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姐姐軼聞錄 惡意、擋災

夏雪雪 | 2021-02-19 20:00:07


  嗨,大家好,我是小銀,這篇將由我來和大家分享。先來稍微說說那位神奇又神秘的月瑤姐。我只能說,我人生有很大一半都歸她所救,沒有她大概真的沒有現在的我了吧,哈哈。
  我從小就是個容易被上身的體質,對這點我也很煩惱卻無法做任何改變,大部分的時候可以自己運用靈力來保護自己。
  這種保護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明,很自然而然地知道,該如何運用體內的能量來擋掉一些「外來的惡意」。
  我並不是能真的看到那些鬼神甚至惡靈,雖然我看不到實體,但我能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和明顯傳遞過來的惡意。
  也因為感受得到這些惡意,我才能用能量準確地檔開惡意的攻擊。
  很不幸地,我的父母是無神論,月瑤姐還有個信鬼神信民間習俗但不信算命的媽媽。但我父母沒有信仰,也沒有其他外來的保護力量,我能依靠的只有我自己,至少那時候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森林遊樂園那次,我以為活不過來、以為身體就要被惡靈搶走了。在我感到極度絕望的時候,月瑤姐出現了,她把對方硬生生地趕出我的身體,甚至讓對方無法再接近我。
  對我而言,她就是個如神一般的存在,不管是那時候,還是現在。
  當然,在那之後也添了不少麻煩給她。
  這次是因為父親近期車禍重傷在醫院,媽媽前陣子走路走到一半也不小心摔到坑裡而住院……我總覺得這事情不太對勁,所以我特地去調查了,發現外祖父祖先的墳似乎遭受過破壞,而且周遭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總覺得家裡遭受的這些意外,跟這件事情有很大的關聯。
  這種事情,如果告知父親和母親,他們肯定不信──頂多就是重新整理過陵墓,但我知道那樣處理絕對是不足夠的。
  所以,我決定直接找上月瑤姐討論這件事。
  *
  我以前找月瑤姐多半是約和她在外頭見面,這次除了事態嚴重加上月瑤姐手機又不通,直接登門拜訪比較快。
  開門來迎接我的是月瑤姐的妹妹──月苒。
  「欸,小銀?你怎麼突然來啦?」月苒仍舊露出一臉單純無害的傻大姐模樣,笑笑地迎接我進門。
  「月苒姐,好久不見啊!我、我這次是來找月瑤姐的……」話不到一半,我就看著某個人從旁邊的樓梯踩下來,又準備在踩上去的身影。
  「月瑤姐等等!」
  我幾乎敢肯定月瑤姐剛剛眼睛瞥過來的瞬間是帶嫌棄的表情,該不會她連我要來找她,甚至要做些什麼都猜到了?這個人是肚子裡是有我的蛔蟲嘛?
  「你找姐姐有什麼事啊?」月苒烏黑的雙眼透露著疑問,更多的是好奇心,但這種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就……靈異社團、對,靈異社團!我們的社團最近要辦活動,我想邀請月瑤姐一同陪我前往!」我沒想到來這裡找月瑤姐還要想理由,情急之下也難出個什麼好理由來。
  「我!拒!絕!」月瑤姐的每個字都鏗鏘有力,也毫無討論的空間,說話後的她就跑回二樓關上門。
  「……小銀,你跟我同一個學校吧?我們學校什麼時候成立那種奇怪的社團了?」
  「呃,這、這是我們男生在研究的,你們女生不懂。我先去找月瑤姐了!」說完話後的我,也以飛快的速度往二樓直奔,毫不猶豫地敲了門後喊了聲我要進去囉,就開門先躲了進去。
  「……可月瑤姐也是女生啊?我不懂、姐姐會懂?這人忽悠我的吧?」月苒人在一樓喃喃自語,但也沒打算上去湊熱鬧。
  一進房門後,我席地而坐和月瑤姐面對面,開始講起事情的始末。打從講解開始到結束,月瑤姐的表情都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我實在看不出來她聽完這件事後會有什麼樣的打算。
  「事情就是這樣,月瑤姐……這個,妳有辦法幫忙嗎?」
  「……不幫,下一個出事的就是你。能不幫嗎?」
  月瑤姐依舊沒有什麼太大的表情變化,也沒說出自己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但願意幫忙就讓我鬆了很大一口氣。
  「走吧。」
  「好……咦?現在?」
  「不然?」
  「可若從這邊出發,轉車也需要幾個小時才到達的了,要不明天一早出發?」
  「我開車,走。」姐姐沒有給我說第二句話的機會,拉著我離開房間下樓。
  「咦?你們這麼快就講完啦?」在一樓大廳聽見腳步聲,走過來看的月苒,她圓滾滾的雙眼直直盯著被月瑤姐拉到門口的我,繼續問:「這麼快就要離開了?欸,你們要去哪啊?」
  「靈異社團。」
  「欸?對、對,沒錯。」月瑤姐很淡定地說出我瞎掰的回應,連我一時都沒反應過來,這人說謊怎麼能這麼說得這麼自然呢。
  「……還真的要去靈異社團啊?」
  慢著月苒姐,怎麼月瑤姐講的,妳就這麼容易信了?這月苒姐,到底是真單純還是只是不想質疑姐姐說的話?
  和月苒姐道別後,我們一上車設定好衛星導航,就直接出發。
  在車上我實在忍不住的想問關於月苒姐的事。我總覺得在月苒姐身上可以看到某種能量存在,甚至我覺得她應該也能感應到某些不一樣的存在,但看著她的表情卻又覺得她好像真的什麼都不清楚。
  「姐,我總覺得月苒姐,跟妳是一樣的吧?但為什麼……」
  「不一樣。她因為從小染上我的氣息,導致原本就比較敏感的體質變得更敏銳。但她本身並不想接觸這塊領域,她是下意識封閉了自己的力量……若不是你,其他人也只會覺得她是個普通人。」
  「這種東西還可以選擇關掉啊?」我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邊看著前方開車邊和我聊天的姐姐突然瞥了一眼過來,然後淡定地說:「你不行。」
  「……。」立刻被否定,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有點淡淡的哀傷感。
 和月瑤姐聊了一會兒後,因為這幾天忙碌外祖父母陵墓的問題,忙得沒什麼睡,忍不住打了個盹。
  直到被月瑤姐搖醒時,才知道目的地抵達了。月瑤姐的車停在山下的一個小村落,外祖父母的陵墓位在深山內側,本就不是太寬的山坡道路走到後頭的路是更窄更顛坡,幾乎只能一個人緩步前行。
  印象中上次我來的時候,這裡給人的感覺並沒有這麼地陰暗不舒服,而且總覺得有個不懷好意的視線從後方直直盯過來。
  「別回頭亂看。」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的姐姐走在後方提醒道。
  終於走出那段艱辛難過的道路,眼前出現的是一小片空曠的草坪……我記得上次來,沒有這個地方吧?
  姐姐突然衝到我前面把我往後檔住,然後罵了一句:「媽的!我說你,怎麼連這個都能惹上!」
  「……咦?」以前我總認為姐姐只是在面對我的時候才會罵髒話,後來我才知道,是事情大條很棘手很麻煩,姐姐才會罵髒話。
  雖然這句話怎麼聽,怎麼不妙;心情是緊張的,可我算不上真的很擔心就是了。再怎麼說,姐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
  那股令人感到噁心不適的惡意感被姐姐檔在前頭過不來,但不知道為什麼仍有種沉重的壓迫感在周圍,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我看著月瑤姐舉起右手在空中比劃,用著我聽不懂的語言誦唱著什麼。
  倏地,後方刮起一陣強風掃了過去,我整個人沒站穩往前趴地;在那同時,前方原本被姐姐檔下的那股惡意、連同周圍的壓迫感也一併消失了。
  「起來,快跑!」
  我聽見姐姐簡潔又有力的命令,嗯,起來……快跑?月瑤姐說一,我絕不做二!我迅速地站起來跟著月瑤姐的身影跑了過去,姐姐跑的速度很快,若不緊緊追著也很容易跟丟。
  「月瑤姐?」我看著月瑤姐終於停下步伐沒再繼續往前跑,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為什麼是快跑?總覺得這句話已經說明,敵人還是在的?                                                                                                                                                                                                                                                                                                                                                                                                                                                                                                                                                                                                                                                                                                                                                                                                                                                      
  「嚇跑祂而已。我打不過。」月瑤姐很直白的給了回應。
  嚇跑嗯嗯,打不過……?打不過?打不過?聽完那句話,我的表情是驚恐到不行。
  「……姐,妳也有打不過的時候?」我忍不住開口問,得到的是月瑤姐的一枚狠瞪的眼神。
  「我本來就不擅長打。」
  「那講道理……呢?」
  「……祂們看起來是能溝通的?」
  於是,我又再次得到了月瑤姐的一枚白眼。
  「那怎麼辦?」
  「躲著,等救兵。」
  我就說姐姐夠厲害吧,打不過也還有救兵,正當我暗自慶幸的時候,姐姐又補了一句。
  「前提是在救兵來之前,我們在這個迷陣裡還能活著。」
  「……。」
  不過即使到這種時候,月瑤姐的表情還是很淡定,似乎不曾看過眼前這人慌張過,有時候真的很希望自己也能成為像月瑤姐一樣強大的人。
  是個能夠保護自己甚至周遭的人,而不是躲在背後讓人保護。
  我和月瑤姐剛躲到樹下才坐沒多久,月瑤姐就突然往後方看了一下,倏地起身,道:「走!」
  「咦咦?這麼快?」
  但姐姐說一,我就不做二,趕緊起來跟著走……呃,她又繼續用跑的,用那個會讓人差點跟不上的速度!
  很快地我們直接衝出叢林,往前仔細看,卻發現是個斷崖。
  姐姐喘了幾聲休息不一會兒,示意我走上前,我看到斷崖下面有很湍急的河流,而且由上往下看去有種腳發毛的感覺;這讓我忍不住又要退幾步,但在這時又被月瑤姐給擋住讓我無法往後退。
  「……呃,不會要我跳下去吧,呵呵?」
  我乾笑了兩聲,但還是覺得不可能從這種地方跳下去,這根本必死無疑吧?
  在那瞬間,我感受到一股重推感。是的,月瑤姐毫不猶豫地把我推下懸崖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墜感很重,但一瞬間我就感受撞到地面了,跟著後方的月瑤姐倒是輕盈地……站到地上了?根本沒有很高?不,是真的很矮。
  「這種看起來不像出口的地方就是出口。但也不是每個不像出口的都是出口,不要自己隨便亂跳。」月瑤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邊繼續道:「走了,回去。」
  「咦?就這樣?」
  「有人過去處理了。」然後我看見月瑤姐狠瞪了我一眼,她用著不容拒絕的語氣開口:「我要兩個月的雙份早餐。」
  「是!」
  這幾乎已經成了我和月瑤姐的交易模式,她會根據難易度來調整收費要求,大部分都是直接跟我拿伙食,但兩個月的餐可比以前的天數都來得多,可能是救兵來頭不小?畢竟連月瑤姐都無法處理,也是應該的啦。
  「還有,記得跟叔叔……你爸爸道謝順便好好照顧他,是他幫你和你媽先擋一次災的。」
  「咦?」
  「這是你媽那邊祖先的墳吧。照理講會先找上的人是你媽、再來是你,沒有理由叔叔先擋第一刀。」
  我現在的爸爸是繼父,我和月瑤姐也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這次出事會影響到我爸,我還以為已經是因為一家人的關係。
  可是,印象中我爸也不太信這些啊。
  看著我納悶的表情,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地,月瑤姐繼續說:「叔叔是不信鬼神,但還是希望你們母子平平安安。我是不知道哪來弄到這個擋災的法子,只能說他真的很愛你們吧。」
  在聽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有點感動到雙眼泛濕。
  有誰能這樣為一個人付出?我曾因為覺得他是繼父不可能對我們有多好而疏離他甚至故意惹他生氣過,但他都只是包容來接納我。
  其實我早已經把他當生父看待了,但聽到這裡還是好想哭。
  我擦了擦泛濕的眼眶,小跑步跟在已經走了不遠站的月瑤姐後面。
  其實我也好奇救兵是誰?還有後面的外祖父的墳墓怎麼了?但這個時候詢問的話,月瑤姐肯定不會回答我吧,還是下次帶早餐給月瑤姐的時候在問好了。

62 巴幣: 28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