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蓮揚】四季

文筆糟透了×墨荼玄楓 | 2021-09-25 00:52:30 | 巴幣 0 | 人氣 35

食篇
資料夾簡介
食物語CP相關 潔癖黨 【】←即是我吃的
最新進度 【蓮揚】霜降。

BGM-《山城情書》
空桑ooc

冬.安寧

早已熄掉的炭爐,明瓦外邊的晨曦漸起,映射房內駐留在床邊前。
似乎是感受到外來的冷,縮起身子往溫源靠去。
向來作息良好的揚州炒飯也抵擋不住暖溫,巍巍顫開眼皮,眼瞳還迷濛著,溫熱帶著微弱沉香將自己包裹著。

暖呼呼的想闔上眼繼續,聽到頭上傳來的低嗓說著:「天色不早,還想賴床。」
揚州炒飯下意識回:「現在不是卯時嗎?」
捨不得把揚州炒飯給弄醒,蓮花血鴨輕梳揚州炒飯髮絲,輕聲回:「恩,卯時沒錯!還可以多睡一會。」

 看著揚州炒飯閉著眼再次睡去,蓮花血鴨用著指腹把揚州炒飯的臉給細細摩娑著,儘管外頭晨曦漸漸朝暉,蓮花血鴨還是將揚州炒飯置於宜溫舒適,悄悄翻下床不打擾床上還在眠中的人。

替他準備早食。

月照一天雪。
       《十二月十五夜》袁枚


春.九春

 萬物生機在春風喊起,滋生緩長。
 初春的寒是末冬許剩的寒,挽起大袖,手才一碰水,瞬間的冷冽讓揚州炒飯清醒許多。
指尖末梢的冷令揚州炒飯忍不住用著指腹互相摩擦,肩膀突然多了一些重量以及暖意,回過頭看到來者一臉不悅著。
「這時辰還有點冷,怎不披大氅出門。」說著還不忘把揚州炒飯拉起身,連帶將披在肩上的大氅兩旁的細帶給繫好。
「想說初春了,冷度應該沒冬季冷……我、我怎知──」
心虛地低下頭,將自己身體靠近蓮花血鴨,伸手圈住,低語。

「不過,有你在就不冷了。」
看著揚州炒飯舉動,蓮花血鴨最終還是將人帶回房


春江水暖鴨先知。
        《惠崇春江晚景》蘇軾



夏.朱律

夏日炎炎,蟬鳴叫著。
躲著暑氣,揚州炒飯便在樹蔭下待坐著,望著不遠處的小河。
擺好一旁的鞋、撩起褲管,白皙裸足入河水那刻,瞬間涼意令你彎起眼來,喟嘆著。
炎炎天氣來個消暑,若是再來個解熱的吃食,是多愜意的消磨。揚州炒飯想著。
突然出現的陰影壟罩在揚州炒飯頭上,揚州炒飯抬起頭看到陽光灑在的蓮花血鴨身上,只見蓮花血鴨微微皺著眉低頭看著揚州炒飯。

「熱。」眉眼彎彎說著。

隨著蓮花血鴨動作,揚州炒飯眼神由上往左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的腿,「?」
「只能我看。」手指指著揚州炒飯泡在河水裡的雙腳。
揚州炒飯也不甘示弱地也伸手指向蓮花血鴨胸膛:「那這裡只能我看。」
蓮花血鴨低頭看著自身衣服,伸手握著揚州炒飯手腕往自己倒去,耳邊呢喃:「我換一套就沒問題了。」
揚州炒飯認為自己過於太燥熱才導致認為蓮花血鴨是在撩自己,不是臉上的羞赧造成的燥。

山城上,薰風夾帶著熱氣,石亭上蓮花血鴨跟揚州炒飯,邊看山色邊飲著酒香。
似乎什麼惱人的熱、燥人的煩通通都轉眼雲霄。

山僧過嶺看茶老,村女當壚煮酒香。
             《首夏山中行吟》祝允明


秋.白藏

絲絲點涼風,開著半扇窗,揚州炒飯懶洋洋躺在臥禢上。
瞥了案桌上的那張紙以及準備好的錦囊,勾勒著唇瓣,眸裡盡是泛著笑意,不禁猜想蓮花血鴨看到後會是什麼表情。
睏意襲來,揚州炒飯閉著眼假寐,連蓮花血鴨推門而入也沒醒。

蓮花血鴨推門而入,走幾步路便看到半開的窗,躺在臥禢上的人,搖搖頭走過去,將人抱起走往床鋪。
把揚州炒飯擱置好後,蓮花血鴨便起身打算喝杯茶水,剛拿起倒好的,餘光看到案桌上擺著一張紙跟錦囊。
好奇地走過去,入映的那紙張上內容卻讓蓮花血鴨轉過頭看著睡得香甜的揚州炒飯,指腹碰著錦囊,隨後拿起在掌心捏握著。

『遇見你三生有幸,願此生與你共度。』

蓮花血鴨打開那錦囊,卻是滿滿的紅豆,寓意的讓蓮花血鴨恨不得回去將揚州炒飯給弄醒,可捨不得。
走回去時候,剛好秋風吹進,蓮花血鴨順手將那半扇窗關起,關窗時聽到外頭葉子沙沙響,看著墨夜點點銀星,最終只把窗給關到剩小指大的空間。

來到床邊,蓮花血鴨看著酣然入夢的揚州炒飯,拇指摩娑臉頰,低語:「往後餘生都給我了,就無法從我身邊逃開了──」

「餘生,只屬於我們故事,才要剛開始。」

紅箋小字憑誰附。
         《踏莎行》晏殊

四季與你、四時予你。
時光交會,此生有幸。

—— 終將相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