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18 夜晚的特殊服務

小光光 | 2021-07-23 16:30:03 | 巴幣 0 | 人氣 83

NEW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夜蝶詛咒-34

「不要...這樣子」

「別這麼說~曉月弟弟這麼有男子氣概!」

在與一眾貌美如花的女性相處,曉月頭一次感到力不從心,原來年輕氣盛是這麼難以控制,尤其還有近距離的肌膚接觸。

起初是媽媽桑,隨後一位又一位的流鶯也靠了過來,而曉月卻沒有適時的煞車。

15歲的孩子能夠看透年上女性心中的壓力,卻可以用符合年紀的言詞令人感覺心中溫暖,這樣的反差導致現在他被大姐姐們愛不釋手。

而這樣的聊天,讓他的小頭逐漸的快控制大頭。

雖然在即將失控的時候,媽媽桑的佔有欲制止了一切。

曉月也藉著幾分鐘後兩人的獨處,開始慢慢回想剛剛談話的內容。

在與流鶯姊姊們的聊天中,慾望已經引發出許多的需求以及,只不過還沒有人滿足。

扣除正在研發的化妝品與計劃中的情趣內衣。包包、高跟鞋、口紅以及超級難脫的內衣等等的東西,全部是從聊天中得知的需求。

至於因為自己被漂亮大姊姊包圍時而湊過來的男性,曉月也有從他們身上得到靈感,雖然要不要做這個讓他很困擾。

『情趣娃娃』這是完全沒有碰過的領域,如果是什麼藍色小藥丸、情趣道具,或多或少都還能做出來。

情趣娃娃就是皆然不同的東西了,先不管矽膠好不好做,要如何做出精細的臉孔就是未知技術了,總不可能是畫一張臉在紙上然後直接透明膠帶貼到娃娃臉上。

然而他這麼一想又有一個便利的東西可以做了。

「不過這個還是延後,畢竟沒有辦法量產鋼鐵」

「嗯?什麼鐵?」

「沒事沒事,自言自語而已呢,媽媽桑」

「我明白了」

說完媽媽桑又開始逗弄曉月。

直到媽媽桑開心之前,曉月也是陪著她時不時做出出乎意料的反應逗得她十分愉快。

「那麼今天時間也不早了」

「這麼快就要走了嗎...」

「今天也待在這裡很久了」

「不要嘛...不然!你來我房間坐坐好不好」

「不行呢,我才15歲,不可以的」

「真討厭,上次也是這麼說,辜負人家的心意」

看到摸著側臉「哼」的一聲微微別過頭的媽媽桑,他只能苦笑一聲。

「媽媽的服務可是最頂級的,其他客人想要還不一定能有」

隨著一旁路過的大姐姐補充,曉月有點心動,畢竟沒有什麼比限量更值得令人興奮的了。

雖然有的人是對於折價更為心動就是了。

「我...那個...我...」

「真可惜阿,媽媽的掏耳朵可是千金難買,竟然會有人拒絕」

「...原來是掏耳朵,早點講嘛,害我還在那邊糾結」

「不然你在想什麼?」x2

面對流鶯姐姐與媽媽桑的兩面夾擊,他只是笑著握住媽媽桑的手。

「如果可以請務必」

「好好~乖孩子」

摸了摸他的頭,媽媽桑就帶人進房間了。

「坐在床上等我一下~」

在等待的時候,曉月也閒閒沒事的看了看房內的陳設,然而裝飾與媽媽桑的身分截然不同,十分的儉樸幾乎沒有過多的裝飾,可是化妝台、花瓶這些的陳列卻別出心裁,明明沒有什麼卻事默默的抬高品格。

「讓你久等了」

拿著整套的掏耳工具,媽媽桑輕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一躺下來超乎想秀的柔軟讓他的表情出現了點變化。

「呵呵~成熟男人可不能這樣啊」

被媽媽桑戳了戳臉頰,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不過貼合年紀,他沒有露出成人的醜惡,而是害羞的別過頭去。

「好了~曉月你想從哪邊開始呢?左耳好呢還是右耳呢~」

看到媽媽桑如何的興奮,曉月也無來由的被影響。

「那麼就––」

媽媽桑還沒說完,曉月就自顧自的背對著她。

「看來是想要從右邊開始呢」

媽媽桑明白,此時曉月的表情並不適合被人看見。

「真意外呢,看來曉月對於耳朵的清潔沒有很重視呢,汙垢有點多呢」

在媽媽桑觀察著耳朵的時候她那纖細的指尖習慣性的揉起耳垂,這讓曉月的身體不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哎呀!看來已經很放鬆了,那麼我們就直接開始囉」

當掏耳棒輕輕的進入耳中,清脆的聲音立刻響起。

「比看起來的還要多呢...看來會很漫長呢」

隨著一點一點的深入,曉月的表情變得越來越糟糕。

「這麼舒服嗎」

在媽媽桑呼呼笑的時候「呼~」的一聲,冰涼的空氣吹入了他的耳中,意外的惡作劇讓他驚訝地睜開眼睛。

「嗚!嚇到我了」

「抱歉抱歉~小小的惡作劇而已」

看他震驚的從膝枕上彈起,媽媽桑笑著雙手合掌向他眨眼

「不會再惡作劇了,我們繼續吧」

曉月看著滿懷笑臉的她有些不信任,不過掏耳朵帶來舒適感還是讓曉月躺到了她正在拍打的大腿之上。

「說好囉,不要再這樣欺負我了」

「好啦好啦~我又不是什麼壞人」

媽媽桑笑著便繼續掏耳朵。

在耳垢一點一點的清除,感覺越來越舒服的時候,媽媽桑的一句話改變了氣氛。

「阿啦,這一塊很頑固呢!要是會痛要跟我說喔」

當摩擦的力度加大,慢慢的舒服的感覺變成搔癢。

「好像有點癢...呢」

難耐的觸感讓他想要伸手去摳,可是正處於別人的服務,手指也不可能去跟掏耳棒吵架。

無比難受之下,搔癢感遍佈身體,讓他開始躁動。

「不要動喔,在忍耐一下下,就要好了」

同時間掏耳棒恰到好處的角度讓他感覺到了,耳垢正在從身體脫離的那種舒暢感。

隨著耳垢一點一點的剝離,令人難耐的癢感也逐漸減輕。

「起...來了!」

當整片的耳垢離開時,兩人都得到了相當的滿足。

「好!現在只剩下一些小碎屑就可以換邊了」

在幾聲「喀喀喀」的聲響中,右耳的清潔已經來到尾聲。

「好了,可以換邊囉...哎呀?睡著了嗎...那麼左耳就只能等到下次了」

在他的耳旁細語到晚安後,媽媽桑便將人放在床上,準備晚上的開業。

而進入睡夢的曉月幾乎是一覺到天亮,連睡一半想上廁所都沒有,不過睡醒之後他感覺身體特別的沉重。

「睡太多了...身體好重」

然而在他一個晃眼四周,腦袋立刻跟不上變化。

看到穿著薄紗單臂放在自己身上將人當成抱枕的媽媽桑,曉月開始回憶發生了什麼事。

「恩...完全沒頭緒,是說現在幾點了」

還想伸手拿手機的他,一個揮空才想到這裡是異世界沒有手機的存在。

苦哈哈笑著自己的尷尬之時,一個金蟬脫殼他就離開床鋪準備回學校了,當然的!從媽媽桑的.房間出來不外乎被一眾的姐姐們注視,而且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各方面的意味深長。

而後回到學校,他也開始煩惱了。

聽說女人的嗅覺都是特別厲害的,如果自己與其他女人獨處一室,會不會被文茵發現然後被她另眼看待呢?

困惑的曉月獨自坐在操場的綠地上,仰臥著天空的浮雲沉思著。

看到他在發呆,姆婭也坐到一旁關心。

「你怎麼....怎麼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原先還想問他怎麼了,可是姆婭一聞到那種共枕後才有的賀爾蒙後就改變了口吻。

「錯覺...」

「不!我可是魅魔,不會聞錯的」

對於女人的直覺,曉月從懷疑害怕變成了恐懼,而面對恐懼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論。

『對於恐懼最好的辦法並非直面,而是旁敲側擊的抹去它』基於這一套理論,曉月選擇迂迴作戰。

「...你是狗嗎,竟然用聞的」

「才不是!我可是高貴的魅魔」

「高貴嗎...有種狗叫貴賓狗你知道嗎?」

「你是不是故意惹我生氣的?從實招來我能饒你不死」

「對!朋友要惹他生氣」

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刻意的,姆婭對於他的白目可以說是無法容忍。

「阿!你這到底是什麼惹人生氣的邏輯」

憤恨的她生氣的爬起來想要打人,可曉月閃得很快,在她動手前已經跑開了。

「你別跑!」

「你說別跑就別跑,我有那麼笨嗎!」

正對姆婭向後奔跑的時候,曉月還不忘問問題。

「我說如果,如果喔!如果我跟其他女性睡過,你會怎麼樣?」

「阿?那我一定打死你,打斷你一條腿!」

「別這樣好嗎,我又沒有妹妹」

困擾著要酸她的前後不對稱還是玩梗呢,曉月在最後的最後大概零點幾秒的考慮後選擇玩梗。

「雖然你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你過來的話我就打到腿快斷就好」

在她自顧自的放寬懲罰,曉月在問了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也是如果,如果喔!如果是一個比姆婭你還溫柔的黑長直巨乳文學美少女知道這件事,知道我跟別的女性獨處一室,你覺得她會怎麼樣」

「先不想她會怎麼樣,我會想打斷你的腿!還不只兩條,三條全部打斷!」

「你就這麼堅持讓我去德國骨科嗎!還有,三條的話那麼我還要去趟泰國這路途不方便阿」

「管你什麼科什麼國!給我過來!」

不只在外頭跟人睡過,竟然還不只一個,姆婭整個快氣炸了。

「你這傢伙知道嗎!當初大家說我喜歡你的時候我還很高...不重要!給我過來讓我打斷你的腿!」

在他與姆婭折騰的時候,遠處的一名男人淡淡的如此說到:「這就是夜蝶詛咒所選擇的人嗎,看來未來已經塵埃落定了」。

而兩人的嬉鬧最終以曉月被壓倒在地,面臨危險之際向人道歉作為鬧劇的收尾。

不過姆婭可是一點也不能接受,要不是已經上課,兩人喧鬧的聲音吵到別人,怕是會展開不可抹滅的事情。

---分隔線----
快死了所以星期三就拖更了,沒意外我會再補上一回,哪一天就不知道只知道是這禮拜。

內文方面,掏耳朵以後還會再出現的!至少一次,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讓女主角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