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0 大肌肌

小光光 | 2021-07-27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36

NEW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夜蝶詛咒-36

「抱歉抱歉,你等一下」

對於只穿內褲鍛鍊身體的可洛索曉月是習慣了,不過對姆婭來說刺激有點大。

刺激有多大呢?已經是手指一張一合的在做天人交戰了

「這位先生有客人了,要鍛鍊該穿衣服了」

「不行!穿衣服鍛鍊會損害效果」

「那你可以別鍛鍊了」

「不可能,這是每日課題為了變強所需要的!」

「...別這麼固執,適當的休息才能增加訓練的效果」

「少騙人了,鍛鍊哪有人是中途停止的」

不...其實是有科學根據的,雖然他想這麼說,不過已經鍛鍊成癮的他怕是聽也聽不進去。

「算了你還要在幾下伏地挺身?」

「224、223、222….」

「我懂了,麻煩你做完直接去沖個澡,這樣我好把人安置於床上」

正在兩人協議各自的意見時,一旁的姆婭向曉月表示我好了。

「你是好什麼?這種事情你覺得好嗎!」

「我是說能接受,沒有其他意思」

「不不不!這種事情才不是能接受,正常都要覺得奇怪!」

對姆婭來說,這健壯的身材並沒有無法接受,只是第一印象太衝擊罷了。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習以為常了」

「不要把我跟你相提並論,我已經是積年累月的被荼毒了」

「...你在說什麼阿?為什麼說起來沒被荼毒的我反而是貶義阿」

「廢話!能夠長時間處於混沌之中還能明辨是非,自然是我更勝一籌」

「聽起來明明很奇怪,為什麼在你解釋後我反而無話可說」

她的問題不禁讓曉月「嗯...」的思考一番。

「人格魅力?」

「並沒有」

感覺被人愚弄一般,姆婭是又氣又無能為力。

「你們小倆口真能鬥嘴,我已經做到剩不到160下了,你們還沒停下來」

面對可洛索的嘲諷,曉月反而為他拍了拍手。

「進步了,以前做完340下這個都要20分鐘左右,現在竟然只花了19分41秒」

「噁心人的嘲諷」

「以牙還牙」

隨意的互相攻擊後,曉月將一旁的姆婭帶上床去。

「你不會夜襲我吧?」

「為什麼你要進來了才問?這種問題不是早就該問嗎?」

「因為我相信你的為人」

簡單的一句話立刻讓他哭笑不得。

「這位小姐,既然你相信我,那麼還問我會不會夜襲你幹嘛?你吃飽太閒喔」

「以防萬一」

「現在唯一的以防萬一就是你乖乖躺上去,不然就去跟露莉夜晚的纏綿」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躺上床鋪後,一股放心的感覺立刻襲捲全身,讓姆婭一下就睡著了。

而在聽到「呼...呼...」的細小打呼聲後,曉月在算正式解脫。

「總算可以來忙了」

當他打開書桌的抽屜,五顏六色的玻璃瓶立刻呈現於眼前,而且仔細一聞還能發覺各式的香氣相互繚繞卻又不會過於濃厚。

「你又在幹嘛了?」

「恩...?喔!可洛索喔,怎麼了嗎?」

「味道太重很難睡」

「會嗎?不是香香的很好聞嗎」

「是這樣沒錯拉,不過聞著感覺就是不好睡」

「喔~我懂你意思了」

環境變化容易引起生物的不適應,就像是你吃習慣的餐館突然換了位置,你剛開始還是會跑到舊住址一樣。

「會這麼香也是無可避免的,畢竟這也能算是釀造酒的一種」

先別說可洛索受不了,曉月自己都快被這香氣吸引把它喝了。

「說回來,你到底在做什麼東西?這麼香」

「香水,大概跟你在市面上看到的香氛油差不多」

「香水能這麼好聞嗎?我記得香氛不是滿臭的嗎?」

「那就要看配方了」

曉月所做的香水也只是酒精與花草做搭配而已,並沒有甚麼新奇的。

「不過嘛,這種東西比市面上還沒有價值」

眼前的香水說到底只是比較香的釀造酒而已,畢竟所謂的香水是必須要能夠長時間保持香氣的存在,而不是容易淡化、走味。

通常香水師們是利用動物性原料來達成長時間的香氣,不過這麼無趣的事情誰要做,在截然不同的世界就該用截然不同的方法來達成。

而在他想到釀造酒,手就癢起來直接拿出兩個酒杯來。

「要不要來一杯?」

倒酒的同時,他也不忘以禮待人詢問可洛索。

「不了,不勝酒力」

「這樣啊,那麼我就獨享了」

「請便」

隨著高腳杯中充斥著淡紫色的酒,微微的香氣開始四散,品嘗香味的同時,曉月拿起高腳杯輕輕的搖動。

看著純粹清晰的顏色,他便一飲而下。

隨著他每一口的飲酌後總是露出淡淡的微笑,可洛索也開始有些好奇了。

「這酒這麼好喝嗎?看你喝得這麼高興」

「不,它不怎麼好喝,畢竟本質上它還是香水」

儘管曉月說這香水只稱得上是釀造酒,不過酒類該具備的

高雅風味或是醇厚口感都沒有,只是香香的根本沒有酒類該有的感覺。

「那你在開心什麼意思?」

「恩...進步空間很大吧?」

曉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因為把香水當酒喝很蠢,還是對於頭一次從零開始釀酒
感到開心。

「雖然現在這麼說很怪,不過你也是閒閒沒事呢,竟然現在再做香水,看來排位賽你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開玩笑,這是對付敵人的武器呢」

「什麼意思?」

「秘密~至少對部分人種來說,效果拔群」

在曉月沒有挑明的狀況下,可洛索也是一知半解。

「你也不用想那麼多,香水的製作只是剛剛好時機,對我來說一舉兩得所以才這麼做」

「既然你不明說,那麼我香水的事情就這樣吧,我也大概習慣可以睡覺了」

打著哈欠,可洛索揮揮手就準備躺上床了。

「那麼晚安不送」

「喔」

而在被子裹緊後,不知是香氣的影響還是什麼,他比平常更加快速地熟睡。

當大家靜靜的沉入夢鄉,獨身一人的曉月也轉頭繼續忙碌香水的事情,直到自己疲憊的躺在桌上。

到了隔日,三人繼續著體能上的訓練,並且隨著大家的體能有所強化,魔力方面的訓練開始增加比例。

而隨著魔力訓練的增加,灰頭土臉的人慢慢的變成曉月,尤其是體力與魔力使用的交替。

每當魔力消耗的程度大於體力,他都會立刻無法維持狀況,直接被道具打的滿身顏料。

如此難以克服的先天劣勢讓他又生氣又氣餒。

沒辦法向前一步讓人氣餒,還要時不時的受到姆婭與露莉的譏笑伺候,心情上來說他是一個倍受打擊要不是過往自己有面臨過更加嚴重的問題,怕是會撐不住。

「哀...原地踏步可不是什麼有趣的事」

這份呢喃的抱怨已經成為他唯一的抵抗。

話雖如此,努力也是不會背叛自己的,就算比一般人緩慢,但是他的水平還是有逐漸在進步的,只是在兩人的欺負下他絲毫沒感覺。

在24天的個人能力提升完成後,路帕爾也開始轉換訓練方向,將個人能力的清單換成團隊配合的項目。
這一份的內容就開始路帕爾也加入其中,進行混合的二對二戰鬥。

至於團隊訓練帶出來的問題怕是短短幾天不足以改變,儘管個人訓練中多少能看出團隊性的糟糕,不過三人都是無法合作成為面,純粹的點這就是他完全沒想到的。

不過這種問題,他也有對症下藥的良方。

最簡單的方式便是跟別的隊伍進行模擬戰,實際敗上一次,他們就能理解問題。

然而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意外的發生總是出人意料。

扣除掉被他所限制的露莉大小姐以外,姆婭的攻擊力超乎想像,幾乎是一枝獨秀的將模擬戰的對手一掃而空。

反觀一旁的曉月,團隊戰中做到的事情就沒多少,只是牽制敵人並創造環境給姆婭進行攻擊。

看著這樣詭異的平衡,路帕爾都不知道是否該改變隊伍結構。

在他苦惱著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夠改良隊伍之際,時間的壓力也逐漸迫近。

在每天的訓練中,路帕爾的猶豫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沒有辦法插手這逐漸完善的奇特平衡。

而在比賽前的最後三日沒有訓練,而是讓大家休息,補充狀態。

----分隔線-----
明天還有一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