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姐姐軼聞錄-新家

夏雪雪 | 2021-02-13 00:05:54


  國三那年,全家搬離村莊,到了離市區較近的一個城鎮,主要是讓爸爸工作方便;另一方面,新家也離我直升的高中很近。對我而言,算是個可喜可賀的消息。
  姐姐就不同了,她高三必須準備升學考,我們學校只有國中能經由內部招考直升高中,升大學的姐姐必須認真想好未來出路和準備升學考,雖然我認為這對姐姐而言,並沒有什麼困難。
  在得知我們準備搬新家後,姐姐索性直接到朋友家住,說是比較好準備升學考。於是,搬家的事就落到我這個已經不用擔心升學考試的人身上了(內部升學考對我來說並不困難)。
  新家比想像中的漂亮,外觀淺咖啡色的兩層矮房,有點歐式小洋房的建築風格,還有個約莫兩坪大小的前院。
  爸爸對於能便宜買到這棟房子感到十分開心,可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即使房子有二十年的屋齡,在這不上差的地段,怎麼也不會便宜急售。
  媽媽對於我的疑惑也有回應,她說:「有時候人到急處手頭要用錢的時候,就會賤賣身邊的東西,這個時候撿到寶也不無可能。」
  搬進去的頭一個月,有一些很奇怪的事情發生。我常常覺得被什麼東西盯著看很不舒服,可當每次我有這種感覺而轉頭,回頭後通常沒有任何人在。
  有幾次則是在半夜的時候,聽見二樓的腳步聲……可是二樓的小閣樓是準備等姐姐搬進來用的,姐姐根本還沒來過新家,她說要等考完試的那天再踏進來新家。
  第一次發現二樓發出碰碰碰類似腳步聲的時候,我以為是媽媽上去,所以在睡眼惺忪的狀態下,我走出房門開啟走廊燈,爬到二樓看,卻發現二樓空無一人。……爸媽都在我隔壁房的主臥睡著,發現這點後的我立馬躲回被窩裡睡,之後只要聽到二樓的腳步聲,我都裝作沒聽見。
  我曾問過爸媽有沒有聽過二樓的腳步聲?爸媽都覺得是我聽錯或著作夢作暈了頭……我有那麼一瞬間覺得,當我聽到腳步聲後應該先叫醒爸媽才對。
  還有次,我出門和朋友玩了一整天,回到家後就面對媽媽的質問,她問我說為什麼把家裡弄得這麼亂?櫃子裡的東西都被翻了出來,廚房的茶水到滿地、杯盤散落地面。
  這週六爸媽要加班就七點都上班出門了,家裡就剩我一個。但我九點出門和朋友約去玩,哪可能弄亂家裡,我才不會亂翻櫃子和丟盤子杯子,這聽起來明明比較像遭小偷。
  可是爸爸在門口也有裝監視器,並沒有人闖進我們家。家裡整理完畢後也沒有少任何東西。
  除了此之外,就沒有其他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
  這天,是姐姐考試結束,準備回來家裡的時候。
  我在姐姐的考場外等她一起回新家,看著她走出考場,那副一臉厭世的冷漠表情實在讓我猜不出來她到底對自己考試有沒有信心,但我還是稍微問了一下。
  「姐,怎麼樣?寫得還好嗎?」
  姐姐只露出了一臉看白癡的表情,然後冷笑了一聲:「妳以為我誰?」
  「這是太有自信,所以這麼回答嗎?啊那妳想上哪所大學?這麼有信心嗎。」
  「……放榜妳就知道了。」
  看來連一點話都不想說的姐姐直接把話題作結束了;既然如此,我就開始和她邊聊起新家附近的各種小吃和店面,雖然新家和我們就讀的國高中很近,姐姐對這一帶也不算陌生,可畢竟方向還是不太相同。
  姐姐邊聽我講著哪幾家店面好吃,雖然表情依舊冷淡,但我看到她嘴角有微微上揚,她和我同是標準吃貨這點我還看得出來。
  這天我們順道買了點零嘴和晚餐回家,只是在進家門前,我看見姐姐停頓了一下。
  「……這裡?這間?」
  我老實的點了頭。
  「煩耶。」姐姐說完這句話後,就把手上的食物推給我,嚴肅地說:「鑰匙給我,我先進去,妳在這兒等我。」
  姐姐每次這樣講話的時候,都有種不容抗拒的感覺,而每次我也必定會遵從姐姐的命令。現在想起來,都不知道是姐姐太有威嚴,還是我太乖了。
  當時姐姐進去約莫三分鐘,我總覺得聽見很微弱很微弱的哀號聲,但小聲到讓我覺得是錯覺,就在我想前進房子仔細聽看是不是裡面發出聲音的時候,姐姐就開門了。
  「進來吧。」
  「考試考了一整天,好累喔,我先上樓睡了。」
  姐姐在玄關脫完鞋子就直奔二樓,我看著她又看著手上的零嘴和晚餐,問:「那晚餐妳不吃啦?」
  「都給妳!」姐姐從二樓喊下來。
  現在想起這件事,我怎麼想都覺得奇怪,標準吃貨的姐姐、和我一起買了最愛的零嘴和晚餐的姐姐,怎麼可能回到家就說要睡了,不吃東西?
  *
  約莫在升高中剛開學沒一個月,班上有一半以上是認識的舊生,我也很幸運地和原本的朋友分到同一班。
  在這也認識了幾個就住附近的同班同學,也因此聽到一些這間房子的相關傳聞。
  ……他們說這間屋子的上一個主人,因為殉情在屋子裡面自殺死掉了。
  他們講到讓我頭皮發麻,我一再和他們確認,真的是我們這棟房子嗎?
  他們說,那個歐美建築風格的矮矮的褐色房子,在這一帶也只有我們家長得這麼特別,附近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也因此導致這棟房子低售還賣不出去。
  ──這天我決定,我要等姐姐回來再進門了。
  也慶幸,姐姐讀的大學就在隔壁城鎮,搭個車約莫三十分鐘就能抵達,所以她並沒有因此住宿或住外面,不然我就得等到爸媽回來才敢進門了。
  我站在門口等到姐姐回來的時候,姐姐一臉納悶的表情:「幹嘛站在這裡不進去?」
  「我……我等妳回來咩!」
  姐姐聳了聳肩前去開了門後,邊說:「說吧,什麼事。」
  「……」我都不知道是我表現得太明顯還是姐姐肚子裡有了我的蛔蟲!
  「就、那個,今天在學校,聽到班上的人說,我們家……我們家……」
  「死過人?」姊姊用這淡定的語氣開口。
  「妳知道?」我一臉詫異地看向姐姐,難道也是姐姐同班同學提起的嗎!
  姐姐似笑非笑地再次開口:「妳先跟我說,哪個地方不曾死過人。」
  「……」
  「妳可知,妳讀的高中曾經是墓園?」
  「……」
  「鎮上的里民中心在很久以前也是座小醫院,病死的也不少。」
  「可、可是,這感覺不太一樣啊。我們家可是才不久前……」我微微皺起雙眉,總覺得這雖然能理解卻覺得是兩回事。
  「怕什麼?妳做了什麼要讓人害怕的嗎?」
  「沒、沒有,可是……」
  「沒事,有我在。」姐姐一派輕鬆地說了這句話,然後拍拍屁股走上二樓回去她的小天地。
  可不知怎麼地,姐姐的這句話,完全驅趕了我心中的恐懼和害怕,也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人嚇人嚇死人吧。
  *
  這天假日,我一早醒來就發現姐姐在廚房後門的小陽台,開了門,擺了張小桌子,上面放了盤雞腿飯,還有蠟燭及幾項供品以及香。
  「……妳這是做什麼用啊?」
   在我開口前,媽媽就已經站在姊姊身旁詢問了。
  「你們搬進來拜過地基主了嗎?」
  媽媽聽了後搖搖頭,反射性地回應:「可這洋房,拜什麼?」
  「你怎麼知道這棟房子以前的主人不是台灣人而且沒有民間信仰?」
  「可你爸打聽賣家說……」
  「最初是平地,然後建築師是德國人?還是照做吧。」姐姐的語氣帶著點命令的口吻,媽媽也沒有在反駁的意思,接著後面的儀式就直接丟給媽媽處理了。
  嗯,媽媽信鬼神、信民間習俗,但卻不信算命。當初確實是因為這棟房子是洋式,而且賣家說不遵習俗也沒關係,但其實媽媽應該也是想依循習俗做的吧?
  *
  事後,我偷偷問了姊姊:「所以我們家,真的有地基主嗎?」
  姐姐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身後,然後說:「有啊,祂站在你後面。」
  「……。」我雙眼瞪圓了地看著姐姐,即使知道地基主不會傷害自家人,但還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然後,我看到姊姊笑得更大聲了。
  但這也是第一次,姐姐委婉承認看得見鬼神的這件事。
-------------------------
主角文後補述:
當時房子裡確實有惡靈在,但因為我和父母身上有姐姐的氣息,沒遇上什麼事情。
姐姐進去也確實是去裡面除惡靈。
至於地基主,據說是上一任屋主。


52 巴幣: 22

創作回應

小馬
姐姐功力不錯哦~
2021-02-13 11:00:31
夏雪雪
真的~姐姐很強,哈哈XD
2021-02-13 15:41:50
小馬
姐姐功力不錯哦~
2021-02-13 11:00: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