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解千意,理萬情 (夕篇下)(明日方舟同人文)

天之雪 | 2022-03-23 13:44:02 | 巴幣 2 | 人氣 60


層巒交疊,山間林野現於眼前;
人情事故,在那無名之村上演。
 
「看來她今天心情不錯。」
 
訪這畫卷,每次都有新的體驗,該說不愧是大畫家嗎……?
 
一陣寒氣凜冽的風吹了過來。
 
「欸欸,夕小姐妳行行好,誇著妳呢。」
 
「這可是在高山之地,不讓你寒風刺骨,豈稱的上置身山間?形意結合,可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標,看來這次成果不錯,要以何起名呢……?」
 
「……妳真不是刻意為之?」
 
「我可不喜歡隨便讀人心,你說呢?」
她微微的笑著。
 
「哎,就叫『無心』吧,挺符合的。」
 
「呵呵,那確實。」
 
 
「所以呢,又來到我的畫室有何貴幹?」
 
夕簡單的泡了兩杯咖啡,手法優雅,完美掌握了沖泡的時間、溫度。
 
「妳真的很喜歡咖啡呢。」
 
「茶也挺不錯,只是有點膩了,或是品好茶的人變少了,茶意艱澀難懂,原不應有盡興一天,只能說時代不同了吧。」
「這個從哥倫比亞來的豆子還挺有趣,在苦之中又有些特別變化,有些帶點酸,有些帶點果子的風味,有些又在苦中鑽研,更細緻的苦味藏於其中。」
 
「不愧是妳。是啊,不說茶,現在肯認真品味飲品之人,又有多少呢?但,能有這種雅興,在這大陸,也算上一種奢侈了。」
「下次來時,我帶些茶吧,不曉得我夠不夠格,和妳一同品嘗呢?」
 
博士從看著發散騰騰熱氣的咖啡,轉向了這位品味典雅,眼光獨到的大畫家,神聖莊嚴的氣場,好似高不可攀,卻也不是難以接近。
 
那看似脆弱的身形,承受了多少,又被壓垮了多少?我無從得知,至少,讓我有多了解她一點的權利吧。
 
「唉呀,博士。呵呵,當然歡迎了,請別讓我失望了,可想和你多聊個幾句,我會期待那一天的。到時候,我幫你畫一幅吧。」
 
博士,我越來越期待你可以謀算到哪,又可以帶領到哪,從古至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樣的人。時代變了,原本的「永恆」,也正在一點一點的流動,萬物風情,早已不感興趣了,不過這次……很有趣,我應該足以撐到那時,不知結尾的畫作,是否會有我的身影?我的存在,有改變你的棋局嗎?你好殘忍,請別讓我抱有那不切實際的幻想,活到最後的奢求……。
 
呵呵,無理的要求,最後的請求,請好好記得我這人,『被困在這個房間的大畫家,夕』。以及那每幅畫裡,訴之真意。這樣退場,我應該也可以像那電影配角,瀟灑離開了吧……。
 
 
「哎哎,怎麼話題又跑偏了,你到底是為甚麼而來?沒甚麼事的話請回吧,也聊得夠多了。」
 
「就想找妳聊聊天,這樣行嗎?別整天想把人趕走……我想約妳去龍門轉轉,來嗎?」
 
「是約會嗎?明知我不喜歡出去,你這地點挑的可真差。」
「不過……」
輕哼一聲,她的嘴角上揚,微微笑著。
 
「我們,幾點出發?」
 
 
羅德島本艦 甲板
 
「這身衣服真適合妳,夕小姐。」
 
「嗯,之前看了看現在的穿搭,和以前相比變化可真多,我挑了幾套合身的來穿穿,現代服容還真輕便呢……。」
 
夕的服裝以上半身的短袖白襯衫為底,下半身用及膝的焦糖色長裙來搭配,頭髮綁起了馬尾,水藍色的寶石項鍊靜靜躺在胸前。
 
畫上了輕妝,整體給人的感覺很清新,卻又不失那成熟的氣質。
 
「該說不愧是大畫家,還是大美人呢……?真的好漂亮啊。」
 
「呵呵,滿口壞話的嘴可要縫起來,畫根針?」
 
「妳這人……」
 
「快走吧,我都感覺有些遲了。」
 
「行。」
 
 
「話說博士居然會挑在下午出門,挺意外的。」
 
「會嗎,我倒覺得很正常,因為感覺妳就不怎麼喜歡曬太陽。」
 
「……這點倒是沒錯。」
 
「呵,而且龍門的夜景別有一番風味,倒不如說,晚上的龍門,才是它真正的樣貌。」
 
「夜晚總是比較好做一些買賣,這點在任何時代都是通用的。」
 
「居然想到的是這方面的嗎…?」
 
「嗯?」
 
「沒事。」
 
 
「現在大炎有什麼好吃的?」
 
「燒臘有興趣嗎?點心和小吃也都很不錯,我還以為妳對吃的不感興趣呢。」
 
「都跟你出來了,不吃豈不是很不解風情嗎,就挑你覺得好吃的去吧。」
 
「那就去吃茶樓吧,有一家特別好吃的,我記得是……」
 
夕小姐輕挽著博士的手,視線總是注意著他,臉上的微笑不曾抹去,反倒多添了幾分紅暈。
 
 
「真是的……」
她看著博士吃的著急,用手帕輕輕拭去了那殘留在嘴邊的醬油。
 
「你可吃得慢些,又不趕時間,不然我來餵你如何?」
 
此番發言讓博士連咳了幾聲,對夕碎念了幾句。
 
但她並非玩笑,轉身就遞送了一口菜到博士口中。
 
「夕小姐,妳這是……?」
 
「心情好。」
 
 
 
商業口岸的夜晚,總是不太一樣。
 
 
「噫——妖…妖怪啊!」
 
「見鬼了!這到底是甚麼玩意兒?!」
 
「身形似鼠,卻又更大隻些,速度猶快,行進時還會有墨漬……有趣。」
 
三位男子分別對眼前這「景象」給出了不同反應。
 
「喂!契約上可沒有這一條,什麼鬼事,我們先溜。」
 
「*龍門粗口*『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呵,兩個懦夫,算了,就讓我來好好會會你吧!」
 
 
「夕,對方追過來了。」
 
「怎就不乖乖逃走呢?真麻煩,改天畫個超嚇人的大怪物。」
 
「息怒,息怒,現在怎麼樣?」
 
「哎,別見血的話,迷宮好了。」
 
利刃出鞘,筆墨橫飛,遊走在那一方天地,定規於那形意牢籠。
 
「除五覺,無明晦,一方天地,唯有自我,在午時解除。」
充滿狂氣之人,消失於眼前。
 
「此為精神試煉,失敗發狂,成了應也不會再作亂。」
 
「這算是妳獨有的溫柔了。」
 
「只是不想在今天起殺機,好端端的時光怎能被一名莽夫給毀了,太不值得。」
 
「倍感榮幸。」
 
那嘴角再度揚起,其中的情意可把博士擾的不輕。
 
「好了,去看看那名女孩吧。」
 
 
瘦弱的身軀微微發抖,少女正緩緩張開眼楮。
 
「妳是感染者對吧。」
 
那瘦弱的身軀猛的震了一下。
 
「放鬆,我們不會對妳做甚麼的。」
夕的眼神愈發溫柔,卻帶一絲看破一切的惋惜。
 
身上多處傷口,衣服破舊,最重要的是……在那胸前的掛墜。
 
「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玉婷,……我叫闕玉婷。」
 
「玉婷,好,妳知道自己感染多久了嗎?」
 
「大概……兩個月……」
 
「先把這個喝了,小心,有點苦。」
博士在一旁把剛調好的緊急抑制劑遞了過來。
 
「這個……很貴吧……對不起……我……。」
 
「妳就當成是我和這位姐姐的好意收下吧,沒事的。」
 
「……謝謝。」
忍著眼角的淚水,道出了感謝,她有多久沒有感受到這世間溫暖了呢?
 
「玉婷,我們要帶妳去做檢查,可能有一陣子不會回來……可以嗎?」
 
「應該……沒問題吧…诶?」
眼中的淚水悄然落下,好似帶著一分孤寂。
 
夕輕輕的將她擁在懷裡。
「辛苦了。」
 
那時,懷中的少女放聲大哭,為了哀悼那至親之人,為了那未能見到最後一面之傷情。
 
 
「那一天真的發生好多事啊,現在想想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博士看著夕正在畫的作品有感而發。
 
「我倒覺得我們能走到一起是件更神奇的事。」
 
「怎感覺妳有點不開心。」
 
「哎呀,我很高興喔。」
「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品茗、飲酒、看電影,解我畫中情,瞭我話中義,你說,我怎會不開心呢?」
 
「這……」
 
話音未完,一枚深情之吻便吻了上來。
 
「所以,請更加有自信些,我的夫君。」
 
真誠的眼神,幸福的笑容,讓眼前的博士沉醉其中,深深烙印在腦海裡,化名為——「奇蹟」。
 
奇蹟的面容,奇蹟的相遇,奇蹟的那一瞬間。
 
「看來不能瀟灑離去了,那就請讓我和你一起,見證那結局吧。」

————————————————
來了來了,尊貴的夕小姐,
真的是拖有夠久的......
話說有在想要不要多加些描寫,
這樣看起來會好一些吧。

感謝您的閱讀,
歡迎點讚留言。

我是天之雪,
下篇見。

作者:サワタ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