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喪屍的冰箱整理術》3-5 不會輕易消失(完)

薛丁格的逗貓棒 | 2021-12-09 12:00:03 | 巴幣 2006 | 人氣 96

連載中喪屍的冰箱整理術
資料夾簡介
一群超能力喪屍在被毀滅的世界大戰機械蟲


3-5
  地面碎裂,腳下突然一空,讓原本想跳開的萊姆失去了施力點。巨鉗狀的物體從砂石中竄出,咬住了他的腳踝。

  萊姆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下一瞬間,他已經被舉到高空中,透過顛倒的視野,他看見巨蟲從洞口延伸出的身體,以及飛奔而來的硬地哥。

  而在垂落的髮絲咫尺之下,是放射排列的旋轉刀刃,萊姆猜測這就是塑膠蟲的嘴巴。

  鮮紅的體液從被咬住的位置湧出,也沿著身體流到了口中,讓萊姆嚐到一股鹹味。傷口沒有感覺到疼痛,只有一種內心中的壓迫和焦慮。

  「疼痛」是什麼?他發現自己突然不明白這個看似再簡單不過的概念,這個概念原本又是從何而來?

  此時,他聽到了硬地哥的叫喊。

  「萊姆!」硬地哥攀住巨蟲的外殼,後者正扭動著身軀想把他甩掉。「你的能力其實是......」

  沒有等他說完,巨蟲突然倒退,縮回了地穴之中。

  「!」硬地哥來不及反應,身體被夾在外殼和土石之間摩擦。隨著巨蟲完全竄入地底,萊姆只看見傷痕累累的壯漢卡在洞口。

  這一幕比萊姆所以為的更令他動搖。就好像他已經見過無數次這樣的場景,但每一次都令他痛苦。他怎麼能讓這種事發生?彷彿有另一個聲音在責備著萊姆,如果只要有一個人受傷就能拯救大家,為什麼不能是他自己?

  這一瞬間,「萊姆」終於明白了他的能力。

  一股能量從大腦沿著菌絲流竄到他被鉗住的腳踝,腳掌的菌絲開始發出光芒。萊姆見狀,立刻抓住巨鉗扭轉自己的身體,直接將腳踝扭斷。就在斷裂的同時,他的腳掌爆炸。

  爆炸的作用力將萊姆吹飛,落在巨蟲挖出的地道中。地道的岩壁因為震動而開始坍塌,落石阻隔了巨蟲也同時朝萊姆落下。他想閃避,但失去的腳掌讓他難以施力。

  突然間,一個黑影壓在他身上,但那不是預期中的落石,而是硬地哥。

  每一次土石落下都伴隨著硬地哥沉重的悶哼聲,他的菌絲發著光芒,以強化的肌力撐住了土石的重量,最後在一聲大喊之下,硬地哥將所有落石朝一旁頂開。

  「萊姆......你沒事吧?」

  萊姆看著保護了自己的壯漢,他渾身的菌絲紋路都被傷痕和淌流的靛色體液弄亂。

  「我知道我的能力是什麼了。」萊姆說。

  「對不起,如果我沒有瞞著你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硬地哥看著萊姆斷折的腿,表情凝重。

  萊姆搖搖頭,「我也該道歉,把你牽連進來。」他攀著壯漢試圖起身,後者立刻將他抱起。這是他第一次以這麼近的距離注視著對方的臉,注視著那剛毅線條掩蓋不住的柔和眼神,以及底下的情緒。

  「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萊姆問道。

  硬地哥沉默了半晌,接著開口,「我們......遭遇了一個巨人一般的塑膠蟲,我們所有人都對他束手無策,直到你用了最強的炸彈才將它消滅......」

  聽完,萊姆心頭一顫。就在重新使用能力的瞬間,萊姆藉由能量流過菌絲的方式明白了這種力量在他的身上的分佈,以及每個部位化為炸彈時的威力。

  當然,他也知道他最強的炸彈是什麼,還有使用它的代價。

  「那......我為什麼還在這?」

  「我們也不明白。」硬地哥別過頭去,「所以你能重生是一個奇蹟,我不想冒任何會失去你的風險。」

  「敵人們......越來越強大,我不敢去想如果下次你又得用那種炸彈該怎麼辦,所以我寧願你不知道。」

  「可是你總是會自己找到答案。」壯漢露出了苦笑。

  萊姆看著他,頓時瞭解自己做了多麼過份的事。然而沒有給他反省的時間,挖掘聲從土牆之後傳來。

  見狀,硬地哥立刻扛著萊姆朝洞口奔跑,同時巨蟲衝出土牆,以焦黑的巨鉗緊追在後。

  看來剛剛的爆炸威力不夠。萊姆心想,畢竟那是最末稍的部位,只造成了暫時震懾的效果。萊姆發現自己正伸手探向左眼,彷彿依循著某種肌肉記憶,但此時他看著硬地哥的側臉,停下了動作。

  如果過去的萊姆這麼習慣消耗自己,也難怪硬地哥會這麼害怕失去萊姆。

  他們逃出了洞口,巨蟲緊接竄出,以無數的複足高速爬行。

  「現在該怎麼辦?」萊姆問。

  「不用擔心,我們可以逃回冰箱,跟同伴們合力把它打倒。」

  「可是,這東西會挖地,讓它接近冰箱是不是不太好?」

  冰箱終究是藏在地底下,要是塑膠蟲有辦法直接從地下鑽入,他們的防禦就形同虛設。

  「......你說得對。」硬地哥皺著眉頭,「我們得把它引開。」

  萊姆點點頭,於是他們朝避開冰箱的方向逃跑,但是對該怎麼做毫無頭緒。他們終究是得解決它的,否則逃跑過程中會引來更多的敵人。

  當然,如果使用炸彈化的眼珠應該可以徹底的消滅巨蟲,然而他覺得不該怎麼做。

  他必須向硬地哥證明,自己不會輕易的消失。

  觀察著敵人,萊姆發現插在敵人其中一個體節上的金屬矛。

  「那是什麼?」

  「那是迷彩用內臟做成的長矛,他可以把身體變成金屬。」硬地哥看了一眼,「是我們剛才跟它交戰時留下的。」

  「那是中空的嗎?」

  硬地哥點點頭。

  「可以把它拿給我嗎?」

  硬地哥雖然不解,但還是朝著長矛的位置前進。閃過幾次攻擊,硬地哥抓住了長矛露出的尾端,一口氣將它拔出。

  硬地哥反手將長矛傳給了被扛著的萊姆,萊姆研究了一下長矛,發現那是以管狀的器官將其中一端收尖而成。看著長矛另一端的開口,萊姆以雙手握住它,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將它刺向胸口。

  「你在做什麼?」硬地哥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但萊姆只是示意安撫他,等待身體深處的體液將它填滿。雖然開始感到暈眩,但他同時也感覺到能量湧入那些體液之中,這才確定這個方法可以奏效。

  萊姆用撕下的衣服將開口塞住後,將被染紅並滴著液體的長矛交給硬地哥。

  「把這個丟進它的嘴裡!」

  硬地哥立刻煞車,同時巨蟲張大巨鉗朝他們撲來。壯漢回轉身體,手臂隨著菌絲的光漲成三倍,朝著巨鉗之間的旋轉大口擲出長矛。

  長矛隱沒在旋轉的刀刃之間,接著引爆。巨蟲的頭從內側炸開,巨鉗也連根斷裂,剎時停止動作的身體依著慣性衝來,硬地哥朝一旁跳開閃避。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只剩巨蟲無頭的身體推擠出一座土丘,以及後方留下的長長拖痕。

  「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威力?」硬地哥看傻了眼。

  「因為這樣可以把爆炸先壓縮在很小的空間之後再一口氣釋放。」萊姆同樣看著自己的傑作,「不過,我也沒想到會成功。」

  「你怎麼會想到這個方法?」

  萊姆思考了片刻,「我好像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他說,不過今天他「自然而然」知道的事情也不止這個,最後只能聳肩以對。

  萊姆示意要硬地哥將他放下,雖然少了一隻腳,但他勉強還能站立。他拿了一隻塑膠蟲斷裂的腳做為柺杖,走上了土丘。從高處看著這一片荒蕪的土地,腳下的塑膠蟲殘骸代表著他們必須不斷戰鬥才能生存。這就是他,一介喪屍的未來。

  「萊姆......」硬地哥走到他的身旁,「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可以答應我,再也不要使用你最後的炸彈嗎?」他抓住了萊姆的手,「就算其他人......就算我會因此陣亡,我也不希望你消失。」

  壯漢低下了頭,彷彿這要求令他感到羞愧,但萊姆還是注視著他。

  「我答應你。」他說:「但是,我也不會讓任何人死去。」

  硬地哥抬起了頭,一臉驚訝。

  「一定會有辦法的。」萊姆說:「你們說過,每個喪屍都有不同的能力。我覺得只要結合所有人的能力,一定可以找到辦法。」

  「讓所有人,一起生存下去。」

(第三章完)
.
.
.
.
.
.
.
.
.
.
.
.
.
  少年再也無法等待了。

  距離姐姐出征後已經十幾天了,至今聖蟲的隊伍依然沒有回來。

  所有人原先都期盼這會是收復聖地的第一步,姐姐會用不朽之神賜與的力量消滅喪屍,讓被污染的土地得到淨化。

  然而,姐姐跟聖蟲們並沒有依照預定的時辰回來,祭司們原本也在安撫群眾,但後來卻漸漸對此緘口不語。少年從來沒有跟姐姐分離這麼長的時間,就算其他戰士跟祭司都說對他說:不可質疑不朽之神的安排,但少年卻越來越無法壓抑心中那不祥的預感。

  終於,他聽說當時出征的聖蟲回來了,然而卻只有零星的幾隻,祭司也沒有向群眾宣揚祂們的回歸,一切都低調得令人不安。

  最重要的是,姐姐所駕駛的聖像沒有回來。

  因此,少年再也無法等待了。他知道祭司們會在每次出征之後觀看聖蟲的記憶,雖然其他人是沒有權力這麼做的。當然,少年曾經躲在天花板上偷看過這種場合,如今他也打算如法炮製。

  看準祭司召開會議的時間,少年已經在殿堂的天花板上等候著。

  一具殘缺不堪的聖蟲被放置在殿堂的中央,祭司們圍繞在四周。大祭司走向聖蟲,伸手觸摸其頭部。卡的一聲,聖蟲的頭部張開,一道光從中射出,在空中描繪出峽谷的景象。

  空中的景象開始移動,這也是不朽之神的神蹟。少年敬畏的看著姐姐所駕駛的聖像站起,將渺小到看不清的敵人一一消滅。一切看起來都非常順利,就算受到零星反擊,聖像依然勢不可檔。

  然而,就在最後一點反抗都被壓制,聖像毫無阻礙的朝聖地行軍之際,地面突然爆炸。爆炸的火球將聖像和蟲群吞沒,接著畫面只剩一片純白。這一幕讓所有祭司驚呼,少年也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等到畫面恢復,聖像已不見蹤影,只留下地上的巨大坑洞。

  震驚過去,少年領悟到這沒有真實感的畫面所代表的意義,難道姐姐就這樣跟著聖像一起消失了?他摀緊了嘴巴,忍不住開始嗚咽。

  「姐姐......」他不小心出了聲,此時大祭司突然抬頭,他感覺到面具下的視線正直直瞪視而來。

  「什麼人?」大祭司震怒的大喊,所有人開始捉拿少年,而少年也已經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就這樣被押到了大祭司之前。他跪在地上,兩肩被其他祭司緊緊壓住。

  「他看到了嗎?」其他祭司交頭接耳,「我們不能讓他把看到的東西說出去。」雖然被討論著自己的下場,但少年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

  「姐姐......」他任由眼淚流下,此時少年的下巴突然被抬起,大祭司的面具近在咫尺。透過那漆黑光滑的面具,他看到自己失去姐姐的悲傷,還有對敵人的憎恨。

  「我們該如何處置他?」其他祭司問。大祭司鬆開了手,「不用擔心。」他說,「剛剛不朽之神傳達了神喻。」

  「下一位戰士的人選已經決定好了。」

  少年看著大祭司的那隻手,佈滿了黑色的細小紋路。

(第四章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