用想太多,反正也不會再見面了。」季微星倒是看得很開。
 
  回去的季微星迎面遇上了學姐們。
 
  身為活動總召的學姐名為沈奕涵,他笑著對季微星打招呼:「你回來啦?」
 
  「對啊。」季微星笑了笑,「學姐你們要去哪?」
 
  「嘿嘿。」沈奕涵傻笑了下。
 
  他說道:「我們也打算去買個飲料,你是在過去一點的那家買的對吧?」
 
  「嗯啊,這附近好像就那一家了。」
 
  「好啊,謝謝你啦。」沈奕涵笑著對季微星揮了揮手。
 
  季微星和其他幾個新生一樣,坐在店裡滑滑手機逗逗寶可夢。
 
  今天這場體驗坊似乎真的是想帶他們徹底走過一遍美濃,在經歷過文學的鍾理和、美食的粄條、農特產水蓮之後,他們即將前往體驗的是美濃最出名的一樣技術──油紙傘。
 
  季微星他們便是聽聽油紙傘的歷史、製作過程,然後在迷你油紙傘上作畫。
 
  聽起來很無聊,但是作畫這件事情把幾名新生聚集在了一張桌子周圍。
 
  ──正巧能利用「畫畫」做為話題,開展交流。
 
  以畫畫做為話題,或詢問、或互捧、或閒聊,多少能串起一些氣氛。
 
  訓練家這邊在畫紙傘,寶可夢那邊也有他們可以玩的。
 
  ──以自身為畫筆,在紙上作畫。
 
  像是鐵啞鈴可以用牠的爪子、甜竹竹能用牠的花萼、蛇紋熊則是用腳腳。
 
  季微星他們幾人拿到的油紙傘大約就手掌再長一點,將傘面撐開來的話就跟臉一樣大,說這是油紙傘模型也不為過──由於這是能帶回去的紀念品,季微星便隨自己的心意上色。
 
  ──其實也就用他自己喜歡的藍色瞎塗塗。
 
  季微星的傘面就是一片水藍色再加上一些白點。
 
  魔性畫師。
 
  隔壁寶可夢區的作品可能都比他的紙傘好看。
 
  「藍色的油紙傘呀,真好看呢。」
 
  季微星:「?」
 
  真的假的?真有人覺得好看?連他自己都覺得醜斃了。
 
  方才講述的那位老人走了過來,見所有人的視線匯集到他身上,他呵呵笑了一聲,溫和地開口道:「藍色的油紙傘,難不成小同學你聽說過藍色油紙傘的傳說嗎?」
 
  「沒有耶,什麼藍色油紙傘呀?」季微星一頭霧水。
 
  老人和藹笑道:「沒關係,那我來說說吧。」
 
  「就像剛才說過的,油紙傘最常與親情綁在一起,而正是因為油紙傘的油紙與『有子』同音,而繁體的『傘』字又是五人合一,寓意了五頂登科,才有了『藍色油紙傘』這個故事。」
 
  
「據說,明朝時曾有對渴求子女未果的人家,因聽信了謠言,而在自家宅子的大門前放一柄油紙傘,那時的謠言翻譯成白話大致上是這樣的:『只要在門前放置一柄油紙傘,並絕食七日,便能向上天求得兒女』。」
 
  「他們照做了,而也是在第七日時,屋外突然漫天風雪。」
 
  「風雪本應侵蝕他們飢餓過後虛弱的身子,但神奇的是,他們撐過了。也是在風雪離去的那一刻,他們隱隱約約看到了一抹藍色的傘影與身著純白日式服裝的姑娘身影,但他們沒有細想,只認為是飢餓所引發的幻影。」
 
  「而在隔天,屋外的油紙傘傳來哭啼之音,竟有名男嬰被放置於油紙傘內,這戶人家驚喜交加,認定這是上天被他們所感動而給予他們的機會,於是便將這名男嬰視作自己的親生骨肉,細心照料,這名男嬰也在成年之時,順利地取得了功名。」
 
  「後來,這個令他們求得貴子的謠言傳開了,卻變了個樣:『只要在門前放置一柄油紙傘,無論那時候是春夏秋冬、無論當天是颳風下雨,一到夜裡,便會是細雪漫天,而若能在七日內見到一柄藍色的油紙傘,便能夠求得兒女』。」
 
  「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老人笑了笑,又看向季微星的藍色油紙傘,「很少會有人想將油紙傘全部塗成藍色的,我還以為你是聽家裡人說過這個故事呢。」
 
 
  「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呢。」季微星看著自己的模型油紙傘面露傻笑。
 
  等到所有人的紙傘都畫完、晾乾,這趟體驗坊也即將迎來最後一個環節。
 
  在活動資訊上占最大版面的文學甜點實作。
 
  在季微星眼裡,就是他先聽一段時間講師的經歷跟心路歷程,這段經歷可以稱之為文學──講師有出版傳記,講述自己與大嘴娃在手做甜點上的創業歷程──他提到了他是如何將一本本的文學著作製作成心目中的甜點,正是所謂文學甜點。
 
  講師是位真正的甜點師,他與他的大嘴娃不僅僅只有顏值而已。
 
  但他的演講如何季微星不太清楚,他自己是聽到睡著了。
 
  直到實作部份他才穩穩醒來。
 
  而可能是礙於時間壓力,實作部份能操作的東西偏少。
 
  做個玉子燒、給瑪德蓮擠奶油、洗愛玉做檸檬愛玉。
 
  在訓練家們嘗試實作時,那隻大嘴娃也在跟寶可夢們說牠們可以怎麼協助訓練家。大嘴娃一邊幫忙講師,一邊說起了自己過往是如何在甜點這一個道路上,以一張大嘴和一雙小手幫助自家的訓練家。
 
  季微星覺得,比起甜點師自己,大嘴娃經歷的困難大概才難以想像。
 
  媽蛋,大嘴娃明明連手指都沒有,到底是怎麼像現在這樣熟練的?擠奶油會掉?不能拿鍋鏟?沒辦法搓愛玉?別傻了,這隻大嘴娃一點都沒有要被限制住的樣子,幾樣道具用得是流暢自如。
 
  ───────────────────────
 
  國慶連假就來ㄌ個三千字大章,故事如有巧合,純屬捏他。

創作回應

HenryChess
大嘴娃沒手指,但有一張大嘴
2021-10-10 22:32:40
HenryChess
(等等我的量詞是不是有點問題
2021-10-10 22:32:53
星魂夜嵐(星魂雪嵐)
怎麼解讀好像都沒有問題(X
2021-10-11 17:28: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