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明日方舟-銀博短篇(3)

yu | 2021-09-11 21:58:14 | 巴幣 0 | 人氣 22

OOC警告
有些微連貫性,找前篇請點頭像
歡迎留言指教、討論~


----信賴度
好想摸銀灰的耳朵尾巴...不知為何,從簽完晉升合約隔天他就沒再穿披風和外套了,毛絨絨的大尾巴一覽無遺,我得想個辦法讓他給我摸。
博士的「撸貓計畫」逐漸生成。
姑且先不論他是否樂意,光是"可以讓我摸嗎"就已經難以啟齒了,超級難為情,真的問出口一定怪尷尬的,銀灰可是「盟友」啊!即使當助理也還是平起平坐的盟友啊!不管怎麼說都很失禮吧...有沒有一個好時機呢...博士腦中掀起一陣風暴。

某日,16:30
兩人去基建信賴觸摸後。
「可否引我去羅德島的甲板?不,就是眺望眺望風景。太久沒有展翅,丹增這小傢伙,想必也很懷念荒野的氣息吧。」
哦?喔!!信賴度100!!「哦,說的也是,還沒帶你走過那裡。」博士內心激動但表面平靜。

走出艙門銀灰便把丹增放飛出去,牠在空中長嘯,繞著羅德島全艦盤旋,似乎很快樂。
兩人沿圍欄走了一圈,找到一處能看見遠方雪山的安靜角落,在長椅坐下。
「過於疲勞了,抱歉。讓我稍微休息一下。」銀灰說著便靠上博士的肩頭。
「唔嗯...我才應該道歉,從入職以來都沒給你放假...」博士又驚又喜,心臟狂跳,深怕被他聽見。
銀灰已經睡著了。
毛絨絨的耳朵近在眼前,可以摸嗎?可以嗎?博士壓抑著衝動,再三思量。
不,不行,獸耳這麼敏感,一定會立刻醒來,認為我是變態,然後用鄙夷的眼神看我。絕對不可以。
偏偏這時候想起了銀灰曾經說過的話「喀蘭貿易公司與羅德島之聯盟的穩固程度,完全取決於你我的看法。看來還是要好好相處呀,我的盟友?」不能因為我的私慾失去這個盟約,他一走肯定會把另外四人也帶走,有很多錢財、資源都靠他們,這問題可大了。
最後博士眼神死地吸著理智液一邊監控代理指揮。

丹增飛夠了,飛回來卻停在博士頭上。或許牠是不想打擾主人才這樣。
這"小傢伙"意外的重啊...糟糕,肩頸現在超.僵.硬。博士忍不住慢慢抬起頭。
這細微的動作足以讓銀灰醒來,雖然一睜開眼看得不是很清楚「哦?丹增願意停在你頭上就說明牠蠻喜歡你啊。」
朦朧的目光和含糊的聲音真是絕了。博士一邊讚嘆一邊感到欲哭無淚,牠的愛太沉重了。
丹增見主人起身,拍拍翅膀回到了老位子。
「該回去工作了呢...」博士挺直背轉轉肩頸。



又過了好幾天:"信賴度150%",博士始終沒有說出口。
銀灰發覺博士這幾天經常發呆,不曉得哪裡不對勁。
一個沒注意,把理智用光了。唉,糟糕,希望我不會做出奇怪的事。博士趴在桌上如此祈禱。
銀灰感受到旁邊直勾勾的視線,忍不住轉頭一看:理智0。
「博士你還好嗎?」
「不好...我可以摸你的耳朵嗎?」單純清澈的藍眼此刻半睜半閉,很沒精神的樣子。
「唔?嗯...不要妨礙到我就行。」雖然看過紀錄早已知道博士失智就是這副德行,親眼見證還是感覺有點奇妙。
博士坐在辦公椅稍微移向助理位,抬起拿掉手套的左手輕摸柔軟的雪豹右耳「觸感真好...」
一臉幸福的樣子呢...如果有特效或許會飄出粉色小花。原來博士也有這種表情嗎?嘛...祂開心就好...吧?
博士沒有要收手的意思,即使銀灰這般的定力也沒辦法就這樣工作,忍不住用尾巴把手推開。
此舉一出正中下懷,博士開始撸起了雪豹尾巴"太好了,準備拿臉去蹭"偷吸幾口,有股好聞的味道。
銀灰驚呆了,還沒反應過來博士已經抱著尾巴睡去,看起來很安穩的樣子,就不忍心直接抽回來,任由祂抓著。
還真是毫無防備呢...可以摸摸看頭髮嗎?不對,這樣任祂摸怎麼想都覺得太虧了,等祂醒來再索取報酬也不遲。銀灰內心算計了一番。

一個小時後博士醒了,發呆一會才發現自己還抓著人家尾巴不放,急忙鬆手道歉「呃!對不起!沒想到我會變成這樣...」心虛得說不出話來。
「沒什麼,只要付出相應的報酬...」銀灰輕笑道。
「唔...如果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的話。」博士眨眨眼。
銀灰取下右手手套,將手伸向博士,博士緊張得直盯著他纖長好看的手。
先是學博士信賴觸摸時摸摸頭,順了順漂亮的銀白髮,乘勢撫上耳朵,最後輕輕在臉頰捏了幾下才收手。
「可、可以了吧?」博士感到一陣熱度竄上臉頰,趕緊轉回文件堆去。
「可以。」白皙的皮膚完全無法隱藏那抹淡淡的紅暈,銀灰看在眼裡滿意地勾起嘴角,那是勝利的微笑,那個平日總和幹員們有許多肢體接觸的博士也會因為被觸碰而慌亂啊...

博士那天剩下的時間都安分地工作著。
但那天之後博士就經常理智歸零,當然除了銀灰沒有別人知道,那些是他不願紀錄在助理日誌中的事情。


今天開始了全新的委託模式——危機合約,博士帶著一隊幹員清早出發前往切爾諾伯格59區廢墟,其中當然也包括銀灰,除了接受博士指揮,也提供一些戰術策劃上的見解。
之後兩人竟開始較量起來,比誰指揮的結果戰損最少。
「這樣發展下去,你我互相博弈的那一天,遲早會到來。但是我看上去很高興?也許吧,畢竟我很期待和你交手,也會珍惜那一天到來前的時光。」一天的作戰結束後,兩人並肩站在指揮據點門口看向清理中的戰場。
「我倒希望這盟約可以持續穩固到永遠。」疲憊的博士只淡淡說了一句,閉上眼把頭靠在銀灰肩上。
博士今天一整天除了指揮作戰,在讓幹員們休息的空檔還抓緊時間監控代理指揮,只有吃午餐、睡午覺時放下攜帶終端,儘管如此戰損和銀灰依然不相上下。

21:00全員搭的運輸機回到羅德島。
博士一進辦公室就取下面罩、哭喪著臉「累死了...我現在只想洗洗睡,如果洗完還有力氣再看文件吧。銀灰你累了的話就早點回房休息,那些工作明天再處理也可以。」邊說邊向銀灰擺擺手走進書架後。
博士洗完澡感到渾身舒暢,披上外袍再度踏進辦公室。銀灰梳洗過後坐在桌前確認公務,耳朵微微轉向,等著祂走近,博士卻沒有到自己的位子坐下,反而靠近助理位,站在在銀灰身側抬起手摸摸雪豹耳朵。
銀灰看向博士:理智9。剛吹乾的頭髮微微亂翹,身穿寬鬆輕薄的睡衣,鎖骨清晰可見,腳上穿著毛絨室內拖,唯二相同之處只有外袍和顯露疲憊的微笑。
第一次看到博士穿這樣,頗為新鮮,同時也覺得太過單薄,辦公室為配合博士平常的裝束,溫度都控制得比較低。
想到這裡便轉向博士,把祂拉進懷中,變成面對面抱著跨坐在腿上的姿勢,銀灰注視博士的藍眼,但博士面不改色沉迷於rua雪豹耳朵,銀灰嘆了口氣收緊手臂,把頭靠在博士胸前,舒適地閉上眼,有股好聞的味道。

不知過了多久,銀灰突然醒來,意識到自己睡了好一會,而博士不知何時也靠在自己頭上睡著了,兩手環抱在後頸。這下有點難辦。
銀灰小心翼翼移動滑輪椅到書架旁慢慢站起,不想讓博士驚醒。左肩嗎?所幸試一次就開了。房內的吸頂燈自動亮起,果然這裡面比較暖,原來博士房間裡長這樣...除了書桌上的一排個人書籍、幾個藥罐,其他所有家具、用品都是羅德島宿舍標配。
床擺在房間一角,棉被靠牆堆著,銀灰俯身輕輕把博士放上床,正要起身發覺脖子被勾住了「你醒著?」
「嗯...因為你的體溫遠離了...」博士睜開眼神情渙散地呢喃。
「你這是在邀請我留下嗎?」銀灰輕笑。祂可知道這對我有多大殺傷力?
「沒有。」博士鬆開手「但你還是需要我感應才能開門。」露出有點調皮的笑容,眼中閃過狡黠的光芒。
把累壞的祂拉起來開門太沒良心,直接睡這似乎也不妥。銀灰雙手撐在博士身側內心掙扎了幾秒,最後決定在博士身邊躺下。
博士挪到背靠牆邊縮起身子蓋上薄被,銀灰伸手環到背後又把博士推回自己懷中抱著,博士雖然彆扭地撇開視線,還是拉起被子往他身上蓋了一點,儘管大小完全不夠兩個人蓋,反正銀灰體溫高,不用擔心博士著涼。
「晚安,我的盟友。」在額頭落下一吻。
疲憊的兩人很快便進入夢鄉。

次日6:30"嗡--嗡嗡-"床尾櫃上的攜帶終端準時震動。
博士倏地坐起身關鬧鐘。
銀灰也醒來了,從博士背後摟住腰,下巴靠在肩上低垂著頭。
「早安,銀灰。」原來昨晚不是夢啊...博士抬手揉揉銀灰的頭髮。
「......恩希歐迪斯...才是名字。」
诶...是愛稱的問題嗎...停頓那一下還以為是睡著了「那,恩希?」
「嗯,我在。」銀灰轉頭輕吻白皙的脖頸。
好蘇啊啊啊我死了,這麼優秀的男人真的是我可以擁有的嗎!?他現在真的清醒嗎?博士腦中颳颱風。
「以後就叫你"希瓦(Silver)"怎麼樣?很適合你。反正你想不起來自己叫什麼,她們也不願讓你知道,比只是Doctor要好多了。」銀灰抱著博士在耳邊低語,聽起來很清醒。
惡魔的低語啊啊啊!這是在暗示我跟他姓嗎!?「行啊。不過我該起來了,你還想睡的話就多睡會吧。」他這個想法存在多久了呢...博士瞳孔地震但故作鎮定摸了摸纏繞在自己腿上的大尾巴。
「不了,我得回房間看看公司的日報表。」銀灰很快放開博士率先下床。
「唔嗯,我幫你開門。」博士因為脫離了溫暖的懷抱感到一陣涼意,隨後很自然地把手搭上銀灰伸出的手臂下了床。

「等會見,希瓦。」書架移開後銀灰又在博士額頭落下一吻才轉身離去。
「太犯規了吧...」博士摸著額頭背靠已經闔上的書架慢慢滑落坐在地上,從衣櫃旁穿衣鏡中看到自己的臉和耳朵像熟透的蕃茄一樣紅。
回到自己房中的銀灰用指尖輕觸薄唇,嘴角不住地上揚。


信賴度-完

--------------------------分隔線--------------------------
配圖ww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