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喪屍的冰箱整理術》3-4 只有這樣才能得到答案

薛丁格的逗貓棒 | 2021-11-16 12:00:03 | 巴幣 1006 | 人氣 153

連載中喪屍的冰箱整理術
資料夾簡介
一群超能力喪屍在被毀滅的世界大戰機械蟲


3-4

  在千鈞一髮之際,硬地哥將迷彩擲出,阻止了巨蟲的攻擊。在確認投擲奏效之後,硬地哥繼續奔跑,肩上的藍牙依然碎唸著:「竟然想把喪屍的歷史鉅著拿去餵塑膠蟲,這是要造反了嗎?」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闖的禍。

  巨蟲猛烈的甩動頭部,想將迷彩甩掉,閃電驅使著重新站穩的馱獸倒退,遠離巨蟲的威脅範圍。另一方面,其他塑膠蟲朝倒地的珊瑚靠近,硬地哥見狀奮力一跳,一記飛踢將塑膠蟲的頭踩碎。

  確認珊瑚只是過度使用能力,他將倒地的同伴扛起,三步併兩步將他送到馱獸上。

  閃電見到救兵鬆了一口氣,「剛剛真是好險,幸好你們趕上了。」他說,接著協助硬地哥把珊瑚放到馱獸上固定好。

  「總之,先吧『喪屍編年史』搬上來!」藍牙立刻開始發號司令,「真不敢相信你們差點就把我們累積了幾百年的珍貴歷史丟下去,幸好我及時阻止。」

  閃電瞪了他一眼,悻悻然說道:「記得要在最新的歷史裡寫上『因為藍牙的脫序行為,,差點害兩位喪屍陣亡。』」

  「此地不宜久留。」硬地哥將喪屍編年史的箱子搬上馱獸,「大家的菌絲沒事吧?」

  「放心,大家的菌絲都藏在馱獸的甲殼底下,平安無事。」

  「那就好。」硬地哥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並且動手幫閃電打包貨物。雖然藍牙碎唸著「為什麼編年史沒有受到同樣的待遇?」但硬地哥腦子裡思考的是另一件事。

  剛剛萊姆有聽到他們的對話嗎?

  當藍牙收到警報,他們急忙衝出房間時,在走廊和萊姆碰個正著。

  「萊姆......」沒有料到萊姆會在這裡,讓硬地哥楞了一下。

  「發生了什麼事?」萊姆問,藍牙立刻解釋了運輸隊遇到的狀況,同時硬地哥觀察著萊姆的反應,剛重生的他對一切還是充滿疑惑,讓硬地哥無法判斷他到底有沒有聽見......聽見自己對他隱瞞的事情。

  「所以我們現在出去要去支援他們,你去通知所有能找得到的人,叫他們做好準備。」藍牙以此做結。

  「那讓我跟你們去。」萊姆說。

  「不行!」幾乎是反射動作,硬地哥大喊,但隨即發現自己的失態。藍牙看了他一眼,急忙打圓場,「他說的沒錯,我們不會讓剛重生的伙伴上戰場。」

  「那如果是以前的萊姆,他就可以跟你們一起戰鬥嗎?」萊姆問道。

  「沒錯,但你還得重新學習戰鬥的體術......」

  「然後靠舔到手肘的能力打倒塑膠蟲?」

  這下反而是藍牙愣住了,他眼神向上飄移,「呃......」了幾秒。

  在這段因為尷尬而凍結的時間,萊姆注視的不是藍牙,而是硬地哥。他的表情並沒有不悅,只是純然的好奇,但那亮綠的雙眸無限的提醒著他過去的萊姆,讓硬地哥幾乎無法直視。

  所以他逃了,沒有等藍牙想出更破洞百出的藉口,硬地哥就直接抓著他轉身離開。藍牙只好對著的萊姆大喊:「反正你乖乖待在冰箱裡面,不要亂跑!」留下萊姆一個人站在空無一物的走廊上。

  既然事態緊急,一句話都不說就離開也是很正常的吧?硬地哥在腦海中試著合理化剛剛的唐突行為。此時的他正將啃咬著貨物外箱的塑膠蟲扯開,接著把貨物丟到馱獸上。

  事實上,自從萊姆重生後,硬地哥不斷的在給自己合理化。向萊姆隱瞞他的能力,到底是為了讓他不再自我犧牲,還是如同藍牙所說,是一個微弱的抗議跟報復?

  「這是最後一箱了。」閃電將貨物綁好之後大喊,「我們快走!」此時巨蟲的身軀突然落在馱獸之前,擋住了去路。它的顎爪緊緊的咬著金屬化的迷彩。

  「我需要支援!」迷彩的雙臂抵抗著雙顎,雖然不至於被咬斷但也無法掙脫。硬地哥立刻甩開紛亂的思緒,全身的菌絲放出光芒,以強化的腿力奮力一躍,轉眼間就登上了巨蟲的頭部。

  他環抱住其中一隻巨顎,用全身的力量將它扳開。掙脫的迷彩在落地之前解除了金屬化,安穩著地。

  硬地哥繼續施力,企圖把顎爪連根拔起,但巨蟲立刻將那一側的頭部甩向地面,硬地哥及時跳開,巨蟲的頭撞擊地面,揚起煙塵。

  從煙塵中,巨蟲再次竄出,沒有留下一點傷痕。

  「真是堅固。」硬地哥繼續閃躲並引開巨蟲的注意,但它的身軀依然擋住了馱獸的去路。

  「硬地哥!」聽見同伴的呼喊,硬地哥瞥見迷彩向他擲出了某個東西。他接住,發現那是用臟器製成的金屬長槍。

  閃電接著大喊:「用這東西刺穿他的甲殼!」

  硬地哥會意過來,跳上巨蟲的身軀。同時閃電也開始行動,試圖和硬地哥會合,停擺的馱獸則由迷彩護衛。巨蟲的頭追逐著硬地哥,他縱身一躍閃過了大顎,接著手臂的肌肉伴隨著靛藍的菌絲光芒鼓漲成三倍,對下方擲出了長槍。

  長槍刺中塑膠甲殼,但尚未貫穿。乘著落下的動能,硬地哥對著槍柄重踩,在一陣碎裂聲下甲殼產生了裂痕,接著長槍毫無阻礙的貫入。

  「就是現在!」閃電用力一跳,勉強握住長槍外露的部分。接著他身上的菌絲發出紫色的光芒,將電流對著長槍灌入巨蟲體內。

  一陣電光大作,長槍刺穿之處炸裂。巨蟲猛烈的痙攣,閃電被甩下來,電流因此而中斷。渾身冒煙的巨蟲沒有繼續追擊,而是一股腦鑽進它一開始竄出時產生的洞穴。

  硬地哥從地上站起,看著巨蟲的最後一個體節消失在洞口。

  「可惜電得不夠久。」閃電也站起身,「我們趁現在快走吧。」

  掃蕩剩餘的塑膠蟲,並且找到被踐踏的另一隻藍芽之手,喪屍們重新踏上路途。接下來一路上風平浪靜,硬地哥望向昏睡的珊瑚,很高興看到她的菌絲色澤漸漸恢復。

  在馱獸令人昏昏欲睡的步伐中,他們漸漸接近新冰箱的入口。硬地哥看著周圍一成不變的景色,發現在遠處揚起了一些沙塵。

  「那邊好像有塑膠蟲。」他提醒同伴,並且試著細看。

  「好像只有一小群。」藍牙也望向那個方向,「他們在幹嘛?」

  塑膠蟲很少在原地停留,除非是在攝食垃圾或是......攻擊喪屍。就在這麼想的時候,硬地哥看到從沙塵之間閃過的一抹亮綠。

  硬地哥立刻跳下馱獸,只丟下一句「你們先回去,我馬上就跟上!」就朝著塑膠蟲停留之處直奔。當他接近到視線範圍之內時,他的不祥預感成真了。

  在和塑膠蟲戰鬥的,是萊姆。

  萊姆被四隻塑膠蟲環伺,無數尖銳的腹足在地上摩擦出沙塵和噪音,接著朝萊姆撲擊。他眼中似乎毫無懼色,只是輕巧的跳躍閃避,引導它撞上另一隻敵人。

  這位新生的喪屍在敵人之間迴轉、落地,如同進行一支精心編排的舞蹈,和毫無章法的蟲群形成強烈的對比。亮綠的髮絲在空中飛舞,映入硬地哥的眼中,讓他一時間看呆了。

  雖然藍牙瞎掰了許多東西,但有一句是真的,新生的喪屍就算一開始就具有菌絲能力,還是得重新學習戰鬥的體術。就連硬地哥也是經過迷彩斯巴達式的磨練之後,才能夠在面對塑膠蟲時毫不退縮。

  但是眼前的萊姆重生不到半天的時間,似乎已經掌握了戰鬥的訣竅,然而他此時的動作和過去的萊姆截然不同。過去的他因為能力的關係,會極力避免與敵人纏鬥。

  想到這點讓硬地哥回過神來,他立刻衝向蟲群,用灌注肌力的鐵拳擊碎了塑膠蟲。然後另一隻,再一隻,片刻之間,地面只剩下敵人的殘骸。

  在他加入戰鬥時,萊姆退到了他的身後。硬地哥停止灌注力量,讓菌絲的光芒退去。

  「你怎麼會在這裡?」硬地哥回頭。

  「我趁著門關上之前溜出來的。」萊姆回答。

  「不對。」硬地哥抓抓頭,「你為什麼要跑出來?我們不是要你不要亂跑嗎?」

  「對不起。」萊姆老實的道歉。

  「但是我只想得到用這個方法找答案。」

  硬地哥僵在原地。所以萊姆果然還是聽到了,特別是當藍牙說喪屍會在危急時知道自己的能力時。

  「那......你知道了嗎?」硬地哥低聲問道。
  
  「我還是不曉得。」萊姆搖搖頭,「所以也還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要瞞著我。」
  
  硬地哥低下頭,他一時情急撒的謊被同伴們的體諒貫徹成一個禁忌,他也心知肚明這種事無法永遠隱瞞。菌絲的力量是喪屍的根本,無法掩蓋也無法忽視。

  「我只是......」背對著萊姆,硬地哥從唇間擠出:「我只是還沒有準備好。」

  一陣風吹來,捲起剛剛被塑膠蟲攪亂的塵土。此時硬地哥意識到他們身在空曠之處,對喪屍而言還是太危險了。

  「我們先回去吧......回去我再一五一十的告訴你。」

  萊姆點點頭,默默的跟著硬地哥。他會有準備好的時候嗎?壯漢自問著。

  此時地面突然劇烈的震動。

  硬地哥試著在震動中穩住身子,他一回頭,看到萊姆腳下的地面碎裂,接著巨蟲竄出。

  「萊姆!」硬地哥伸出手,但失去立足點的萊姆只能墜落,接著被巨蟲的大顎咬住,沒有鋼鐵之軀的他被拖到半空中,鮮紅的液體灑在硬地哥的臉上。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