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明日方舟-銀博短篇(4)

yu | 2021-09-14 22:09:55 | 巴幣 0 | 人氣 25

OOC警告
歡迎留言指教、討論~
有些微連貫,找前篇請點頭像


----歉意
不曉得崖心用了什麼方法讓銀灰和初雪冰釋,雖然無法回到像小時候那樣親暱,但勉強接受了兩人一起放假幾天出去玩玩的提議。

銀灰不在的日子請艾雅法拉來當助理,與博士同為研究者,兩人合作的效率也是一流,但終究比不過和銀灰朝夕相處累積的默契。
好想念銀灰啊...博士只要理智不夠就開始消沉。

"嗶嗶嗶嗶"
「老闆~有包裹喔~幫我開下門~」博士桌上的對講機傳出能天使爽朗的聲音。
「啊啊,這就開。」博士伸手按下旁邊的開門鈕。
「咦?銀灰不在?能請你代收嗎?要收取貨款36源石的。」能天使環視一圈把箱子拿到博士桌前。
「我看看...」

寄件人:薩維爾服飾
內容物:訂製衣物
收件人:銀灰

哦,他們一起去訂製了衣服,還沒回來服裝已經做好了啊...還能代收貨款真是方便呢。
「嗯,我付吧。辛苦你了。」博士拉開抽屜把源石點交給能天使。
「多謝啦~老闆。」能天使揮揮手繼續往下個地點送貨。


9:00兩人巡視基建回到辦公室
「嗯?昨晚回來沒注意到這個,是你付了尾款?」銀灰看到桌前的服飾店商標。
「嗯,對喔。」博士已經忘了它的存在。
「我給你吧。」希瓦平日總精打細算的樣子,對祂來說應該是大失血吧。
「不,不用了,沒關係,那算是我對你的歉意。」博士只搖搖手走向自己的位子放下面罩。
「歉意?」銀灰瞬間向博士進逼。
「畢竟從第一天見面就讓你每天工作都沒休假過啊...」博士滿懷歉意抬頭看著銀灰,雙手扭捏十指糾在一起。
銀灰兩手分別按在桌上讓博士無處可逃「呵,你剛剛在基建不是跟斯卡蒂舌吻道歉嗎?怎麼就不曾那樣跟我道歉?」只是這種小事嗎...明明是我要求駐留期間都由我擔任助理。是時候讓祂有點自覺了。
「那不是舌吻!只是輕輕咬舌頭,而且那是斯卡蒂那個族群特有的習性。」博士的藍眼直直看向灰瞳深處。
「哦,是嗎,僅僅有所耳聞,你給我示範一下吧。」銀灰裝作一本正經地提出要求。
「不如告訴我你們希瓦艾什是怎麼道歉的吧。」博士皺眉。
「先教我斯卡蒂的族群怎麼道歉我再告訴你。」語氣變得稍微強硬。
「唔...那你低一點,舌頭...」博士妥協了,兩手搭上銀灰雙肩。
銀灰乖乖的配合,博士貼上薄唇很輕很輕地咬幾下舌頭,才想退開,後腦杓就被銀灰的大手給按住,驚訝微張的雙脣也賭上了,在口中流竄的熱度讓人無法思考,只覺腰間的手臂越收越緊,大尾巴也纏上腿間。

博士感到頭昏腦脹,快把銀灰的襯衫捏皺了,分不清是他的體溫傳導過來還是自己的體溫在飆升,雙腿發軟,要不是被緊抱著大概會跌坐在地。
銀灰察覺博士已經到了極限,輕輕把祂放到辦公椅坐下,兩手支在扶手兩邊近距離觀察博士。滿臉通紅、眼眶濕潤、雙唇顫抖,是不是做得太過火了呢...
博士好像意識到什麼,很快用雙手摀住了臉,還是看得到連耳根都紅透了。
「還以為要死了...我的心臟受不了啊...你們真的這樣道歉?」過了幾秒傳出細小含糊的聲音。
「假的,這只會是你我之間的道歉方式。真正的話...你做不到。」銀灰輕笑。
「為什麼?」博士因為好奇慢慢放下了手。
「要用尾巴去勾住對方的尾巴,如果對方願意勾起來就是原諒了。」銀灰伸出食指繞了個圈繞起博士的銀白髮。
「聽起來很美好...」博士目光低垂。
「難道深吻不好嗎?」銀灰故意抬起博士的臉對上視線。
「不好、呃、不是、對心臟不好啦!」博士把視線移開,臉又紅了起來。
「咬別人舌頭你就沒感覺?」銀灰皺眉,兩手包住博士的臉頰,讓祂只能看向自己。
「嗯...那對斯卡蒂來說是普通的事情,我也就用平常心沒多想...我保證我不會再做了,我發誓。」博士直直望著銀灰的眼睛,兩手覆上他的手,接著像是理解了什麼突然笑出來。
「你突然傻笑什麼?」銀灰更加皺緊眉頭。這人這麼傻,不如晚上把祂給吃了吧。
「竟然會吃斯卡蒂的醋...想都沒想過。」博士的笑容越發燦爛。
「夠了夠了,你可不要忘記說過的話啊,如果記不住我會讓你用身體記住的。」銀灰把手抽離,回到往常的座位去工作。
「欸嘿嘿。」博士又傻笑。他這是在難為情嗎?明明做什麼都泰然自若,卻因為吃醋感到難為情?


20:00
「嗚...今日工作完成了...」博士站起身大大伸了個懶腰。
「吶,恩希,你什麼時候穿那套啊?我想看...」不知從何時起撈雪豹尾巴來撸已經成了再自然不過的舉動。
「哼嗯...就今天吧,我去洗完澡穿給你看。」銀灰隨即起身,帶著箱子進房去了。

博士洗好澡走出房間去按了助理房的門鈴。
「你不是有權限可以直接開門嗎...」銀灰正一邊扣釦子。
「或許會有什麼不能讓我看到的東西啊。」博士聳聳肩踏進門。
「沒有,我的一切都能與你分享。」銀灰面向鏡子打領帶。
天,怎麼能隨口說出這種話...看他這麼理所當然,博士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博士感覺有點冷,把外袍拉緊。銀灰從鏡中看到了,取下掛在旁邊的披風裹住博士,把祂推去床邊坐下,蓋上羊毛毯。
「這就是雪境的溫度嗎?」博士笑問。
「不,只是因為這套衣服很厚才刻意把溫度調低。以後你要離開自己房間還是多穿點吧,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銀灰的指尖輕輕劃過博士裸露的鎖骨,回到鏡子前。
「唔嗯。」博士微微瑟縮了一下乖乖點頭。
腳邊突然有溫暖毛絨的觸感,博士低頭看發現有隻小雪豹。
「欸?好可愛!這是你生的嗎?」博士小聲驚呼,慢慢把手靠近。
「怎麼可能。」銀灰從鏡中看了一眼。
「那是你弟弟還是妹妹?」確認牠不排斥自己之後,博士小心抱起雪豹放到腿上。
「不是,是撿來的...你把我們當什麼啊?」銀灰皺起眉頭。

銀灰終於整裝完畢,博士看著小雪豹目不轉睛。
「咳,希瓦。」
「嘩...超好看...也太好看了吧!」博士捂住嘴驚呼,繞著銀灰上下左右看一圈,難掩激動。
從這反應看來,八成是理智又不夠了。銀灰輕嘆。不過...坦率點也沒什麼不好吧,想想之前老謀深算的模樣。
「對了,你跟恩雅和好有互相勾尾巴嗎?」博士用充滿好奇的眼神抬頭看。
「沒有,雖然把過去的事情解釋清楚了,但她現在氣我一直佔著博士助理位,還有你在我來前一週不停寫申請,都不工作、把她晾在一邊,認為都是我害的。多虧這樣我才知道你寫64張申請書是調用誰了。」銀灰把博士推回床邊坐下,自己走到鏡子前換下衣服。
「誰?」博士明知故問。
「我。」
「比我預想的還要晚才知道呢,呵,不是明擺著的事嗎。」略帶嘲諷的笑容。
「我沒有把自己考慮進去確實是我大意了,只查了在我之後一週內入職的幹員,但你都沒有跟那之中任何人刻意接觸,於是就不了了之。」銀灰邊脫。
「是呢,我判斷羅德島需要喀蘭貿易,而你對我有高度興趣,多虧你自己在招聘合同中要求博士助理職位,替我省了不少力氣穩固我們的聯盟。」博士兩手托腮,面帶可愛的笑容說出該死的大實話,滿眼笑意有幾分是欣賞的意味。

「看夠了吧?」這真是過於坦率了。銀灰穿上睡衣,把溫度調高。
「嗯,夠了。那我回房去--」多謝款待,就算只有背部線條也滿足了。
「要不今天一起睡吧。」銀灰按住博士的肩膀,在祂身邊坐下。
「什、我的身體可沒辦法承受那--」博士大驚失色。
「我並沒有要做什麼,你想啥呢?你的身體狀況我當然清楚。從切爾諾伯格回來那天不也一起睡了嗎?」銀灰露出看透一切的笑容。
「呃,那時候我以為是夢啊...而且我睡覺經常亂滾,會害你睡不好吧。」博士慌忙解釋,對於一起睡這件事緊張得不知所措。
「那晚我睡得很好,是近幾年最安穩的一夜...所以拜託...留下...」銀灰輕輕抱住博士,把頭靠在肩上,耳朵尾巴都無力地垂下。
「知道了知道了,跟你睡就是了,我當安眠藥對吧。明天要準時叫我起床喔。」博士連忙抱緊銀灰,摸摸他的頭。
「嗯。」銀灰閉上眼順勢蹭了蹭,悄悄露出勝利的微笑。雖然我說的都是實話,但你未免太溫柔了,要不是有我在,真擔心你會被別人吃乾抹淨,幸好你愛的是我...

「晚安,恩希。」博士用唇輕碰銀灰的臉頰。
「晚安,希瓦。」銀灰低頭輕吻博士的唇。
又是個平靜的夜晚。

次日6:30
「希瓦~...希瓦...希~瓦~」銀灰已經起床好一陣子。
「唔...」博士因為睡在銀灰懷裡太緊張而失眠,現在有點睡眠不足。
銀灰嘆了口氣,拉博士坐起身,博士依然歪歪斜斜、隨時都會倒回去的樣子。
「再不清醒就要被吃掉了哦。」銀灰在博士耳邊輕聲說道。
博士的頭正好歪向一邊,露出了白皙的脖頸,於是銀灰張口湊近。
博士只感覺到溫熱的氣息靠近就跳了起來摀住脖子,滿臉驚恐看著銀灰。
「雖然我確實是要你清醒點,但這反應未免太傷人了吧。」哦,脖子很敏感呢...銀灰裝出難過的樣子。
「不、我只是一時嚇到了啦...謝謝你叫我起床。」博士趕忙靠近抱抱銀灰。
銀灰內心竊笑,張口輕咬白皙的頸子。
「咿!」博士這次整個人縮了起來。
「抱歉抱歉,你的味道很好聞,一時沒忍住...」銀灰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博士紅著臉、飛也似的逃離了銀灰的房間。嗚...感覺被戲弄了...

我有預感,今天也會是美好的一天。

這之後,銀灰以自己的方式把36源石還給了博士。

歉意-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