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蓮揚】情話

文筆糟透了×墨荼玄楓 | 2021-09-27 23:17:19 | 巴幣 0 | 人氣 35

食篇
資料夾簡介
食物語CP相關 潔癖黨 【】←即是我吃的
最新進度 【蓮揚】Wine Day

BGM-LOVER
OOC
PA
師生組

—————
————

Ver.小蓮大揚
Yoursmiling at me is my daily dose of magic.(你嫣然的微笑是我每日的魔法劑量。)
看著正努力講課的人,手背靠著唇邊,想要隱藏那藏不住的笑意。
蓮華思緒飛快轉著,放學後該怎麼好好慰勞他的老師。
赤瞳看著專注授課的楊舟,手中不停轉動的筆,蓮華思來想去後,揚起唇角的笑。
反正早晚都要知道,倒不如就提前一些。

「你說這周末?」正洗著碗,楊舟將水龍頭關掉,轉向看著蓮華,發出疑問。
「是阿。」蓮華看著楊舟疑惑表情,忍不住伸手捏捏頰肉「還是你不願意?」
「才沒有。」待蓮華放開手後,楊舟再次將水龍頭打開,接著洗碗,瞥了蓮華一眼「快去洗澡。」
豈料,蓮華靠在楊舟身邊說:「一起。」
紅著臉,楊舟低吼「不、要。」

 最終蓮華還是趁著楊舟洗好完碗後,在按下烘碗機開始烘,便把人連帶牽走。
在浴室待了很久。

看著楊舟開著車,蓮華暗忖著要找時間好好學開車。
楊舟照著蓮華給的地址,開著車來到一幢房子前。
透過擋風玻璃看著房子,楊舟依舊困惑望著蓮華:「是訂了民宿?」
「不是!」伸手解開楊舟繫好的安全帶,將人攬著「這是,我們以後的家。」
一聽,楊舟推開蓮華,「你只是學生,哪來能力買房?」
蓮華伸手刮刮臉頰,不自在說:「我把未來資金先挪再買房,以後會慢慢償還的。」
「未來資金?」
蓮華最後還是老實交代。
楊舟聽完後,車內頓時默了下。
「這幢房很貴嗎?」楊舟突然開了口問,蓮華老實說著「不貴。」
「要不,我這有一些存款,你先拿去墊。」
蓮華搖頭拒絕的,「若你付了,債主肯定會揍我的。」
「反正,你安心就是了。」


幾年後,站在玄關前,蓮華抱著楊舟,頭靠在楊舟肩膀上「上班前至少給我一些幸福魔法吧!」
楊舟失笑著「都幾歲了,還說什麼魔法的,不害臊。」
蓮華嚙著楊舟耳垂肉,「大好青年年紀,而且這,我這是管叫『情趣』。」
楊舟拍著蓮華後腦,待蓮華重新提起手邊公事包時,楊舟墊腳在蓮華唇瓣留下。

「這樣魔法夠不夠呢?」

此刻蓮華心情則是,管他上什麼班!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夠!就算要熬夜也沒問題。」
「傻瓜。」
「傻瓜?我才不是呢!」蓮華在楊舟耳邊呢喃著。
Your smiling at me is my daily dose of magic.



Ver.大蓮小揚

Youare my one and only.(你是我自始至終的唯一。)

 難得做了便當,楊舟拿出一個放在蓮華桌上,卻在桌上看到一堆卡片,裏頭有祝福的話、愛慕告白的、楊舟默不吭聲只把便當擱放一旁,轉身離開。

 蓮華走進來看到桌上凌亂的卡片,皺眉。隨手拿起的卡片卻是一封祝福的,隨即,蓮華將桌上凌亂卡片一分為二,將愛慕告白的丟進垃圾桶裡,祝福的則是收起來。
看著桌上那份便當,指腹壓壓,他的小朋友肯定是看到桌上那堆卡片了,這下該怎麼哄才好呢?

吃著便當,楊舟絲毫裝做不在意,餘光卻是擱放手機位子瞄去。
完全沒動靜,但是想到蓮華桌上那堆愛慕告白的信,楊舟當下真的想丟掉,然後想要宣示著自己佔有慾。
最後卻只能讓自己賭著氣,悶。
直到下課放學,蓮華真的沒有發過一次訊息給自己。
看著台上蓮華,楊舟將筆捏著緊緊,在紙上半天就寫不出任何東西。

輕喃:「笨蛋。」

不知說自己還是指蓮華。

 剛洗好澡,楊舟將自己往床上一躺,雙手跟雙腳打開,呈大字型,一雙綠瞳看著白色天花板,腦袋放空著,不想管今天在蓮華桌上看到那堆紙張。

突然的門鈴聲響起,楊舟爬起身,往窗戶探頭悄悄看著。
透過窗戶,楊舟看到站在自家門外的對方是蓮華後,立刻起身下樓去開門。
打開門,楊舟從蓮華眼中讀到驚訝,而蓮華的確被楊舟身上穿的衣服驚訝到。
一件寬大棉衣,長度只到楊舟大腿那,而那件主人是蓮華的。

楊舟突然意識到自己穿的是蓮華衣服後,向前一步伸手圈著蓮華,將自己頭靠在蓮華胸膛上,打算當小鴕鳥。
蓮華看著楊舟舉動,只是笑了笑,半推半拖的踏進楊舟家,反手將門關上。

玄關上,蓮華安撫楊舟「只剩我們了,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
楊舟抬頭望著蓮華「什麼都可以?」
蓮華想了想,低下頭,伸手拍拍楊舟臉頰「除了上你以外。」
楊舟臉頰瞬間鼓起一邊,眼中盡是『怨念』。
「我可不想背著『性交罪的刑法』,再忍忍。」親吻額頭。
「那……」楊舟才要說今日的事,被蓮華搶一步說:「如果是桌上那堆紙,礙到你,就丟掉沒關係。」

「你才是我重視的,知道嗎。」

聽到蓮華的話,楊舟的內心那悶才清空,眼下的最後的問題。

「那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嗎?」

蓮華以為楊舟指的是寒暑假之類,短暫同居,便答應下來。
 之後,每當回想起那時自己一口答應,蓮華不知道該罵自己想太好還是沒想到小朋友那層涵義。

痛苦跟甜蜜同時交錯著。


「那……華可以留下陪我嗎?明天是周末。」

「好。對我,可以不用請求的,我說過──」蓮華還是忍不住品嘗楊舟唇。

You are my one and only.
所以你可以盡情對我提出再多一些無理要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