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五十七章 約法三章

草士 | 2021-06-18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45


第二百五十七章 約法三章

袁昊臉上一黑,自己抄寫這觀音心經,一寫竟已過了五天時間。他小小年紀雖已明白江湖險惡,人心難料的人生至理,卻尚還不懂人生匆匆即逝,虛度光陰的滋味兒,然而此刻之間,想到瀛海島民每十年破界出島,都為調解中原西域二方紛爭而奔波,又想他和都爭先二人武功低微,得罪的人著實不少,現下別說調解紛爭,連保命都是一大難題。一寸光陰一寸金,他不好好專心練功,儘快提升境界,假以時日,接下島民衣缽,而是蹉跎五天光陰,抄寫經文,到頭來一無所獲,實在是羞愧島民先烈先祖。

袁昊連連歎氣,不由問道:「姓都的,咱們在這埋頭抄寫佛經,不趕緊提升境界,究竟是為了甚麼?」

都爭先毛筆一停,抬頭看來,只見他臉上好似在笑又似無奈,一副沒好氣的模樣,將手中壓著的白紙扔到一旁,道:「姓袁的,我以前和你說過,武者境界,意在悟道,悟道多寡,理所當然反應到境界上,悟得愈深,提升愈快,反之亦然,大道就如海納百川,萬千細流最終彙聚一海,殊途同歸,但每個人的濫觴和過程不盡相同,並非沒有例外。有的人境界高,悟出的道理太過粗淺,實力倒不及悟出深奧窮理,境界稍低的武者。」

他話說至此,重新拿出一張空白白紙,邊抄寫邊道:「你好好想想,要是抄寫經文當真毫無意義,純屬胡鬧之舉,我幹甚麼陪著你一起背誦?更別說他們峨嵋派當真只學佛法?他們和咱們,嘿嘿……」說罷,鼻子輕輕哼起了氣。

袁昊聽都爭先話中有話,只感一頭霧水,疑色滿面,心中大是不信,忖道:「抄寫經文哪裡能有甚麼意涵?咱們是學道,峨嵋派學佛的,整天抄佛經,他們峨嵋派弟子得以提升,咱們二人怎地可能提升境界?」

就在這時,忽聽門外有腳步聲漸近,一人腳步輕巧,少有聲息,另一人腳步甚沉,踏地有聲。只聽一人道:「劉師妹,妳這話是真是假?」這人是個男子聲音。

另一人道:「師兄,你小聲點!此處是圓如師伯的別院,弟子甚少,且大多人都已下山幫忙,但還是小心為妙。我說的這事自然不假,霍家做出那等好事,早該東窗事發,要過不了幾日,掌門就會將霍家二人遣送回去。」正是女子聲音。

那男子嘿嘿笑了一聲,聲音略低下來,道:「好師妹,這事是誰做的?」話音當中,忽然帶有調笑之意。

只聽那女子膩聲道:「師兄,你、你別這樣,好不好?咱們有大把時間,這裡……這裡人多呀……」

男子又笑道:「好師妹,就依妳的。」

劉師妹吁了口氣,接著道:「師兄你前幾日為了收徒大會,四處奔走,不在派內,理應是不知道,是一個叫袁昊的小師弟所為。數日前,這位袁師弟讓古撫仙三派人馬追殺於此,也不知這位小師弟如何得罪三派人馬,幸虧圓容師伯出手相救,袁師弟和他朋友才能得救。」

房中袁昊、都爭先二人一聽這話,知外頭二人在談論自己等人的事,紛紛屏息凝神,悄然放下毛筆,側耳細聽。

但聽那男子「啊」的一聲,似覺吃驚道:「那位圓容師伯救人?難不成她老人家踏出峨嵋山……」

劉師妹道:「是啊,圓容師伯為了搭救袁師弟,親自下山解危。師兄,我聽派中諸位師姐說過,師伯數十年來從未下山過一回,這事是真是假?」

那男子道:「師妹,此事莫要再提!」乍聽之下,聲音中一片膽怯緊張。隔了半晌,他續道:「師伯此次下山,卻是為了救一名素不相識的小娃兒,倒是古怪之極。唉喲!不對,妳說那位袁師弟,當真將霍家二人得罪走了?糟糕,糟糕,那可怎麼辦才好。」

劉師妹有些沒好氣道:「師兄,才不是得罪走呢,那霍家人可惡至極,你又不是不知道,袁師弟這麼做,全是為了小琉璃師妹。」

那男子話聲頓止,許久之後,歎了一大口氣,道:「霍哲師弟的那點事,我這做師兄的,自然很清楚,他確實做得過了。但無論如何,他們背後的霍家都容不得咱們小覷,袁師弟這般得罪人家,未免太不懂事,怕是會給咱們添很大麻煩。」

劉師妹怒道:「師兄!你這話是甚麼意思?依你之言,難不成師妹就該繼續苦受那霍哲騷擾不可?咱們、咱們先前已錯怪師妹擅闖禁地,說她是作繭自縛,活該倒楣,如今怎麼可以……」她這話說到後來,聲音漸低,哭腔漸深,愈發哽咽起來。

正如袁昊先前所料想,小琉璃受困九老洞的事情,派中弟子或知或不知霍家人的惡行,大多認為她是無理取鬧,明明派規如斯規定,她卻硬闖禁地,其後迷失洞內,當是自作孽不可活,眾弟子見在圓容師太的面子上,頂多私下淺談一下,各自心知肚明,便不再多說。直到袁昊到來,四處張揚實情,其後當面揭穿霍尹、霍哲云云,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想起過往所思所想,不免感到愧疚。

那男子歎了口氣,道:「師妹,但是……唉!不說了,不說了。此事真要說起來,此事我也有錯,妳千萬不要怪罪自己,一切過錯由我承擔就行。」聲音當中,自是一片柔情蜜意。

劉師妹膩聲道:「師兄,你、你真好。」

那男子笑道:「師妹,對我而說,妳才好。」

劉師妹嚶嚀一聲,旋即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顯是那二人貼近親熱起來。她嬌膩道:「師兄,只要你肯一直待我好,我……人家,人家這輩子只依你一人。」

袁昊、都爭先聽得二人不在談事,反倒是甜言蜜語,情話不斷,醉心於二人小天地,只感渾身汗毛直豎,通體不適,臉上微微一紅,再聽得幾句情話,已然受之不了。所幸那二人很快便離去,袁都二人總算舒了口氣,無奈相視一眼。

都爭先拿起毛筆,接著抄寫經文,過得片刻,他道:「姓袁的,咱們來約法三章。」

袁昊右眉挑起,道:「怎麼?」

都爭先道:「從今往後,絕不能再惹事生非,我總覺得方才那師兄話中有話,好似極力想為霍家人說情,只是礙于那位師姐,沒有說下去罷了。咱們得以拜入峨嵋派,潛心修練,能不惹事就不惹事。今後苦修十年,未來定有咱們的一片天。」他和袁昊既然是派中最小的弟子,那無論是方才那師兄還是劉師妹,對他們而言,都是師兄和師姐。

袁昊道:「姓都的,我才沒有惹事,那都是人家找上門。」

都爭先大翻白眼,狠狠瞪來,道:「他媽的,姓袁的,你行行好,總而言之,不得再惹麻煩,你發個誓,要是再惹麻煩,一輩子再也長不高。」

袁昊聽到這狠毒誓言,嚇得好大一跳,瞧了瞧自己短手短腳,眉頭大皺,他目光一抬,驚見都爭先臉上偷樂的神情,不覺來氣,當下一股傲氣往腦上沖,大聲道:「發誓就發誓!我袁昊要是惹了麻煩,活該一輩子長不大!」

都爭先道:「好!咱們擊掌為誓。」說著,伸出手和袁昊大掌對小掌,啪啪兩聲,逕自大笑起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