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17 童話故事的結局

小光光 | 2021-07-17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40


「打擾了...」

推開門,他便像個小偷一樣躡手躡腳的慢慢靠近遠處的桌子。

「你在幹嘛...?」

「呃...回收手稿」

聽到身後的質疑,他尷尬的回答到。

「...那麼過分的大綱虧你敢給我!」

「我只是...呵呵...嘛別生氣啦,文茵」

曉月真沒想過,一個會以悲劇收場的故事會讓他這麼生氣。

「你還要我寫出結局,太過分了」

「沒事沒事,沒寫就算了」

「有寫,不過是美好的結局」

「恩...美好結局嗎...這樣也不錯呢,截然不同的結局也很好」

「那你趕快看看,我的作品」

「好好好」

看她這麼興奮,曉月笑著接過一直推來的稿子。

閱覽手稿的同時,曉月也不忘與她聊天,雖然內容很不像聊天。

「說起來原子筆好用嗎?」

「很好用,至少昨天上市的比起來好用很多。對了,我有遵守你寫的那個注意事項,沒有拿去給別人看,不過...」

看她難以啟齒的樣子,不禁讓閱讀中的他開始猜測。

「不小心摔到了,結果寫不出來?」

文茵搖搖頭。

「那麼是不小心弄丟?」

她再度搖搖頭。

「不然是什麼?」

當曉月聽到理由後,真不知該做何反應。

明明背負著名為夜蝶詛咒更加巨大的壓力,卻更害怕自己暴露塑膠制原子筆的存在。

「嗯...暴露就暴露,記得保護好自己就好」

「我不要,這樣好像我造成你的負擔」

看到她將筆還回來,曉月反而陷入糾結,收與不收都會極大程度造成未來的影響。

「這是作品的回禮,我希望你收下」

「壓力太大了」

「真的不考慮嗎?」

文茵的點頭讓他不由的在心中哀嘆。

「我明白了,筆我就不強求了,不過回禮還是會有的,這點希望你能接受」

「不要再給壓力這麼大的」

「我盡力」

而後看完文章,甜滋滋的內文讓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有別於自己所設想的人魚公主,儘管扭曲但是眾人滿足自己慾望的結局,文茵所寫的跟原文的人魚公主十分相近,都是幾經波折最後終獲美果的快樂結局。

不同於原作的是王子與公主的心意更加明確,王子放棄了自己的身份,為了公主付出諸多努力,甚至跟女巫請求由自己代替對方承受一切,只為了向女巫獲得通往幸福的秘藥。

也正是因為如此,因為兩人為了對方而相互付出的愛情感動了女巫才獲得了最後的美好。

「寫的很棒呢,沒什麼需要修飾的,起承轉合也沒有問題,錯字也是寥寥無幾,看來文茵比我適合當作家呢」

言語之間,曉月講文本收了起來,打算讓會長做僅限一次的限定發售版。

「那麼曉月你原本打算怎麼寫?」

「你不是看過大綱了嗎?還會問我是不是沒有認真看」

「才不是!你那個到途中就突然悲劇交集我看不下去,更何況,那個大綱也才一半」

「那邊就是全部了,剩下都是自由發揮,至於我的發揮嗎...」

思考片刻曉月將那扭曲的結局告訴了文茵,而她從原先的好奇轉變成害怕。

「好過份...竟然讓王子將公主關在水族箱當中,還讓女巫給公主會讓大家忘記她人形時候記憶的藥」

「...你也太誇張了」

曉月一句看似無關緊要的反駁反而觸怒了對方。

「才不是太誇張!對於他們來說,那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竭盡所能卻沒有辦法迎來改變,坐等自己
的只有無能為力的看著悲劇發生這樣...這樣太過份了」

「只是不那麼美好,每個人的願望都有完成,女巫實驗有所成果,王子與公主也在一起了」

看到曉月如同木頭人一樣的反應,文茵頓時覺得好生氣,可是一想到可能是在被他戲弄,文茵整個人就又生氣又不能生氣的搞得自己很不愉快。

「才不是這樣,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讓人生氣」

看到人家生氣的樣子,曉月只感覺文茵生氣這件事可能會成為例行公事,不過事不過三!沒有第三次之前要下定論都還太早了。

「那麼剩下的時間,我們來看書吧」

說完曉月就拿出剛剛找的書籍開始閱覽。

「你又在看什麼?」

「各地產物特色的書」

「不是,我是說你怎麼每次都看這幾本」

「喔!原來你好奇這個喔,為了研究化妝品」

聽到預料之外的答案,她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你別誤會了,這是答應花街大姐姐們要弄的,現在只是在看原料產地跟現有製作技術」

「這樣阿,那麼你跟花街的大姐姐們做到什麼地步了?」

「被人纏著不放,每個月都要回去看一下,說來!文茵要不要去那邊走走」

「我不認為對於女孩子的第一次邀約該選在花街」

曉月完全不能理解文茵的意思,只是在說流鶯姐姐們人很好,跟既定印象不同。

然而曉月的一言一行在他人眼中都是扣分行為,哪會有個正常人會在心儀的女性面前去大力稱讚別的女人,何況還不只一個。

不過文茵也不意外,他的奇特性早就從管理者口中有所耳聞。

「總之花街的邀約太特殊了,我一時半刻是不會接受的」

正所謂做人留一點,日後好相處,話不要說死對大家都好。

「好吧,我尊重你」

沒辦法說服文茵,他也只是繼續看書。

而在文茵沉浸於書中之時,他已經在不知何時就離開了庭園,而文茵發現僅剩自己一人時也以到黃昏之時了。

離開的曉月則是來到商業公會,開始了和庫魯德會長從化妝品到內衣褲二度設計等等一系列的商品討論。

而在商討的最後,兩人算是完成了初步的計劃,只剩下製作流程了

「說來我們的第一步如何了?智慧財產權的部份」

「差不多了,有基本雛形,不過實際功能還沒有正式運作」

「怎麼了嗎?資金不足?」

會長搖搖頭解釋到:

「沒有創作者阿,要想創作出像原子筆這樣的劃時代物品,難度太高了」

他從未想過,原子筆會成為評斷標準。

「誇張了!只要那個人是第一個來申請的,不論有沒有商業價值,我們都保障他是第一個做出來的」

「如果是這樣子就可以,那獎金要怎麼發放?」

「有實現可能的發放20銀幣,已經有雛形的給50銀幣,有試做品的到1金幣。如果你覺得商品有量產價值,給他5-10%的商品淨收入,大概是這樣,細部交由會長調整」

「明白了」

確保創作人權益,下一步自然是商業價值的製造。

「那麼我要的繪師找到了?」

「別提了太難找了,光是繪師本身就少,還要能夠被你調教接受全新的創作理念」

對於這個難到令人怯步卻只能硬著頭皮去做的挑戰,會長除了苦哈哈的笑以外已經找不到心情的出口了。

「那麼內衣的部分在往後延一段時間,先來做化妝品好了」

「也只能這麼做了,那麼今天時間也不早了,今天就這樣了」

拿起配方紙,會長也送別曉月。

到了隔日,會長就開始根據圖紙進行試做,然而這一做不得了,錢根本不是用燒的這麼簡單,根本是變魔術,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價值超過50枚金幣的材料已經蕩然無存。

「...難怪他沒有提供試做品,而且只寫到材料」

圖紙上頭寫的只有3種化妝品的詳細材料,調配方式、原料比例這些東西都是沒有註明的。

至於會發展成這樣的結果也是無可避免的,上輩子他去體驗旗下分公司的化妝品只是理解個材料以及效果,怎麼調配、添加順序、加溫時間等等諸多的項目他怎麼會去理解。

先不要說其他的,光是興趣這個方向,他對化妝品就只有點到為止,想要認識但是沒想要深入探討。

也正是這種喜惡分明的個性,幾乎什麼行業都有投資有所理解,但都是樣樣通,樣樣不精的水平。

而在會長燃燒金錢與時間的同時,提案人正在被各個大姐姐肆意玩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