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19

小光光 | 2021-07-25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21

NEW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夜蝶詛咒-36

兩人回去上課時老師正在向大家宣布,關於排位賽的全新新增規則。

從以往的單人賽變成可以最多6人的多人組隊的混合戰鬥,至於參加人員則是由勝場或勝率最高的人員進行選擇,如果前面16個人員有相互組隊的情況,則入選人員向下延遞。

也正因為這種全新的入選機制讓晉級方式也有所改變,由原本的勝者晉級改成積分累積,同時積分累積的方式也跟單回戰勝人數、團隊剩餘人數有關聯。

單人單回戰勝第一個人就會獲得+1的分數,第二人就是獲得+2的分數以此類推。

而團隊剩餘人數則是扣分的方式,6人團隊減少一個人為-1分沒有累積問題,不過單人團隊不一樣了,輸掉會扣除6分。

其他的人數則是分數平均分配,四人、五人的隊伍是加權最後1、2人身上。

順帶一提,這也包含知的排位賽。

「糟糕阿...」

團隊模式對曉月而言十分不利,既是邊緣人又是討厭鬼的他沒辦法組出理想的四人團隊,就算單幹好了,面對六人隊伍的風險實在太大。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在他苦思的時候,姆婭與露莉就來找他當隊友了。

「曉月,我們三人組隊如何?」

「我是沒問題,不過她願意嗎?」

被人質疑的露莉反而很困惑。

「幹嘛?」

「你不是會想要跟我正面競爭,然後在觀眾的視線下戰勝我的人類嗎?」

「是阿,原先我就在為這件事情衡量,不過好朋友的拜託比較重要」

看她拉起姆婭的手,曉月也只能聳聳肩。

「那麼我們在找一個人,四人團隊優勢最大」

而在他如此提案的時候,第四人出現了。

「我可以嗎?露莉大小姐」

出現的人是露莉的護衛名叫路帕爾。

「為什麼是你?」

「當然是輔佐大小姐,避免不必要的受傷讓老爺擔心」

「咕...小、小題大做了,我才不會」

「不論怎麼說,以防萬一還是更好的,還有!請注意你的儀態」

「我!..我知道了...」

路帕爾是少數能夠好好控制露莉的存在,基本只要他在露莉就會去維持千金大小姐的風範。

「那麼之後一個多月學校也沒有課程,讓我們自由準備,能否請三位讓我見識一下各自的所長,這樣我能夠配合排位賽中可能出現的團隊賽為各位調整狀態」

曉月跟姆婭知道路帕爾十分能幹,也是不做多想就放心交給他了。

隨後來到訓練場,路帕爾一個女士優先的請姆婭先來。

「真的可以嗎...?全力以付」

「自然如此,還請不用顧慮,敝人只會進行防禦請大膽放心的開始」

隨著一個深呼吸,姆婭四周出現水流環繞於身。

「擅長控制水屬性阿」

在他獨自解說時,姆婭操縱水流進行攻擊。

「十分纖細的控制呢」

在他暗暗讚嘆時,姆婭以指尖控制著流動與其戰鬥。

不過每次攻擊,路帕爾都能夠精妙的躲過,在攻防的次數增加下,攻擊方的精度與速度逐漸下降。

「十分的精彩,那麼關於姆婭小姐所需要的方向我已大致明白,就到這裡了」

不知何時站在姆婭身後的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此說到。

「那麼接下來就是曉月先生了」

「好!那麼使用近戰武器也無妨嗎?」

「如果是武器的話麻煩請拿訓練用的武器,若是開鋒的武器有一定危險程度,而關於近距離的戰鬥還請見諒我會進行反擊,不過反擊也只是點到為止,不會對您造成傷害」

「明白了,還請你多多指教」

對決的一開始,曉月立刻發起攻勢。

快速且簡潔的連續攻擊讓路帕爾無法予以反擊,只能接連的被動防禦。

當確信自己處於優勢,曉月加速攻擊,同時為了避免遭到反擊,每次加速的節奏都不一樣。

「真厲害,沒想到會完全屈居下風,不過沒有善用魔力是敗筆」

面對這令人難以招架的攻擊,他抓住了剎那的機會,直接接下了武器讓兩人陷入僵持。

「曉月先生的厲害我已經明白了,在來就是告訴您自身不足的地方」

當他一個向上推回武器,曉月因為這份作用力一個姿勢傾倒。

然而敵人卻沒有向他發動攻擊,而是靜靜的看著。

儘管狐疑但是他仍舊重新擺正姿勢,下一刻眼前的路帕爾化作塵埃直接出現於身後。

「曉月先生的攻擊正統又兼具力量,但是與魔力的搭配太糟糕了」

不用他特地點明,曉月也明白自己當前的弱點,不過這份弱點基本是無法改善的。

「既沒有使用像剛剛我所做的幻覺,攻擊也僅限於物理打擊沒有與魔力相互結合」

「抱歉,魔力量沒有想像的充沛」

「我理解了,接下來我會對症下藥為曉月先生與姆婭小姐從弱點開始逕行個人狀態與能力的加強,請兩位在稍稍努力點」

提升的方法也是粗暴簡單,三個人在5分鐘內搶奪一個銅項鍊,看最後誰持有項鍊就是勝者。

至於沒有搶到的兩人也會有特別清單,分別是燒開水與跑步。

體能好的曉月必須在限制魔力的情況下利用魔力燒一壺熱開水,而姆婭則是不使用魔力的情況下跑滿5公里。

其中路帕爾最喜歡的就是放置木樁與健康步道來限制行動範圍以此增加模擬難度,木樁還會被人體散發的魔力吸引,不時的轉動,順帶一提模擬是要拖鞋子的,不然健康步道就沒用了。

然而這個限制下只有露莉發揮的可以,能夠使用魔力抵禦木樁又能夠在近身戰鬥發揮一定水平。

不過也還是十分悽慘,木樁上頭的水溶性塗料也是將她的衣物沾的烏漆抹黑,不過在慘也沒有姆婭慘,體能的問題讓他幾乎從頭到腳都沾上,要不是現在天色還亮,現在已經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會隱身術的人了。

「曉月...你好髒喔,衣服都黑漆漆的」

「我最不想被姆婭你說,黑的都像變色龍,可以融入環境了」

「這樣阿...」

只見姆婭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隨即便拿曉月擦個乾淨。

「你幹嘛阿!回去洗乾淨不要拿我當毛巾」

「好啦,那麼你等一下」

話音剛落,她已經在尋找衣服乾淨的部份當毛巾了。

等到她雙手捧起衣服要靠到臉上的時候,曉月打算對這份惡作劇以牙還牙。

「你不用這麼辛苦,我幫你擦」

提起她自己的衣服,曉月就開始細緻的、不留一處的幫她抹了一遍。

「嗯...你笑一個搞不好都能拍牙膏廣告了」

看她全身黑到只剩牙齒白,曉月不由自主的說起牙膏廣告笑話。

「你不也一樣」

作為反擊,姆婭在往他臉上奮力一塗。

「阿阿!戳到鼻子了,你這白癡太大力了」

「喔喔!...抱歉」

即便用力按壓鼻子鮮血直流也不停的流淌出來,曉月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是第二次了,你是想要跟我鬧著玩還是鬧出命來,麻煩你講清楚,事不過三」

「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看到人家如此真心誠意的道歉,自己也不該如此在咄咄逼人。

不過曉月才不是正常人,誰管你是不是故意的,難道不小心做錯事每個人都會原諒你,事情就沒有發生過嗎?

不過他也不是惡魔,做人還是有理性的,僅僅一次名為理性讀作機會的原諒。

「事不過三,若有第三次你也別找藉口了」

「對不起....」

在姆婭感到無地自容時,露莉冷冰冰充斥批判的眼神已經注視在曉月的身上。

「幹嘛?欠你不要想多說什麼」

「我也沒有這麼不識相」

露莉沒有笨到會在這邊幫忙說嘴,讓場面變得更加難堪。

「我看今天大家都累了,不如今天就先到這裡各位如何?」

在眾人氣氛有些凝重的時候,路帕爾適時的跳出來緩頰,隨後曉月為了避免尷尬的請兩位女士優先。

而在兩人離開後,露莉示意路帕爾先走,明理的他也不多說第二句默默地消失不見。

「姆婭你真的非他不可嗎?我絲毫看不出來他有任何吸引人的魅力」

「我不知道...明明他是那副德性,剛剛還那樣兇我,不過他是唯一一個不在乎我身分的人」

「什麼身分?這麼神神秘秘的」

「秘密,目前還不能說,他會知道也是意料之外的」

「這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真不開心」

看姆婭堅決不說的樣子,露莉只能對他身體上下其手肆意亂來以報心頭之恨。

「沒摸還不知道,姆婭你比想像的還是柔軟小巧!」

「嗚!不要邊摸邊給出這種讓人難以開心的評語」

「軟軟的又不是壞事,你看我就摸得很開心」

「才不是那個問題」

每當姆婭撥開他的手,隨即而來另一隻手就會變本加厲。

「嗚呀!住手阿」

手無縛雞之力的他只能任由露莉揉捏、玩弄,若不是注目的人漸漸增加,場面只會逐漸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總算結束了...,在她露出這樣的神情時,一旁的露莉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細細耳語到:

「夜晚很漫長,我們還有有多時間」

各方面都很危險的發言讓她只能逃離宿舍。

「...所以你就跑來我這借宿了?」

「嗯...」

儘管故事聽來十分荒唐,令人難以置信,不過鑑於不久前才剛吵架曉月沒理由不歡迎她,只能接受這份『露莉式勸架法』。

「既然是這樣,那麼請進」

當他推開門,裡面的景色立刻讓姆婭「啊!」的遮住雙眼。


---分隔線----

個人是崇尚大ㄋㄟㄋㄟ的,你要說我膚淺我也沒辦法。畢竟...大ㄋㄟㄋㄟ誰能拒絕呢?

下次更新預計是2、3、5,大概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