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蓮德《穿越》本————試閱,下篇

幼川零 | 2021-06-07 21:23:10 | 巴幣 2 | 人氣 187



沒看過任務前篇並不會影響本篇閱讀,請放心食用!



「怎麼了,將軍?」傳完簡訊,德州收起手機,跟著扒雞一起看向血鴨。
「不、無事,」被兩人盯著,血鴨頓時覺得沒什麼需要自己的空間,便不打算留下,「既然要找少主,我先離開。」
扒雞自然沒有什麼意見,但德州可不樂意,「將軍要走了?」
看著對方少許失落的表情,扒雞不太理解,回想起前面的對話,突然發現一件事,「你還沒吃飯?」
「嗯,本打算等到了將軍的吃飯時間,再尋他一同用餐。」
扒雞雖然早就知道兩人關係要好,但似乎好過頭了,感覺更像自己跟阿符——
原來如此。
「抱歉。」
「不、沒關係,解決這件事情要緊……將軍,晚點見。」拉了下帽沿,微笑著向血鴨揮手,德州轉身打算跟扒雞一同去找少主。
「……」想起方才在餐館時,大致聽見宮保雞丁對扒雞說的話,血鴨皺眉改口:「我去幫你帶一份餐點過來,你們會在哪?」
「在神殿,」聽見血鴨說的話,心情由陰轉晴的德州轉頭告訴對方,「我們會去萬象陣那探查情況。」
一旁的扒雞挑眉看著德州。
「我去去就回。」感覺的出來德州在聽到自己的話後表情開朗許多,血鴨不自覺地跟著放鬆下來,點頭後轉身離去。
目送血鴨離開,兩人便往神殿走去,途中遇到了在玩耍的糖葫蘆他們,圍在兩人身邊盯著看一看後便喊著『德州哥哥分裂了!』跑去大肆宣傳。
「你很信賴他。」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後,扒雞率先打破寂靜,說了句意義不明的話。
「唔?嗯。」立刻理解對方說的他是誰,德州答道:「將軍值得信賴。」
扒雞下意識伸手摸了下脖子,用複雜的眼神看德州。
「將軍有狩獵本能,反抗會使他想壓制。」看對方的反應德州笑了一下。
「你不怕他失控?」扒雞思考一會兒,用一句話換了話題,但同時隱含著許多意思。
「沒有害怕的必要,」毫不猶豫的回答了對方,德州像是想起什麼又笑了起來,「將軍失控時雖很殘暴,卻也意外的很直白,並不討厭。」
「啊、來了來了,你們好慢哦——」還在思考德州話中的意思,便被一道聲音給打斷。
不知不覺已走到神殿門口,扒雞看著對他們揮手的少主和旁邊一臉不情願地符離集,不自禁喃喃道:「阿符……」
「嗚哇——阿符你看,真的有兩個耶!」少主興奮地拉著符離集過來。
「有什麼好看的、一個就夠煩了……」某符離集小聲嘟釀著。
「少主,萬象陣情況如何?」阻止少主繞著他們倆轉圈圈的行為,德州拉了拉帽沿直接進入正題。
「這個嘛、呃哈哈哈……抱歉。」忍不住移開視線,乾笑幾聲發現蒙混不過去的少主很慫地道歉,果真如阿符所說,一位德州就難以招架,何況現在變成兩倍那灼灼恨鐵不成鋼般的視線看過來。
更可怕了。
另一邊,血鴨再次回到餐館,發現宮保雞丁不在位置上,便直接進後廚自己裝了一份,完全無視在後廚忙碌準備開業的春捲與青團。
「為什麼要帶著武器進來啊?」
「丁季哥哥呢,他不是在前面嗎?」
「好像是去處理剛剛碰的那個大聲響了——水滾了!」
兩人在血鴨離開後忍不住湊一起嘀咕,沒幾句就被爐子上的冒泡聲打岔。
一路上血鴨還在想著要怎麼辨認兩人,沒有說話時其實自己很難認出哪一個是誰,不,其實有說話好像也——
嘖,果然剛剛應該做個標記。


「抱歉?」扒雞重複了這詞,兩個德州都皺眉看向少主,等人解釋。
「呃……就、就是……我跑出去玩了,現在才要開始修。」感受到雙重的視線壓力,少主越說越小聲,乾脆轉過頭整個躲避他們的視線。
「少主,早上你不是說和阿符去蹭完飯回來,便開始修萬象陣?身為空桑未來的主人,這樣怠忽職守,成何體統。」聽完少主的解釋,德州忍不住訓起人來。
「喂!是我拉少主去玩的,又不是他的錯!」
「胡鬧!自己隨興也就算了,還帶著少主跑、平常教導你的規矩聽到哪去了!?」
「你……!你又不是我哥,憑什麼唸我!」
「……」一個太順口就當自家弟弟罵起來了,扒雞一時語塞。
「阿符,他罵的有何不對?」認為他講的也是自己想說的,德州不認為扒雞罵得有什麼不對。
「欸、你們……」看三個兄弟短短幾句話又快吵起來,少主急忙想打圓場,這時眼角突然瞄到一個身影在門口——連忙大喊:「嗷!血鴨你怎麼會來這?還帶著便當!給我的嘛!」
「少主你想多了,」對於少主突來的熱情感到奇怪,血鴨在外面就聽見了一些談話內容,看了一眼沒有運作的萬象陣,「萬象陣依然不能使用?」
再看向德州跟扒雞兩人,自己一路走來依舊毫無頭緒,現在卻神奇的在他們的表情上找到差異處。
「先吃,相信少主能在這段時間修好。」認為萬象陣不屬於自己該管的範圍,血鴨走去拉走德州,帶人到一旁櫃子暫且充當桌面,將餐點打開。
看著被血鴨拉去一邊放閃的德州,扒雞又感到一陣無言。
「他們常這樣啦,習慣就好。」看看扒雞,少主拍拍對方的肩,一副過來人樣。
「少主,別轉移話題,」視線又轉回少主身上,扒雞接續剛才的正題,「萬象陣何時能修好?」
「唔、一周後?不,明天晚上就能好!」脫口講了個能偷懶的時間,看到扒雞瞬間板起的面孔,少主立刻改口。
「睡一晚而已,臉色至於這麼難看……」看扒雞一臉苦惱陷入沉思,符離集忍不住說了一句。
「我沒有房間。」扒雞決定說出他早上的疑惑。
「啊、對齁,德州跟血鴨同居了。」突然想起他們上個月剛搬到一起,為了方便已經將原先的房間都充作了臨時倉庫,於是少主向扒雞提議:「不然今晚你跟阿符睡一起?」
「我、我才不要跟他睡!」
「不行。」
基於完全不同的想法,兩人同時反駁少主的提議。
「要不跟我們睡?」吃完聽到那邊談話的德州擦了擦嘴,轉頭詢問血鴨的意見,「房間也足夠大,將軍覺得如何?」
「……都行。」問題被拋過來,血鴨忍不住捏著人的臉低頭湊近仔細盯著,只是幾秒便鬆開手,勉強給出同意的回答。
「將軍?」德州不解對方的動作,但現在有外人在不方便多做什麼。
「就這麼決定,」點點頭無視那邊的N次放閃,扒雞轉頭看少主,「你該開始動工了。」
見對方打算監視他工作,少主下意識轉頭想抓個衰人陪自己。
「我去練槍了!再見。」視線才剛往符離集那看去,對方就像知道自己想幹嘛一樣,立刻找了個藉口逃跑。
「嚶!叛徒!」留下少主在原地哀嚎。


第一章完。

後續的內容請大家多多期待本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