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鬼王的七世情緣(中)

夏雪雪 | 2021-07-16 14:32:43 | 巴幣 20 | 人氣 118



  不知道是否和上一世有關聯,第七世的我,總隱隱覺得不安、惶恐,說不出的憂慮在心中持續蔓延。

  這成為我勤奮練武習劍的原因之一。

  當時崇尚鬼神之說,甚至不少人聲稱能看得到鬼神,究竟是真是假難以辨別。有不少自喻名門仙派說是得到仙者的真傳,修習道法並收上許多門徒,也確實幫不少村民斬妖除魔。

  原本,我並不以為意。卻在滿十六後的某日,有個老道士餓暈在我家門口。我不過好心收留他,讓他多住個幾日。他就笑臉盈盈地表示,要收我為徒作為回禮。

  我才不需要這種奇怪的回禮,毫不猶豫地拒絕。只是我的三番兩次拒絕,都沒能讓他放棄要我當徒弟的念頭。甚至把他趕出家門外,他也能像個無賴,黏在家門口不走。

  那老道士詭譎多端,猝不及防地趁我一個不注意,雙手打向我的腹部,瞬間一股炙熱般的氣息傳入體內,讓我支撐不住直接倒地打滾。

  是痛到打滾。

  痛到我覺得——當初真該把這道士給滅了。我怎麼會救他,反倒讓他來殘害我?那瞬間我超級後悔,後悔當初沒宰了他。

  而這也成了讓我修習術法的契機,這下我真不得不成為這老道士的徒弟,隨著他遊歷世間,順便除妖除祟除魔除惡人。

  這遊歷當中,比較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有個奇妙的傳聞「青蝶入見,幻化沉現」。

  據說,能看見青蝶者便能許一願,可能成真亦可能只是場夢。

  不少人追逐這奇妙的傳聞,我自然覺得是痴人說夢。

  多半是妖使得,而且八成以上都是夢。

  作夢吧他們。

  師傅卻只是笑著搖了搖頭,沒對這傳聞多做評論,一副深不可測的模樣,這讓我頗想捏他的臉。

  當然,我沒敢捏下去。

  這名青蝶女子在不久後,還真讓我遇上,是在我和師父分開之後所發生的事。

  她是名身穿青衣的女子,其名諱如傳聞就是「青蝶」。

  與她初次見面的那日,她站在一片花海當中,身周被無數隻青蝶圍繞著,宛如仙境的天女下凡。

  看得我不禁犯傻發楞。

  看著她轉身回眸對上我,那露出了的一抹淺淺笑意,讓我整個人都要暈了。

  『終於找到了——』這莫名的話突然浮現腦海,莫名鼻酸的心情從胸口湧上,讓我不禁用力搖搖頭,想甩開這怪異的情緒。

  怎麼會如此奇怪?美到令人鼻酸的震撼?罷了。

  只慶幸,她不是妖也不是什麼邪魅,就是很正常的人類。

  人類……嗯,我確實有那麼瞬間,覺得人類不可能長得如此動人美麗。不過,這似乎也和她修習的仙法有些關聯,礙於那是她祖派的密傳,不能讓外人知曉。

  自那起,我們便一起攜手遊歷,彷彿這樣結伴同行遊歷世間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呃、正常人才不會打了個照面就同行一輩子,但我們卻如此。

  青蝶的傳說仍舊不減,在她身旁的我自然知曉原因。

  她只是會選擇性地幫助人,她說能看見人的靈魂,若透露著純善之意,便會贈予祝福實現所繫;若透露著惡意,則給予幻象懲戒。

  但大多的時候,她什麼都不給。

  畢竟,多數人不太能真正地全然純善亦或純惡。

  *

  那些被譽為最平凡的日子,也是最幸福的時刻。

  幸福不是多麼難以尋找的稀珍品,而是隱藏在這再平凡不過的日子的點點滴滴。

  更多時候,是回頭過來看才知道——原來那就是幸福。

  即使是她睡得一臉嗔癡,也讓我看得為之入迷。她一下皺眉噘嘴像是有人搶了她食物的表情,一下又苦惱哀怨的模樣……究竟是什麼模樣的夢境,能惹得這女子露出這麼百般的模樣。

  我邊笑著,邊用手揉了揉她的眉頭,希望她能回到原本安祥美好的夢境。

  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曾經師父教導過的某種仙法。

  能辨別靈魂的仙法——是將印痕烙在靈魂上,探查的時候便能立刻發現——通常是用在同門弟子的辨別。

  師父說,這樣以後轉世就能知道哪幾個是自家人,可以撿回來帶在身邊修練。

  當時的我,立馬拒絕讓師父烙印痕。打死我下輩子都不要再跟著師父到處跑;這美其名是師父,其實就是奴役我,讓我做東做西做南做北。

  傻子才繼續來給你奴役啊!

  這時的我,卻悄悄地將我的氣息,轉為印痕烙印在青蝶的靈魂上。我想,只是不希望失去她而已。

  *

  接下來的故事,我想有些人可能猜到一二。

  堪稱亂世的時代,真正的起因只有少數者知曉。我當然不清楚,充其量也只是受其災殃之一。

  當時有不少仙派從原本的行俠仗義之舉轉為掠奪爭戰,派系之間彼此交惡紛爭不休,魑魅魍魎趁機作亂,妖魔藉機挑撥離間,仙神們亦不再予人類大力相助。

  連綿戰火從何而起,又將何時方能止,仍未知曉。

  本就打著助人之意的我們遵從本心,能助一個是一個,除邪除祟自是盡力為之。

  只是,一切沒有我想得簡單。

  若能重來,我寧可帶著她隱世山林,不再問世事。

  *

  那夜,森林燃起大火殃及百里林外,鬼哭神嚎,屍河遍野,血染大地,憤恨怨妒悲怒的叫囂聲響宵千里。

  所有的怨念匯聚此處,卻被怪異的東西給吸收,成了更令人顫慄的存在。無形的壓迫與恐懼竄入人心,陣陣惡寒令人噁心想吐,無數條承受不住其力量的生靈成亡靈皆僅在一瞬。

  我抓緊青蝶的手,下意識就想逃跑。在我還能動的時候,死也得想辦法護住她。

  可青蝶卻挽住我的手,沒有要逃跑念頭。

  她的神情是從未有過的嚴肅,輕道:「即使知道不可能……也無法就這麼拂手離去……」

  若妳執意的話,我與妳共同面對一切。

  大不了同死。

  只是當時的我仍,太天真。

  青蝶匯聚自身一切的力量到胸口,淡淡的青光自她四周浮現並出現了無數的靈青蝶,圍繞在她身旁,翩翩起舞,宛如身置幻象。

  她用盡自身力量試圖護下那些迷茫的亡靈,用她那小小的身軀,想抵擋下那接近殘酷摧毀般的力量。

  我與她併行跟著施法,增援她作為她的後盾,哪怕我們只是微不足道的力量,能護下一個就護下一個。

  如同我們曾做過的每一次,哪次不是盡力而為,哪次不是仍救下那些無辜者。

  傾間,低沉而渾厚的嗓音帶著傲慢的聲音緩緩響起:「不自量力。」

  大風隨之颳起,一道道風刃衝往我們這兒。

  我毫不猶豫地將青蝶往身後拉,迅速地加疊護法,即便在瞬間盡力疊層五疊,也在剎那被劃破打上我胸口,整個人被震飛倒地噴了口血。

  實力差距大到我懷疑根本是龍與貓之戰的雲泥之別。

  下一秒,我見青蝶護到我身前,使盡渾身解數展開了數道護法防陣,替我擋下致命的爆裂光束。

  最終仍沒辦法完全擋下,她被爆光燒到身子,她轉頭露出一抹淺淺地笑,接著,灰飛煙滅滅。

  那瞬間,像是有什麼東西碎裂般。

  那瞬間,我不想明白什麼是永不再見。

  我發了瘋似地開始怒吼狂叫,心痛到像被撕裂般,任憑我的叫囂都不可能再喚回。

  任憑我再踏遍世間,都無法再找回。

  我用盡全力、毫無章法地向四處揮砍宣洩,卻仍無法平息我內心的痛楚。

  我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也不清楚過了多久,只記得我痛了很久很久,四肢百駭都被千萬針扎般痛苦難受。

  當我回過神來,周遭早已變成一片狼藉,再不復原本模樣。

  焦黑大地與無境死寂。

  我只覺得心感到冰冷與麻木。

  我不知道怎麼會變成如今場景,也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力量。

  如今,這些對我而言都不重要了。

  行屍走肉,什麼都失去意義。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