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姐姐軼聞錄 鏡像世界

夏雪雪 | 2021-02-15 18:33:14


  最近看到一個故事,它說,鏡子裡有另一個相反的世界。

  這讓我不禁想起很小的時候發生的事情。是剛升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國小的學校在村莊附近,騎腳踏車十幾分鐘就能到達。可若升上國中就要去離市區近的城鎮就讀,需要搭一段車程的才會到。

  姐姐升上國中一年級,必須早起去搭車。也因此,原本和姐姐一起上學的我,變成自己騎腳踏車上學去了。

  那陣子,我找到了一條新的小路騎去學校,雖然跟平常騎的路線所花的時間差不多,卻能欣賞不同的風景。

  這條小路上的住家,有幾戶住家在庭院種了美麗的花草,每次經過時都會有陣陣的花香,還能賞到美麗的花朵。

  這幾天,我一如往常從這條新小路騎著腳踏車返家,卻發現姐姐早已回家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咦?姐姐,妳怎麼這麼比我還早到家?該不會是翹課跑回來?」我用驚訝的眼光看向姐姐,邊走過去坐到姐姐身旁。

  「不舒服,請半天假回來休息。」姐姐簡短的做了解釋,我不禁仔細地端詳著卻看不出姐姐有什麼異狀。

  臉色既沒有蒼白、嘴唇色澤淡紅,氣色看不出來哪裡差了,不會是裝病吧?

  「哪裡不舒服?」

  姐姐只是微微的皺起眉頭,然後說了一句毫不相關的話:「喂,妳下課……別亂跑,騎原本路線回家。」

  「妳怎麼連這個都知道!」

  那一瞬間我震驚了,姐姐怎麼連這種事情都知道?不會是跟蹤我上學吧……不過想想也覺得不可能,姐姐還得比我早起床去搭車上學啊!

  「聽話。」姐姐今天的話真的比平常還要更簡短,不會真的不舒服吧?

  「好啦好啦。」我撇了撇嘴,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當時的我並沒將姐姐的話放心上,心裡只覺得繞個小路、看個風景這又沒什麼大不了。

  「姐姐,我可以轉台嗎?」我邊拉著姐姐的手邊撒嬌說著,我騎腳踏車回來後的沒多久,就會開播當紅節目小魔女DOMISO,這可是我現在的最愛節目!

  「……不要,我要看八龍珠。」這個打來打去得卡通到底哪裡好看?這根本是男生才會想看的吧,那麼無聊怎麼姐姐會要看啦!

  還是小魔女DOMISO好看多了!

  「齁唷,姐姐妳不是不舒服嗎?妳回去房間睡覺,給我看電視啦!」

  「不要。」

  ……我趴到姐姐腿上準備搶走她左手上拿著的遙控器,然後我就看著姐姐又把遙控器舉高,而且毫不猶豫地把我往一邊踹開。

  「哎唷喂呀,妳這踹的也太大力了,哪裡像不舒服──遙控器給我啦!」

  我跑往另一邊想拿遙控器,可這時的姊姊又站了起來而且將手舉高--我即使墊腳甚至往上跳也抓不到遙控器啊!

  「姐姐!不然猜拳!贏的才能看想看的節目!」我忍不住提議,至少這是個公平的決定!

  「一個禮拜的早餐,沒得商量。」

  「……。」

  是的,姐姐有時候會拿煮早餐跟我交換條件。

  小學三年級能煮什麼早餐?很簡單的早餐。

  把兩片吐司丟進烤麵包機,然後壓下去,等烤麵包機跳起來,就完成了一半;家裡還有巧克力、草莓、橘子果醬可以搭配。最後在倒一杯牛奶就完成啦!

  煎蛋的話我到現在還是不太敢,通常是姐姐煎蛋、培根或蛋餅,有時候姐姐也會做高級的三明治,自製的鮪魚玉米沙拉,還是只有姐姐特製的最好吃!

  在我開心地看完半小時的電視節目後,我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姊姊上國中比我早起去上課……而我要做早餐?

  那不是要我跟她一樣的時間起床嗎?而且還一個禮拜!

  她怎麼連烤個吐司烤都懶!

  *

  這天一早,我帶著睡眼惺忪的雙眼邊拿起吐司丟進烤麵包機,倒了兩杯牛奶、拿下果醬,選了個姐姐最愛的巧克力果醬放桌上。

  聽到噹了一聲後,拿起烤好的吐司來抹一抹放到盤子裡。

  我才剛將吐司放到盤裡,姐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在旁邊,直接伸手過來拿吐司,她也是半瞇著眼睛邊咬著吐司邊喝牛奶。

  她看著我繼續丟吐司進去烤麵包機,然後她邊吃著烤好的吐司。

  烤麵包機一次只能烤兩片,我已經烤了八片,抹了八片巧克力吐司,姐姐才說飽了,然後拍拍屁股離開準備搭車去了……姐姐的胃到底是什麼做的?

  我只要再烤兩片給自己就好。

  吃完早餐還有好一段時間才到上課時間,想著這麼早騎去學校等上課實在很無聊,我就準備騎去新發現的小路賞花去啦!

  我邊騎著腳踏車騎到其中一戶,種滿花草的庭院前,這家的庭院是用矮木柵圈起,所以即使是外人也都看得到裡面的花花草草,而房子本身是日式矮房建築,有時候屋主也會坐在庭院邊賞花。

  屋主是個很面熟的人,我總覺得曾經有看過她,有次假日遇上屋主才知道她是我們學校的女老師,還邀請我一起進去庭院賞花。

  在那次聊天也才發現,她是小學五年級的老師,她也曾經教過姐姐的班級,哈哈!

  這天沒看見老師,大概是出門了,我待了一會兒才往下一家前進。

  下一家比較奇特的是整棟房子都被水泥牆圍繞起來,牆上攀爬了很多藤蔓,看起來有點舊舊的,可是卻散發出淡淡的陣香,感覺裡面種了某種很濃郁的漂亮花朵。

  但我對花朵也沒有很認真研究,我聞不出來是哪種花。

  我對這一戶沒有太大的印象,雖然我曾繞過整個村莊,但卻沒有印象曾經有棟房子是這個模樣的。

  興許是我記錯了也說不定?

  這時我看見一隻黑色的貓往這棟房的圍牆靠了過去,然後全身豎起毛來狂吼叫著。

  我上前看去,發現這面爬著藤蔓的牆出現了一個只有我一半高的黑洞,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那隻黑貓不斷地狂叫著,接著,突然又變成像是害怕什麼般地,馬上退後跑離開這裡。

  我又再次看了那個黑洞,感覺不到什麼,我就離開去上學了。

  *

  這天,我依舊幫姐姐烤完吐司後騎著新的小路上學。

  說來已經是烤了第四天的麵包,明天放假可以睡晚一點,想到這兒就覺得開心。

  這次經過的那個有黑洞的房子,黑洞仍然存在,這五天我經過都有看到黑洞。

  而今天不太一樣的是,我看見好幾隻橘黃色毛的小貓咪往洞口聚集,然後一一走進去了裡面。

  看著這群小貓咪走進去的我,竟也不知不覺地下了腳踏車跟著往前進,我蹲下身子跟著貓咪往黑洞鑽了過去。

  再次穿出洞口的時候,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卻說不太上來。

  道路依舊是道路,可是……我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穿過去卻是我穿過前的地方?咦,之前經過的時候,那棟房子是蓋這樣的嗎?我怎麼記得它的車庫是在右側,而不是左側?我也記得那棟房子的左邊房間沒有窗戶,應該是右邊那間才對?

  還有剛剛的跟著穿過洞的貓咪怎麼都不見了?而且我穿過這洞,腳踏車卻還是停在我眼前?所以我穿過去哪裡了?

  當我回頭要找黑洞時,牆上的黑洞不見了。宛如這個黑洞從來都沒出現過。

  我騎著腳踏車,邊納悶著邊上學去。

  很奇怪的是,到了學校後,我發現在學校大門前掛的大鐘,時間是逆時鐘寫一到十二,而且它正在倒數,從十一點半開始逆時鐘到回去。

  最詭異的是這一路上我沒遇到半個人,就連學校也是一片荒涼,沒有任何人出現。

  我一個著急,腳踏車往返方向打算騎回家裡。

  我幾乎是使出吃奶的力氣快速踩著腳踏車衝回家裡,不誇張,這個路上一個人都沒有!

  完全沒有!

  我一到家後開門,家裡果然半個人也沒有……正當我這麼以為的時候,有個人影從客廳走了出來。

  「媽媽!」

  是媽媽,但她連看我一眼都沒有,逕自地走向客廳坐在沙發上,手拿起放在一旁小桌子上的啤酒,邊開著電視看邊喝起啤酒。

  ……媽媽平常根本不會喝酒,也不會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就算爸爸偶爾會喝酒小酌一杯,也不會這樣無視我。

  「媽媽,妳怎麼了?」我衝到媽媽身旁問著,但媽媽從頭到尾都沒再看過我一眼。

  而且她看著電視的雙眼很無神。

  接著我聽到外頭開門又關上門的聲音,走過來客廳的是姐姐。

  姐姐看見我後露出了很大的笑容和我打了聲招呼:「小苒,妳回來了啊!」

  ……姐姐根本不會這樣叫我,就算要叫我也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她更不會露出這麼燦爛的笑容。

  這一切都很不對勁,也很怪異,我甚至想要逃離這裡。可是從外面學校到這裡的所有一切都很不對勁,我能逃去哪裡?

  「小苒,妳到餐桌那裡等一下。妳讓媽媽休息,她工作累了,我來煮午飯給妳吃!」姐姐的聲音溫柔到讓我覺得很可怕,我全身起了陣雞皮疙瘩。

  「不、不用,我不餓。」我吞了吞口水,直接衝回房間後將房門鎖上。

  我看著自己的房間,卻發現桌子上所有的擺飾都跟原本相反了,就連冷氣、床位全部都是相反的位置……

  我看著桌上擺著全家人的照片,爸爸媽媽的位置相反了、我和姐姐站的位置也相反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怕得躲進了棉被,突然有種很想哭的衝動,但我說不出來。

  叩-叩-

  是敲門聲。

  「小苒,我煮好了喔,出來吧。」

  姊姊打開了房門,笑著看向我這邊。

  我有鎖門,我有鎖門,我真的有鎖門的!

  「……我、我不餓,沒、沒關係。」我連講話似乎都有點顫抖,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站著的這個「姐姐」。

  「別這麼說嘛,姐姐可是好心準備了妳最愛的菜喔!」姐姐說完話後就逕自走過
來扯住我的手直接往門口拉,她的力道大道我的手好痛、好痛。

  「姐姐,好痛……」我小聲地說了出口,但她似乎沒聽到。

  「來吃看看我煮的菜嘛!」說完話後的姐姐便把我強押在餐桌前坐著,要我嘗桌上剛煮好的炒飯。

  「快,吃一口。」

  我拿起湯匙,發現我整個手都在抖,我只覺得胃痛根本吃不下去。

  但姐姐看我的表情雖然是笑的確讓我覺得可怕,我想離開,離開這裡,這不是姐姐、不是我的家……

  雖然這麼想著,我卻沒有勇氣抵抗「姐姐」,我勉強地張了嘴,然後將炒飯放入嘴巴,那一瞬間一股惡臭撲鼻而來,胸口湧起一股噁心感,直接將飯吐出來還咳了好幾聲。

  「妳竟敢把飯吐出來!」眼前的「姐姐」生氣地拍了桌然後一拳直接打了過來,我來不及閃躲被打到地上。

  「吃下去!」我看著她搖起一匙飯後,衝來我這邊,我準備起身卻來不及逃走就被她壓回地上。

  我雙手想推開她,她卻不知哪來的力氣直接將我的壓制在地上,手上的那匙飯拼命地要往我嘴巴塞。

  我邊搖著頭不讓她得逞,邊用手狂打著她,但她像都不會痛似地。

  「媽的,這裡妳也敢闖?」

  在這個熟悉的聲音落下的同時,眼前的「姐姐」似乎被某個東西打到而放開我,然後不斷地哀嚎狂叫。

  我望向後方,是另一個姐姐,她和原本的姐姐是一樣嚴肅冷漠的面孔,但我不敢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姐姐了。

  下一秒,我看後方的那個姐姐又丟了一個東西到「她」身上,然後她的叫聲更加尖銳,接著像是化成霧氣消失在這空間。

  眼前的這個姐姐走上前來,毫無預警地,她從我頭上巴了一掌下來。

  「跟妳說的話都沒在聽!還給我跑來添亂!」

  ……這次是個兇猛的姐姐,我姐姐再怎麼生氣也不會這麼用力巴我頭!

  我咬了咬下唇,得想辦法逃離這個鬼地方!

  「沒事了,快走!」

  眼前的姐姐準備牽起我的手,我迅速地拍開來,我怎麼可能再這麼笨地被抓到!

  然後我看到眼前的這人,一瞬的驚慌,她喊了句:「該死!來不及了!」

  我看眼前的姐姐雙手往前一擺就散出的一道光,然後前方出現某種力量衝擊了過來,打上那道光就被擋住了,站在眼前的姐姐嘴角竟滲著一絲血。

  「賴月苒!妳給我聽清楚了!從旁邊那扇門滾出去,騎車去學校,把那個在倒數的鐘給我打碎!聽完了就快滾!」

  ……這個真的是姐姐!我趕緊從窗戶爬了出來,騎上腳踏車用起吃奶力氣一路狂飆,這路上果然一個人都沒有!

  姐姐說要把大鐘給打碎,可大鐘掛在頂樓最上面,怎麼打?我邊騎著腳踏車邊想著這個問題,要是有槍或箭還是什麼的就好了……

  不對,那個小學五年級的老師說過她曾經當過弓箭社社長!去她家!我一路繞去她家,直接從庭院闖了進去,還好窗戶也沒關,光是客廳就擺了一副弓箭!

  我毫不猶豫地搬起來到背上準備再騎腳踏車過去……但這弓箭這麼大,我光是背都很吃力了,射箭能行嗎?算了,有總比沒有好!

  直到我騎到學校時,發現那個倒數的鐘已經轉到一點的位置了。

  我趕緊從布袋裡面拿出弓和箭,吃力地拿著穩住就都很難了,我還是勉強地瞄準,卻遲遲不敢射出去。

  轉到十二點四十五了,這個速度也太快了!

  不管了!在我射出去後,箭連碰到建築物都還沒碰到就掉下來了。

  ……力氣不夠,怎麼辦?我帶著剩下的四支箭,再往前靠近,準備再試第二次!

  轉到十二點二十五了,它還會加快速度!

  我毫不猶豫地抓起弓和箭,再次射出第二發,但卻射歪了好一大截。

  我抓起第三支箭矢,內心的不安感越來越大,如果再射不到該怎麼辦……

  此時,突然有隻大手拿走我手上的弓箭,我身體僵直、瞪圓了雙眼看向他。

  一個全身穿著黑衣的男生,臉蛋很帥氣,他從拿起弓到射箭的姿勢自然到像是呼吸般地流暢。

  眼前的大鐘就這麼被他給擊碎了,竟然裂成三塊砸落在地面,卻還看得見上面的時間,指針停在十二點五分的位置。

  「妳就是小月苒啊?」眼前的男子看向我,嘴角帶著一抹笑意,他的聲音很好聽也很迷人,像是有魔力似地,會讓人想要繼續再聽下去。

  「要乖點,聽姐姐的話,知道嗎。」他摸了摸我的頭,我也只是木然地點了點頭。

  接著,下一幕就是我醒來的畫面了。

  我躺在床上全身無力,頭昏昏的看著天花板,發現雙手雖然舉得起來卻有陣陣的麻木感。

  我微微轉動了頭,發現姐姐坐在床緣,她看向了我。

  「醒了?妳可是燒了一整天……妳騎腳踏車騎到一半暈倒,隔壁阿姨發現趕緊帶妳回來。下次不舒服要說,別逞強,知道了嗎?」姐姐邊說話手邊摸著我的頭,繼續唸道:「還好燒退了,等等把桌上的粥吃了。」

  「姐,我是暈倒被帶回來的?」

  「嗯。」

  「可是我記得,我跑到一個相反的世界……」

  我的話才剛落下,姐姐一臉嚴肅地看著我,問道:「這不是燒壞頭殼了吧?月苒,我還是帶妳去看個醫生檢查吧?」

  「咦?我……我沒事,我是說我做了個夢……」

  「喔,沒事就好,別亂想。」姐姐打斷我的話,說完後就離開了房間。

  「……」

  如果這一切真的只是場夢,那為什麼我的印象卻清晰地像是發生過似地。

  就只有最後那個黑衣男子出現,我記不得他的面容。

66 巴幣: 24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有埋了一個很棒的坑呢!
2021-02-15 18:49:18
夏雪雪
謝謝誇獎,感動>/////<
希望能順利填平這個坑XD
2021-02-15 19:16: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