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六十章 團圓

草士 | 2021-06-21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49


第二百六十章 團圓

袁昊淺淺一笑,忖想:「果然師姐就是江小二的女兒,不枉我和姓都的費了大把工夫。」

只見小琉璃渾身微微發顫,低垂腦袋,面有大愧,貝齒緊緊咬著下唇,微微滲出殷紅血珠,滾滾淌落。此時她腦中空白一片,實不知該如何啟齒才對。她想起師父曾說過江湖之中,「人心難料」四字,想起霍尹、霍哲等人的嘴臉,害得爹娘飯館生意慘澹,還被冠上莫須有的罪狀,蒙受冤屈,想到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就覺通體發寒,難受地宛若肝腸寸斷,無顏面對爹娘。

江小二抽抽鼻子,沙啞嗓子道:「傻孩子,傻孩子,快過來!讓爹好好看看,妳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小琉璃想了片刻,面容一板,依言慢慢靠去,動作卻是僵硬十足,一步一舉都動得極緩極緩,好似蝸牛前行,那一步踏出,感覺和原地踏步並無二異。

袁昊看不下眼,道:「小二,要是你家女兒在山上過得不好,讓人欺負,那該怎麼辦?」

江小二為人父母,向來把小琉璃當成寶捧在掌心,不許任何人傷著愛女,一聞此言,哪裡還能沉得住氣?只見他氣得哇哇怒叫,罵道:「誰!是誰,誰敢欺辱我寶貝璃兒?要是讓我知道,我、我雖然不會武功,定也要和他拼命個三百回合,好替璃兒討個公道。」他這話全憑一股惱怒說了出口,全無半點虛假之辭。

小琉璃聽得是一陣感動於心,這些年下來,自己為爹娘添了許多麻煩,卻從未下山探望過二老一回,現下總算相見,也不見對方提及這些年的任何一件事情,或一絲抱怨憤懣,反倒是關切起自己安危。小琉璃心腸軟下,再也忍受不住,淚如泉湧,怎地也停之不住。

江小二見女兒如斯,眼眶微熱,驚道:「璃兒,妳……妳這是怎地啦?」聲音中微微帶有一片哭腔。小琉璃只管搖頭,才剛抹掉了淚,不久又熱淚盈眶,索性便不再管。

當下就見江小二、小琉璃父女倆愈靠愈近,相擁一塊,低聲抽泣起來,誰也沒有多說甚麼。片刻之後,他倆應是顧及店內來客,雙雙退開幾步。但見小琉璃臉上梨花帶雨,頰上一抹淡淡紅暈,襯著滿足喜色,以及些許羞色,目中精亮,顯是了卻一大心事,整個人愜意不少。

江小二忙邀袁、都二人入店,找處座位,替他們備好茶水,急急忙忙拉著小琉璃逕自走入灶房。但聞灶房連連傳來又驚又喜的叫聲,卻是那位有孕大娘的聲音。

店內來客多是陪伴孩子的隨僕或親人,他們循聲看去,紛紛想探個究竟,目中洋溢著好奇,奈何灶房前用塊鵝黃色大布簾虛掩,除非有人撥開布簾,否則外頭是難見著裡頭情況。

他們均想:「方才那姑娘穿著峨嵋派的袍子,那她定是峨嵋派的哪位師姐,如此說來,只要和這家飯館打好關係,討得那位師姐高興,指不定就能拜入峨嵋派門下。」想畢,趕緊讓身旁孩童拿了武幣,待小二一出來,多點幾壺好酒、幾道好菜。

就在這時,忽聽得灶房傳來「啪」的一聲脆響,眾人不由吃了一驚,有的人摀著自己臉頰,一副吃疼模樣。緊接著又是「啪」的一聲亮響,更是嚇得眾人脖頸一縮,微微抽了口氣,有的人更是心有戚戚焉的神色。

過得少時,只見江小二拉著小琉璃走出灶房,向袁昊、都爭先走來。袁昊吃了一驚,但見江小二左右二頰上都有個巴掌印子,又紅又腫,卻一點也不礙他喜氣洋洋的臉色,好是古怪。

小琉璃忍受店內來客異樣的目光,當下羞赧一張小臉,再也不見平時知性和藹的模樣,似個靦腆的小女人般。她落座袁昊身側,瞪著還凝望自己的袁、都二人,氣而冷笑,道:「你們兩個看甚麼看?再看一眼,我就請掌門讓你們多寫幾千遍經文,讓你們整整一個月都不得出房門一步。」

袁昊、都爭先聞得這話,臉露驚恐之色,忙打個哈哈,大聲嚷道要吃甚麼紅燒魚、雞腿、豬蹄子云云,再也不敢看小琉璃一眼。

江小二大是感激袁、都二人,他們一家終於得以團聚,實感心神大慰,心想人世間最快樂的事情,莫過於此。他熱血湧上心頭,一口氣剛出,便朗聲道:「各位客官,今日店內用飯,就由小的我全說了算,通通免錢!」

眾來客一聽免錢,雖不知個所以然,還是不由歡聲鼓舞,叫好起來。

江小二讓妻子燒了一手好菜出來,有菜有肉,葷齋皆有,盛大招待了袁昊、都爭先。袁昊二人久違地吃上葷食,只感格外美味,他們在派中不是吃些青菜豆腐,就是饅頭淡粥,平時吃這些清淡之物,倒無不妥,但連連五天都吃這些,實在受也不了。

這一飯用過,待店內客人走得差不多,江小二早早收了店,和江大娘親自出來奉茶,感謝袁昊、都爭先二人仗義相助,讓他們一家得以團聚。

袁昊忙稱不敢,笑道:「小二……呸,江大叔,江大娘,你們寶貝女兒已是咱倆的師姐,今後別說你們感謝咱們,咱們還想請二老讓師姐別太嚴苛,咱們也好混水摸魚。」

小琉璃本來聽得江小二、江大娘說起自己的過往事情,只感一陣靦腆,滿臉紅撲撲的,但一聽得袁昊的話,臉色當沉,頓時冷冷道:「袁師弟,此次多虧有你們相助,我和爹娘才能……才能團圓,我自然好生感激,大恩大德,永生難忘。但事情一碼規一碼,你們要是以為我會通融你們胡作非為,那可就大錯特錯。」

袁昊瞧小琉璃臉色說變就變,是非分明,目光銳利如刃,和適才嬌羞模樣大是不同,不禁暗暗佩服,笑道:「師姐,這我曉得,不過就開開玩笑,咱們可不敢得罪師姐。」

江大娘滿意點點頭,笑道:「大牛,你好好瞧瞧,咱們女兒是不是和她老娘一樣,巾幗不讓鬚眉,哼!一群臭鬍子,有甚麼好神氣?」江小二連連搗頭,稱是不停。

江大娘接著又道:「璃兒,妳這樣做就對了,聽好了,對付男人,千萬不可向他們示弱,更不得軟語順從他們,男人這種東西,就是賤性子皮癢,不好好管教,他們定會背著人再外胡搞瞎搞。妳以後要是嫁了人,這馭夫之術,娘再好好教妳。」

小琉璃飛紅上頰,道:「娘!妳說甚麼呢,我、我……」她本要說「我可是峨嵋派的弟子,怎麼能夠嫁人?」,但轉念一想,自己並沒有出家為尼,確實是可以嫁作人婦,不過如今她沒有半個物件,那馭夫之術,想來不學也罷。

眾人聊得興致大好,茶水喝盡,江小二拗不過江大娘的要求,硬是拿了幾壺好酒,非要和袁昊、都爭先、小琉璃痛飲幾杯不可,確實有巾幗佳人的豪爽之氣。

這天傍晚,師姐弟三人假借不辭酒力,約定改日再來,告別二老,悠悠慢步於街上。此時天邊泛黃透紅,烏鴉聲呀呀叫響,夕陽斜照,將三人的影子拉得又瘦又長,好似沒有盡頭一般。

三人回到峨嵋山下,發現平地靜悄悄的,再無任何一人身影,派中的收徒大會已然結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